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为你重生】

    【各位,拜托大家去支持一下我的新书《至尊无赖》吧,有票的朋友不用投本书了,都投到我的新书《至尊无赖》上去吧……链接在本页最底下,请点击!】

  一屋皆惊!

  看着这个正牌的郁金香公爵忽然好像变魔术一样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脑子几乎一时都无法转过来了……他身子忽然就扑了上去,一双手一左一右的抓住了赛特的肩膀,好像生怕迟了一会儿,他就会再次消失一样。

  淡月舞的身影也显现出来,原本罗迪身旁的那个椅子后面,她窈窕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赛特丝毫不在意抓着自己肩膀的罗迪,一双眼睛只是看着淡月舞,眼中露出赞赏的目光,微笑道:“唉,果然是一位美丽的小姐啊。天啊,这位美丽的小姐,为什么要用那种方法掩盖住你绝世的容颜呢?缺少了你那美妙的身姿,这个世界都将黯然失色不少啊……”

  淡月舞脸上的惊讶已经不是用言语可以描述的了。面前的这个家伙刚才说的这句话她其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原本一双秋水一样的眼睛死死瞪着赛特,然后目光在罗迪和赛特两人脸上晃来晃去,自己的一张脸也是越来越白,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惊骇。

  “放开好么?小子……我不会跑的……”赛特嘻嘻一笑:“如果我想跑的话,就不会来见你了。”

  罗迪好不容易才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他实在很想立刻把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家伙捏死!

  但是理智终于让他缓缓放开了手,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复杂,目光一刻都不敢离开赛特。

  “你!你们!”淡月舞的脑子终于缓了过来,伸出手指,对着罗迪和赛特指指点点,另外一只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才勉强让自己没有叫出声来:“你们……”

  赛特叹了口气:“是的……”

  淡月舞:“你们的脸……”

  赛特:“是的……”

  淡月舞:“你们的样子……”

  赛特点头:“没错……”

  淡月舞声音发颤:“你们的身份……”

  赛特这次只是点了点头,连话都懒得说了。

  淡月舞身子一晃,忍不住扶着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定了半天神,才勉强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赛特嘻嘻一笑,脚下走了两步,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淡月舞的身旁,一双眼睛不住的瞟向她美丽的脸庞,嘴里淡淡笑道:“这个么,我刚才说了啊,我们两人都是公爵。只是我不太喜欢当这个公爵,他呢,就被我的姐姐找来顶替我当这个公爵……事情说简单也不简单,说复杂呢,也没有那么复杂……”

  淡月舞怔怔道:“这么说,你这个公爵是假冒的?”她这句话是对着罗迪说的。

  可是罗迪还没有说话,赛特却缓缓道:“假冒也说不上了,事实上,所谓的新任‘郁金香公爵’现在的所有的名声和战绩,都是他一手创立出来的。相比而言,他比我更加合适当这个公爵……除去他不是真正的我们家族的后代这一点以外,其实他已经可以说是一个优秀的公爵大人了……是不是啊?我的公爵阁下?”

  罗迪面色忽然变得冰冷:“现在废话不要说了!你既然回来了,那么这个公爵的位置还是你来坐吧!我只想当我自己!”

  赛特脸上的笑容忽然就隐去了,他的表情变的有些严肃起来:“我来?笑话!西北的战场可是你把罗严塔尔打跑的!西林行省的叛乱也是你平定的!我来?如果让我来,估计现在郁金香家族根本就没有什么公爵了……你以为什么是郁金香公爵?仅仅是家族的血脉么?你错了!小子!帝国需要的是一个‘郁金香公爵’这样的英雄!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郁金香家族的后代,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赛特!但是帝国需要一个‘郁金香’!需要一面郁金香旗帜出来带领他们走出困境!这种事情,我是做不到的。现在是你真正的将‘郁金香’这个名字给继承下来的……是你让无数人重新唤起了信心!是你让这面旗帜重新点燃了无数人心中的热血!是你让为帝国重新竖立起了一个真正的精神领袖!”顿了一下,他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如果让我来的话……估计不到一个月,郁金香所有的荣耀都被我败坏光了……”

  罗迪额头上已经出了汗,急声道:“可是你才是……”

  赛特白了他一眼:“我才是郁金香家的传人,是么?笨蛋小子!”他盯着罗迪的眼睛:“郁金香是属于帝国的!那面不倒的旗帜是属于整个大陆的!而不是仅仅属于我们家族!现在这面旗帜是你重新让他竖立起来的!所以当然这个重任也将继续担负在你的肩上!”

  罗迪没有说话——他不得不承认赛特的话非常具有震撼力!赛特的每一句话都好像重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他的心头,每一个字落入耳中,都会让他的心为之一震!

  是的!郁金香的旗帜本来已经死亡了!郁金香的精神也曾经已经消散!现在帝国的人重新对郁金香顶礼膜拜,在强大的外敌面前重新站在了郁金香的旗帜之下——这些都是在自己的手中一手创造出来的……

  想到在西北草原的奇袭中,在从南方北上的时候遭遇刺杀的时候,那些忠心为自己而战死的勇士,那些以为郁金香而战死为无上光荣的人——如果将自己这一切都推翻了,那么他们的所付出的一切,又算什么呢?难道都是笑话么?

  不是!

  当然不是!

  赛特看着罗迪脸上的表情,看到了他头上的冷汗,一字一字缓缓的又说了一句:“虽然你不是真正的郁金香,但是郁金香却是因为你而重生的!”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淡月舞的目光在赛特和罗迪的脸上扫来扫去,而赛特的目光看着罗迪,罗迪的目光却有些深沉,死死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的脚尖。

  不理会兀自发呆的罗迪,赛特重新看了淡月舞一眼,嘻嘻笑道:“美丽的小姐,请问你又是什么人呢?难道是这个小子的情人么?唉……我还以为他是个专情的小子呢,没想到啊……不过他的眼光也却是不错,只是我的姐姐恐怕会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了……”

  淡月舞冷冷看了他一眼,忽然开口道:“你说你是真正的郁金香公爵么?那么我问你,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怎么发现我的?我的隐身术,和你们帝国的术法不同,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现的!”

  赛特嘻嘻一笑,他眼珠一转,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得意的样子:“美丽的小姐啊,你的隐身术么,说实话,我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的……不管是什么隐身术,我都看不出来……你说的特别的也好,普通的也好,在我眼里,反正都是一样啊……”

  淡月舞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忍不住道:“那你是怎么……”

  赛特笑得更加得意,目光有意无意轻轻扫过了淡月舞的脸庞,脑袋凑过去一点,做了个呼吸的姿势:“那是因为美丽小姐,您身上的香气出卖了您啊……我这个人呢,别的本事没有,可是对于女孩子身上的香气却是很敏感的……所以我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沁人肺腑的幽香……”

  淡月舞立刻就呆住了,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那神奇的隐身术……就连那个实力强大得离谱的胖子天烈都看不出的隐身术,居然因为这个可笑的原因被面前的这个小子识破了!

  淡月舞眼看赛特的脑袋轻轻的凑向自己,忍不住心中有些紧张,朝后面缩了缩,咬牙道:“算你厉害了!那他……他现在怎么了?”

  只见罗迪此刻还是站在那里,眉头忽而皱起,忽而舒展,表情更是阴晴不定,似乎心中一个重大的问题始终难以决断。

  赛特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他怎么了……唉,我自从知道姐姐被陛下求婚之后,立刻想到:坏了!我虽然对什么公爵没有兴趣,但是郁金香旗帜对于帝国的重要,还是了解的……哎呀,我可是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善良之心啊……我知道这个小笨蛋肯会不顾一切的跑回来……所以我每天都在帝都的城南门外等着……果然啊,这个小笨蛋屁颠颠的就跑回来了……如果我不拦住他,他早就一头撞进了罗网里了!”

  罗迪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什么落网?”

  赛特奇道:“嗯?你回过神了?看来你的脑子还不是普通的迟钝啊……”

  罗迪脸色一沉:“我问你是什么落网?”

  赛特立刻退后一步:“慢来慢来!你又想和我动手么?我告诉你,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和我动手的话,吃亏的多半还是你……难道你忘记了么?”

  罗迪立刻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想起当初自己一个武力比对方强许多的武士身份,居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给弄趴下的惨痛经历……

  “到底是什么落网?”他的气势小了很多,声音也平和了一些:“难道是为了等着抓我么?”

  赛特摇摇头:“那倒也不是。皇帝虽然恨不得你死,但是毕竟还没有看穿你的身份……只是姐姐据说拒绝了皇帝的求婚,但是皇家的那一帮人不肯放弃……皇帝的两个姐姐,两个叔叔,都一心想撮合皇帝和姐姐。就怕皇帝一时脑子发昏,娶了乔乔……”说到乔乔这个名字的时候,这个天不怕地步怕的花花公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顿了一下,他才继续说道:“姐姐拒绝之后,上门的说客几乎将公爵府的大门都挤破了,那些皇族的人倒也有趣,以为姐姐恐怕另外有什么意中人……所以呢,这些天来,帝都所有的年轻的贵族,有身份的年轻才俊,都被挨个叫到皇宫中去谈话了,就是想找出到底谁是姐姐的意中人。听说谈话的内容,全部都是警告他们不管如何,都不许再打姐姐的主意,从此远远的躲开不许招惹郁金香家的大小姐……因为那是皇帝陛下未来的女人。哈哈哈哈……”

  “那……”淡月舞忍不住道:“你的姐姐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意中人?是谁?”

  赛特嘴巴撇了撇罗迪,笑得很古怪:“当然有了……那,就是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位名震大陆的郁金香公爵大人了!”

  “啊!”淡月舞忍不住失口叫了一声:“可是……可是……”

  赛特点点头,也叹了口气:“可是他现在的身份,是姐姐的‘弟弟’啊。哈哈……”

  屋中笑声不绝,淡月舞脸上也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只是,这古怪的表情中,却似乎含着几分别的什么……她的目光轻轻瞟过罗迪,眼中仿佛含着几分复杂的心思……

  罗迪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忽然看了赛特一眼:“你笑够了吗?”

  赛特笑声渐渐停住,也叹了口气:“却是不太好笑……唉,这件事情有些让人为难。”

  罗迪走近了一步,沉声道:“也不是很为难!只要你回去当这个公爵,我就不在是妮可的‘弟弟’了!到时候我就会带着妮可离开这里!”

  赛特忽然面色也沉了下来:“闭嘴!”

  他这一声断喝,声音极大,语气中更是带着某种威严一样!他脸色完全阴沉下来,咬牙道:“你心中想着我的姐姐!我可以理解你!但是你走了,郁金香的旗帜怎么办!罗严塔尔的弯刀铁骑打来的时候,谁去抵挡?北方罗兰大陆的骑士团南下的时候,谁来保卫帝国?帝都的那个军务大臣就是帝国身体上的一颗毒瘤!这颗毒瘤谁去把它割掉!”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冷酷:“那些为郁金香战旗勇敢战死的勇士,谁去抚慰他们的灵魂!”

  “可是……这些本来是你应该做的!”罗迪忍不住叫道。

  “我么?”赛特脸上露出冷笑:“你认为我能抵挡罗严塔尔的弯刀铁骑?我上了战场,估计第一个冲锋没扛下来,就早就死掉了!我能打败北方罗兰大陆的骑士团么?我能对抗那个军务大臣么?他的侄子米罗现在北方军团当军团长!掌握一方兵权。他本人又是一个武力强悍的勇士!我能对付他么?我是一个花花公子!我是一个喜欢自由的隐士!我喜欢动脑子而不是用剑!你难道不明白么?帝国是一个尚武的国家!在这里,是用剑说话的!你认为我现在回去当这个公爵,你手下的那些士兵会对我信服么?你手下的齐格他们会对我服气么?他们会对一个连战场都不能上的统帅敬服吗!!”

  罗迪立刻语塞。

  他一张脸涨的通红,眼睛死死盯着赛特,仿佛要吃人一样:“那么你说怎么办?难道要我眼看着妮可被那个阿拔斯十一世抢走?!”

  赛特忽然又笑了,他耸耸肩膀,摊开双手,故意叹了口气,高声笑道:“哎呀……年轻人啊,总是会被爱情冲昏头脑……”

  他的眼中闪过奇怪的目光,压低声音,低声道:“那么,我帮助你得到我的姐姐,然后,你继续帮我当这个公爵,你看如何呢?”

  “……”罗迪吃惊的看着赛特。

  继续当这个公爵?那就根本不可能得到妮可!想得到妮可,就根本不可能当这个公爵!

  两者根本就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啊!

  “你不用瞪着那双牛眼看着我。”赛特没好气说了一句,随即脸色古怪,笑道:“哎呀……不对不对……现在你的眼睛和我一样,说你牛眼不就是说我牛眼么?不对不对……唉,应该说这是多么迷人的一双眼睛啊,一双让少女心动的美妙眼神啊……”

  看了一眼几乎快崩溃的罗迪,赛特笑了笑,这才继续道:“反正你相信我就是了,现在你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有,你放心,我姐姐现在根本就没事!她也不会有事!因为……难道你忘记了……她身边还有一个老马克呢!”

  罗迪叹了口气:“你也知道老马克的事情么?他……”

  赛特笑的很愉快:“你认为呢?不然的话,那些皇宫中的事情,我怎么知道的?我又怎么会让你来这里的?又是谁帮我打探消息的?我可是很忙的,那些事情我可懒得去做啊……”

  罗迪皱眉:“你是说,自从你出走之后,老马克就一直知道的?你一直……”

  赛特点头:“我一直在帝都,没有离开,也一直和他有联系。”他又笑了笑:“我那天随便说了一个什么出海去东方……就是故意那么说的。我知道我姐姐一定会审问你……哈哈,果然。就是那句话,让姐姐派去的人在大海上白白飘了几个月啊……我赛特是什么人?凭你们怎么可能抓得到我呢?”

  不理会罗迪和淡月舞的表情,他忽然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一拍脑门,大声道:“哎呀!居然都这么晚了……我可还有点重要的事情,你们两人先在这里等着吧,后面的事情,我明天再来找你们。”

  说完也不理会罗迪焦急的表情,就朝门口走去,罗迪忍不住道:“你……你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的情况还重要?”

  赛特翻了个白眼,淡淡道:“当然重要!我可是花了好几天实在才终于夺取了那个美人的芳心啊,今晚就是我们一同前往快乐之颠的美妙时刻啊……”他闭上眼睛,一脸陶醉的表情:“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了么?”

  不等罗迪愤怒的吼出来,赛特已经先一步跑了出去。

  过了很久,看了看罗迪满脸的怒气,淡月舞才小心翼翼的叹息道:“看来……这个家伙确实……确实不太‘适合’当郁金香公爵……”

  罗迪忽然叹了口气,收起脸上的怒气,正色道:“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去见一个朋友。”

  “朋友?”淡月舞皱眉:“你能出去么?不怕被发现?我还是跟着……”

  罗迪面色有些古怪:“不……你还是不要……不要跟着我……”

  “为什么?”

  罗迪面色更加古怪了:“因为……那个地方,你不太适合去。嗯……女孩子……女孩子不太适合去。”说到最后,罗迪脸色都有些红了。

  淡月舞却好像还不明白,皱眉道:“这可不行……你现在身体情况不好,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你一个人应付不来的……你现在的体力……”顿了一下,她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女孩子不适合去?啊……”

  她忽然叫了出来,眼中露出惊讶的目光,看着罗迪的目光中带着几分不信和嗔怒。

  “你……你去那种……地方?”淡月舞瞪大了眼睛。

  罗迪垂下头,不敢接触淡月舞的目光,低声道:“嗯,是的……我去见一个……朋友!”说完这句话,不敢看淡月舞的表情,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我……我会小心的!你不用担心!”话没说完,人已经走到了外面……

  淡月舞眼看着罗迪走了出来,脸上忽然涌出怒气,狠狠跺了跺脚,低声骂道:“我……我担心你才怪!无耻的家伙!”

  顿了一下,心中气恼不减,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凡是和这个家族有关的人,都不是好东西!那个油腔滑调的赛特是这样!原本以为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他也是这样!”

  她气得一脚踹翻了椅子,然后狠狠的将桌上的水壶也掀翻了……

  【请大家支持我的新书《至尊无赖》!!】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为你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