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FLAG.1 【莫茗】是时候去找份工作了

    最近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到可以自由走动了。

  总不好整天像废人一样在床上躺着,我也开始慢慢帮上白泽老师干一些活计。

  虽然去农田里收麦子这样的事可能身体还有点吃不消,但端茶倒水、洗衣做饭之类的事做起来已经没有压力了。

  现在这个钟点,上白泽老师大概是去寺子屋授课了。我捧了一杯茶,靠在门外的柱子上。

  “真是悠闲啊。”

  不由自主的就用日语来感叹了。虽然自己掌握许多国家的语言,但果然还是身处在什么人中就会不由自主的说什么话吧。

  这片安静祥和的土地是真正意义上的与世隔绝,就像传说中的桃花源地一般。而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也孕育着无数我无法坦然接受的神奇。

  我也是花了好一阵子才弄清我现在所处的境地。

  当初我安排好一切后事,劫持了飞机从高空跳下来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自诩心理素质过硬的我,终于还是没有克服掉自己的恐高症,在没有打开降落伞之前就昏迷了过去。

  如果就此摔死了的话,也许会被业内人士嘲笑很久吧。

  我却被人救了。

  没错,从几百米的高空自由落体而至地面,会以怎样惊人的速度坠落可想而知,但我还是被人救了。

  听到眼前的女士这么向我解释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有人向我设的局。甚至之后好几天内这样的观感都存留着。

  就算眼前是何其拙劣的演技和剧情,我也只能这么认为。就算熟知人类肢体语言和微表情的我完全没有从她们的脸上读到撒谎的信息,我也只能这么认为。

  为什么?因为我总不能承认她们说的“自己是妖怪”这样匪夷所思的言论吧。

  作为一个国际性的间谍头子,我见识过了太多利益的倾轧、无数的生死局、无数的阴谋论和阴谋论背后的阴谋,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眼前的一切它发生的原因是因为不远处某个看不到的针孔摄像头后面的某个政治家想要从我这里套取某个国家的情报。

  另一方面,每天要整理许多信息的我,也从没有见到过哪个国家的高层机密信息中出现过“妖怪”字样的报道。我相信,如果妖怪这种东西确实存在,那么在某一天的世界的某个角落,妖怪的行踪肯定会露出马脚。然而却没有。

  几十年,上百年,情报行业从来没有搜集到类似妖怪的这种消息。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些东西根本不存在。

  所以我想当然的将这个自称“妖怪”的名为上白泽慧音的少女认定为某政府不知从哪里请来的演员。

  当然,当我身体好了些后,走出村子,也不免产生了怀疑——群众演员是不是多了点?

  自家事自家知。我对自己坚持职业操守的意志力并不是很有信心。或者换种说法,我所掌握的这些信息对我自己而言毫无价值。它们的确可以让某些国家改变战略政策,甚至进行军事行动,但这与我无关。如果我真的落入了某方势力的手里,我相信我会毫不犹豫的用我所知道的所有情报来换取我的人身自由,在他们动用各种刑罚之前。

  通过请演员来博取我的信任,从而在我这里套取情报?这种行为实在是多此一举。

  然而对于我的疑问名为上白泽的少女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而旁边姓氏藤原的少女则是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

  不论如何,大概是时候离开了,当身体差不多恢复的时候我这么想着。不论是真的阴谋或者我误会了什么,这里不是应该耽搁的地方。

  我的梦想是环绕世界享受所有的美食,用最高端的游戏设备玩遍所有好玩的电子游戏,成为画家和作家,闲时看看动漫,去世界各地参加漫展。

  我私下的存款的确足以支撑我这么做。

  然而……我鲁莽的潜逃行动让我再次回到床上趟了半个月——被森林中的妖精袭击了。

  继上次被上白泽慧音救了一命之后,此次又被和她住在一起的名为藤原妹红的少女救了一命。

  也正是那时起,狼狈不堪的我开始认真思考她们说的话和自己眼前的境地。

  慧音虽然是妖怪,但似乎也是书香世家。我开始从她那借阅许多记叙幻想乡相关的书籍。其中包括一本详尽版的《幻想乡缘起》,据说比市面上卖的大众版要更加详细和真实,出自上代稗田氏的亲笔。

  了解到了许多东西。

  虽然我还是不太愿意承认自己之前判断的愚蠢,但心理其实已经接受了现状。

  似乎是真的来到了一片神奇的地方。

  而且,似乎再也出不去了。

  ……

  茶喝光了,捧着个空杯子发呆的我被路过的藤原妹红训斥了。

  “没事的话就来自警团报道,最近正好缺人手。”

  风风火火的妹子,似乎是对我游手好闲有意见,也不等我回话就离开了。

  我也挺委屈啊,这不是身体刚好吗……而且慧音也还没下课,现在就给你俩做饭也早了点,啥叫整天闲晃啊……

  但是的确该给自己考虑找一份正式的工作了,混吃混喝也该有个限度。

  还在床上养病的那段期间,慧音来找自己谈过几次,说的是想请自己去寺子屋代教。据说是最近来寺子屋上课的小孩子越来越多了,她一个人几乎要忙不过来了。

  我认真思考之后婉拒了。

  “我这个人不太适合当老师,我觉得我可能做不来。”

  记得当时是这么说的。然后慧音总是会投来微妙的眼神,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深谙人性心理学的我也完全没读懂。

  难道是觉得我在装逼?

  虽然我的确算是个知识分子,但我真的不适合去当老师。或者说,起码不适合给这群孩子当老师。我不知道我会教出来怎样的学生,但肯定不会是普通人,或者说正常人。

  我在村里人眼里是一名“外来人”。而我这个外来人所带来的知识和信息很可能会使本来老老实实的本分人诞生一些不必要的想法。一个有志向、有能力的人类,是不适合出现在这片封闭而落后的土地上的。

  当然,这么说的确有点自大了,现在想想完全没必要纠结这些东西。

  情报学、心理学、经济学之类的确是自己所长,但也不是非得教授这些知识不可。

  毕竟是小孩子,教教五十音图和片假名之类的完全可以嘛。

  总之也是一份活计。

  知识分子的工作总是比挥霍体力的农夫挣的要多一些,幻想乡这片地界也同样如此。

  不过老师这行自己完全没经验啊。

  我觉得我的脾气有时候很暴躁,到底能不能教好小孩子啊。

  一时间踌躇了起来。

  

FLAG.1 【莫茗】是时候去找份工作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