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FLAG.17 我的阴阳玉不可能这么叼爆

    人里,大清早。莫茗站在自己的床上想着什么。

  “就决定是你了,去吧!阴阳玉!”一把将阴阳玉仍在了枕头上。

  低头思考了下:“唔,太土了。”

  捡了回来,想了想,又扔了出去。

  “吃我大阴阳玉!你这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滓!”

  又摇了摇头。不是这个感觉。

  “你已经……死了。”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动作不够酷炫,莫茗又走到枕头边把阴阳玉捡了回来。

  “唔……”

  “噗。”

  “!——”

  突然响起的笑声让莫茗慌张的把阴阳玉扔了出去。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人在自己的房间里。

  “刚刚是……谁在说话?”莫茗看向床边的那个红白相间的球状宝具。

  又没了动静。

  “咦?”又把阴阳玉捡了起来,仔细端详,“怎么又没声了?”

  摇晃摇晃,摇晃摇晃。

  还是没反应。

  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摇晃。

  “别摇了!”

  “真的可以说话!!!太假了吧?!为什么阴阳玉能说话?就算有妖怪神仙什么的我是接受了,但连这什么阴阳玉也能说话,这也太科幻了吧?还是哪门子穿越类玄幻小说啊?!!”

  面对莫茗一连串爆发式吐槽,阴阳玉又陷入了沉默。

  “喂喂,睡着了吗?阴阳玉桑?”

  “你好!”突然又开口了,但声音却变的像是莫茗以前在外界听到的那种合成电子音。

  “咦?你……你好!我叫莫茗!”

  “嗯,我知道你叫莫茗。”

  “唉?那个——恕我冒昧,你是妖怪吗?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具有独立人格吗?”

  又是短暂的沉默,似乎是在思考莫茗话中的意思。

  “嗯,我是阴阳玉,有独立的人格。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

  莫茗惊呆了!又是一个颠覆认知的发现!

  ……

  ……

  今天早上没有莫茗的课。

  时至中午时分,慧音从寺子屋回来,经过莫茗的房间门口时发现了鬼鬼祟祟的妹红。

  “妹红——”

  正要打招呼,被妹红以噤声的手势制止了。

  “慧音快来,莫茗这家伙好像在做什么非常可疑的事!”悄声低语。

  慧音无奈,正在做可疑事情的是妹红你才对吧?!

  走到妹红旁边,侧耳倾听。

  两人都不是普通的人类,听力也比常人优秀的多,轻易的就听到了房间里莫茗的说话声。

  “咦?”慧音惊讶,“怎么还有一个声音?是什么人造访了吗?”

  “不是!我刚刚从门缝里看见了,这家伙在和他手里拿着的那个阴阳玉说话!”

  “阴阳玉?这怎么可能?”

  “说的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那种宝具不可能会有意识的啊!”

  “唔……”慧音想了想,“的确那种宝具是不会有意识,但却不排除一种可能,也就是——”

  妹红也吃了一惊:“你是说是那位——”

  慧音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竖起耳朵兴致满满的听着。

  ……

  ……

  “喂喂阴阳玉桑,你一直这个样子不动难道不会觉得难受吗?”

  “呃,并、并不会特别的——”

  “但是你也是有思想的啊,有思想的不论是生物还是其他的什么都应该期待自由不是吗,你就不想在蓝天草地上自由的行走吗?”

  “……老师会带我去吗?”

  “唔,我大概不行,村子外面太危险了啊,以我这个人类而言。你以前的主人不是那个超厉害的博丽巫女吗?她没带你外出过?”

  然而阴阳玉又是一阵沉默。

  “咦?怎么了吗?难道你被那个博丽巫女虐待了?”

  “没、没有!不是的,是因为……我的意识其实是最近才觉醒的,所以以前的事情记不太清了。”

  牵扯到类似觉醒这种专业方面的术语,莫茗也无法可想。

  倒也问了阴阳玉,但它似乎也不清楚自身是个什么情况,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妖怪。

  但是阴阳玉让自己保密,这点莫茗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有了意识的宝具,其价值恐怕要增加许多,如果因此被什么牛鬼蛇神觊觎的话,莫茗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要不我什么时候带你去博丽神社问问吧?那个博丽的巫女大概会知道你是个什么情况。”

  “老师打算什么时候来神社呢?”

  “唔,找个合适的日子再说吧。”

  上次还有些事也还没问明白。但要去神社那里,说不得又要从妹红那里雇一些护卫队的人一起了,没有驱魔师或者厉害的武者同行,总是觉得不安全。

  毕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啊。

  “其实老师不必这么顾忌,我是很厉害的。”

  “啊嘞?但我从慧音老师那里听说使用你这种厉害的宝具需要自身也有一定的灵力才行吧?”

  “嘻嘻,老师你也说了我是厉害的宝具了嘛,我这么厉害,当然可以保护一个就算是普通人的老师啦!”

  “咦?那刚才我在床上扔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发动?”

  “刚才老师不是只是在那里玩吗?难道老师真的想破坏掉这个房子?”

  “唔,那个……”想起刚才的糗态,莫茗脸一红,讪讪道,“那你抽个空演示演示?”

  “好啊!随时都可以,只要老师说一声的话。”

  唔,看来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个听起来很拉风的发动咒语了。

  “还有,很奇怪啊,为什么你一直叫我老师?不是应该叫主人什么的吗?”

  虽然有一股类似于电子流的感觉,但阴阳玉里传来的确确实实是女孩子的声音。

  让女孩子的声音称自己为主人什么的,莫茗不由得为自己的天才想法而感到欣慰。

  “因为习惯了……”停了停,又补充道,“大概、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老师旁边的人都这么称呼你吧,我听着听着也就习惯这个称呼了。”

  “啊?平常的时候你也能听到我说话吗?那我上厕所和洗澡的时候岂不是……”

  “老师是个大变&态!”

  “哈哈,抱歉抱歉,开个玩笑。”

  “只有老师主动叫我,或者我感觉到老师的危险时我才会醒来的,大多时间我应该是在……沉睡吧?”

  话说为什么是问句?

  “虽然还是很不可思议,以后说不定真的要请多关照了,阴阳玉桑。”如果它没有撒谎,那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凭借这个宝具自由的走出村子一探究竟。

  幻想乡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来到这里也挺久了,村子以外的地方除了神社还真没去过别的哪里。

  “虽然老师一直陪我说话我是很高兴,但已经中午了,不去给门口那两位做饭真的不要紧吗?”

  “咦?”莫茗起身看向门口,同时门口也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打开门,看到了不远处在看风景的妹红和慧音两人。

  “Hi~”莫茗打招呼。

  “Hi~”妹红回应。

  慧音尴尬的笑了笑。

  “两位抱歉哈,今天起的有点晚了,我这就去做饭。”

  “总是劳烦莫茗老师了。”慧音客气道。

  “没有的事。”

  ……

  ……

  饭桌上,三人开动。

  莫茗夹了口菜,装作很自然的问道:“慧音老师,你见过进化出独立意识的宝具吗?”

  “啊嘞?”慧音好像有点慌张的样子。

  “当然有,你这个没常识的文盲老师!”妹红不屑道,“付丧神听说过吗?那些东西就是自己产生意识的宝具!嘛,虽然大多数都没有什么价值就是了。”

  “妹红酱别欺负我没文化,你们幻想乡里的常识我不知道也很正常吧?再说那什么付丧神应该是被放了很多年没被人碰到过的东西吗?我说的不是那种,是自主进化出意识的宝具?”

  莫茗读过幻想乡缘起,里面记载了一点关于付丧神的信息。说起来付丧神在成为付丧神之前,大多都是一些很平常的物件,在成为付丧神之后才称得上是宝具。而博丽巫女给自己的这个阴阳玉却是在产生意识之前就已经是宝具了。

  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那个红白玉很明显不是一百年没人碰过吧?

  “唔,倒也不能一概而论,”慧音开口了,“要说想让宝具进化出意识的话,也要看那个宝具的主人的等级了,如果是那个贤者大人的话,想做到也许并不困难。”

  “这样啊。”

  模棱两可的结论,不过倒也不是想在这里问出什么答案。

  之所以在餐桌上提起,也算是一个暗示吧。不论这二位听到了些什么,暗示一下之后,应该就不会主动说出去了,莫茗还是很相信慧音和妹红这两位的人品的。

  至于这个阴阳玉上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大概要去找博丽的巫女才能问清楚了。

  ……

  ……

  饭后,莫茗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妹红悄悄冲慧音挤眉弄眼:“没想到慧音也学会骗人了嘛!”

  慧音脸色微红的低声怒道:“谁让你没事去听人家门缝,害的我也卷进来了。”

  刚才那种情况,慧音不由自主的说了谎——向莫茗解释宝具也有可能诞生自主意识的事。

  “总之,接下去好像会有什么不错的发展哟!慧音就没有什么小期待吗?”妹红脸上浮现着发现了有趣事情的神色。

  “给我适可而止啊!”慧音扶额。

  但说实话,八卦之心也稍微燃烧起来了。这才是慧音不好意思的真正原因。

  ……

  “哗哗哗。”

  厨房里依然传来着莫茗洗碗的声音。

  ————————————————————————

  【缺失章节:第一卷FLAG.18得过且过,难得糊涂?】

  【缺失的章节FLAG.18暂时放在本章】

  大清早,人类村庄外不远处的山坡上,莫茗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好!你说呢?”

  不远处的草地有一个红白色的阴阳玉在打着滚。

  “微妙。老师打算在这里躺一天吗?”

  “哎?有什么要紧?反正你这么厉害,刚刚没怎么出力就能把地面砸出个大窟窿,有你守着,我已经没什么需要惧怕的了。”

  的确是吓了一跳,没想到看起来像是个装饰品的红白圆球竟然蕴藏着这么大的威力。

  “总觉得老师在不知不觉间立下了什么FLAG。”

  “不错啊,身为阴阳玉,竟然连FLAG这种词都知道。”

  “唔……”

  “嘛嘛,别那么在意,我知道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也没对你说的话百分之百相信就是了。”

  “啊——”阴阳玉传来了低声惊呼。

  “比如你说你是最近才觉醒的意识这件事,还有不认识博丽巫女这件事,都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老师,我……”

  “没啥没啥,谁都有自己不能说的事,我只用确认一点就可以了,你对我没怀有什么恶意吧?”

  “我绝对没有任何想加害老师的意思!”阴阳玉中的是少女信誓旦旦的声音。

  “嗯,这就OK了。虽然还是不太清楚博丽的巫女把你交给我具体的意图,但总之就这样吧。”

  “老师……”

  “其实吧,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以前非常善于观察,不过最近我觉得那样子也有点不妙,所以打算改改作风,”也不管旁边那个阴阳玉是不是能听懂,莫茗这样自言自语着,“我没去学校念过书,所以本来也是有所打算的,但现在仔细想来,就算真的去了大学,恐怕也不会有那种我期待的日常生活发生吧。因为我这人其实很难相处。”

  “不会啊,老师怎么可能——”

  “你不是人类,就不会明白人类的心思。每个人都有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然而,人们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透露着他所想保守的秘密。每句平常的对话,每个不经意的动作,每根神经牵引的肌肉的紧张与松弛,以及说话时声带的震动频率,都在透露着他的心事。而很不巧的是,我对此知之甚详。”

  阴阳玉沉默着。

  莫茗微微一笑:“慧音老师也好,你的主人灵梦也好,就算是那个神神秘秘的八云紫,也都在隐瞒着我一些东西。”

  “但是这些事我现在倒不太介意了,”莫茗起身,“最近倒是一直在想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阴阳玉发现莫茗捡起了在草地上滚来滚去的自己。

  莫茗双臂环绕在一起,把阴阳玉挤压在胸前。

  “就算是一次也好,好想和真正的女孩子谈恋爱啊!”而不是很久以前玩的各种GALGAME。

  阴阳玉再次沉默,另一种意义上。

  “咦,说话呀,阴阳玉桑。”

  “说什么?老师需要我吐槽吗?”阴阳玉中女孩子的声音好像带上了一丝羞涩。

  “随便说点什么都好,因为啊,你不也能发出女孩的声音吗,我只要闭着眼睛,就可以脑补出在我怀里的是一个女孩子在温柔的和我说着话呀!”

  “……老师,我真为你意外的废材一面而感到惊叹!”怀中的阴阳玉温柔的感慨。

  “无法反驳!话说我活了二十多岁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到底算不算丢人呢?”

  阴阳玉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别那么惊讶啊,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莫茗脸红了,但是并没有放开怀中阴阳玉的意思,“因为幻想乡里的美少女实在是太多了啊!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吧!”

  阴阳玉继续沉默。

  “你看你看,慧音老师也好,藤原妹红也好,本居小铃也好,博丽灵梦也好,就算是那个雾雨魔理沙,每一个都是难得一见的既有容貌又有气质的美少女啊!”

  经常可以和这些美少女打交道,不由得让莫茗产生了一种“活着真好”的感慨。

  但是因为自己的性格问题,虽然一直极力掩饰,被发现的话肯定会被疏远的吧。

  大家喜闻乐见福尔摩斯的故事,但没人真的愿意和福尔摩斯做朋友。

  毕竟,华生那种人不是随便就可以碰到的。

  脱离了覆盖着世界网络的情报机构,莫茗走向自己的新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自己必须得做出改变。

  这个世界是适者生存的。如果自己一直保留那样的性格,总有一天要被身边的女孩子所排斥,然后又会孤单一人吧。

  在这个美少女横行的世界,吃香的大概永远只有那些温柔的迟钝男,像自己这种敏感到蛛丝马迹都会产生各种联想的性格,反而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哎,春天真不是个好季节,会让人思绪紊乱啊。莫茗感慨。

  不过这也说明自己还十分年轻吧。

  “嘛——那个——”虽然感到害羞,阴阳玉终于还是决定打破沉默,“如果只是一小会的话,嗯,一小会的话,就允许老师把我当成女孩子抱着吧。”

  阳光明媚的清晨,风儿却似乎有点喧嚣。

  莫茗躺在山坡上。

  睡着了。

  ……

  ……

  一觉起来,已经到中午了。

  “咦?已经中午了啊?!”莫茗坐起,“阴阳玉桑,醒醒,醒醒。”不停的摇晃着。

  “啊——老师醒来了吗?早安!”阴阳玉似乎也睡迷糊了。

  “早安?!都中午了啊!”

  “咦?——”

  “嘛,倒也无所谓了,”拿出包里的点心,“今天出来时已经请过假了,慧音老师那里也留了中午和下午的便当,应该没事吧。”

  “喏,要吃么?”莫茗把点心塞向阴阳玉。

  阴阳玉没有嘴,沉默。

  “哈哈,开玩笑。”莫茗独自一人享用美食。

  “老师吃的是樱花豆沙糕吧?”

  “咦,没看出来,你还蛮懂的嘛。”

  虽然知道这个阴阳玉没有眼睛却看得见,但估计应该闻不到什么气味吧。明明不用吃东西,没想到却也是个行家。

  ……

  ……

  “唔,吃饱了,接下来干正事。”把阴阳玉装进口袋。

  取出从人里买来的幻想乡地图,似乎是很久前的驱魔师绘制的地图,是有点古老的纸张。

  “从地图上看,雾之湖应该是这个方向吧……”

  并没有红魔馆的标注,看来的确是很旧的地图了。

  “老师?——老师?”口袋里的阴阳玉发出声音。

  “咦?你不是这种时候都是睡着的吗?怎么还有意识?”莫茗奇道。

  “老师不是说今天去神社的吗?”阴阳玉却在说这件事。

  “神社啊,的确计划要去,但不是今天了。今天打算去雾之湖那里的红魔馆。似乎是最近新建的地方,从本居那里听说了有一个外来人入住在那里,打算去打打交道问下情况。”

  “唔,老师说好去神社的……”阴阳玉似乎有点怨念的声音。

  “啊嘞?你这么想去神社?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沉默。

  “啊,抱歉。下次出来就去神社!君子一言。”道歉是因为自己又犯了多疑的毛病。本来已经决定好了,这种时候装傻才是英明的选择。

  姑且当做是阴阳玉想念自己的主人了吧。

  事实上,莫茗不去神社另有原因。也的确和阴阳玉有关。

  博丽巫女把属于她自己的宝具交给莫茗,而这个宝具又是本身具有意识的,这个举动是否存着什么监视的意味呢?

  莫茗总有种预感,这个阴阳玉似乎和那个博丽巫女有着某方面的联系。也许阴阳玉会把自己打算拜访的事情私下里传达给那个巫女。如果在自己冒昧造访之时那边却有着充分准备,说不定自己根本没法从那个巫女嘴里问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要把自己困在幻想乡的原因究竟何在?目前尚未可知。

  但想要走出这片幻想乡,还要多动动脑子才行。

  本来是这样想的。

  但经过刚才的一阵小睡,莫茗升起了一种欺骗了阴阳玉的负罪感。

  “阴阳玉桑。”

  “嗯?”

  “非常抱歉,其实我本来怀疑你了。我以前总以为你和博丽的巫女有什么联系,想要向我下圈套,我这个人就这样,一不小心就要犯职业病,哎,算是老毛病了。”

  “那么老师现在不怀疑我了?”

  “现在嘛,无所谓了。你和博丽的巫女有联系也好,没有也无所谓,但你既然被博丽的巫女交给了我,那么你现在就是我的阴阳玉。”

  “老师在奇怪的地方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呢。”阴阳玉发出女孩的轻笑声。

  “嘛,就当是这样吧。这几天聊下来,我发现我俩还是挺有共同语言的,在幻想乡这片地界,能有一个谈得来的朋友真的十分难得。就算是我这样的人,偶尔也想要一个可以说的上话的朋友啊!”所以主动坦白也算是珍惜的表现吧。

  “是什么让老师产生了心境上的变化呢?”

  “啊?哦,大概是刚才山坡上躺着时你让我抱着的时候吧,明明你只是个阴阳玉,却让我久违的十分感动啊,让我觉得也许做一个可以互相信赖的普通人说不定更好。”

  “老师你笑的好恶心。”

  “哎?有吗?”

  “有的。”

  “好吧,恶心就恶心吧。”

  “老师的性格真是微妙呢。”

  “多谢夸奖。”

  ……

  ……

  “那么我们商量下正事吧。”

  “正事?”

  “就是这个,”指了指手上的地图,也不管阴阳玉是不是看得见,“这里原来只有一座图书馆,但最近却多出了一个大型的洋馆,好像还住着很厉害的妖怪。我要造访这里的话,你能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吗?”

  “老师,那里的妖怪其实相貌是很可爱的小女孩哦!”

  “我在和你说正事呢!”莫茗严肃道。似乎被自己的阴阳玉当成了不得了的萝莉控了。

  “嘛,如果我认真的话,没人可以在我的手里伤害到老师。”

  “你有手吗?”

  “……”

  “那么拜托了,你一定要认真起来啊!我这条小命就交你手里啦!”

  “说起来,那里的妖怪虽然不太好相处,倒也不是老师想的那么不近人情啦!”

  “哦?你还有和她们打交道的经验?”

  “……以前从巫女那里听到过而已,那里的妖怪头领是小孩子的性格。”

  “意思就是很好忽悠咯?”

  “但是有个人类的女仆长不好对付。”

  “嘛,是人类的话在我的守备范围内。”

  “老师的话有歧义哦。”

  “如果是那层意思的话其实不是人类也无所谓。”

  阴阳玉不说话了。

  “总之见招拆招吧,既然有你这么强力的保镖我还怕什么?我只是去拜访个人,又不是过去踢馆,总不能直接就被杀人弃尸了吧?”

FLAG.17 我的阴阳玉不可能这么叼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