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预言】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什么?”罗迪心中一惊。

  因为他听出来安迪语气中的惊诧。他心里清楚,安迪是一个什么样的性子,平日里这个老骷髅都是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模样,几乎很少见它会有什么惊讶的时候。

  沉默了一会儿,安迪沉声道:“很强!确实很强!那是一种能量……妈的,不是魔法,也不是灵力……小子,你要小心,里面应该有个很强的家伙!”

  “到底是什么?”罗迪也严肃起来。

  “不知道……”安迪的语气有些无奈:“我看不透里面……妈的,透视术也没有用!里面的有个家伙很强……是你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那种强!”

  “会是那个酋长么?”罗迪沉声道:“难道会比你,老马克,或者妙丝都强?”

  “我不知道……”安迪的声音非常严肃:“但是恐怕是这样的!那种能量的波动……好像是一种‘领域’的力量!”

  “什么?”罗迪忍不住叫出了声音,随即立刻吸了口气,猛然住嘴。身旁的人都诧异的看着他,那些山岳人都奇怪这个帝国来的高官怎么忽然会叫了一句。兰特立刻低声道:“公爵大人,怎么了?”

  “没什么。”罗迪面色严肃,摇摇头,心中暗暗道:“‘领域’?安迪,你是说‘领域’?可是我听妙丝说过,达到了‘领域’级别之后,几乎就是近似于神的存在了!”

  安迪怪笑了一声,但是那笑声中却透着几分诡异和不安:“神的存在?山岳人不是都说他们的酋长是天神下凡么?哼哼……”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山岳的巫师已经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淡淡说了一句什么,兀余立刻大声道:“族长请郁金香公爵进去。”

  罗迪看了兰特一眼,低声道:“你在这里等我。”随后大步走了过去,掀开了帘子进去了。

  这个木屋很大,罗迪走进去才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猛然醒悟到:这间房子居然没有窗户!

  房间里充斥着一种古怪的味道,好像是某种植物的气味。一个铜炉放在了房间的正前方,铜炉上雕刻着一条仰头吐信的蛇的模样,从蛇嘴里缓缓冒出淡淡的烟雾,不远处一个台子上,那个大名鼎鼎的山岳酋长兀牙就那么静静的盘膝坐在那里。

  让罗迪吃惊的是,这位据说号称“山岳第一勇士”的酋长,看上去居然是那么……那么虚弱?

  虽然他只是坐在那里,但是也能看出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不要说和那些普通的山岳武士相比,就算和罗迪相比,都略显瘦弱了一些。和别的山岳人不同,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麻布衣服,一张脸也是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胡须,也没有像普通山岳人一样涂抹着那种油彩。

  更让罗迪有些吃惊的是,兀牙的脸色呈现出了一种奇怪的白色——就好像是一块白玉,或者是一块寒冰一样。白的有些透明!这样的一张脸看上去有些诡异,好像那已经不是一张活人的脸庞,而是似乎用什么寒玉雕刻出来的一样。

  此刻他的双目就那么闭着,随意的坐在那里,让自己的身体歇歇的靠在墙壁上。

  忽然间,罗迪感到自己的双目一花,眼前的这个兀牙,好像全身周围都包裹着一团似有似无的光华,那些光华一团团的将他包裹在其中,好像气焰一样的散发出来。他的心口好像有一处是光华的中心,那一点亮得让人夺目,就好像火焰一样。

  罗迪知道是安迪在通过自己的眼睛使用透视术,那一团团包裹在兀牙身体上的光芒,就是对方的能量波动。

  忽然间,兀牙缓缓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冷漠到了极点的眼睛,眼神中没有任何的一丝情感。他就那么冷冷的看着罗迪,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在俯视脚下的一只蚂蚁一样。

  “你在看我?”他的声音轻飘飘的,也似乎没有任何情绪色彩,语气平静,说得居然是帝国的语言!

  “什么?”罗迪面色不变:“兀牙族长,你说什么?”

  兀牙缓缓的又闭上了眼睛,轻轻道:“远来的公爵阁下,你在看我,为什么?”

  罗迪暗暗心惊,安迪却已经不安道:“他能察觉到我!”

  罗迪清了清嗓子,缓缓道:“兀牙族长,我是在看你。只因为我没有想到名声赫赫的火焰部落的族长会是这个模样。”

  兀牙的声音依然很冷淡:“我察觉到你的身上有魔法的波动……公爵阁下,你是一个武士还是魔法师?”

  “武士。”罗迪不由自主的就回答道。他心中有个奇怪的感觉,面前的这个山岳的族长,好像带着一丝超凡的气息,那个轻飘飘的声音,却似乎包涵着无限的威严一样,虽然他刚才只是随意的看了自己一眼,可就那一眼,就似乎将自己看穿了一般。

  兀牙抬起眼皮又看了罗迪一眼:“武士么?那你身上的魔法波动,想必是因为你身上带着一件魔法的宝物吧。我听说你们光明帝国的郁金香家族是最强大的强者,你就是么?”

  罗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缓缓走上几步,笑了笑道:“酋长,你请我前来谈判,想必不是要谈我们郁金香家族的事情吧?我来见你,应该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谈。”

  兀牙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好吧。公爵阁下,请坐下吧。”

  等罗迪坐下后,兀牙又缓缓道:“公爵阁下,你这次来,一定是带来了你们的条件,现在这里没有什么人,你就直接说出来吧。”

  罗迪怔了怔,没想到这个兀牙居然这么直接,想了想道:“兀牙酋长,恕我冒昧的说一句,你的要求我们无法答应,不说别的,就是山岳各个部落现在联合推举酋长的事情,我们的皇帝陛下就绝对不会接受。一百多年以来,按照当年阿拔斯大帝的法令,山岳各族不得设立酋长。这次你们的举动,无疑就是对帝国的挑战!”

  兀牙仿佛笑了笑:“既然你们不能接受,那个公爵阁下这次来是干什么的?”

  罗迪深深吸了口气:“我来是想劝说兀牙族长打消心中的念头。”

  兀牙看了罗迪一眼:“你知道我心中是什么念头么,公爵阁下?”

  罗迪冷冷一笑:“兀牙族长雄心勃勃,自然是想统一山岳各部,自立门户了!”

  兀牙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微微一笑,他这一笑,那张原本好像寒玉雕刻出来的脸庞就好像泛出了一丝光彩,只听他的声音轻轻道:“统一各部自立门户么?看来你们都是这样想的了……”

  “难道不是么?”

  出乎罗迪意料的,兀牙居然缓缓摇了摇头:“不是。”

  “哦?”罗迪没想到他居然当面否认了。

  “公爵阁下,我坦率说吧,我对于统一山岳各部,自立门户没有什么兴趣……”兀牙的语气很平静:“我对于这个酋长的称号也没有什么留恋。”

  罗迪皱眉,道:“兀牙族长,你这话我可听不太明白了。”

  兀牙睁开了眼睛,看了罗迪一眼,道:“公爵大人,你怎么会不明白呢?你的心中不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你来的目的,就是找出我们山岳部落中反对我的势力,和刺杀我的人。最终分化我们,推翻我的权威,不是么?”

  他这一番话说的轻描淡写,平静之极,但是字字说来,就好像在罗迪心中一连串惊雷炸响一样。就算罗迪再能沉得住气,也忍不住后背汗出,脸色大变。

  “你不用惊讶。”兀牙轻轻挥了挥手,淡淡道:“你的心中想法,在你刚走进这个屋子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说到这里,兀牙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有读心术!”

  “什么?”罗迪终于忍不住低声叫道:“读心术?”

  一般的高级术士或者魔法师虽然也有一些观相术之类的能力,但多半都只能根据对方说话的时候听到对方的心跳或者气息波动之类的变化来猜测对方说话的真假——而直接探究对方心灵中的心思,那简直就已经是神乎其神的法力了!

  兀牙的语气依然平静而冷漠:“公爵大人,你不用那么惊讶。”他叹了口气:“事实上,对于我来说,人的权势追求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那……”罗迪一咬牙:“那你为什么要联合山岳各个部落,然后走上酋长的位置?你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向着那个目标一步步的前进么?”

  兀牙面色黯淡,缓缓摇了摇头,道:“你错了……你们错了……他们也都错了。联合山岳部落么?难道像西北草原上的人一样,建立自己的国度,然后和帝国打仗么?简直太可笑了……人类和人类之间的争斗,都是那么无味。”

  “人类?”罗迪忍不住低声道,他的呼吸开始急促:“难道,兀牙族长不是人类么?”

  兀牙眼中露出一片迷茫的目光,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让罗迪吃惊的话来:“我不知道。”

  罗迪感到一阵的口干舌燥,他忍不住就想狂笑,笑这个兀牙说话疯狂无稽,但是心中却好像压着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勉强笑了笑,罗迪一字一字缓缓道:“兀牙族长,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兀牙摇头:“我不知道——只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于和你们帝国打仗没有什么兴趣。如果我想和你们打仗的话,那么我早就打了……你们在南方的一个军团的力量是挡不住我的……”

  罗迪沉默了一会儿,冷冷道:“那么你到底要什么?”

  “承诺!”兀牙睁开眼睛:“我要帝国保证,从此不得跨进山中一步!”

  “什么?”罗迪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山岳族长,吃惊道:“你要的就是这个?”他心中暗暗盘算,如果真的只是要求帝国不得跨进山中一步,那对于帝国来说,并不难接受。帝国对于山中的土地没有任何兴趣。只是……这个传说中野心勃勃的山岳的传奇人物,就只要的是这个么?

  罗迪沉声道:“兀牙族长,你的话,我实在不明白,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充分的解释。”

  兀牙的身躯缓缓站立了起来,他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随即他那冷漠的声音缓缓飘荡在屋中,空荡荡的好像带着几分悠远的气息,又好像是在用一种奇怪的腔调吟唱一般:

  “千年的枷锁已渐渐腐朽,

  魔鬼的眼睛将注视大地。

  帝王的血脉终将凝固,

  恶毒的诅咒将缠绕着每片光明之上。

  他们带着诅咒将灾难洒遍四方,

  他们带着灾难将死亡传遍大地。

  天神的血液将冲垮神殿,

  荆棘花的枯萎带走了一切的结束。”

  这番话似歌似吟如诉如泣,仿佛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魔力一样,罗迪只听得心中气闷不已,隐隐感到一丝的寒冷和恐惧,但到底恐惧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猛然间,脑中安迪的声音大声尖叫道:“预言!!他说的是预言!!”

  “什么?”罗迪忍不住站了起来,凝视着面前的这位兀牙族长。

  兀牙忽然淡淡一笑,语气有些低沉:“是的,是预言。”

  罗迪愣了一下,指着兀牙惊呼道:“你……你说什么……你听得见我……”

  兀牙脸上露出一丝深奥的微笑,看着罗迪,淡淡道:“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在你的身体里会有两个灵魂。”

  看着罗迪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兀牙面色平静,只是缓缓道:“公爵阁下,我知道你也不是普通的人。今天我说的这些话,希望你记在心中。”

  罗迪喘了口气,咬牙道:“兀牙族长,你刚才的那些……那些……是预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知道的?”

  兀牙摇摇头:“其中的意义,你自己慢慢体会吧。或许你的另外一个灵魂会知道一些。”他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只是我想告诉你,希望今后帝国不要再派人跨进山中一步!我也会约束山岳人在大山中。山中就是我们山岳人的世界,我们不想出去,你们也不要再进来了!否则的话,我不会珍惜鲜血的。”

  罗迪脸色有些发白,嘴中喃喃道:“恶毒的诅咒将缠绕着每片光明之上。他们带着诅咒将灾难洒遍四方,他们带着灾难将死亡传遍大地……你说的光明,是指光明帝国么?诅咒是什么?灾难又是什么?”

  兀牙摇头:“我不知道!我只希望山岳族人能够躲过……山岳人居住在山中,只以山为家,灾难不应该再降临到我们的头上!就算有什么灾难,也在大山之外止步吧!”

  罗迪情绪激动,忍不住大声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兀牙淡淡笑了笑:“我胡说八道么?那么我说这些对于我们山岳又有什么好处?对你们帝国又有什么坏处?”

  罗迪立刻语塞。

  对帝国有什么坏处?

  帝国不进大山?笑话!百年来帝国对于大山丝毫没有任何兴趣,只要南方的平原城市安定,帝国根本不在乎山里的世界。

  这个奇怪的酋长要求帝国不进大山一步,想让山岳和帝国完全隔离开,难道……难道就是为了躲开那个什么预言中的“灾难”??就算他是胡说八道,可是他为什么要骗自己?

  罗迪越想越心乱,忍不住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勉强稳定了一下情绪,罗迪又道:“那么兀牙族长,你想方设法的联合了山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煽动帝国的那些山岳人哗变叛乱,又是为了什么?”

  兀牙摇了摇头:“山岳的联合是必然的。帝国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磁铁,牢牢的吸引山岳人靠近,然后慢慢的将山岳同化成帝国的一部分……这样下去,将来的灾难必然将降临到山岳人的头上!一个联合的山岳民族是必须的。只有山岳不再是一盘散沙,才能不被帝国所同化……至于煽动了那些人叛乱……那些事情,不是我的命令……”

  “不是你的命令?”罗迪摇头:“你是山岳人现在公认的酋长!不是你的命令会是谁?”

  兀牙缓缓走到那个铜炉前,伸出一直手掌轻轻放在那个蛇口的喷嘴处,任那死死白雾喷在手掌心,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复杂的神色:“你们帝国的人脑子一向比我们山岳人复杂,难道还不明白么?就算是山岳人中,也有野心勃勃的人。自己的力量大了,难免就想起要报当年的仇恨。在他们看来,流些血是根本不在乎的。我虽然不喜欢那样,但是我也无法说服他们……我……难道你看不出来么?我现在只是一个虚弱的病人!”

  罗迪沉声道:“病人?兀牙族长恐怕不是病吧?难道你遇刺的事情是真的?”

  兀牙眼中露出复杂的目光,想了一想,缓缓道:“不!不是真的!没有人能刺杀我,至少在山岳人中没有。我的虚弱,是因为那个死亡峡谷,想必你来的时候也看见了……前些天,我悄悄的进去过一次。”

  

第一百一十二章 【预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