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2 有人邀约

    到了餐桌帝坐下,今儿浣华没来,琉璃右首的位子便就空着,碧云让撤走了一张凳子,姑娘们便可坐得松泛些。

  上菜前燕华走过来,皮笑肉不笑看着琉璃:“听说李嬷嬷做了你的教引嬷嬷,你这一向过得可舒坦?”

  琉璃颌首:“多谢五姑娘关心,我十分舒坦。倒是五姑娘居然敢跟我这般亲近,就不怕有人也暗中给你下符水么?”

  燕华一怔,下意识回头去看余氏,到底不敢造次了,暗地里冲琉璃瞪了瞪眼,坐了回去。

  正好闵华在旁边坐了下来,琉璃偏头向她,声音故意扬高两分:“二姑娘,不知你丢失的钗子找到了没有?”

  对面的燕华顿时紧张起来,而闵华有些迷茫,拿绢子印了印唇,居然道:“什么钗子?”

  琉璃当她故意装傻,于是压低声,说道:“就是你的生庚钗子。你上回不是丢了吗?”

  闵华想了下,摇摇头:“我没有这种东西。我的生庚是刻在项圈上的。”说着她低头拿起颈上的银项圈,指着挂银锁的搭钩处,上头果然刻着一条生辰时间,仔细想来,竟模糊与那条钗上的生辰是同年同日。

  琉璃瞬间有些无法思考,她一直以为那根银钗是闵华的生庚钗子,可现在闵华亲口告诉她那不是,那么苏姨娘在搞什么鬼?这根钗子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琉璃忽然觉得这件事还没完,当初苏姨娘帮助自己脱困,现在看起来就更像是为了防止事态扩散而做的了,她倒底在隐瞒什么呢?而且似乎这件事连燕华都已经发现了,而她也一直没说。

  苏姨娘有没有暗中敲打过何燕华她不知道,但是何燕华这种人在正常情况下是绝不会为人保守秘密的……琉璃现在觉得苏眉音这个女人简直浑身上下都是蹊跷了!

  “闵儿,来给老太太布菜。”

  苏姨娘忽然走到了桌前,唇边依旧带着两分浅笑,望着闵华下命令。闵华顺从地站起来,走到上席老太太身边。

  苏眉音与一桌姑娘点头致意,到琉璃,那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才被慢慢收回去。

  她走后,琉璃低头默了许久。

  饭后自是又到了各回各房的时间。

  天色愈发变灰,又下起了雪豆子。琉璃在廊下等蕊儿拿伞,一个人忽然从背后撞过来,将她接了个趔趄。

  “九姑娘没事吧?真是对不住,这地太滑了。”

  来人双手紧紧扶住她,口中不住地道歉,等她站稳收回手来,左手心已多了个纸团。

  琉璃抬起头来,面前是笑开后眼尾有了淡淡鱼尾纹的蘅薇。

  蘅薇不动声色将她左手合紧,笑眯眯道:“真是对不住了,九姑娘。天冷路滑,注意安全。”

  等蕊儿拿了伞来,琉璃迅速离开院子上了回园子里的路。蕊儿见她神情严肃,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只得亦步亦趋的尾随。

  到了湖畔那日夜审蕊儿的水榭处,琉璃忽然缓下脚步,脚尖一拐进了水榭内。

  蕊儿唤了声“姑娘”,也赶紧进来。

  琉璃对着窗户看了半日水里的残荷,忽然转过身来,问道:“苏姨娘当初要你来我身边,究竟是怎么交代你的?”

  蕊儿脸色一变,捧着的手炉也差点掉下来,“姑娘!”

  琉璃口气一软,说道:“你别紧张,我不是纠缠不放,只是有件事我还没弄明白,你把实话告诉我就成了。”

  蕊儿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奴婢还道姑娘不相信奴婢,原来是想多了。苏姨娘当初要奴婢来,也并没有特别交代什么,只是要奴婢将姑娘的言行记下来告诉她。”

  琉璃点了点头,再道:“那她有没有跟你提过支钗子的事?”

  “钗子?”蕊儿茫然摇头,“没有。”

  “没有?”琉璃皱眉:“那你一听说我要甜儿去告诉余氏一桩苏姨娘十五年前的旧事,就立马去通风报信是为什么?”

  蕊儿脸一红,道:“姨娘那会儿说,不管是什么事都要知会她,奴婢一听姑娘要告诉余氏什么事情,担心于姨娘不利,所以就去了。”

  琉璃盯了她半晌,看她眼神安定,不像说慌,便嗯了声作罢。

  蕊儿忍不住问:“出什么事了吗?”

  琉璃拿出那张纸条来,撕碎丢进湖里,“事倒没出,只是她约我明天夜里在佛堂颂经。”

  蕊儿张大眼睛,这么冷的天去佛堂颂经?转而一想也明白定是苏姨娘约琉璃有话要谈,可不止颂经这么简单,于是郑重点起了头:“姑娘放心,奴婢会打点好的。”

  翌日早上开始下起雪来,先是小团小团,后是大片大片,晌午一过,便满世界都白了。

  翠莹伤风又加重了,床上躺了一日。心里不耐烦,便捉着蕊儿甜儿来骂,间或又指桑骂槐针对一下李嬷嬷,李嬷嬷声势不输,二人针尖麦芒已成了寻常事。

  琉璃被压着绣了一整日花。

  傍晚时孙嬷嬷自前院回来,说起何苁苙整个下晌都在府里,琉璃想起他要的那墨荷图早已准备好了,于是打算送过去,以省得老是惦记这事。

  哪知抱着画轴到了大房前堂,长随鲍安却道大老爷正在待客,原来是亲家、大奶奶谢氏的父亲来了。琉璃等了会儿又还不见送客,料想是留饭了,只得把画交给鲍安转呈,自己且回来了。

  回到院里便就稍晚了些。平日里李嬷嬷总是自动自发与琉璃同吃,今日蕊儿见琉璃晚归,便就未曾布菜。琉璃进门时,李嬷嬷那脸就拉得跟马脸一般长了。

  “到了饭时还不回屋,姑娘这守的是哪里的规矩!”

  琉璃自己也饿了,知道她饥火上升,心想不与她计较,于是温顺地道:“是我的不是,嬷嬷息怒。”一面叫蕊儿上菜,一面执着茶壶倒水将就洗了手。

  说话间甜儿上了饭菜,照例是蕊儿甜儿在旁侍候,翠莹今日患了伤风,更是不愿在此低声下气,过来应了个卯儿,便称要去添炉子烧水,走开了。李嬷嬷对着她背影骂了句“死蹄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今儿有两只烤乳鸽,甜儿才把盘子放下来,李嬷嬷已伸手出去拿了一只,待要再回来拿,琉璃已把剩下那只交给蕊儿:“把这个肉撕下来给我泡汤。”

  李嬷嬷哎了一声还想伸手拦住,琉璃睐了一眼,低头拿绢子擦了擦手指,软软地道:“方才因去大老爷处,耽搁了嬷嬷饭时,很是过意不去。嬷嬷来了这许多日,原该置办一席酒菜为嬷嬷接风才是,但又想嬷嬷是侍奉过先大姑奶奶的,寻常酒菜哪入得了嬷嬷慧眼?若要那山珍海味——您知道的,我又没什么钱,眼下又置办不起,总之便当我欠着,来日等手头宽裕了,必要好好孝敬您老一番!”

  她这一席话说的谦卑正经,李嬷嬷也不好再为只鸟跟她翻脸,当下讪讪夹起面前一盘桂花鱼,又想起不能失了身份,于是道:“若说这吃字上头,先大姑奶奶倒确未亏待我,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但凡姑奶奶有的,必要给我尝一口儿!就这烤乳鸽桂花鱼,我早都吃腻了。”

  琉璃就着汤淹鸽子吃下大半碗饭,又吃了两块香芋糕,擦了擦嘴,顺着她的话道:“听说先大姑奶奶在世时,很受大姑老爷重,自然不会亏待嬷嬷。不过姑奶奶的儿女这些年似乎少来府里走动了。”

  李嬷嬷道:“大姑奶奶育了一儿一女,如今少爷去了云南,淳阳县主嫁进了裕王府,如今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平日相夫教子,自然少走动了。”

  当初因了何苁苙攀上余府,何府没少从这桩姻亲里受惠,何端云嫁给当时囯公爷胡沉凤,就是余氏的母亲牵的线。所以李嬷嬷与余氏又格外亲近些。

  琉璃对于老太太巴巴地从国公府把李嬷嬷叫回来,一直有些不解,方才见她自己又把话往大姑奶**上扯去,便就存了心打听,才知道原来淳阳县主嫁去了裕王府。心道难怪余氏对那郭姓女师这般清楚,只怕是这婆媳俩早打了攀附裕王府的主意。何府是淳阳的外祖家,便是其母不在了,关系淡了,血缘亲情还是在的。

  于是试探道:“县主都有两个孩子了?老太太有没有让人请县主回来做客?”

  李嬷嬷张嘴要答,到底不敢乱说,话到喉间就忍住了,只斜睨着她道:“姑娘打听这些做什么?老太太跟县主她们之间的事,可不是我们下人能过问的。”

  琉璃见问不出来,便也就算了,反正于她来说算不上个要紧事。

  

042 有人邀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