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0 求子者众

    琉璃送何苁苙到门口,翠莹忽然从一旁闪过来行礼,原来这许久不见她回屋,竟是被何苁苙的小厮阻在门外。琉璃微感意外,何苁立若只是过来喝茶闲坐,这样未免太慎重了些罢?

  翌日清早,翠莹依旧推了帘栊,琉璃才出门槛,便见冯春儿脸飞红霞当值归来,见着她即远远的一福身。琉璃笑了笑,站在廊下伸胳膊腿儿。

  昔日在大将军府,她替祈允靖收拾书房,曾见过一本《八段锦》,上绘着许多个健身的姿势,如今已记不大清了,不过却知道坚持运动的话能强身健体。除了脑子,有个强壮的身子骨如今对她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今日又是程英娘送饭来,却比昨日又加了两道香酥果子。程英娘道:“老夫人今早已经能坐起吃饭,老太爷高兴,特让厨房做了素馅四喜丸子和三鲜蜜煎,赏各位主子们。”

  琉璃执起牙箸,道:“老太爷也吩咐让送到这里来?”

  程英娘道:“老太爷不管内务,是大老爷命小厮儿来吩咐的。”

  琉璃看了眼翠莹,夹起一团丸子吃起来。

  这天的经会气氛已经轻松了很多,而永信那里也热闹了很多,老夫人的好转就是他佛法高深的最好证明,一时间,各房女眷都有些蠢蠢欲动,但愿这尊活佛能施点法术使她们顺利怀上个麟儿。

  自然,这种事是不会摆在明面上的。中午散会,琉璃正提防着燕华又要给她使点什么绊子,却不料她久久没有上桌,快散席的时候来了,却又眉眼皱着,薄唇抿着,隐约憋着什么坏水。琉璃深恐她在这关键时候给自己造次,匆匆扒了两口饭便离席,打算在她的身份落定之前且避着她。

  下晌跪在蒲团上念经,浣华小声道:“五姐姐今日真奇怪,老是盯着二姐姐看。”琉璃心道你五姐姐几时正常过?等到扫眼望见燕华那神色,竟跟中午一般无二,不由也起了疑心。二姑娘闵华是大房苏姨娘的女儿,苏姨娘是何苁苙的姨表妹,也正是老夫人妹妹的女儿。苏姨娘父亲是个秀才,母亲早亡,自小便养在何家,与何苁苙两小无猜,后来余氏进了门,就抬了她为姨娘。

  何苁苙对这位少年时的伴侣也很尊重,平日里无事总要进屋坐上一回,余氏大度,也容得下她,得闲总拉着她一处吃茶逛园子。闵华虽是庶出,在老夫人面前也很是得宠,春上老太爷的门生马惟清外派归京待任,进府拜访老太爷,巧遇正为老太爷磨墨的闵华,一见倾心。老太爷不甚满意,老夫人却钟意他机灵嘴甜,虽是苦读出身,只要潜心用功,来日也堪造就,于是点头许了这门亲事,约定来年出嫁。

  有了老夫人这层关系,按说燕华很该与闵华构不成冲突才是,今日这般又是为何?

  最后这半日工夫很容易过,许是这几日着实跪得太辛苦,到了将散会时颂经声格外大发,老太爷为了答谢永信,特地在涤荷轩设了斋宴,席开十桌。

  老夫人下晌吃了汤药,小睡了一阵,醒来后竟然能下床了,碧云端来新鲜佛手瓜的时候,顺便带来了这个好消息,引得众人席上又是一阵激动。

  琉璃依然与众姑娘一桌,知道燕华心里藏着猫腻,故仍离她远远坐着,吃了一半,果然见她溜离了席。

  她低头琢磨着接下来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后,该是决定她去留的时刻了,可是她不知道翠莹究竟有没有把昨夜何苁苙来小跨院的事告诉余氏,今天一天她都没有和余氏母女照面,不知道她按兵不动是不是因为对付自己胸有成竹,而十分沉得住气?自己什么都没有办成,如果还没出手就被人拿下,就委实太冤了。

  再有翠莹这个人,虽然头脑简单,却很是可疑,昨天夜里她究竟去哪儿了?以为她真相信她是去会了碧云,既然众姑娘们都在老夫人跟前奉孝,碧云又哪里抽得出空来会她?自然是另外有人。不过是不是余氏就还得另说。

010 求子者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