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3 孝子贤孙

    梁氏领着琉璃赶往佛堂,一路上无话,显然受到方才那番话的影响,神情有些凝重,一直若有所思。

  佛堂就在安禧堂北面,后园子里小山坡下,软辇到达时齐氏聂氏正预备跨门槛。

  琉璃走在最后,貌似人已差不多到齐了,有些坐在两旁排凳上,有些聚在一起说话,何老太爷在聆听管家们的回话,何苁苙兄弟在一旁巡视细节,除此之外,那些已经注意到琉璃的人,都已经不约而同地噤声打量过来。

  琉璃已经见怪不怪。何府世代书香,家教甚严——至少从何老太爷往上数确实如此,从没有过子嗣诞生在外的先例,如今居然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堂而皇之走了进来,如何不令众人感到稀奇。

  但好奇是有的,当着这么多人面走出来表示好奇的却没有。开玩笑么?自家老太爷与漩涡中心之一的大夫人余氏就在这里,他们又不是活腻了,敢跟这么危险的人接触。

  于是打量完了之后,大伙又很默契地都装作没有看见。

  琉璃早看见也还仍然是少女的毓华伴在余氏身侧,吹着一碗才泡的茶。茶杯口的热气腾腾地往上冒,琉璃心里的恨意也在腾腾上冒。可这不是算帐的时候,她必须慢慢来,沉住气。

  没有人引琉璃拜见,别人不会,如今连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梁氏都自觉走了开去。

  好在这时候佛堂内走出一人,高喊:“永信大师到!请各人就位!”

  众人纷纷找到自己位置,朝佛像跪坐下,管家指着末尾一排最后一张蒲团给琉璃:“许姑娘请就位罢!”又递给她一本经书,指着她左首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若不识字,可向八姑娘请教。”

  八姑娘浣华看她一眼,小眉尖不甚乐意地皱起来,低头去翻经文。

  佛案后已开始响起木鱼声,何家佛堂本就建得宏伟肃穆,如今这数十号人济济一堂,更显得格外庄重。八年前琉璃初入何府,满心希冀达成何家上下夙愿,治好老夫人的病,然后堂堂正正以何氏冠名,做他们的孝子贤孙,因而压根未曾抬头张望过一眼。

  如今她知道结局,便再也做不到那般虔心。念到某句处,她顺势抬头,只见前方乌压压一片脑袋,甚是壮观。佛案旁坐着身披袈裟一人,闭目垂眉,口中念念有词。琉璃正琢磨他,却见他双目忽睁,视线径直落在自己身上,那目光里恍惚间若有道光亮闪现,刺得琉璃有些发怔。

  “这个字都不认识么?”

  旁边浣华在小声地说。琉璃回过头,正见她鄙夷地撇了撇嘴,手点着个涅槃的涅字。八年前的佛堂——或者说前生的佛堂里,琉璃并没有与她有过交流,她是知道她看不起她的,但是现在她倒不介意承承她的情。

  “请教八姑娘,这是个什么字?”

  “'涅槃'呀……”浣华用指头一笔一划写着,对于琉璃这份好学,倒似受用,生怕她不懂这典故,又解释道:“传说西方有种火凤凰,每隔数百年便要浴火焚身一次,每次从烈火中得以重生,然后变得更加美丽坚强,给人间带来福音,人们把凤凰的重生叫做'涅槃'。”

  琉璃作恍然状,点头道:“原来如此,多谢八姑娘。”

  浣华有些小满足,抿嘴低头读经,因这一打岔,再读起来便有些磕巴,索性已分了心,便冲琉璃看去。琉璃冲她一笑,她又把嘴抿了抿,小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琉璃,小名叫琉璃。”

  “真像个丫鬟的名字。”浣华皱眉。又有些不甘心地:“那有大名么?”

  琉璃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许娘进京后曾交代过她,去了何府只有低调再低调,隐忍再隐忍,才会有平静日子,所以连大名“懿贞”都要瞒下。可是许娘还是错了,琉璃就算把头低到尘埃里,何府也没有人会给她活路。

  当然,适当低调些还是要的,懿贞这名字对于一个私生女来说,委实有些张扬。

  浣华哦了声,想要再说什么,看见前面跪着的人回过头来,才又咬唇止住了。

  这一上晌的经文便颂到午时一刻止,前后近两个时辰,中间连离席如厕的人都少,不是子孙们心诚,实在是老太爷威严甚盛。

  午饭安排了斋席在偏厅,如今是老太太与长房共同执掌中馈,老太太病倒,内院事自然皆由余氏料理。众人洗手归来,早有长房里管家来福率领众人在张罗用饭事宜。

  浣华走了两步见琉璃没动,便咦道:“你干嘛不走?”

  旁边有人扯了扯她袖子。

  琉璃看见远处碧云与何老太爷说完话,举步往这边走过来,于是道:“八姑娘请先走吧。”

  碧云走过来先唤了声“姑娘”,而后指着身旁一块儿来的绿裳丫鬟跟琉璃道:“这是老夫人院里的翠莹,原先也在老太太院里当差,这几日便由她跟着姑娘你罢。”

  翠莹行了个万福,琉璃还礼,唤了声姐姐。

  这餐饭的坐序原本与跪坐颂经一样,依照嫡庶长幼而排,排位居后的众孙辈子女包括八姑娘本是一桌,不过琉璃落座时,却看见浣华跟着母亲三夫人齐氏坐去了各房主母那一桌。

  浣华的母亲原是柳姨娘。何朴松亦是嫡子,成亲却晩,幼时有僧人云二十岁前成亲必惹血光之灾,故而到了二十岁后才定下兵部右侍郎齐明定的四女宜锦为妻。宜锦自幼跟着祖母,惯读诗书,性子清冷,与长她五岁,性子沉稳的何朴松倒很相配。

  齐氏宜锦嫁过来十三年整,至今仍无所出,曾主动提出和离,是何朴松坚决不肯,老夫人只得送了两名侍妾过去,一年后宁氏产下一子,抬了姨娘。到后来宁氏又生了个儿子,何朴松便提议把小儿子廷赋过继到齐氏名下,适逢柳氏此时也生了个女儿,齐氏想了一宿,最后却决定抚养柳氏的女儿,从此浣华也有资格跟一众嫡小姐平起平坐。

  

003 孝子贤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