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伤别离】

    第九十一章

  罗迪穿戴整齐,觉得自己浑身清爽无比,身体轻盈灵巧之极,神完气足,竟比没有受伤的时候还要轻快了几分。心里带着疑惑,跑到隔壁去见缪斯。

  缪斯一身黑袍站在窗前,听见罗迪走进房间,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声音冷漠,缓缓道:“你不要说话,先听我说。”

  随后缪斯大概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语气缓慢冷漠,只是眼睛却依然忍住偷偷去看罗迪的表情。罗迪心里疑惑,皱眉道:“原来是安迪,回头我一定要找他问问清楚。”

  缪斯淡淡道:“那是你的事情,只是现在你这里一切事情都已经结束,我也完全恢复,所以……”她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所以我要走了。”

  “走?”罗迪心里一跳,只觉得内心中生出几分难以解释的情怀,低声道:“你为什么要走?”

  缪斯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冷漠下来:“我为什么不能走?先前我魔法全失,说起来是你的俘虏!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好了,你还有本事留得住我么?瓦特要塞虽然有几万大军,但是我若要走,谁能拦的住我?”

  罗迪心中激动,走上前一步,低声道:“俘虏么?你说是俘虏么?那天我重伤之下,你若是要走,我怎么留的住你?若是说到俘虏两个字,一路之上,你跑的机会还少么?!”罗迪目光直直看着缪斯,眼中闪动着复杂的目光。

  缪斯似乎不敢接触他的眼神,侧过头去,低声叹了口气:“你留我下来,又是为什么?你知道,我终究不是这里的人。我……这次草原上的事情,我还要赶回神殿,索伦国王的阴谋颠覆神殿,我怎么能不回去?再说……这里……我留下对你又有什么用?”

  罗迪怔怔望着她,只是不说话。缪斯心中一软,柔声道:“你我都是位高权重之人,一言一行都关系重大……我……假如我让你随我去罗兰,你又愿意么?”

  罗迪心头一热,一句“愿意”差点就冲口而出,但终究脑子还是清醒的,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好了,我明白了。”抬头看了看缪斯,勉强笑了笑:“我送你出城。”

  命人准备了马,不带任何随从,罗迪陪着缪斯出了瓦特要塞,朝东北而去。

  茫茫旷野之上,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两人的马匹并头而行。罗迪心中难受,送了一段又一段,直到送出了十里开外,两人才停住了马。

  “好了,就在这里分手吧,不要再送了。”缪斯低声道。

  罗迪坐在马上,看着缪斯,只是一言不发。

  缪斯心中柔肠寸断,咬牙从身上掏出一枚铁质指环,递了过去,声音有些颤抖:“这是我随身的信物,自小就带在身上。今天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我……”说到这里,语音哽咽,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罗迪接过,看了看掌心中的小小指环,好像捧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咬牙道:“我一定好好保存,就当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说完这句话,罗迪拔出弯刀,一道刀光闪过,已经割下自己一缕金发,又割下一片衣角包好,递给了缪斯,淡淡道:“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这个给你,见发如见人!今后……今后……今后,你不忘我!我不忘你!”

  缪斯身子一颤,接过那衣角包裹的头发,轻轻放在怀中贴近心口处,看着罗迪的眼睛,低声道:“你不忘我,我不忘你!”

  说完打马扬鞭。跑出了几十步,却又停下了马,回头大声道:“赛特!我听那个女孩子叫你赛特!这是你的名字么?”

  他们这些天来,你叫我笨蛋,我叫你郁金香,却从来没有喊过什么名字。

  罗迪摇摇头,大声道:“不!赛特这个名字是别人喊的,你记住,我叫罗迪!”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这个名字是我亲近之人才知道的。”

  缪斯听到“亲近之人”,眼中露出欣喜的目光,点了点头,大声道:“君手握重兵,位高权重,需知官场如杀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君须珍重!”

  罗迪朗声一笑,也大声道:“那索伦国王野心极大,想必是个厉害的人物!缪斯你实力虽强,但是心机不深,更要小心!”

  缪斯眼中一红,大声道:“我记住了!罗迪,你记住,缪斯是我教名,我本来名字叫妙茜莉亚,你若是愿意,也可以叫我妙丝!”

  说完这句话,她再也不停留,转身策马飞奔而去。只留下罗迪坐在马上,兀自低头心中默念:妙丝……

  等到远处那一人一马渐渐远去,再也看不到任何踪迹了,罗迪才闷闷不乐转身离去。他青春年少,从来没有体会过别离的痛楚,此刻心中烦闷,忍不住纵马扬鞭,一路狂奔回城。

  齐格等人见他们两人出城,却只有一人回来,又看见公爵大人面色不愉。都是小心说话,不敢触及他的痛处。

  罗迪从齐格他们嘴里得知乔乔是陛下特使,叹了口气,虽然心中不情愿,还是派人去请乔乔出来。

  乔乔出来,脸色阴沉,随手把一份皇帝的手令扔到罗迪怀中,然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罗迪心中本来就闷闷不乐,见乔乔这番做派,更是理都不理。乔乔转身之后,就等着情郎能喊住自己,可是身后却根本没有任何声音,她心中委屈,只觉得自己风餐露宿,一路奔波前来,这一切的苦心都喂了狗了。脚下越走越快,最后狂奔而去。

  罗迪叹了口气,仔细看了看皇帝陛下的命令,看完之后,皱了皱眉,随即对鲁本道:“鲁本将军,请召集各军统领。”

  命令自守备府传出,不到一会儿,西北军的各级统领军官全部到齐。这次罗迪没有和鲁本谦让,直接坐到了帅位之上。

  等手下军官全部到齐,罗迪沉声宣布了陛下的命令。

  “鲁本将军,免去西北军团长职务,即刻回帝都述职!西北军团事物由西北军务特使赛特·鲁道夫公爵暂时监管!”

  “西北军团全军在瓦特要塞修整,没有陛下命令,不得和大月王国军队开战!”

  “调中央骑兵军团副团长埃略任西北军团长,待西北军团新任军团长上任之后,赛特鲁道夫公爵立刻回帝都述职!所统中央骑兵军团人马也全部调回!”

  几道命令宣布完,所有人都是皱眉。

  鲁本将军被免职,那是大家都心里早就清楚的。只是陛下命令全军在瓦特要塞修整,不得和对方开战,那就奇怪了。按照常理来说,陛下应该是调动南方大军北上,然后在西北集结,和大月王国开战,夺回失地才对!

  至于郁金香公爵,大家都认为一旦两国重新开战,那么这位公爵大人,应该是当仁不让的统帅了。可是陛下不但没有打仗的意思,反而把他调回了帝都,派了别人来当这个西北军团长……

  众人中只有齐格和哥顿,心里早就明白。在出征之前,罗迪就对他们说过,这次打仗,只是救援。因为现在帝国不会和大月王国全面开战。帝国外强中干,军务松懈,财政似乎也不太好,皇帝陛下没有和大月王国硬拼的意思。守住瓦特要塞,保住西北平原就可以了,至于被对方占据的那个行省,那是政治上谈判的事情了,和军队无关。

  罗迪咳嗽两声,下面的交头接耳立刻就停了西来。目光巡视了一圈,罗迪缓缓开口。

  “从今天开始,我奉陛下的命令暂时接管西北军团一切事物!现在我命令,从今日起,全军在瓦特要塞中修整!军营一级戒备!除了每天必须的侦骑斥候探马之外,其他各军军官士兵,没有我的命令,一个人也不许出城!”

  鲁本面色平静,在众人面前一丝不苟的和罗迪交接了西北军团长的职务印章令牌,随后也不理会众人复杂的目光直接出去找自己的亲兵收拾行囊准备上路了。

  罗迪趋散了众人,心中也是不快。在他看来,西北的战败,大部分的责任并不在鲁本。西北军早就被那些军队里的蛀虫蛀空了,从根子都烂掉了。在这种情况下,鲁本怎么可能不打败仗?

  当然,鲁本本人的治军不严,也是他的问题。但是现在帝国军队里大环境如此,就连号称帝国最精锐的中央骑兵军团尚且如此,你让鲁本一个人怎么能改变得了局势?

  在罗迪和齐格还有哥顿的一路相送下,鲁本带着自己的一队亲兵回了帝都。

  送走了鲁本,罗迪心中气闷,想起了此刻在城中的那两个军队蛀虫,心里冷笑道:“早就想处治你们,我回来晚了这么多天,可让你们多痛快了几天了!”

  刚回到守备府,立刻就有手下亲兵报告说,有守备统领费多和西北军统领费拉拉两位派人送来了不少礼物。

  罗迪一看,只见守备府大厅中放了几只沉重的木箱,命手下士兵打开看了,几只箱子里都是沉甸甸金灿灿的,足足又有十多万金币。

  罗迪心中冷笑,这会这两个家伙反应倒是不慢。上次从他们那里假装索要贿赂,弄到了十万金币,都冲了军饷和军资,全部都用在了修建工事和加固城墙上了。这次自己才回来一天,这两个人果然又送来了钱。

  “他们送东西来说了什么?”

  亲兵回道:“两位统领恭祝公爵大人得胜回城,说这些礼物城中的贵族们凑出来犒赏军队的!还有,他们请大人参加下午的盛宴,庆贺咱们雷神之鞭这次突袭,又打了胜仗!”

  罗迪淡淡一笑,道:“好了,你们几个把这些钱抬下去给齐格大人,这次战死的弟兄,处了帝国军队的抚恤金,每家从这些钱里面再拿一倍出来!其他的,全部交给齐格大人分派吧。”

  十几万金币,也能派上些用处吧。这个该死的守备费多!按照帝国的条令,一级要塞城墙必须高十二米,可是瓦特要塞城墙不足十米,这个混蛋蛀虫,简直是要钱不要命了!

  罗迪叹了口气,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新任的西北军团长一来,自己就没有权利再处理这些家伙了。他命手下到城中的中央骑兵军团军营中掉了两队狼牙军来,先对一个队长嘱咐了几句,让他带着人去了,然后自己带着另外一队朝着宴会的地方去了。

  费拉拉和费多此刻聚集了满城的贵族,在上次的宴会的那个庄园中早已经筹备好了一切。今天两人心中方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今天在守备府的大厅中,他们亲耳听见了鲁本被免职回帝都述职,鲁本一走,熟悉西北军情况的人终于不在了……帝都的那位早就有信传来,据说鲁本一回去,立刻就会进军法处。只要鲁本最后一被定了罪,那么这次战败的罪责就由他一个人承担了。

  这里的公爵大人虽然也清楚实情,但是他毕竟是受了自己的钱了!十万金币啊!如果他敢翻脸,那么大家一起死!哼哼,说我们贪污!他自己不也受了我们那么多钱么!!

  所以今天费拉拉立刻又送了十万金币到守备府,一心要将公爵大人牢牢的绑在和自己同一根绳子上!

  这个时候,耳朵里听到手下亲兵进来报告公爵大人到了。费拉拉心中松了口气,只要过了今天,事情就基本解决了。

  拉了费多一起出门迎接,看着费多脸上惶恐的样子,费拉拉心中泛出一丝不屑。这个守备统领太过草包!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必须和帝都的那位报告,把这个草包调到别的地方去!

  费拉拉心中打着自己的念头,却忽然看见门外呼啦拉闯进一队全副武装的中央骑兵军团的士兵。人人弯刀出鞘,一脸的杀气冲了进来。

  那些身穿盛服参加宴会的男女贵族都是大呼小叫,纷纷吓得后退跑开。有几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想摆架子把这些当兵的喝退。可是刚开口,可这些狼牙军的士兵都是跟着罗迪从帝都一转战西北过来的,脑子里只知道听从公爵大人的命令,可不管面前是什么子爵男爵之类的东西,只要又拦住自己去路的家伙,一抓起来直接扔了出去。

  惊呼中夹杂着惨叫,门口被士兵占据,空出了一块场地。随后听见皮靴霍霍的声音,罗迪面色阴沉大步走了进来。

  费拉拉心中惊疑,想上去说话。罗迪看见了他,伸手指了指费拉拉和早已经吓得两腿发软的费多,冷冷喝道:“就是他们两个!拉出去,砍了!”

  `

  【有票请砸!】

  

第九十一章 【伤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