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范

闺范

青铜穗 著

古代言情
类型
2013.11.16
上架
128.62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 从死到生

    “说,你是怎么勾搭爷的?”

  花梨木雕喜鹊登梅团凳上,祈二奶奶手捧莹白荷花盏斜斜坐着,眼低垂看着茶水,白貂毛制的勒子兜住一头青丝,鬓角一支步摇垂下来,堪堪搭上白嫩的耳珠。

  旁边站着的红玉往琉璃后腰踢了一脚:“奶奶问你话!”

  琉璃吃疼,没稳住倒在地上,一张小脸因疼痛而上扬,画儿一般的五官露出来。这样的责打她真的受够了,她再也不要忍耐!可是她的腰实在太疼了,她竟然站不起来。

  祈二奶奶扫了她一眼,腮帮鼓胀,指甲停住抠动,把一只官窑细白瓷杯不由分说往她脸上砸过来:“贱蹄子!贱蹄子!给我拖出去往死里打!”

  琉璃被当成贱蹄子拖了出去,院子里已经架好了板凳,很快就有婆子拿来木棍绳子,将她牢牢反剪,绑上凳子。

  琉璃挣扎,扯着嗓子嘶吼:“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我没有!”

  当然没有。虽然实际上她是祈二奶奶同父异母的妹妹,但当作为祈二奶奶何毓华的陪嫁丫环来到祈家,她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只要能每天给她口活气儿,她就已经心满意足。

  她生父何苁苙是户部尚书府的嫡长子,年轻时也是翩翩公子一枚,夫人余氏怀第三胎时,在京外认识了替父卖字画的许娘,不经意玉种蓝田,数年后许娘领着孩子辗转进京,方知尚有琉璃这颗沧海遗珠。苁苙也念旧情,赁了座小院子令许娘母女安身,方要抽身离去,许娘却忽然吐起血来,原来许娘自知身染恶疾,此番前来却为托孤。

  不久后许娘果然撒手人寰,何苁苙犹豫后想让琉璃认祖归宗。夫人余氏持家有道子女傍身,在府中甚有威望,也曾主动为他纳过妾,原料她同意,此番竟不许。何家世代书香,何老太爷素来于品性上执着,也勃然大怒,曰丢不起这个脸。

  此事就僵了一阵。

  不过,也没多久,很快老夫人因为天寒得了场病,汤药无济于事,众人凄凄之余,倒是京外白马寺一位高僧化缘进府,道是有邪孽作怪,只需将所有儿孙聚集一堂念上三日金刚经便可无事。

  念经容易,只是三日后竟无半点好转。这高僧一算,问果真是儿孙都到齐了吗?苁苙这才嗫嚅府外还有一个琉璃。

  老太爷当即命其带来,一屋人又颂了三日。到第四日早上,老夫人竟下了地,在园子里剪起了芍药花。

  如此,再把人赶出去倒不好了,认下她又得顾及余夫人的脸面。还是四夫人聂氏有主意,让琉璃签下卖身契,作了府上的丫环。左右又没有正式拜见,下人们不甚知情,算不得正式主子,又算是给了她活路,如此一来不至于有背天徳,也不至让正房难堪。

  老太爷道好,余氏也只得点头。从此琉璃管父亲叫老爷,管姐姐叫姑娘。然老夫人总嫌硌应,因而一见着琉璃便觉头疼胸闷,浑身难受得紧。三姑娘毓华体贴孝顺,为解祖母心烦,出嫁便点了琉璃做陪嫁,想镇国大将军府威武霸气,定能镇住这只妖孽。

  作为“妖孽”存在的琉璃在大将军府依旧做着丫环该做的事。因为自打几年前溺过一回水,落下肝肺不足之症,体弱虚寒,一入秋便咳嗽不止,毓华不大让她近身。今日下晌去林都使府上做客,便吩咐她留下来刷书房里那副青玉翠盅。

  就是在书房里,不防遇见祈允靖在那里小憩,忙不迭退出来,已与红玉撞了个满怀。

  有些事情解释是错,不解释也是错。你存在得不应该,便连呼吸也是错。

  琉璃咬紧牙关,死也不肯哭出半句。已不知是多少棍了,背上已经麻木,只觉得身体在随着棍棒的攻击而不由自主地摆动。口里也有腥甜的血,从喉头源源不断涌出,她已经吞咽无能。

  庶女没地位,她比庶女更没有地位。可这不是她的错。如果可以选择,谁会选择做个私生女?难道就就因为无法选择的存在,她就连活着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祈二奶奶倚着窗户,嫌恶地望着这边,绣着水仙花的银缎帕子掩着半边脸庞,多么高贵冷艳。

  如果有来生,如果她许琉璃还能睁开眼,她要活得比她更高贵!她要用睥睨的眼,看她们从高高的宝榻上滚下来,看他们自相残杀,一个个匍匐在她脚下!

  ……但是,她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奢侈的梦想,因为她不过是个签了卖身契的低贱的奴婢,而且快要死了,或者说,已经死了。

  她看见自己飘起来,板凳上那血肉模糊的身体一动不动,祈二奶奶差红玉过来察看,红玉捏着鼻子探她鼻息,微一顿,朝屋里道:“死了!”

  祈二奶奶目光微闪,窗内站了一瞬,绢子一扬,放下帘子:“死了便死了,拖去埋了!”

  一阵风将琉璃吹开,吹远,吹出广阔宏伟的大将军府,一路向天边,身旁的山川云岳像梭一样穿过去,像无数的落叶,逼得她闭了眼。

  等风停了,再把眼睁开,她以为她没死,她又在祈二奶奶高贵的脚底下活过来了,她正准备往四下搜寻祈二奶奶的身影,意欲遏尽全力的跟她拼命,可是等她看清楚眼前光景,竟发现自己身在一辆乌蓬车里!

  这恍惚是清晨,薄雾透过车窗飘进车厢,一只戴着银戒子的手忽然把车帘掀开,叉手将她抱了下来。她呀了一声站稳在地,需得仰头才能看清面前那人。这是个五旬上下的婆子,一柳菊花纹,不认识。旁边还有一人戴皂色管事巾,同色对襟袍子,嘴上两撇八字须。

  看清这人,她才不由倒吸一口气,再看自己,身量居然只有两三尺长,手摸到头上梳着双丫髻,而身穿着娘最后给她缝的一套杏黄缎子衣裤,缎子上有暗的菱角花,正是到京后何苁苙差人送来的那一匹。鞋子也是同样的缎子,鞋头缀朵米黄绒花。

  她咽了口口水,努力安抚已经跳动到嗓子眼的心脏。眼前这车,这人,这街道,这座高大的府第,这扇朱漆的角门,不正是五年前初来何府下车时所见到的一切么?面前这戴管事巾的陈五,不正是奉命接她来府的何家长随么?她怎么又回来了,而且变得跟八年前一样小!

  “姑娘,这就是何府了。”陈五长年跟老太爷身侧,言辞谨慎。

  连对话都一字不差。琉璃站着没动,暗中一掐胳膊,疼!不是做梦。为了掩饰表情,只好抬起头,眯眼假装看门楼上的琉璃瓦:“今年是哪一年?今日是哪一日?”

  陈五顿了顿,“今年是庚戍年,今日是十月初七日。”回答完,便催促:“姑娘还是快快进去吧,老爷正等得急呢。”陈五习惯称何老太爷为老爷,除了前面那句话,这情景简直与当日半点不差。

  琉璃感觉自己的心不但跳出了嗓子,而且还在喉咙与胸腔之间不断蹦达。太真实了!从一切视觉触觉以及听觉来判断,她确定这绝对不是做梦。她的记忆不会骗她,庚戍年她九岁,十月初七,那是她正式迈进何府,从此开始了这一生水深火热生活的日子。老天爷不把她送去地府,却让她回到八年前,这是体恤她这些年所受的折磨,让她送报应来了吗!

  

001 从死到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