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 妯娌之争

    这一日阳光普照,和风轻拂。

  事实上琉璃并没有多少时间琢磨原委,因为很快她就被一顶小轿带到了正院安禧堂门前。又有衣饰讲究的婆子看了她两眼,然后立即领她进入侧间,两名丫环抿着嘴不断瞅她,替她洗手净面。

  能够享受到这番待遇并不是起初她以为的受重视,不过是因为她是个“家丑”,目前不便外扬罢了。而且也因为她此番前来乃是有可用之处,故而显得十分慎重。

  琉璃默默无言随她们安排,知道接下来便要去正常拜见何老太爷等人,暗中盘算该如何应对为佳。

  八年前那时她是真正的九岁,除了何苁苙,她见过最大的官是知县,像尚书这种可以日日朝见天子的大臣,只在戏文里见过。

  何老太爷于她来说就是个大官,从来不是什么可以撒娇邀宠的祖父。即使心知这一点,至见面时也未免慌张,露了不少怯。但如今又不似往日,这府里人和物她都已熟悉得很,再者连镇国大将军那样威武尊贵的人都已接触过,自然不至再害怕面对一个二品文官。

  说话间珊瑚珠帘子一响,随着低低的唱诺声,走进来个着粉绿禙子的丫鬟,听迎上去的婆子一阵耳语,便往琉璃望过来。琉璃双手覆于膝上端坐着,也看了丫鬟一眼。丫鬟目色微诧,温软地冲她笑了笑,走过来,拉起她:“姑娘请随我来。”

  婆子们后面跟着,不时陪笑与这丫鬟说两句话。丫鬟只是笑应着,并不回嘴,自有着一等管事大丫鬟的气派。

  须臾到了正堂,还没伸手,门边已有人打了帘子,弯腰笑道:“碧云姑娘回来了。”碧云仍牵着琉璃,进了帘子,绕到屏风后,见了三方团坐的一众锦衣绣服,才放开手,冲上方着青缎绣银拐纹家常袍子的老人盈盈裣衽:“回老太爷,琉璃姑娘来了。”

  何老太爷嗯了一声,目光往琉璃身上略一扫,紧锁的眉头又似紧了一紧。

  碧云退了出去,堂中已无外人。

  何苁苙掩唇咳了声,“这孩子,如何不快快请安?想是没见过世面,吓懵了。”

  何老太爷沉哼了一声。

  因预备着要颂经,众人都无缀饰,便是女眷们,各个身上也只留一件玉环绶压裙,因而行动皆无声音,不说话时,整个正堂便静悄悄。

  琉璃上前两步,双腿跪下,冲上方端端正正拜了三拜。何苁苙道:“快请老太爷安。”何老太爷斥道:“村野女子,谁许的这么叫?”何苁苙便不敢吱声。

  下方有微哂传来。

  琉璃又叩了一首:“民女许琉璃,拜见尚书大人。”

  小小的身子一丝不苟的伏地行起大礼。老太爷不说话了,一拂袖,看向了别处。

  何苁苙眉头皱着。右首有女声解围也似的陪笑道:“许姑娘今既来了,在座这许多人不如都见一见吧。”

  何老太爷无话。何苁苙面上挤出些霁色,抬手道:“烦二弟妹,便都引着见一见罢。”

  二夫人梁氏站起来,到了琉璃身边,打量了一番,扬唇道:“只是姑娘海涵,今日特殊,身上都没带什么物件儿,暂时怕是给不了见面礼了。”

  按理不管怎样,琉璃是作为何家子孙接进府来颂经的,便是下人们面前锁了口风,自家几个人总避不过这道坎去,头回相见,总少不了些馈赠。给了便是认了,可老太爷未开口,谁也不好伸手。

  梁氏拿祈安颂经做由,把这厉害轻轻巧巧撇开,不管日后认还是不认,都不落下什么话柄。

  琉璃道:“民女不敢。”

  梁氏从何苁苙下首的青衫男子开始数下来:“这是二老爷,三老爷,四老爷……”琉璃一一认真拜见,众老爷都只嗯了声便匆匆去扫何老太爷的颜色。这番无措,倒好像琉璃是主众人是客。

  老太爷背袖起身:“先去佛堂瞧瞧。”

  碧云随即进来打点。二爷三爷四爷左右相随,何苁苙看一眼琉璃,也出了门去。梁氏犹豫着是不是跟去,二爷何江鸿朝她使了使眼色,便留了她下来。

  余者女眷们见状,也只得留下。

  梁氏看了眼琉璃,复含笑道:“自然还得拜见夫人们。”领着她到右首,右首主位上空着,妇人停了停,面向下首第三的螺髻贵妇,道:“这位便是三夫人,如今是三品诰命,须得好好行礼。”

  三夫人齐氏端坐未动,双眼半垂望着指尖。琉璃正要下拜,齐氏下首有人笑道:“二嫂这话听着,倒跟话里有话似的,莫不是若三嫂不是三品诰命,便不该好好行礼不成?”

  虽是玩笑话,空气里却飘着一丝呛人的味道。

  二夫人梁氏扶着琉璃的肩膀,仍然笑得温柔:“四夫人的父亲是大理寺卿,自小也练就了一张巧嘴。论添油加醋,自是没人及得上你。”

  四夫人聂氏脸一沉:“二嫂过奖了。二嫂财大气粗,做生意混买卖练就的嘴皮子,倒让我这正卿府出来的也自愧不如!”

  梁氏娘家是皇商,专供宫中贵主子们所用珠玉。若不是梁家还有位小姐成了太子侧妃,以商户之女的身份,本高攀不起尚书府这样的门第。这也一直是梁氏不愿人触及的痛处。

  气氛有些尴尬。琉璃可没打算出声。这种时候,她们也许正恨不得她出来当个泄火筒呢。

  可是,这些事真不是她想避就能避开的。一直沉默的三夫人齐氏这时候弹弹指甲,出声了:“二嫂怎么不带她去拜见大嫂?”

  大夫人便是何苁苙的原配余氏。自打听说琉璃要进府,余氏今日便未露过面,这时候谁带琉璃过去,不都是找不自在吗?

  琉璃对上三夫人意味深长的目光,心里叹了口气。

  好在梁氏不笨,缓缓一笑,扶着椅子坐下来,“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三弟妹想的周到,只是我这会儿子却乏了,懒得走动。”

  聂氏长长哼了一声,抽着手绢子歪过身去了,留出后脑冲这边。

  琉璃不动声色退到梁氏身侧。

  三夫人齐氏道:“姑娘与二夫人倒亲近。”

  梁氏转过头来,齐氏又道:“看着倒不像那般缩头缩脑的乡下子。”

  梁氏笑道:“能得三夫人一句夸赞倒是难得,许姑娘还不道谢?”琉璃福身道了谢,梁氏拿绢子印着下巴,一只肘靠上了茶几,状似不在意地:“听说也是书香门第,多少懂些礼数罢?咱们大老爷那样的人,虽然胡闹些,却挑得很,任她是名门闺秀也好,大臣千金也罢,但凡有个什么不大入眼的,也断不肯要。”

  这话明里听着像是抬举琉璃的母亲,但实际上,当年何府大公子苁苙尚未婚配之时,聂府年方及笄的大小姐就曾婉转表达过倾慕之意,双方长辈也有与何府联姻的意思,然而何苁苙听说聂大小姐虽然美貌艳丽,也擅诗赋,却有双大脚,便死也不愿结亲。聂府几代为官,聂老太爷还曾是先皇侍卫,何老太爷彼时还未及二品,深恐得罪了这位同僚,正好还有位排行老四的嫡子与聂府庶出的五小姐年纪相当,便不顾一切递了媒帖,急急将局面挽了回来。

  四夫人的母亲是聂夫人的陪嫁丫环,一向唯聂夫人之命是从,聂氏自订亲之日起,便改口唤聂夫人为亲娘,聂大小姐为亲姐,及至后来知道聂大小姐当年之事成了众人背地里的笑话,心里总搁着根刺似的。

  如今梁氏虽未指名道姓,在座却无一人听不出来,原本低头喝茶的聂氏脸色铁青,完了又憋得通红,半日说不出话,最后将杯子掼在桌上,沉沉哼了一气。

  梁氏难掩得意,却也不便太过,遂拉起琉璃问了几句琐碎话儿。

  三妯娌这里明枪暗箭,丫环们在外听得真切,早进来端茶倒水地侍候着。聂氏正有气没处出,唤来当中不慎洒了几点茶水出来的某个,扬手扇了两个耳括子,才稍稍称了心。

  琉璃坐在小杌子上,一面心里叹着气,一面静待传唤去佛堂念经的时刻,尽量连呼吸声也压下去。

  事情发展到现在,基本与印象中那次会面吻合,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她又要以奴隶的身份卖给何家,然后说不定仍然要再陪嫁去大将军府,更或者又被打死,这样一来可就枉费了她重生的机会了。

  正冥想着,屏风外转进来一人,俯首与众女眷道:“高僧已然到了,请三位夫人移步。”余光扫见后方站起来的琉璃,又补充道:“请许姑娘也一并过去。”

  妯娌仨儿立即起身,梁氏理着衣袖道:“大夫人可到了不曾?”

  来人等齐聂二人迈出门槛,才回身道:“二老爷方才有话,因着上月北疆又打了胜仗,皇上下旨批了吏部好些调令前去边关,这回只怕二老爷也在列中,介时少不得要向中书省讨些方便。二老爷的意思是让夫人这几日顺着大夫人些,以免触了霉头,到左丞大人面前时也不好说话。”

  梁氏听毕,恍然一惊:“老爷要调去边关,竟然有这等事?!”一面又不由得看了眼候在门边等她的琉璃,见她专心望着门外两枝芙蓉,遂压住神色,回头平静地道:“你去回老爷,就说我知道了。”

  

002 妯娌之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