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夜恶杀!】

    【友情广告推荐:《风liu超人》,一部人人看了都说好的YY作品:)】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眼看罗迪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天烈脸上那种漫不在乎的懒洋洋的微笑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眼中深沉的目光。

  他缓缓走到了走廊上,深深了吸了一口夜晚清冷的空气,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小子啊,看来你还真的是和有趣的人……这一路上暗中跟着你的人不少啊……”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仿佛在倾听风的声音,随即他的睁开眼睛,低声自语道:“嗯,一个是山谷里见过的那个丫头,另外一个么……是个很有趣的家伙,似乎在城中就一直跟着我们到现在……”

  叹了口气,天烈脸上那种深沉的微笑隐去,撇了撇嘴巴,淡淡自语道:“管他呢,老子只是喜欢看戏,看这个小子怎么继续这个有趣的冒充游戏,只要别打搅老子看戏就行了。”说完,他晃晃悠悠漫步离去。

  罗迪坐在房间里,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火烛火光摇曳,兀自还在出神……

  坦率说,他真的不想停下来休息……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能立刻长出一对翅膀飞回帝都去!但是连续奔波了几天,就算他能受得了,但是马匹也受不了了……看着手下亲兵们眼中疲惫的血丝,罗迪只能无奈的听从了他们的建议。

  可是,回到帝都之后,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

  和皇帝抢女人?简直就是个笑话!不要说对方是皇帝了,就算对方不是皇帝,自己又凭什么去抢?

  说到底,现在自己的身份,是妮可的“弟弟”啊!可笑的“弟弟”啊!

  罗迪站在一面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张英俊的脸庞,那深邃幽蓝的双眸,一头灿烂的金发……如果说罗迪从来没有为这么华丽的外表而窃喜,那是骗人的话。

  坦率说,从一个长了一个阴阳脸的人,一下变成了如此的一个美男子,他心中也曾经暗中窃喜过……但是此刻,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痛恨这张脸!

  痛恨这张为自己带来了无数光荣,无数权势的脸!

  他更加痛恨自己的身份!

  “我只想当我自己!我不想当什么赛特!不想当郁金香公爵!不想当……她的‘弟弟’!”痛苦的低吟了一句,罗迪狠狠的揉搓自己的脸庞,好像希望能将自己的这张脸皮给揉掉一样……

  然后他脑中想起了妮可……

  记得自己那天晚上才郁金香公爵府的马棚上,看见了妮可无助的眼泪,看见了一个柔软的无依无靠的少女,看见了的是一个为家族的命运担忧的肩负重担的女子……

  人总是这样,一旦陷入了某种奇怪的感情,就似乎很难再清醒过来……

  为了她一句话,自己可以苦心的进行了那些修炼!每天像一匹马一样在卡特教官的皮鞭下修炼自己。每天被那些可恶的学者在自己头脑中灌输各种各样的奇怪的东西。

  为了她一句话,自己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带着剑上了战场,拔出利剑和凶狠的敌人博命!

  为了她一句话,一个原本淳朴的少年,变成了现在杀人如麻的“名将”!

  可是那个混蛋皇帝!那个该死一万次的皇帝!

  我在前线为帝国流血,在大山中为帝国和兀牙那种妖怪周旋,从西北到南方,奔波千万里。就换来如此的结果么?

  “哈哈……”罗迪发出一阵惨然的笑声,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目光。

  “我不会软弱的。”他看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缓缓的,用低沉的声音诉说:“我不会软弱的!早在西北,在一百个弟兄用他们的性命为我换来生存的机会之后,我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

  “皇帝么?哼哼……”罗迪缓缓拔出自己的剑,屈指轻弹剑锋,随着剑身发出清脆的低吟,罗迪的声音仿佛带着几分冰冷:“皇帝也好,帝国也好!如果想从我手中抢走我的最爱,我不惜与整个天下为敌!就算是诸天神魔,我都立誓将其斩于剑下!”

  罗迪没有发现,就在他心情激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左臂上的那条黑龙图案仿佛也在蠢蠢欲动……

  达克静静的坐在房顶,眼睛看着天上的月亮,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他一手托着下巴,目光凝聚在天上皎洁的月光之上,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还要看我看到什么时候呢?”他忽然轻轻叹了口气。

  沉默,似乎只有风声细细。

  达克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淡淡道:“回去吧,今晚风大,估计要变天了。”顿了一下,他缓缓又道:“我不知道你一路上跟着他是出于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你的目的是否和我一样……但是,我只希望你不要抱着什么不好的念头……不论是谁,在十年之内,如果想对郁金香公爵不利,都必须先做一件事情!”

  他声音平静,缓缓走到了屋顶的长堰之上,淡淡道“……那就是,踩过我的尸体。”

  说完这句话,他身子从屋顶上缓缓飘了下去,就好像一片树叶一样,消失在了黯淡的夜色之中。

  夜色才刚刚恢复了宁静不到片刻,忽然寂静的夜色再次被一个刺耳的尖笑声打破了,这个声音好像破锣一样的叫得人苦笑不得,在声嘶力竭的用一种古怪的腔调唱一首莫名其妙的歌曲:

  “河里蛤蟆呱呱叫,

  叫得大爷心里恼。

  抓它两只下酒肴,

  咕,呱,全跑了!”

  这首歪歌反反复复唱了多变,最后引起无数叫骂声来。那个唱歌的人却好像更是兴奋,声音越唱越大,越唱越高。

  一个店中的仆人脸色尴尬,看着身旁的老爹,苦着脸道:“老板啊……你看,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晚上吃错了什么……吵成这样……你看……”

  老爹脸色也有些异样,他想了想,跺了跺脚,低声道:“不管他!随他闹!这件事情老子管不了!”

  天烈手里捏着一个酒瓶,喝一口酒,就扯着嗓子吼一句,然后再喝一口。他唱到高兴处,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趣有趣!真他妈有趣,这么有趣的事情几百年没有做过了……”侧耳听了一下,“嗯,那两只小蛤蟆果然都跑掉了啊……看来老子随便唱一首歌,王者之气就把他们震跑了……等等……嗯??”目光忽然一闪,那个肥胖的身子就消失在了原处。

  夜晚的天空中,从天变飘来几片浮云,渐渐将原本皎洁的月光遮挡住了……

  在这个旅店的外面一片矮墙之下,出现了一排身穿黑衣的人影。他们每个人都一摸一样的装扮,手中的锋利的剑都用黑布包裹住了,以防会反射出光芒。

  “查清楚了么?”第一个嘶哑的声音低声道。

  身后的一个人点了点头。

  那个说话的人淡淡道:“好!主人有令,斩杀那个小子,赏一万金币!其他的不要我多说了!他不过带来十几个护卫而已,一帮普通的士兵,就算再厉害也有限!这里的人一个不留,全部给我灭了!”

  身后的那个人有些犹豫:“有把握么?我们一路感到紫叶城,却扑了个空,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敢偷偷回帝都……我看是不是先上报主人……他偷偷回帝都,本身也是死罪了,或许不用我们动手!或许先告诉西芒大人,等他来决定也好啊……”

  先前的那个人猛然回头,眼总露出森然的目光:“你怕了?哼哼,那个郁金香小子不过就是一个四级的武士,难道你就怕了?哼哼……”

  身后那个人眼中也露出森然之意思,冷冷道:“怕?哼哼,一个四级的武士,还不放在我眼里。只是这件事情主人下了严令,不管成与不成,都不能出错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难道你不怕给主人带来麻烦么?”

  “嘿嘿……”先前那个人瞪了一下眼睛:“为主人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你要是怕了,就留下!”

  说完,他身影仿佛在原地扭曲了一下,一阵几不可见的黑烟之后,就消失在了原地。

  “哼……该死的家伙,看你怎么死!这个笨蛋,真的以为对方就这么容易能干掉么?我看他身边的那个胖子就有些古怪!”身后的那个人低声说了一句,叹了口气。其他的几个人,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穿墙而过……

  如果现在旁边有人看见的话,一定会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这些人既没有从墙上跳过去,也没有用其他的什么办法——可是面前的这堵青石墙在他们面前就好像空气一样,随随便便就走了上去,身子从墙的这面钻了进去,消失之后,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那个说话的人眼看身边的同伴都进去了,却冷冷一笑:“一帮不知道死活的家伙……真是蠢人调教出蠢部下!”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发出桀桀的笑声:“算了,还是我去帮你们吧一下吧,那个胖子交给我吧……看上去,他的血肉好像很可口的样子啊……”

  他扯出一丝微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长长的黑披风一撩,消失在了夜色中。

  两个狼牙军的亲兵守护在罗迪房间的楼下,虽然已经是半夜,虽然已经连续奔波了几日,但是他们的依然是精神彪悍的样子,眼睛警惕的注视着四方。

  忽然,其中一个人眼中露出一丝凝重的目光。

  “你闻到了么?”他对身边的同伴低声道。

  “嗯……”那个同伴似乎也有些紧张:“好像是血腥的味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眼睛翻出了白眼,只听见咔哒一声,从黑暗中凭空伸出一双手,已经将他的脖子扭断了。同时缓缓倒下了,还有旁边的那个忠心的卫士。

  但是他临死之前,做到了自己的职责,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手中的弯刀狠狠的扔了出去。

  “铿”的一声,弯刀狠狠的飞了出去,砸在了地上。

  楼上立刻发出了喧哗声,十几个声音同时响起:“什么事情!”

  随后脚步声急促,从走廊的其他几个方向,跑来几个狼牙军的士兵。他们两三个人结成一组,呈三角棱型,每人都是手持弯刀,护卫着一个方向,快速向前面跑来……

  “射!”黑暗中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随即嗖嗖声不绝,那些狼牙军的士兵都是经过战场博杀的人,听见对方的喝声,都是立刻明白不妙,几个人同时矮下身子,寻找遮挡的地方,有的借助了走廊上的石柱,有的则干脆趴在了地上。

  可是没想到,对方射来的并不是利箭,只听见“蓬蓬”几声闷响,几道黑色的烟雾以无比的速度疾射而来。

  那些黑烟仿佛凝聚成了一道道气箭一样,所有的遮挡仿佛根本没有丝毫用处。

  几声闷哼之后,原本躲藏在石柱后的三个狼牙军的士兵立刻不声不响的倒了下去。

  亲兵的队长低声喝道:“对方是术士!小心!”顿了一下,黑暗中,他的声音斩钉截铁一声断喝:“狼牙……射!”

  虽然没有弓箭,但是剩下的狼牙军士兵立刻直起身子,手中的弯刀同时掷了出去!七八把弯刀在夜色中划出数道银光疾射而出。

  这些士兵手中弯刀刚刚脱手,一个个立刻像豹子一样从原地窜了出去!

  他们明白,对付术士,普通的士兵根本不是对手,唯一的机会,就是靠近对方!更何况他们这些亲兵都是军中的勇士,都有武士的头衔!

  无疑他们经受过的训练是严格的,他们的战术也是正确的,但是今晚他们却还是错了,因为他们遇见的并不是普通的术士!

  黑暗中对方的几个黑衣人也没有想到对方会忽然冲过来。刚刚闪身躲过了射来的弯刀,对方的人已经到了面前不远处!

  那个为首的黑衣人站了起来,低声笑道:“好!果然有一套!”他张开身形,黑色的披风撩起,露出血红的内衬,高高的衣领翻起,身形就好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冲了上去。

  没有看清他的动作,距离他最近的一个狼牙军的士兵已经低呼了一声,倒了下去。黑暗中立刻弥漫出一丝浓重的血腥气味……那道闪电一样的身影却丝毫没有停留,继续朝着下一个目怪冲了过去。

  其他的黑衣人也纷纷冲了上来,他们每个人都空着双手,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冲向了那些狼牙军的士兵。夜色中听见几声惨呼,那些普通人中的勇士,在这些黑衣人的手下就好像婴儿一样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所有的士兵都感到自己刚接触到对方的身体,凝集全身气力的一击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就感到脖子上一阵剧痛,随后脑子一黑,就再也没有知觉了……

  旅店中一片喧哗。

  那个亲兵头目已经立刻后退,大声道:“保护公爵大人!退!”

  “退么?来不及了……”一个阴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这个亲兵队长脸色巨变,反应却是极快,反手一道就挥了出去。

  “铿”的一声,这一刀好像砍中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再也无法寸进分毫。队长心中一沉……他对自己的实力一向自己,这一刀是自己情急之下凝聚了全身的力气挥出的,就算是一块石头他都有信心一劈两半。

  那个队长只觉得手中传来一股奇怪的吸力,一身的力气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他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就发现自己的刀被一只乌黑的手抓在了手里,一双阴沉血红的目正看着自己,随后这个人张开嘴巴,露出两颗尖尖的獠牙,对着自己的脖子就咬了过来……

  队长心中已经绝望了,一种莫名的惊骇充斥了心头。就在他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时候,黑暗中传来一声“嗖”的轻响!

  那个在队长身边的黑衣人身子一震,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大叫,一枝狼牙利箭带着一团赤红色的光芒已经将他射穿!随后在他的惨叫声中,蓬的一声,他整个人化成了一团黑雾就此消失!

  房顶上跳出了一个高大的人影,黑暗中只看见他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弓,从身后抽出一支支狼牙长箭,一箭箭对着房间下面射了出去。

  他的速度快的好像闪电一样,一口气不歇,五支箭就射了出去,除了最后一箭被那个速度奇快的黑衣人躲了过去,前面的四箭都射中了对手,凡是被他箭射中的人都是惨叫一声,身子就那么诡异的化成了一团黑雾消失了……

  房顶上的达克眼看房间下的黑衣人反应了过来,已经有人张开双臂,黑色的披风张开,整个人朝着自己飞了过来。百忙中他反手抽出自己的剑,大喝一声:“狼牙军的人快去保护公爵!这里我来应付!”

  `

  【特别小提示哦,大家不妨去看看我的新书《至尊无赖》,会看到一个“惊喜”和“意外的收获”哦!嘿嘿……看完之后顺手砸我新书几票,我就感激了!】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黑夜恶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