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节:会战(五)

  百米冲刺十秒、九秒,这对拥有超人体魄的冒险者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若是着装轻便、倾向敏捷型的高级冒险者能够七秒,甚至在六秒的时间内跨越百米这段距离的冲刺。

  所以四百米左右的坡顶并不是什么遥远的冲锋距离。

  漫山遍野晃动的人影,发起冲锋的联军犹如涌动的浪潮般的朝高地上压来。

  “好一副猪突猛进的壮观情景,这种对阵合战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那天的情景。”作为指挥官的妖精宪兵的话引起了成员们的共鸣,随即将手一挥地下令:“就让这些乌合之众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合战!!”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伽蓝庭院的军阵当即爆发出一阵轩昂的呼喊,似乎并没有把绝对的人数劣势没有放在眼里,还能有闲心去指指点点的谈论对方的状况。

  四百米...

  三百米...

  朝坡顶冲锋并非一片坦途,早先一步占据该地差不多三个小时左右的伽蓝庭院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做。

  为了扩宽视野被砍伐的树木让火蜥蜴将枝叶给烧掉,主杆则是随意的原地架设成简陋的拒马,山坡上被随机的挖了无数水桶深浅的小坑,虽不能给予冒险者造成伤害,但不过只要不注意的一脚踩进去,摔跤就是百分百的。

  阵前也垒砌起了约一米五六的土墙,配合挖取泥土的壕沟、形成了约两米左右的落差。

  然后最重要的是,这松软的浮土堆垒的土墙,在泼上水并用魔法进行冻结后、当即就成为了坚固的防御工事。

  墙垒一共两道,二之丸(内墙)要比三之丸(外墙)的高上一米左右,高低差达到了将近三米的高度、中间的区域并不派人把守、而是被灌满了水后用魔法冻结,形成镜面一般光滑的地面。

  唯一的入口由夜光风咏、高大的狐仙、霜月、艾莉四名队长率领着二十四人的突击队(甲)与突击队(乙)进行把守。

  妖精宪兵着代领预备队守在本丸、远程攻击的成员着布置在二之丸的墙上。

  伽蓝庭院淡定的望着不断靠近的联军。

  只不是战场宽度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宽阔、可以用人数的优势一举围歼敌人。

  要知道进攻方冲山是有惩罚的。

  直到联军冲锋至两百米的距离,沉寂一段时间的战争之神再度发出了它的声音,哪怕在冲锋前分散开来、但将近两千的数量在朝这样的‘小型’目标前进的过程中不断地合拢,最终渐渐的密集起来。

  爆炸将一片区域的联军给轰飞,让联军冲锋的势头为之一挫。

  “不要怕!冲啊——!!!”

  有人如此地呼喊着的鼓舞士气,冒险者并不会死亡、因此联军也并不怎么害怕眼前爆散的烈焰。

  实际上除非被多枚高爆弹同时命中后叠加基本伤害和破片溅射伤害,否则造成的伤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只不过联军的构成却加深了另外一种状况的后果。

  那就是严重的踩踏事故。

  被冲击波掀翻摔倒在地上冒险者,和后续冲锋的冒险者,若只是这样就算了,冒险者看到前方有人倒下还会躲让,但忠实执行向前冲的骷髅兵可不会。

  虽说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想要趴起身来、想要左右绕开避让、停止前进、继续前进的通通纠缠成一团、造就这混乱不堪的场面。

  仅仅这一百多米。

  仿佛成为了不可跨越的天堑。

  联军嘶声力竭的呼喊,然后伽蓝庭院的炮火轰鸣将其给掩盖、四处都是变得一片狼藉与混乱。

  当联军第一波成员冲击到三之丸预留的通道时,本以为即将能够冲进去、用优势的数量去碾压对方时,意外的状况发生了。

  夜光风咏举起手中的太刀“反冲锋预备——!一!二!!”的呼喝,然后便代领着高大的狐仙副队共十二人组成一个小锥形阵的朝前方乱糟糟涌来的联军部队扎去。

  当然参与反冲锋的不仅仅只是战斗甲队,同时跟随的还有宫河日向所率领的重甲牧师小队,紧随其后的宫河日向将权杖(战锤)往前方一指的“银辉——”的喝出使用的技能。

  一队六人的重甲牧师动作划一的将战锤往前一指。

  同一时间的发动名为‘银辉’的技能,立刻一阵猛烈的银白光芒照射出去。

  这本来是让敌方眩晕的单体魔法并没有指定任何的目标,要是说指定的也仅是朝向前方释放短暂且猛烈的强光。也正因为如此,冲锋在最前面的联军冒险者措防不及的瞬间,犹如用望远镜直视正午的骄阳那样、瞬间被夺走了视野,陷入到了失明当中。

  面对一群武器脱手、痛苦地捂住眼睛哀嚎的对手,夜光风咏与高大的狐仙轻而易举的一路冲杀,在直到锐气钝散的停滞下来冲不动时,背后的霜月与艾莉两人便代领着组成另一个小锥形阵的奔跑加速的冲锋上来、虽然还是略显僵硬、但不过很好地衔接了夜光风咏与高大的狐仙,再一次的将联军人员冲杀的七零八落。

  甲乙两支队伍如此反复交替的冲锋两轮,当即在面前的联军阵前凿出一道深二十来米的缺口。

  “火炮支援两翼。”妖精宪兵冲副手交代完后,拿起一面锣用力“铛——!!”的一声敲响。

  这是后撤的命令信号。

  “切——可惜了。”

  奋战在最前方的艾莉撇下嘴,很是没瘾的模样一脚踩着一名冒险者的身体、一手用力的将透体而过的刀身抽出。

  高大的狐仙笑着地转头回应:“要是全军突击的话,我们已经凿穿对方的军阵了吧?”

  一路上的联军冒险者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致残。

  在昔日里由几率触发的‘致命攻击’在大灾变后已经发生了变化,哪怕是身上穿着得如同罐头一般厚实的重甲,只需要绕过盔甲的保护,砍刺对方关节、喉咙、面门等地方就能过造成‘致命攻击’那样的大量伤害。

  而由夜光风咏、高大的狐仙、霜月、艾莉四人率领的甲乙两队就是相互协助的,将人打翻后针对地朝对方身上的脆弱部位进行补刀。

  因此一路上砍躺了一片,并让他们暂时丧失了战斗力。

  看了眼那些被自己打倒的冒险者,并听见艾莉与高大的狐仙的对话后两队的成员们都笑了起来。

  当即在技能冷却完后的宫河日向在一次对前方释放一记‘银辉’来,夜光风咏、高大的狐仙、霜月、艾莉的突击队当即趁着这个空档与宫河日向一同交替掩护的退守回三之丸的门口,同时后方的火炮也给力的阻止一切想要追击的步伐。

  这一幕被观战的冒险者或大小势力给看着眼里。

  都不由得在心中自问了句‘当时是我们的话能够挡得住他们的冲锋吗?’的进行比对。

  这可不是猪突猛进这种任原始人都能玩出来的人海冲锋战术。

  没有充足的训练。

  没有高度的组织。

  没有系统的指挥。

  想要做到刚才伽蓝庭院那样的交替突进?想要有条不絮的掩护后退?

  缺乏纪律与训练的乌合之众想要做到,那是痴人说梦!

  既然正面难以攻克的话,总会有些‘聪明人’本能反应地“翻墙翻进去——”的带动起队友的反应。

  但谁去承担正面攻坚?谁去翻墙突入?谁去两翼包抄?

  没有系统的指挥,只有在开战前大致地划分了一下所负责的进攻方向的联军毫无疑问的又是一片混乱,基本上就是按照本能地区行动。

  有的人想要跑去两翼、有的想要翻墙、有的着换上了弓箭或使用魔法胡乱地进行射击,就比如那满天飞舞的箭矢、到底有多少是真正发挥到‘杀敌’的作用?

  结果不知不觉就变得薄弱起来的正面被抓住机会的妖精宪兵,下令让夜光风咏等人故技重施的带着甲乙两队给直接凿穿。

  “冒险者都给让开!!!”阿鲁巴自然也发现了眼前的状况,当即下令:“门口攻坚由不怕强光攻击眼睛的骷髅兵负责,所有持弓骷髅对正门进行压制,冒险者都绕两侧翻墙进攻!!”

  不得不说是正确的指令。

  联军的小队长、头目大呼小叫的去复述阿鲁巴的话语。

  只可惜低下的组织度让这道命令磨蹭了两三分钟才执行完毕,这换做是伽蓝庭院的战斗组成员、估计大概只需五秒来传递、十秒左右就能完成。

  可是这争分夺秒的时刻。

  从朝山丘发起冲锋起,秋庭夕叶可已经读了快五分钟的施法条。

  天空降下的圣洁光辉越发明亮,并且仿佛有一股威压在凝聚的那样。

  虽说正在跳神乐的秋庭夕叶一但遭受打扰就会前功尽弃(读条被打断),但可惜对方目前连三之丸也还没突破。

  “呜哇!这到底是什么——?好恶心…”

  左右绕侧翼的联军冒险者发现并非如同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墙外的地面在被挖掘松散后并让召唤术师的水仙灵放出水流漩涡来搅拌浸泡、形成的纵深宽达十米的泥浆地,一脚下去泥拌深的地方可以掩盖小腿、没有人能在陷进去后跑动起来。

  当好不容易的趟过泥浆地并且翻墙越过三之丸时,很多的联军冒险者都“呜哇啊——!?!?”的没有站稳,直接就摔趴在冰面上。

  守在二之丸的成员用魔法与箭矢招呼翻墙进入的联军成员,由于高地落差的缘故他们一时间只能够单方面的承受来自敌人的攻击。

  副手“炮手就位!!”的呼喝着,目前的战斗就和设想好的那样进行。

  二之丸的垒的土墙并非是正方的口字,而是井字顺时针的抹去了突出的部分、而另外部署在突出的炮位上的突击炮就能够一炮直线的将整个范围从头轰到底、毫无遮掩与躲闪。

  “装填散弹——!!”

  森咒使让森林熊前肢趴下的压低炮口,弹药队的成员们将装置满了5mm小钢珠的弹头筒的炮弹交与炮手手中装填进膛。

  外面还不知情的联军冒险者不停的翻越三之丸,一些从冰面上爬起身来并成功稳住身体的法术系冒险者开始释放自己的技能与二之丸土垒墙上的伽蓝庭院公会成员进行对射、而近战系的则试图去攀爬二之丸土垒墙。

  也正是这个时候,妖精宪兵“自由射击!!”的命令下达。

  这回喷涌出来的金属喷流当即让预订的杀伤区域化作了血肉模糊的一片。

  由于高低差的缘故,外面的联军成员并无法看见墙垒里面的情形,惯性地翻越墙垒进入其中后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不过这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由钢珠组成的金属喷流再一次对身处其中的冒险者进行了下一轮的清扫。

  换做是人,被这样的金属喷流给近距离的溅射。

  死是毫无疑问的…

  但不过——

  冒险者并不能称之为‘人’,因为他们拥有极其坚韧的体魄来成就各种各样的伟业。

  可惜就是着坚韧的体魄让一些没有当场‘死’去的近战型冒险者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钢珠击破铠甲后嵌入体内,身上就像是被扔了一把沙子的那样、密密麻麻的嵌满了小钢珠…

  也许运气好一点会在下一轮的轰击中HP会被清空,但不过总会有新的成员加入其中并‘运气不好’的挡住了本应该轰在自己身上的金属喷流。

  痛苦的呻吟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一幕不仅只是参战的联军成员,就连那些观战的冒险者也感到了一阵恐惧。

  正当他们进退维谷时,新的状况接踵而至。

  那是因为秋庭夕叶的技能‘读条’已经完毕,万丈光芒倾垂而下、无尽的威压犹如天空塌陷下来的一般,见此情景任谁都知道这是神灵降临不可逆转(变身无敌时间)的前兆。

  所有人都停止了下来,不由自觉的望向那神恩垂怜的中心。

  完整版地释放技能‘神降之仪’的秋庭夕叶。

  .

  .

  .

  后记:今天感觉上还是蛮不错啊,写着写着就这样都了4K,要是水一下的话还能拆开来当两章发(笑)不过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玩EU4,结果本来应该可以在凌晨一两点完成的拖到了现在凌晨三点多(捂脸)

第十九节:会战(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