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FLAG.2 被吸入黄昏之中,消失无踪

    上午时分,村东的藤井甜点屋,莫茗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该说不愧是人里最火爆的几处餐饮点之一,即使时间并没有到饭点,人气也丝毫不差。

  人声嘈杂间,几乎是座无虚席。

  莫茗差点笑了出来。

  非要逞强选这种地方作为碰面地点,当然自己是没所谓了,但那位真的可以适应这里吗?

  没有四处巡视,莫茗直接打量着点心屋里的四个角落。

  没有在。

  于是从旁边的小楼梯登上二楼,果然在光线最昏暗的一个角落处发现了目标。

  衣着华丽的金发女子,正面无表情的与站在桌子上的一个小型人偶四目相对,发呆中。

  大概是这位女孩子身上所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气场,以及这与人偶对眼的诡异一幕,让这张桌子成了甜点屋里唯一一张只坐了一个客人的“私人领地”。

  自然,这不会成为莫茗为之却步的理由。

  “哟。”打了声招呼,莫茗在爱丽丝的对面坐了下来。

  正与人偶对视的金发女孩目光稍斜,略显阴冷的盯了一眼莫茗,然后又落回了人偶身上。

  “说起来,真没想到你会选这种地方啊,”莫茗拿起桌上的菜单打量着,一边说道,“还以为以你的性格应该会选更冷清一点的店来着。”

  一边不由得惊讶的挑了挑眉毛。

  只见菜单上的几乎每样点心前都被做了标记。

  点这么多,吃的完吗?

  瞄了一眼爱丽丝,仍然在和人偶四目相对,但可以觉察出对方表情里的微微尴尬。

  “那么,我就点……一杯橙汁吧,”莫茗用不同的记号在菜单上勾画着,开始不满了起来,“说点什么啊喂。”

  明明是自己被约来的,这种被放置PLAY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是关于秋日祭的事。”女孩终于开口了。

  “想来也该是的,”莫茗点了点头,“这个秋日祭噱头搞的好大,水很深,是需要慎以待之。”

  沉默了一下,爱丽丝歪了歪脑袋:“……哎?”

  “哎?难道不是要商量秋日祭的具体作战计划吗?”

  “……不是,我是想说,”爱丽丝起身,接过甜品店的店员女孩端来的一大盘点心,从中取出一杯果汁,喝了一口,“我是想说,我想要成为我们这一组的组长。”

  “你是说……队长?”莫茗把刚刚勾画好的菜单递给店员女孩,“琉璃酱,这桌麻烦添一杯橙汁。”

  指了指爱丽丝:“记她账上。”

  “唔……哎?”刚刚还迷迷糊糊的店员女孩打量了一会莫茗,突然惊道:“莫茗老师!”

  要说学生在非上课时间碰上自己的老师,多半都是不怎么愿意的,毕竟再怎么装作自然,老师这身份总会给学生们带来心理压力。

  不过,莫茗除外。

  这家伙即使是在任课时期,也只是给学生留下了算不上严肃、算不上庄重的印象。比起老师,更不如说是大他们几岁的友人而已。

  藤井琉璃脸上的惊讶渐渐的转化为笑意。

  “好久不见呐,莫茗君~你好像消失了好久的样子~”

  “嘛,毕竟我并不住在人里。”自己是灵梦的老师的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莫茗君既然来到店里,这杯橙汁说什么也得学生我请你才是啦~”

  “哎,客气啦,上次已经承蒙你爹关照了,这次是这位说要请客,如果点心屋总是免费,我以后不好意思就再也不会来这里啦。”

  糟糕了。

  虽然只是不想总被人免费招待而说出了实情,但在把话头引向爱丽丝的那一瞬间莫茗心里暗叫不好。

  果然,糟糕了。

  名叫藤井琉璃的小姑娘眼睛瞪大,咕溜溜的来回在自己和爱丽丝之间巡视着。

  最终冒出了一句。

  “莫茗老师和女朋友约会竟然是让对方请客的吗?”

  不用看已经差不多能想到坐在对面那位金发少女的表情,莫茗以手扶额作忧郁状:“拜托了,一杯橙汁,谢谢。”

  “哦、哦哦……”大概是被爱丽丝突然变化的表情给吓到了,藤井琉璃似乎意识到说错了什么的样子,赶紧溜掉了。

  以心理学而言,注视着尴尬的人是完全不会让情况好转的。

  莫茗一眼也没抬头,注意力似乎全部被地上的木板吸引了。

  一息、两息、三息……三十息……

  过了不知道多久,揣摩着应该差不多了。

  莫茗开口:“那么,要说咱们组的队长,其实……”

  一边说着,一边故作自然的抬头。

  然后看到了……红色的爱丽丝?

  不,仔细看看,是满脸通红的爱丽丝,耳根都红透了。

  有那么尴尬吗?这都过了多久了?有完没完了?

  心里逐一吐槽着,正打算继续低头凝视底板,爱丽丝突然有了动作。

  似乎刚刚回过神一般,爱丽丝突然开口道:“不、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样的关系!”

  “喂,那个店员女孩已经走了很久了……”

  “……哎?”

  真是的,这家伙到底脑袋空白了多久啊?

  本来以为找到了个算是很靠谱的队友,现在看来,似乎仍然前途未卜。

  “我说,别人的目光有必要那么在意吗?你可是魔女,又不是普通人。”

  简直比普通人还扭捏。

  “要你管。”

  “要我做个心理辅导吗?看在熟人的面子上我可以只收半价。”

  “要你管。”

  “好吧好吧,言归正传,”莫茗接过藤井琉璃递来的橙汁,对方向自己吐了吐舌头立刻溜了,“队长让谁来当都没所谓吧?我们这组除了我俩就剩那两个小妖精了。”

  事实上,只要莫茗和爱丽丝商量好了策略,就可以了。并不需要与别的队伍一样需要一个队长在意见分歧时统帅全队。

  “那么就我来当。”不知怎地,爱丽丝似乎对这点有些执着。

  “无所谓,那就你来当,”莫茗笑了笑,抿了口橙汁,“那么,队长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商量一下具体的作战计划了。”

  终于,目的达成的金发魔女,久违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起来似乎微微有些得意。

  “一等兵阁下,说说你的看法。”

  莫茗惊呆了。

  夭寿啦!那个爱丽丝居然会开玩笑了?

  难道是因为心情愉悦的关系吗?

  “不……我怎么说也应该是副队长吧?为什么直接降成一等兵了?”

  呆。

  看着金发魔女一副“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表情,莫茗不禁再次扶额。

  果然这家伙还是和人交流太少了,应变能力、交流能力等等都有待提升啊。

  不过……再耽搁下去该吃下午饭了。

  似乎已经看到了灵梦抱怨的表情。

  “爱丽丝队长,你该不会觉得没有什么提前准备的必要吧?”

  “……”

  看来对方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好吧,看来我需要详细的和你说说我这边的情报。”

  “首先,一周前,在我去红魔馆出任家庭教师的时候,从那里的领主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口中打听到了,之所以这次的人类活动引来了这么多非人类们的参与,似乎与众奖品中的一项有关。”

  “听说是突然现世的什么神器,好像是一把剑,老实说,我对这些了解的不多,也对那把剑没任何兴趣。”

  “我本身的打算是,不管获得第几名的成绩,都不会去选什么宝物,我打算选的奖品是一年份的蔬菜和口粮,以及钱币的奖励,不知道这打算与爱丽丝队长是否有所冲突?”

  在自己说出“神器”和“剑”的名词时,金发女孩是皱了皱眉的,似乎也并不是第一次听说的样子。

  斟酌了一下,爱丽丝开口道。

  “我也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的奖品,一切就按一等兵阁下你的意思来吧。”

  看来自己是坐实了一等兵的称号了。

  只是,对方作为魔女,竟然也不需要那些不同寻常的奖品吗?

  “我带表我自己以及那两只萌萌哒小妖精向队长大人的气度与高风亮节致以由衷的敬意。”

  “嘛,这也没什么。”

  喂,得意的表情能不能不要这么明显啊?莫茗挠了挠头。

  “能冒昧的问下么,队长大人既然不想要奖品,那么是为了什么目的来参加这个祭典活动的?”

  “……因为……无聊?”

  问句是怎么回事?还有,不管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会因为无聊就跑来参加这种麻烦的活动的人吧……

  稍微想了想,莫茗问道。

  “是为了荣耀……什么的?还是说,想要向谁证明什么……之类的?”

  能想到的,也就是为了一些无形之物了吧。

  果然,对方的表情有所变化。

  “就、就当是那么回事吧。”爱丽丝侧过脸去。

  嗯,就是这么回事。明白了。

  能让这位不擅世事的魔女即使觉得十分为难也想要做到的,应该就是某方面的精神追求了,大概是为了证明一些什么东西吧。

  只是……区区游戏而已,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当然,自己并没什么立场来想这些问题就是了。

  侧颜上看,爱丽丝同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

  不知道对方是否有此自觉呢。

  爱丽丝在看着地板出神,莫茗则靠在椅子的软垫上,缓缓的摇动着玻璃杯中的橙汁。

  老实说,被说成二人是情侣什么的,莫茗本人是毫不介意的。老实说,单身这么久了,要说从没动过谈恋爱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自家事自家知,自己的性格并不适合谈恋爱这一点也是明白的。虽然已经在努力纠正着以前的习惯,试图与女孩子平常相处,但真正又能做到几成呢?

  说起来,灵梦那边……

  想起灵梦,就不由一阵头痛。

  那个孩子,是自己视如己出的最亲近的亲人了。

  并不夸张的说,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

  但她似乎搞错了一些感情,也许是把一些应该称之为“依赖”、“濡慕”之类的感情,当成了所谓的爱情,进而陷入了迷茫吧。

  只是,碍于身份的关系,自己没办法像对待其他人那样对她加以开导。因而事情变得很麻烦。

  自己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寄希望于时间这良师益友,能够使她真正的明白过来吧。

  要说自己对于灵梦的感情……

  其实,是很复杂的。

  很复杂,一言难尽,或者说,一言难发啊。

  大概是类比于那本自己看过的小说《悲惨世界》中,主人公冉阿让对于自己的养女珂赛特那样无比复杂的感情吧。

  只是,虽然一再坚持灵梦对于自己的感情并非爱情,一想到灵梦最终可能爱上他人,甚至嫁与他人,心中同样是丝毫不愿的。

  即使仅是可能性,也从不愿多想一丁点。

  现在想来,那个对灵梦抱持着好感的,名叫“稗田小鹰”的小伙子,虽然自己是以平常心待之,但,不知何时起,内心深处那被刻意忽视掉的一丁点“敌意”,此刻变得十分清晰。

  人,真是无比复杂的生物啊。

  虽然曾经修习过心理学,但莫茗从来不敢自恃可以看穿任何一个人。

  大概也正是因此,充满无限可能性的生活,才十分美妙吧。

  只是当下,略显忧愁啊。

  摇了摇头,自嘲了笑了下。

  多愁善感?什么时候自己也染上这种毛病了?

  似乎杯子里一直被晃动着的,不是橙汁,而是白酒一般。

  莫茗仰头,一饮而尽。

  骤然间,敏感的爱丽丝似乎察觉到了空气中浮动着的奇怪气氛,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当然,莫茗还没有沦落到需要爱丽丝为之暖场的地步。

  笑了笑,把手里的空杯子放回桌上。

  “队长大人觉得所谓的‘智慧博弈’,究竟是以什么方式进行比试呢?”

  “……哎?那个……”爱丽丝愣了下,缓缓道,“什么方式……不是知识问答吗?魔法和常识方面的知识储备,我也算有些自信的……”

  “似乎有许多人,包括红魔馆的馆主都觉得是知识问答,但我觉得不然,”摇了摇头,“首先,这次游戏的主办方十分神秘。一开始我以为是那个八云紫,但通过她和灵梦的一些对话,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变的十分小……”

  “主办方?不是村子里吗?”

  “并不是哟,爱丽丝队长大人,”莫茗笑,“有些字眼也许被人们忽略了……不论是村子里也好,香霖堂也好,在启事里明白的写着是承办方以及赞助方,而这次游戏所谓的主办方,则丝毫没有提及。我问过所有的承办方人员,包括那个乡长老头,竟然都没一个人知道。”

  “……”

  “主办方,并不难猜,除去人间之里、香霖堂、妖怪贤者、以及所有参加的妖怪势力,游离此外的可以逐一排查。只是我之前看过的《幻想乡缘起》是很老的版本了,对于最近几年的幻想乡的势力完全不了解,暂时倒也无法进一步调查就是了。”

  “……”

  “应该不会是一个小势力,起码,对于那些什么所谓的‘神器’,应该是并不十分在意的,否则也不会拿出来当噱头,而且还出得起其他各色的奖品,就算是真正富足到了一定程度,也不该这样挥金如土……因此,我们需要怀疑的是,他们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

  “鉴于这些信息,如果还觉得那所谓的‘智慧博弈’仅仅是简单的知识问答,未免也太过大意了。队长大人,听说过所谓的‘博弈论’吗?”

  “……”摇了摇头。

  “嘛,在外界算是很有名的一个理论了。我因为自身的工作问题,多方面都接触过这类的理论,因此上,我对‘博弈’二字本身就很敏感,所以在第一次听说这个游戏的时候,就觉得不是知识问答那么简单的东西。”

  “……”

  “以我推测,这次的游戏可能是以下几种情况之一或者综合。‘非合作博弈’,也就是在人们的利益相互牵制的局势中如何选决策使自己的收益最大,即策略选择博弈。‘不完全信息博弈’,即建立在参与者对所有参与者的策略空间及策略组合下的支付并不充分了解的前提下的博弈。‘动态博弈’,即参与者之间的行动有先后顺序,并且后行动者可以知道先行动者的策略。”

  “……”

  看着对方呆然的表情,莫茗揉了揉太阳穴。

  “好吧,举个例子,一个很有名的博弈论模型——囚徒困境。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足,每个人各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为不合作而入狱五年;若二人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凿,二人都将判刑三年。这个模型之下,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金发的魔女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

  莫茗则继续滔滔然。

  “这是一种特殊的博弈游戏,说明了为什么甚至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这个典型案例反应了个人最佳选择往往并非团体最佳选择。所以呢,爱丽丝队长大人,”莫茗魅惑一笑,“我们队伍的前途就把握在您的手中了,请适时作出合适的选择,带领我们走向胜利吧。”

  “…………合适的选择?”

  莫茗点了点头:“选择适当的队友,孤立适当的对手,在合适的时机发难,不合适的情况保持沉默……等等,游戏中的运筹帷幄,唯仰仗队长大人是也。”

  “……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嘛,因为工作的关系啦,情报学也好、经济学、心理学也好,都用的到不是吗?虽然我是倾向于务实那一派的啦,但所谓的理论知识好歹还是需要知道一些的。”

  对面沉默了大概十息时间。

  “那个……要不然……你来当队长吧?”试探性的提问。

  莫茗差点笑出声来。

  这家伙真是魔女吗?

  真是个可爱的家伙,竟然被自己连续忽悠了。

  摇了摇头,莫茗严肃道:“相比我,爱丽丝队长更能胜任这个位置,我相信您一定有这个能力。”

  “可是……”

  “没关系的,在下虽然是一等兵,但同样可以向队长您出谋划策啊,再加上……哦,不,没什么,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本来准备说,爱丽丝你看起来比较迷糊,容易示敌以弱,往往可以得到强势队伍的信任而成为盟友,而自己则能够安心身处暗处谋划策略。

  但考虑到对方那迷之自尊心,还是小心点不要祸从口出为上。

  话说到这份上,爱丽丝也没法再说什么。

  只是,本来争取到队长职位的兴奋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压力和使命感。

  这只是个游戏,当然,对于莫茗来说当是如此。

  但爱丽丝将此视之为走出‘交流障碍’之机遇,自然所看待的地位会有差别也就是了。

  收拾心情,发现天色也不早了。

  “我得走啦,还要回去给灵梦做下午饭。”

  点了点头,爱丽丝也起身。

  “想不到啊,你竟然吃了这么多甜点,因为是魔女的关系吗?还是说……那什么,女孩子吃甜食用的是第二个胃什么的?”

  “……”

  “不过还剩了这么多啊,打算怎么办?”

  “打包带回去。”

  毫不迟疑的回答,好像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来的样子。

  顷刻间,一连串的推理在脑海里达成。

  眼前这位金发魔女一直以来很想来这家点心屋吃点心,但由于不习惯人多的地方而驻足不前,这次大概借以和自己商谈的机会鼓起勇气踏足至此,又考虑到以后能再来的机会不会太多,所以打算一次性把想要吃的点心全部点一遍带回去慢慢吃,甚至说不定有学习做法的打算。

  “爱丽丝酱……”

  对面狠狠的瞪了过来。

  “呃……爱丽丝队长,”莫名讪笑一声,“这个店是第一次吗?”

  “……是又怎样?”

  “没、没怎样,只是觉得爱丽丝队长阁下应该会比较喜欢这类的店吧,第一次来有点意外,”莫茗一遍招呼店员女孩藤井琉璃过来帮忙一起打包,一边笑道,“也正好,我也要去点一份水馒头打包带回去给灵梦吃。”

  “这种地方,一般都是熟人一起过来聊天消遣的,我一个人过来什么的……怎么好意思啊。”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当然也考虑过拉上魔理沙前来,奈何……魔理沙对甜品不太感兴趣。

  说话间,藤井琉璃拿着各式点心袋走了过来,帮忙一起打包点心。

  很明显的,一有生人靠近,爱丽丝的举止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为了防止这太过活泼而口无遮拦的学生又说出什么踩着雷的话,莫茗开始主动把话题引向别的方向。

  “琉璃酱没打算参加秋日祭的游戏祭典吗?”

  “哎~我也想参加来着,但是凑不够人数啊,老师你也知道的嘛,我们班的那帮,没一个靠得住的。”

  “所以就没参加咯?”

  “你猜?”

  “唔,稗田小鹰、本居小铃和你,我猜,你们三人应该是一组的,后备组员的话,或许是那个家主的稗田阿求。”

  停下了手里的活,藤井琉璃呆在原地。

  莫茗伸手在女孩眼前晃了晃。

  “老师你……怎么猜到的?”

  “谁让我的老师呢。”一副臭屁模样。

  “完、完了……本来就是说过啦……”店员女孩一副啜啜欲泣的表情,“就说对手是老师的话肯定赢不了了啦!小铃还一直怂恿我……”

  “看吧,游戏还没开始,我们先下一城。”莫茗朝爱丽丝得意一笑。

  意识到对方是在有意打击自己,藤井琉璃立刻收起了自己的失态。

  随即瞪大眼睛,看向爱丽丝,又看了看莫茗。

  “你们俩,是一起的?”

  莫茗点头。

  “呜啊,真好啊,”活泼的女孩立刻换上了一副星星眼,“我也想和自己的男朋友一起参加祭典活动啊~虽然还没找着就是了。”

  莫茗差点下巴脱臼。

  这也行?

  这种话题也能扯到雷区,真有你的!

  “所以说!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害羞的魔女不出意料的暴走了。

  没等莫茗回过神来,脸上就挨了重重一下。

  「啪」的一声,惊动四座。

  周围不明真相的食客们纷纷向莫茗透来鄙视的眼神。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当女朋友还三心二意脚踏两条船?该烧!打得好!

  “抱、抱抱抱抱抱抱抱歉——”声音由大至小,伴随着有些慌乱的脚步声,让人无法想象声音的主人竟是那个优雅的魔女爱丽丝。

  莫茗抬起头,发现座位对面已经没有人了。

  “什么情况?”莫茗看向藤井琉璃。

  “不、不知道……”店员女孩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大概是,她好像吓了一跳的样子,然后逃跑了?”

  “……还有天理吗?我被她打了,然后她吓了一跳,自己跑路了?”

  点了点头:“好像是这样。”

  “哎……”莫茗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这家伙虽然是魔女,但要走的路还很远啊……”

  “魔……魔女?”藤井琉璃吓了一跳。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莫茗收拾心情,指了指桌上这些点心,“重点是,这些东西,她付钱了吗?”

  “……没有。”

  呆了三秒,莫茗突然换上了灿烂的笑脸:“琉璃酱。”

  店员女孩也露出了营业式微笑:“莫茗君。”

  “刚刚似乎听说,琉璃酱想要请客来的?”

  “是呀,那杯橙汁我请了哟,”笑容依旧那么甜美,“那么请莫茗君支付这剩余的三十三样点心的价钱吧。”

  “麻蛋,”莫茗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幸亏今天来带了钱包。”

  “出门没看黄历啊。”幻想乡自然没有黄历这种东西。

  “欢迎莫茗老师下次光临~”名为藤井琉璃的少女笑意盈盈的鞠躬,似乎因为报复了莫茗之前的打击而得意洋洋。

  ……

  ……

  “嘛,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咯。”

  一边欣赏着晚霞,一边吃打包回来的水馒头,坐在玄关前的二人同时满足的叹了口气。

  “这样说起来,老师倒是没多大错呢~”

  “是吧,我也觉得我没什么错,真冤啊。”

  “老师生气吗?”

  “你觉得呢?”

  灵梦摇了摇头。

  “为什么觉得我没生气?”

  “巫女的直觉。”

  “这回答太赖皮了吧。”

  “嘛……因为了解吧。虽然我是不敢自恃对老师有足够的了解了啦,但我知道老师平时几乎是不怎么生气的。”

  “可是平日里我也没挨打啊。”

  “老师不会对无意义的事情和不在乎的事情生气。”

  “喂喂,我这可是凭白被打了啊,男子汉的尊严受到挑衅,一点都不生气的话,将你家老师我的人格至于何地?”莫茗作愤愤然状。

  “所以说,是巫女的直觉啦,巫女的直觉~”虽然老师又是‘尊严’,又是‘人格’的,似乎上升到了不得了的高度,但是灵梦能够感觉到,老师并没有生气。

  “好吧,直觉的胜利。”莫茗耸了耸肩。

  二人同时端起茶杯,泯了口茶。

  “唔……所以呢?这么大一包袱的点心是?”

  莫茗点了点头,脸色抽搐道:“全是那家伙点的。”

  “这么多,打算怎么办呢?”

  被莫茗的手艺养刁了口味的博丽巫女,对于眼花缭乱的点心并没有表现出十分眼馋的样子,而是轻描淡写的抛出问题。

  “还能怎么办?给她送过去……当然,主要是钱得收回来才行。”

  “老师真小气,”灵梦皱了皱鼻子,“都不请女孩子吃饭的。”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小灵梦,”莫茗摩挲下巴,“这次可是她自己说请客的,并不是我占她便宜~再说啦,要是我一口气买这么一大堆甜点,这些天起早贪黑的早点摊薪水可全都付之东流啦~”

  “嗨伊~嗨~”悠然的喝着茶。

  “那副应付说教的语气是怎么回事?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好歹也是15岁的博丽神社的神主了,给我好好的搞好家务啊~”

  “嗨伊~嗨~”眼神四处乱飘,明显是没听进去。

  “嘛,今晚就去趟魔法森林吧,今日事今日毕。”

  吃饱喝足,莫茗站起来,收拾着装有大量点心的包袱。

  “哎?老师今晚就去找爱丽丝吗?”

  “左右无事,就今晚吧,点心放久了也会不好吃的。”

  “很温柔呢。”

  “喂喂,快别这么说,我可是去上门讨债的。”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老师,夜晚造访淑女家,可非绅士之道呢。”

  “哪里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知识?”说的简直太对了。

  “我可以不许老师去吗?”

  “理由呢?”

  “不知道。”

  “那你觉得呢?”

  “那么……至少带上这个。”

  灵梦抛过来了一个眼熟的东西。

  莫茗接住。

  “阴阳玉啊。”

  “最近老师都不怎么带着了呢。”

  “啊啊,晚上出门,是应该带上。”莫茗讪讪一笑。

  因为总有被监视的感觉,最近都选择性的遗忘了出门带上阴阳玉的事。不过,晚上造访魔法森林,果然安全才是应有之义。

  “那么……早点回来哟~”

  背对着灵梦,莫茗挥了挥手。

  走下了神社的台阶。

  融入夜色。

  ——————————————

  ——————————————

  帐号总算找回来了,不过是新号,连书评都没法发,总之求关注啊~貌似有5个关注才能改头像的样子~

FLAG.2 被吸入黄昏之中,消失无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