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帝国的悲壮】

    就在整个帝都的夜晚笼罩在各种复杂情绪中的时候,就在阿拔斯十一世着急群臣紧急商量军情的时候,就在罗迪回到郁金香家族一夜无眠的时候。西北,鏖战中的西北,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

  西北西川平原边缘的山丘。

  夜色已经笼罩大地,月光被天上的滚滚乌云遮住,只是偶尔才能露出半个脸来。满天星光全无,逶迤的山路中一支军队正在奋力行军。

  他们穿着光明帝国的制服铠甲,士兵此刻早已经疲惫不堪。不少人只是惯性的拖着肿胀麻木的双腿随着前面的人低头前进。旗手骑在马上也无精打采,原本火焰一样的荆棘花大旗被他无力的扛在肩膀上,一只手拉着缰绳,勉强不让自己从马上摔下来。

  从士兵到军官,所有的人心里都对未来充满了悲观和恐惧。他们原本是隶属西北军团驻守在距离黑石堡的守军,可是前天接到了西北军团统帅鲁本将军的命令,命令他们立刻放弃黑石堡,不惜一切代价,向着西北军团主力所在的瓦特要塞靠拢。

  此刻全军都充满了悲观的气氛,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个月以来,西北军团节节退败,鲁本将军的主力十五万大军被大月王国的那个杀人魔王罗严塔尔统帅的铁骑兵团杀的溃不成军。丧失了西北罗斯托克行省的大部分领土,最后连大本营木丹堡都被人攻陷了,此刻鲁本将军率领主力坚守在西北最后的一个大要塞——瓦特。

  而就在前两天,各种消息传来,听说那个杀人魔王罗严塔尔连续两天两夜的长途奔袭,把瓦特要塞周边的帝国军事据点一一拔出,楼兰堡,特里尔堡也在一夜之间被攻破。

  西北军统帅部下令所有分散的部队立刻向主力靠拢——这个命令倒是没错,本来就处于劣势,与其把兵力分散让人一一击破,不如把拳头握紧集中力量和对方对抗。

  可是当黑市堡的统领得到了西北军团统帅部鲁本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后,却忍不住苦笑。

  命令要求他带领黑石堡的一万五千守军立刻和总部汇合,可是鲁本将军只给了他一天一夜的事情!

  “见鬼啊!”这位黑石堡的帝国统领骑在马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长长的部队,心里骂道:“两天两夜叫我怎么赶到?那可是六百多里的路啊!我们是步兵!又不是骑兵!士兵靠着两条腿走路两天两夜就要走六百里?简直就是笑话!还有辎重军械跟在后面!那些东西难道会飞么?”

  这位统领忍不住暗暗企求伟大的神灵保佑了——此刻他的军队已经连续赶路一整天了,一刻都没有休息,就算能赶到和大军汇合,恐怕这只军队短时间内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现在士兵已经累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假如……假如现在在路上遭遇敌军……那可就……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起了前两天传来的消息,据说就有两支其他地方的驻守军队接到命令向主力军靠拢的路上,被大月王国的军队拦截,结果在平原上帝国的步兵被那些异族野蛮人的骑兵冲得七零八落,几乎全军覆没……

  只能求神灵保佑吧!

  他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还好,这里不是平原开阔地带,周围的大小山丘使得道路比较狭窄,就算遭遇敌人,对方的骑兵也无法发挥太大的作用……

  这个时候,几个斥候骑兵从远处跑了回来。这位统领立刻打起精神,问道:“怎么样?”

  骑兵已经满头都是汗水,但是神色还是很镇定,大声道:“大人,前面山路就走完了,大概我们再走半个时辰就可以走出这片丘陵了!走出去就是一片开阔地带了,没有发现敌军的踪影。只是大人,我们今晚看来要找不到更好的什么地方扎营了。前面是一片开阔地,旁边倒是有一片小树林。”

  这位统领仔细的倾听斥候的汇报,一个字都不敢遗漏,随即他沉默了一会儿。

  今晚看来会下雨,那么扎营在树林边上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不用担心敌人会用火攻……唉,希望不会遇上敌人吧。下了雨,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想必大月王国的骑兵也不会出来袭击我们吧?毕竟这种下雨泥泞的天气不利于骑兵冲锋的。

  “下令全军加速前进,走出这片山区,然后扎营!”他大声下达了命令……

  士兵接到了命令,虽然身体早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但是听到了可以扎营休息,还是强打精神,加快了脚步。

  当队伍的最前列走出了山路口,看到了面前的一片开阔平原的时候,士兵们忍不住发生了一声筋疲力尽的欢呼——终于可以休息了!

  扎营的命令传下后,整个军队都开始忙碌起来。让士兵们失望的是,斥候所说的那片树林实在太少了,树木也都是细长的小树苗,根本无法砍伐用来搭建扎营用的栅拦。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用调集辎重车和简单的木料草草的围成了一圈薄弱的营墙。

  但是让帝国将士欣慰的是,传说可能会在遇到的伏击没有出现,那个传说的大月王国的的那个杀人魔王也似乎没有出现的迹象——大概在这种天气,敌人也会觉得疲惫吧。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至少能够平安的渡过第一夜。

  一个老兵在教训那些慌慌张张的新兵,告诉他们不要惊惶,一般如果遇上敌人的袭击,散步在四周的斥候探马都会有警告——如果想逃跑,等听到听见敌人的号角和战鼓在跑也不迟。

  整个军营都乱哄哄的,士兵忙着扎帐篷和埋锅造饭,“喀嚓”一声巨响,一个惊天动地的惊雷响过,一道闪电划破长空,随即哗的一下,满天大雨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士兵们都长长舒了口气,终于下雨了,在这种雨天,敌人的骑兵是不会出来了!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个新兵浑身都湿透了,他正在试图用一把锤子固定刚才被狂风吹歪了的删木营墙,忽然他似乎感应到什么似的抬头惊惶的看着空旷的远处,东边的远远的天际尽头,开始发现了一些隐隐绰绰的黑压压的影子。

  “那是什么!!”

  一个老兵回头看去,脸色立刻变了,张大了嘴巴:“看上去……好像是人!天啊!是敌人!是大月王国的骑兵!!!!”

  “敌人袭击!!”

  分不清是谁第一个喊出了这句话,然后这句话在昏暗的夜色中迅速像瘟疫一样传片全军。所有的人都惊惶了,大家都嘶喊着扔掉了手里正在扎的帐篷,和正在竖立的栅栏。士兵们慌乱的寻找自己的刀剑。骑兵则慌忙的披上战甲,庞大的营盘中人喊马嘶叫。

  不得不否认,光明帝国立国两百年,尚武的传统还是造就了不少真正的英雄。这个时候,真正表现出了一个武人气概的,则是这支军队的那个忠心勇敢的统领!

  “慌什么!所有人拿起武器!”这位统领当即立断,拔刀斩杀了身边几个仍然还在匆忙惶恐奔走的军士。“再慌下去所有人都活不了!步兵列阵!”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他一路奔走,不停的用刀斩杀了几个不听号令盲目乱叫乱跑的士兵,然后带着自己的亲兵驱赶着散乱的士兵们列成方阵。

  “蠢货!不要慌,敌人还在列队,他们列队到冲锋还有一定时间!”这位统领试图让尽量多的士兵镇定下来,“拿起你们的刀!举起你们的盾牌!!盾牌手在第一列!长矛手第二列!”

  几个初具规模的步兵阵势终于排列整齐,统领指挥着他的仅有的五百骑兵翻身上马,迅速移动到步兵队列的后面百步距离。这五百人是他一手训练的骑兵,才是这支军队中真正的精锐力量,所有人面色冷峻坚毅,把明晃晃的马刀横在胸前,紧紧嘞住缰绳。

  沉闷的马蹄声传过来,千万只马蹄践踏之下大地震动,带起尘土飞扬。那万千马蹄的践踏声甚至盖住了头顶的滚滚雷鸣……

  这位统领坐在马上看着敌人靠近的速度,心里忍不住产生了一些疑问:“好像不对,他们的骑兵冲锋速度怎么会这么慢?”

  远处那股黑色的铁流渐渐靠近,帝国士兵的视线终于能够清晰的看见敌人骑兵的模样,他甚至能看见敌人骑兵头盔上的羽缨,那位统领眼中忽然露出恐惧的神色:“不好!是弓骑兵!!”

  “唰————!!”一声让人心颤的破空声,敌人的骑兵阵中忽然上万利箭从天而降!步兵队列中的盾牌手不足,根本无法抵御满天如蝗虫一样射来的弓箭。无数士兵中箭惨叫呼号中倒地,还有的人刚刚举起盾牌,就被数支狼牙箭射穿!随后立刻有人惨叫道:“是弓骑兵!大家逃吧!!”

  几乎是顷刻间,原本就军心涣散的军队全部崩溃了,所有的步兵队伍全部乱了,所有人都清楚,普通的轻步兵在旷野中根本就不是弓骑兵的对手。他们单薄的装备根本无法抵御对方射来的利箭,等对方的弓箭射过后,敌人骑兵的全力冲锋对他们而言,则更是一场屠杀!

  无数人不停的呼喊:“逃命吧!大家逃命吧!”帝国军统领苦心驱赶出来的步兵队列瞬间就土崩瓦解了,他在后面挥刀砍了几个逃跑的士兵,仍然无法控制住局势。这些散乱奔走的乱军,反而将他准备在后面的骑兵队列也冲的东倒西歪。

  就在这时,敌人骑兵阵忽然静了下来,然后听见一个浑厚高亢的声音高声喊:“换刀!冲锋!!斯特利尔(异族语:杀!)!!!!”

  “斯特利尔!!!”上万骑兵同时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这位帝国统领立刻就知道,自己完了!这支部队也完了!

  那股黑色的铁流忽然咆哮了起来,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奔流开来,万马奔腾之下,大地颤动不已,铁蹄铮铮,似乎要将所有的东西都践踏得粉碎!

  轰鸣中,敌人骑兵的最前端已经轻易突破了已经脆弱不堪的步兵队列,一些仍然坚守自己位置的英勇士兵,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敌人骑兵头盔下那张扭曲残暴的脸和赤红的双眼,就整个队列都被冲的粉碎。

  敌人的铁骑迅速越过了步兵的最前端防线,直接朝着帝国军大营的纵深处冲去。

  他们的身后,是已经完全崩溃散乱的步兵,这些步兵则正在被后面源源不断而来的骑兵缴杀,他们往往手里的刀剑还没有挥出,就已经被敌人骑兵手里的弯刀砍倒或者是被敌人的马蹄践踏成肉泥!

  帝国统领绝望的看着自己的步兵队列被对手轻易撕裂得粉碎,身体已经忍不住颤抖,他用一种平静得近乎死亡的声音对自己的传令兵说:传我的命令下去,叫大家逃吧,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下达完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命令后,这位帝国忠心的军人回头对自己身边五百骑兵大声吼道:“我曾经是郁金香公爵大人的亲兵!在郁金香的旗帜之下绝对没有逃跑的懦夫!你们怕不怕?!”

  “跟随大人!”五百人的呐喊似乎盖过了满天的喊杀和惨叫声!五百把雪亮的马刀高高扬起!

  这位统领不再看身后一眼,驱马紧握手里的大剑义无反顾的迎面朝着那股铁流冲去,他的身后五百英勇的精锐骑兵没有一人迟疑,操着长长的马刀呐喊着紧紧跟随在后面!

  帝国最后的这支骑兵队狠狠的和敌人的骑兵前锋撞击在了一起。因为敌人的前锋经过了步兵队列的第一道阻拦,气势已经有所减弱,所以他们的狙击在开始的时候还是占据了一些上风的,也为其他营盘中的队伍的溃败逃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后世研究战史的学者都认为,假如没有这位帝国英勇的统领在危难时刻的视死如归,那这支增援主力军的一万五千军队很可能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但是他们的狙击并没有能够坚持很长时间。这位英勇的统领和他的五百人马,在那股巨大的钢铁洪流中,就好像是一颗被投入了大河中的小石子,虽然短暂的溅起了一点浪花,但很快的,就被淹没了……

  `

  这一战,大月王国的两万骑兵彻底冲垮了这支一万五千人的增援西北军主力的地方守军,整整一夜时间,空旷的平原上都充斥着大月王国铁骑的咆哮和帝国士兵的惨呼嚎叫。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失去了防御阵势的步兵,被骑兵肆意的屠杀!

  这一场夜袭,帝国军一万五千人彻底溃败,最后只有不到五千人从这场屠杀中逃得性命。而这五千人的生存的机会,还是那位统领和他的五百勇士用生命换回来的!而这位统领的名字,却没有任何记载……

  这一战,大月王国王子罗严塔尔亲率的两万骑兵大胜,彻底击溃了最后一支向西北军主力靠拢的增援部队!歼敌一万余……

  没有俘虏!

第五十八章 【帝国的悲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