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7 妻妾和睦

    长房里翠莹倒了杯参茶给余氏。

  一旁做针线的苏姨娘道:“姐姐睡眠不好,参茶提神,还是泡些菊花茶吧。”

  余氏闭眼揉着额角:“我已是好些日子没睡过安稳觉了,不吃这个,夜里更难熬。”

  苏姨娘想了想,放下针线走上去,两手抚上余氏鬓发两侧,柔声道:“我帮您揉一揉。”

  何苁苙阴着脸大步走进,乍一见二人这般,不由止了步。一时见无人睬他,又自顾自强笑了一声:“眉音待夫人倒是体贴,夫人如今可遂心了罢?”

  余氏摹地睁开眼,打鼻子里冷笑出来:“老爷这话可抬举我了!我是什么人!过着这样痛快的日子,里头有爷们儿的小妾侍候着,外头有爷们儿的至亲骨肉追着要名份,有什么资格不遂心?倒是老爷遂心了,新任了三品都御史,又新添了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儿,可谓风光得很!”

  何苁苙拂袖起身:“我堂堂御史大人的女儿,竟成了自家的丫鬟,亏你们做的出来!”

  余氏又是一声冷笑:“不甘心你尽可以去跟老太爷提!又没有人挡你的路!”

  何苁苙气得发抖,手指着她半日未能言语。

  苏姨娘忙道:“姐姐息怒!老爷也少说两句罢。”边说着,一面暗地里朝他使了个眼色。

  何苁苙重重哼了声,甩帘出了门。

  小丫鬟黄杏倒茶进来,见人已离去,不免纳闷。余氏余怒未消,手里参茶连盅带水砸过去:“没规矩的东西!哪个教你的在主子跟前东张西望?拖出去打!”

  可怜黄杏头上才被砸出个窟窿,又被拖出去挨了几巴掌。

  苏姨娘也不敢说话。余氏绷着脸闷了半日才道:“你下去吧。”

  琉璃一整日滴水未进,到了夜里已有些虚火上升。不得已跑到门口:“麻烦给我倒点水。”守门的婆子正在唠嗑,没理会她。琉璃只得再说了一遍,头插着石榴簪的婆子两眼一瞪:“喝什么水?老实呆着!天亮了就有人带你去见管家!”

  琉璃怔住:“为什么要见管家?”

  另一个着青袄的婆子咭咭笑道:“大夫人说了,不忍心让你流落在外,府里养只猫狗也得养,就让你留下来当个粗使丫鬟!”

  石榴花嘟囔道:“老娘们在大房院里呆得好好的,吃着酒唠着磕,无奈被遣到这里来吹风,你还敢差遣老子端茶倒水!做梦吧你!”

  夜风呼呼地吹进门帘,天色已经被浓云蔽暗。琉璃站了片刻,呯地将门关上。

  苏姨娘回到屋里,靠在门上半日眉目才有了些暖意。举烛走到妆台旁,对着镜子又呆看了半日,直到镜子里一双清丽眸子渗出些红丝,才撇开脸把烛放下。这张脸依然美丽,但却不年轻了。三十八岁的女人,保养得再好也不像十八岁那样迷人。

  她等待了二十年,除了把容颜变老,什么也没有等到。

  蘅薇走进来:“姨娘要歇息了么?”

  苏姨娘怔了怔,摇头道:“不,我还要出去一趟。”

  蘅薇默了默,拿起月华袍给她披上,为她对镜理鬓。

  今夜里没有月光,廊下花木显得格外浓郁。苏姨娘到达老太爷书房里时,老太爷正在看闵华习字。苏姨娘裣衽行了拜礼,闵华赶紧起身,唤了声“娘亲”。

  老太爷道:“你怎么来了?以往不都是有婆子来接么?”苏姨娘笑道:“天气凉了,有些胀食,就顺道走走。”

  老太爷端茶吹气,苏姨娘便从蘅薇手里接过一个小瓷罐子递过去:“这是自己腌的山楂,助消食的,特带了一点过来。”

  老太爷点点头,却似没心思尝。眼睛看着书页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苏姨娘看一眼蘅薇,蘅薇会意,带着闵华出了去,另房中原有两名小厮,也跟着退了下去。

  苏姨娘福身道:“眉音有些不中听的话,姨父允了才敢说。”

  老太爷道:“若是你也为那丫头而来,则不必说了。”

  苏姨娘道:“不,眉音是为我们老爷而来。”她抬起头:“青云新任都察院副都御史,这是好事一件,家人内外更应该扶持体恤,维护他清誉,可是姨父有没有想过,青云十年前曾于京外沧海遗珠,如今这孩子回来了,还被接进府为老夫人祈祷颂经,这件事外头已有传闻。如果当真将这孩子贬做家奴,外面到时又会传成什么样?

  “这件事上,青云是有不当之处,但事出意外,错已铸成,我们不能将错就错,使青云陷于泥潭呀!姨父难道不怕有人借此在朝中攻击青云吗?”

  苏姨娘说到末尾,已有稍许激动,一双眼眶微微显红。老太爷长久地望着她,末了叹一口气:“难为你了!也只有你这孩子才百般为他着想啊!”

  苏姨娘摇了摇头,低下拭泪。

  老太爷起身踱了两圈,道:“依你说,又该怎么安置她?”

  苏姨娘沉吟了一下,说道:“若是听凭她自己的意思,放她出去,万一她小孩子家在外胡诌,又让什么人哄着做些不利于何府的事,反是不妥。依眉音之见,倒不如就让她以庶出小姐的身份住下,如此一来,一是堵住了好事者之口,全了何府一个仁爱美名,又杜绝了她在外胡传编造的可能,咱们府上又不短了她一人吃的,不过是到时添份嫁妆而已。”

  老太爷负手嗯了一声,不置可否。一时又道:“如此倒也可行,只是我何府数代清誉,就要毁在这个'庶女'身上了!”

  苏姨娘道:“难道不接受她,把她贬为家奴,清誉就保住了吗?何况,姨父忘了闵儿也是庶出么?”

  说到后来她声音低了下去,带着极深的落寞。

  老太爷眉目间有不忍,叹气道:“这些年是苦了你,我知道,若不是为了苁儿,你是不会来说这些的。——天不早了,你先回去,我去看看你姨母。”

  苏姨娘送闵华回了房,又仔细过问了她这几日用药的事项,才与蘅薇回自己屋来。

  何苁苙竟在房里等,见她进来,迎上前去替她解外袍。苏姨娘扬唇道:“这两日不该我这里,老爷怎么来了?”何苁苙一阵尴尬:“想想几个月没来,来看看你,说说话。”

  苏姨娘让蘅薇去泡茶,一面亲自揭开橱上的描金梅花宽口瓮,拿细瓷碟装了两样果脯。

  何苁苙尝了一片杏脯,道:“方才我在老太太那里,老太爷唤我去隔壁,过问了我一番政事,还说要把琉璃认祖归宗,是你说的情?”

  苏姨娘拨弄碟子的双手微顿了顿,正色道:“妾身哪有这本事,不过是接闵儿时,顺便与姨父唠了两句闲话,老爷可莫要出去乱说。”

  何苁苙点点头,也不多说了。只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余氏若有你一半的温柔体贴,我也知足了!等我来日成了大事,定然好好补偿你。”

  苏姨娘笑得古井无波:“老爷已然荣登三品,不日定然又有高升,将来自然是成大事的。”

  何苁苙放开她,站起来,眉眼间忽有些难明的意味。

  

017 妻妾和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