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宋爷

    在北方,普通人家的过年,就是穿新衣,吃饺子吃油炸的食物,吃所有平时日子里不敢吃的东西。在普通人家里,这些过年习俗虽然简单,可却过得热闹喜庆。

  秦思扬的新衣,是一件大红袄子,张家娘子亲手做的。秦思扬虽心里很不喜欢,但还是装着高兴的样子,在新年的第一天穿上了这件大红袄子。

  柳双离背地里直笑秦思扬穿着这身大红袄子,就像是个新嫁娘,气得秦思扬直想抓个人来揍一顿。

  “哈哈,柳家小妹今天的样儿真漂亮,这身新衣是你家哥哥给买的吧?”刚年初二就急急过来拜年的宋爷,一进门就真向坐在门前的秦思扬笑道。

  秦思扬看了宋爷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反正在外人面前,他就是个哑巴,即不能说话,他也就一同的懒得跟人示好。

  宋爷知道柳家这个不会说话的女娃儿为人很冷漠,见秦思扬不理他,也不在意,笑着从衣袖里抽出一个红包来递给了秦思扬。

  秦思扬看到红包,微一愣神,抬眼见宋爷只是眯眼冲他笑着,看不出他眼中的深意,反显得很是单纯的样子。

  “新年到了,给柳家小妹的开年红运,图个吉利,小妹请收下。”宋爷眯缝着双眼笑道。

  秦思扬听着微一皱眉,新年红包,不收真的不好。他略一思索,最终还是接过红包,然后抬头又看了宋爷一眼,也不回礼,转身一溜烟跑开了。

  秦思扬跑开转过屋角后,再转回身看去,远远见到宋爷还站在原地,冲着他跑开的方向笑着。

  打开红包,见里面足有一两的碎银。这几个月下来,秦思扬已知道,一两银子,在一般百姓家里绝对是个很大的数目。在普通人家,绝大多数一年辛辛苦苦下来,所积下的余钱都凑不足一两白银。

  更何况会拿来送红包?

  这宋爷的红包还真大方!

  到晚间,两个孩子单独在一块聊起天来时,柳双离亦说起,自己同样收到了宋爷一两重的红包。

  两个孩子均纳闷,这宋爷是怎么回事?给两人都送出如此大方的红包?

  柳双离不是傻瓜,会去相信宋爷说的话,送红包只为图吉利。

  而她也清楚,宋爷不笨,几个月接触下来,以他宋爷的识人本事,不可能看不出她柳双离的为人。不可能会为点小利,就被收买。

  这三个月来,虽只要是明白人都能看得出,他宋爷是相中了柳双离这个人才了,可宋爷却始终没正式开口,要柳双离随他做事。

  柳双离一直猜想,是宋爷看出了她的无心,所以,不好开口。

  可现在,见到这两个大方的红包?她又由不得纳闷了。

  难道,她之前猜错了。

  这个宋爷,真的让人猜不透。

  年都是要过到十五元宵节,才算是真正的结束。

  等着正月十五的到来,那本也是喜庆的事。但在元宵节就要到来的前两天,城东头这条街上,突然传出了一个消息,让这条街上的住户,心情都一下糟了起来。

  与张大生原住房紧邻的三户人家,在元宵节的前一天,接到了县衙门的强制购房通知。勒令这三户人家,过完年后即刻搬走,每户得到的补偿,只有二两白银。

  就二两白银的补偿?这不是等同于抢吗!

  人们为此议论纷纷,愤慨异常。然后就有县衙里当差的人透露出来,县太爷想在城东头这里盖一栋内含花园的私宅,图纸都已请人画好了。

  还有,一月前,地头宋爷就把张大生那房转卖给了县太爷,据说这房虽名为卖,其实宋爷是半卖半送。

  但无论是卖还是送,反正现在的事实是,原张大生那间房,已然归属了县太爷所有。

  那县太爷这私宅要建多大?人们不禁又问。

  透露消息的人叹着气说:看情形会很大,不是两三间民宅的地儿就够建的,琢磨着城东头这条街,是要去掉大半吧。

  大半?那要牵连多少户人家啊?

  人们一片哀鸣,这要怎么办啊,没了房子,以后这日子要怎么过啊?

  告县太爷?你敢告?即使敢,你去哪告?哪个官府会接你这状纸?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哪里不都是官官相护!

  在人们一片悲鸣中,元宵节终于过去。县太爷抢地建私宅花园的传言,也终于得到了证实。城东头这条街上的住户,一家接一家的收到了县衙发来的搬迁通知,陈奇清这栋宅子当然也不能例外,而来通知他们的,就是宋爷本人。

  “宋爷几时开始也替衙门办事儿了,真个好威风啊!”听到宋爷传来的话,柳双离强压着心中的火气,向宋爷揶揄道。

  “是吗,那柳兄弟想不想也来威风威风一下?”宋爷却是大声笑着答道,也不知他是否有听出柳双离话中的火药味。

  “只怕我威风不起来啊。”柳双离鼻孔喷着气回道。

  宋爷又是哈哈一笑,意味深长的看着柳双离道:“柳兄弟又没试过,怎么知道呢?不如,柳兄弟来亲自试一下,也许会比别人都来得威风呢!”

  “不需要。”柳双离直截了当的摇着头,面色十分坚定的回道,“咱还不想去玩吓人的把戏,因为吓死人也是要偿命的。”

  瞧着柳双离坚毅的神情,听着她带刺的话语,宋爷由不得的一怔,他深深的看眼前这个年纪不大,却心怀坦荡的孩子。好一会儿,才勉强的笑了笑:“如此,那真是太可惜了。”

  县衙勒令搬迁的最后期是在二月十五日。因此,这一条街的住户在接到通知后,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做准备离开,真的很赶。

  城东头这条街上的住户,只能在一片唉叹哭泣、愤然郁闷中,各自寻找搬走后的出路。

  有的投亲靠友,有的拿出家里所有积蓄、积蓄不够的就或借或贷,然后再到别处新买间房或新盖间房。而实在没钱没亲的,只能拖儿带女的,最终只能混入到街头流浪人群之中,成为了众多难民中新的一员。

  至二月初,一条街的人都搬离得差不多了,可陈奇清老人却还没有任何动静。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宋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