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9 谈个买卖

    等她转身准备去倒水,琉璃忽然又想起来:“那日大老爷说要给我派个教引嬷嬷,我估摸着不是说笑,如果来了,你到时行事得愈发谨慎,万莫让她抓了小辫子。”

  不料蕊儿倒高兴起来:“当真么?家家户户的公子生下来都会配教引嬷嬷,如今姑娘也有,那么看来老爷还是很疼姑娘你的!”

  琉璃嘴角抽了抽:“是夫人提议要配的,你还觉得是好事吗?”

  蕊儿笑容立时僵在脸上。

  翌日天又阴了。

  下晌时琉璃站在廊下看桔果儿拿炭火炉子烤红薯,蕊儿走过来轻轻地道:“赖五被人打了。”琉璃回过头,蕊儿指着隔壁无人处。琉璃走过去,蕊儿才道:“昨儿夜里被打的,不晓得是什么人,就丢下话让他跟冯春儿合离。这傻子也倔,愣是不肯,生生被打的鼻青脸肿。”

  琉璃嘶了一声,暗想这胡进至于嘛,又不是娶不到老婆,偏为了个冯春儿,居然下毒手逼人丈夫合离。完了问:“那他还能来吗?”

  “能!”蕊儿重重点头,“若说别的事倒罢了,一听说有法子替他留住老婆,他整个人就跟着了魔似的,都不用奴婢说完,他就答应了。”

  “那就好!”琉璃甚满意地:“你去准备准备。”

  说完便回廊下去。

  红薯已经快烤好了,融融的暖香十分诱人。桔果儿拿一双铜筷子戳了戳,薯身上立时被戳出个紫幽幽的小洞。琉璃问:“好了?”他嗯了一声,拿铜筷儿将它夹出来,放地上滚了几滚。然后拿破布包起来,擦去灰尘,对中掰成两半。

  他拿了一段给琉璃,琉璃不会剥皮,一个没拿稳掉在地上。他拣起来,道:“怎么这都不会?”说着把自己这份皮给剥了递给她,然后将那截脏的拿到井边洗了洗,吃起来。

  晚饭时琉璃问翠莹,“那边王嬷嬷的儿子儿媳在哪里当差?”

  翠莹道:“大儿子前年得病死了,二儿子跟着三老爷,小儿子不学好,好吃懒做,如今也没个正经事。”又睐眼看琉璃:“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琉璃哦一声,轻描淡写道:“我今日听桔果儿说他跟母亲前些日子回乡下去了一趟,所以问问。”

  “就是那傻小子?”翠莹嗤了一声,“他爹就是王家老大,他娘是个闷葫芦性儿的软杮子,王老大死了,王婆子硬赖上儿媳妇,逼往她跳了几回井。我估摸着要不是为了这傻小子,早死干净了!”

  琉璃还不知道竟还有这一层,不过逼得媳妇去跳井这种事还真像王嬷嬷干得出来的。常年在这种大宅院内摸爬滚打的婆子,没有几个是省油的灯。

  喝了两口汤,蕊儿进来了。“姑娘,佛堂已打扫好了,如今就可以过去。”

  翠莹疑心道:“此刻去佛堂做什么?”

  琉璃站起来披斗蓬,蕊儿代答:“姑娘这几日夜里都不曾睡得安稳,于是去佛堂颂颂经,正正心气。”

  翠莹道:“怎么不白日里去?”

  蕊儿道:“白日里才去问管事拿锁钥,拿到来已经快天黑了。”

  翠莹仍是不住地打量琉璃。琉璃转过身来,微笑与她对视:“不如你随我一道去罢,让蕊儿留下。”

  翠莹忙陪笑:“屋里事还多着,蕊儿去也好。”

  蕊儿收拾好手炉暖具,伴着琉璃出了院门,便压低声道:“翠莹在奴婢们面前嚣张归嚣张,在姑娘面前还是不能不老实的。”

  琉璃哼道:“她哪里是真老实?嚣张也是故意的。”

  蕊儿吃了一惊:“故意的?”

  琉璃道:“日后你就知道了。”

  蕊儿见她卖关子,知趣地不再作声。

  不多时到了佛堂,看门的独眼婆子打开门,奉了杯茶上来就出去了。

  琉璃上了柱香,跪在佛案下蒲团上,认真翻开经文。蕊儿也十分配合地将暖炉点着,垂手立在大门口。佛堂当值的婆子平日这时早滚被窝去了,今日九姑娘心血来潮要颂经,少不得打起精神守候着,一个个袖着两手望住这边,满脸上都是怨气。

  门外哈欠声震天,琉璃又哪里不知?到了戌时末,便借停下喝茶时与蕊儿道:“天冷夜寒,让他们歇着去吧,不用侍候。”婆子们立时如还了魂,咧嘴道着谢,不到片刻,已麻溜地走了个干净。

  琉璃道:“再去瞧瞧。”蕊儿便围着廊下兜了一圈,回来后道:“都走了,只有那眇了一目的婆子在更房里打瞌睡。”

  更房在西面侧厅旁,赖五进来是不会惊动那里的,于是琉璃点头,继续颂经,而蕊儿也依旧站回门下。

  不知过了多久,蕊儿脸色变得凝重,支着耳朵细听门外动静,听了片刻神色就欢快起来,冲琉璃用唇语道:“来了。”

  琉璃也听见了那细微的脚步声——地上已打了霜,就连猫狗踩上都会有动静,何况人?可这脚步声轻巧细碎,怎么会是个男人?

  她冲蕊儿摇了摇头,依旧低头读经,十分认真虔诚。

  那脚步声音到了门边便不动了,在琉璃声音覆盖下,若不仔细听,其实是听不真切的。蕊儿余光从门缝往外一望,瞟见一幅翠绿水绫裙边儿。裙边儿在门外听了片刻,又凑着门缝望进来,当见着琉璃全神贯注跪在佛案前,想是放心了,溜转身又遁着原路退了回去。

  此后半个时辰里,四处静过先前,就连侧厅里打盹的眇眼婆子,也肆无忌惮地打起了呼噜。

  蕊儿走到琉璃身边,替她挑了挑炉里的炭,说道:“姑娘可知方才那人是谁?”

  琉璃看了眼漏刻,波澜不惊道:“除了翠莹还会是谁?”

  蕊儿抿嘴笑开,半日摇了摇头,“这回可连姑娘你都要想不到了!”说着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了个名字。琉璃不由吃了一惊,“她?”

  蕊儿正要细说,门外忽而又有了声音,相较于先前,这串脚步声显得沉稳许多。到了门边,那人结结巴巴道:“有,有人吗?”

  蕊儿从门缝往外看了一眼,转回头冲琉璃点了点头,然后将门打开,“进来吧。”

  琉璃抬眼,只见打门外进来个驼背汉子,五短身材,胡子拉渣,袖着两手,一双八字短眉。脸上还有许多肿处,被打过的迹象十分明显。进得门来见着蕊儿,那驼背愈发地往下驼了,极力想挤出一脸笑来,却比哭还难看。

  蕊儿关上门,带他到佛案前,指着琉璃道:“这是姑娘。”

  正好琉璃转过头来,赖五看了一眼,两眼顿时大睁,愈发地手脚无措了,赶紧地面向蕊儿:“你不是说有办法帮我留住老婆,如何又带我来此处见漂亮小姑娘?不行不行,管事的知道了会打死我,我要走了!”

  蕊儿忙上前拦住:“什么漂亮小姑娘!这就是能帮你的人,你要到哪里去?”

  赖五停下来,狐疑地看着她,又更加狐疑地看着琉璃。

  琉璃只知冯春儿不守妇道嫌弃丈夫,却不知道原来赖五怂成这个德性,当下放了经书,对着桌面叹了口气,半日后才转头望着他:“你很怕管事的捉你?”

  赖五望着她,又不敢望她,袖着两手侧开一点,嗫嚅道:“管事要捉到我偷偷来见姑娘,那我这个月的工钱可都没了,能,能不怕吗?”

  琉璃想了想,道:“你想不想跟冯春儿一直在一起?”

  “想啊!当然想!”一提到自己老婆,赖五立时来了精神,连驼着的背也直了不少:“她是我老婆,我当然想跟她一辈子!”

  琉璃一手支着腮帮子,看着面前这个傻楞,冯春儿虽不是国色天香,却还周正可人,不知道怎么跟了这个赖五?于是问:“你是怎么娶到她的?”

  赖五皱起眉,似有不悦,但是也不敢不答:“她老娘带着她逃荒来到我们村儿,是我爹娘收留了她们。后来她娘病了,没钱买药,春儿求我借钱给她,说愿意嫁给我……后来她娘病好了,就让我们成亲了。”

  琉璃道:“原来你是趁人之危,如果她不说嫁给你,你肯定就不会借钱给她娘治病了。”

  “胡说!”赖五瞪圆一对眼睛:“春儿原先就喜欢我!我们互相喜欢的!她唱曲儿给我听,还给我缝衣服,她说就喜欢我这么老实的人!再说,就算她不说嫁给我,我也会给她娘治病!”

  琉璃道:“你说她原先喜欢你,那为什么如今不喜欢了?”

  他一语噎住,又说不出话来了。琉璃叹了口气,抠着手指甲自语似的道:“我看她根本就不喜欢你,怪不得她要跟你合离。”

  “谁说她不喜欢我!她,她是因为冲撞了我娘,我我打了她,才不想跟我好了!”他瞪着眼上下打量琉璃,哼道:“我看你才根本就没办法帮我,不知从哪里听说春儿和我吵架,半夜无事戏弄于我!我不跟你胡闹了,我要回去看门!”

  蕊儿忙把他扯住,琉璃道:“我跟你做个买卖如何?”

  

029 谈个买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