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 懿贞亦假

    永信依然闭目合十,回道:“相由心生,施主心中有生念,自然万物得生,施主心中无生念,万物也皆为死物。”

  琉璃站了片刻,见和尚又念起经,便慢慢走到对面,在何老太爷蒲团上坐下来,拾起案上经文。

  “敢问大师,这是两个什么字?”

  她指着日间浣华解过的“涅槃”二字。

  永信睁眼一瞥,道::“施主既已浴火,如何不知‘涅槃’?”

  琉璃拳头开始出汗:“你当真知道我……”又觉失言,忙压住神色,将双唇紧抿住。稳了稳心神,她又说道:“大师潜心替何府化灾解难,想必早被尚书大人引为知己。”

  此话含有深意,永信岂有不懂之理,合十称佛:“施主多虑。出家人不问红尘,世间缘起缘灭,皆有因果,老衲不作逆天之事。”

  琉璃嗯了一声:“这我便放心了,大师慧名在外,相信不至于为难小女子。”说着拿银钏试了试桌上何老太爷尚且未动的茶,端起喝了一口,又道:“如今我烦恼的是不出意外,三日后我便要成为何府的家奴,签下永远也没法拿回的卖身契。大师可有破解之法?”

  永信拈着佛珠,缓缓道:“天命所归,事在人为。施主行事谨慎,定能逢凶化吉。”

  琉璃见他又耍太极,想是问不出什么来,懊恼之余,见有纸笔,便随手写起了字。

  “大师算是这世上目前我唯一说得上话的人,此番给些提示,将来等我扬眉吐气之时,便捐上几百上千香火钱,以谢佛祖,岂不善哉?”

  永信却无点头之意。

  琉璃起身,待要行个礼,永信忽然拿起她那张字条看起来。“懿贞,是你的名字?”琉璃点头。纸上写的两句话:懿贞亦假,亦假亦真;壹次心死,涅槃重生。琉璃字写得好,常自得,以为中了他下怀,遂满怀希望:“如此能点拨一二么?”永信摇头:“不能。”

  琉璃挫败至极,门外偏又传来叩门声:“大师,子时已到。”

  子时已到,便就该休会了,外头家丁们都要进来。琉璃死了心,与永信作了个揖,“还望大师勿要泄露懿贞行踪。来日有机会,再亲上白马寺叩谢。”

  言毕迅速遁原路退了回去。

  琉璃回到小跨院时屋里没人,不知翠莹去了哪里。遂自行到厨房舀水洗脚,揭锅盖时发现一旁菜锅里还有剩下的肉汤,想是府里连日斋戒,终于这帮子人忍耐不住,偷偷开起荤来了。

  琉璃仍将锅盖好,洗漱完回房睡下。

  翌日早上依旧有人送饭食过来,一碗粳米粥,两个春卷儿,还有一碟子腌笋和两只烧麦。琉璃收拾完毕后坐在桌畔,趁翠莹背对她挑拣今日要穿的衣裳,拿银钏儿试毒。最后试出来粳米粥春卷儿和烧麦是无妨的,银钏儿放进腌笋里,立即便黑了一个铃铛。她暗地将腌笋包进手绢,放到荷包里。

  琉璃问送饭来的婆子:“这腌笋是哪个妈妈做的,忒好吃。”

  婆子有些得意又有些鄙夷:“这是大厨房二管事娘子毛姐儿做的。毛姐儿腌的小菜四夫人最爱吃,甭说您了!姑娘也是好福气,正碰上锦瑟姑娘在,顺带也就给您添了点儿。”

  锦瑟是聂氏身边的大丫鬟,五姑娘正是聂氏的女儿,若说这毒不是何燕华一计未成再施一计的作品,打死琉璃都不信。

  只是她又不是毓华,为什么也跟自己死磕上了呢?是因为聂氏一向依附余氏的关系?

  颂经会于辰时开始,如今才是卯时,琉璃坐在窗前翻经文。翠莹打开窗帘子,清早的雾气扑进来,带着清冷。

  琉璃索性走到廊外。廊外一丈就是水井,有两个人正面对面蹲在蔷薇花下洗衣裳。琉璃看着薄雾出神,想起原先那次因晩上也连着颂经,她是直接住在佛堂的。此番改为住在这小院儿,不知有无玄机。

  忽然井畔有了哗啦水声,洗衣的两人一人攥着被褥的一头站起来,左右相拧。

  琉璃定睛望去,只见左边这个穿灰裳的年纪大些,头发全往上拢,拿根木钗绾住,是个婆子。右首的却很年轻,十八九岁,穿藕合色素衫,芙蓉面,吊梢眼,头上一根红珊珊簪子,忒地扎眼。

  琉璃顿时想起了那盘绿豆糕。

  深宅大院里不乏**之事,昨日那青衣男子鬼鬼祟祟送了绿豆糕到那房里,压在盘子下的珊瑚钗偏又插在这女子头上,没猫腻才怪。只是那男子看着眼熟,又作的管事装扮,是哪个院儿的人呢?

  只听那婆子开口了,“我今日当中班,剩下的可没工夫洗了。你帮我拾掇好,回头再谢。”说着往衣襟上擦了擦手,预备离去。

  

006 懿贞亦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