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村落】

    傍晚的时候,大路两旁的树木上,有几只乌鸦轻轻发出“啊啊”的声音,随即远处扬起一阵尘土,随即大地仿佛都在震动,密集而沉默的马蹄声打破了傍晚的沉寂,几只乌鸦振了振翅膀,匆匆从树枝上飞走。

  罗迪此刻身上已经早就把那身炫目的银色铠甲换掉了,一身轻装的皮甲把他上半身的大部分地方都包裹住了——这身皮甲是出征之前妮可交给兰特带给自己的,据说是郁金香家族的家传的东西,当年妮可的父亲就是穿着这身皮甲征战沙场的。罗迪倒是很怀疑这么一副轻轻的皮甲能起到多少防护的作用,可是为了急行军赶路,那种炫目沉重的金属的铠甲当然是不可能穿在身上的,换上的这身皮甲后,倒是轻便了很多。

  罗迪身上里面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了,他感到大腿的内侧火辣辣的疼,连续两天的赶路在马上颠簸,实在是让他吃不消了。

  这一天半来,罗迪带着一万“雷神之鞭”的精锐骑兵人不离鞍连续赶路,累了就在马上休息,渴了饿了就在马上吃干粮喝水,马匹累了就换马继续前进,此刻每名骑兵都已经换了两次马了,每个士兵骑的马和身后带着的备用的马都已经筋疲力尽,有的马嘴角甚至都已经吐出了白沫。看来虽然中央骑兵军团的战马是全帝国精选的最优良的战马,可是经过了近两天不眠不休的奔驰,也受不了了。

  士兵已经满脸都是疲惫的神色,但是齐格带的这支狼牙军,确实不愧“雷神之鞭”的名头,每个士兵虽然已经疲惫不堪,但是面部表情依然坚毅彪悍,没有一个人掉队或者出声抱怨,浩浩荡荡的骑兵队伍,只听见马蹄声,没有任何人的喧哗声。

  “大人!斥候骑兵回来了!”身边的传令兵忽然拍马感到罗迪身边,在马上敬了个礼大声道。

  罗迪看了身旁的齐格一眼,齐格点点头,道:“传令下去全军放慢速度!”

  转眼间,传令兵把齐格的命令传达了下去,军官一个个传达了命令,在整齐的令旗号令下,从最前队开始,骑兵放慢了速度,但是整个队伍的依然不见丝毫的散乱,显然平日里齐格带兵相当的严格。

  斥候骑兵汇报前面有一个小的村落,似乎没有任何异常的样子。这里已经接近了前线,听说周围常常有大月王国的小股游散骑兵出没,但是前面的那个村子似乎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罗迪叹了口气,沉声道:“下令,在前面的村落休息一会儿,不能再这么赶路了,就算人不休息,马也要休息。”

  齐格点点头,他是骑兵出身的,自然明白对于骑兵而言,马匹的脚力是多么重要。

  夜幕降临的时候,狼牙军终于逼近了那个村落。罗迪下令全军在村外距离两里的地方停下,在河边休息一个时辰,然后带着齐格两百人进入了这个村子。

  这里依然是帝国的领土,只不过因为地域的偏僻,距离城镇比较远,几个正在村头的村民明显对于忽然看到这么对军队而感到一丝惶恐和惊讶。

  手下的士兵把村长找了来,这个村长明显是一个木纳老实的农夫,看见罗迪和齐格后结结巴巴说不出什么话。罗迪让手下的两人百人分出五十个到村北的村口处警界,自己和齐格跟着村长回到家里。那个村长一言不发,只是闷头带路。

  罗迪一走进这个简单的小院落,就立刻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那个村长一脸漠然的表情,旁边还有他的一个小女儿,只有十五六岁面目清秀的女孩子。

  等到他一眼看见院子里堆还没有劈完的木柴,罗迪心里已经有数了。

  “这里就你们两个人?”

  “是的,大人。”村长低下头,声音还是很稳。

  罗迪一言不发,走到墙角,忽然抬起一脚把墙边的一个木柜子踢翻,后面露出一个大洞来。这忽然的惊变让村长吓得立刻脸色惨白,那个女孩子也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身旁的几个士兵拔出弯刀冲了上去,从那个洞里面拖出来一个年轻的汉子。

  那个年轻的汉子身穿了一身简单的平民服装,脸色苍白,一脸的绝望。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居然是奸细!”齐格脸色也沉了下来。

  扑通一声,那个村长跪了下来,嘶声道:“大人啊!他不是奸细啊,他是我的儿子,不是大月国的奸细啊!”

  罗迪挥了挥手,让士兵放开了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看走路的样子不像是一个武士,罗迪倒也不怕他会反抗。

  “说,怎么回事!”

  看见周围的士兵全部都拔出了弯刀,那个年轻汉子立刻大声道:“大人,和我的家人无关!你抓我回去吧,我是……是从前线上逃回来的……”

  罗迪松了口气,点点头:“原来是个逃兵。”齐格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一点,只是沉声道:“你是西北军团的?”

  “是!”那个年轻汉子点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我原来是距离这里不远的特里尔堡的守军,特里尔堡被大月王国占领后,我们被打散了,我就逃了回来……”

  罗迪还没说话,齐格冷冷“哼”了一声,淡淡道:“那么帝国的军令你知道么?”

  “知道。”那个年轻汉子脸色惨白:“临阵私逃者,斩。”

  “不要!!”旁边的那个女孩子忽然尖叫了一声,想冲上来,被两个士兵拦住,她哭叫道:“你们不要杀他!你们为什么要杀他!我的一个哥哥已经战死了,难道你们还要杀了我剩下的唯一的哥哥吗!!”

  罗迪毕竟是初次领兵,年纪又轻,闻言不禁心里一软,叹道:“这是帝国的军令,如果人人都当逃兵而不惩处,那么还有谁来为帝国打仗!”

  那个女孩一脸倔强,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庞毫不畏惧对着罗迪,大声道:“逃兵!我哥哥根本就不愿意当兵!是你们硬把他绑去的!我的一个哥哥三个月前被你们绑去,结果死掉了。你们上月又来把他绑走!我们根本就不愿意当兵!不愿意当兵!你们要走了我们的粮食!难道要我们把命都要给你们吗!!”

  “等等!”罗迪对两个准备把那个年轻汉子往外拖的士兵挥了挥手。他转过脸来,面色阴沉的看着那个少女,沉声道:“你说,你的哥哥是被强行绑去当兵?!”

  不理会自己父亲满脸惊恐的对自己使眼色,少女瞪着眼睛看着罗迪,咬牙道:“是的!是你们绑去的!我的大哥因为不愿意当兵,结果被你们的人狠狠打了一顿,然后把他带走了!我的二哥也不愿意的,可是你们的人打了我父亲一顿,然后逼他和你们走了!现在反正仗都打完了,为什么不让我哥哥回家!”

  “有这种事!”罗迪脸色铁青,看了齐格一眼。齐格皱了皱眉头,他是在军队里待了大半辈子了,这种事情自然是听说过的。在很多地方,守军战时军力不足,往往就临时征调壮丁入伍。不过一般都是用招募的办法,按照人头支付军饷。可是现在按照那个女孩的说法,多半是守军的军官私吞了招募壮丁的军饷,而用暴力强行拉人进军队了。这种事情在那些地方杂牌守军中最是普遍。

  罗迪一看齐格的脸色,就知道这件事情多半不假了,齐格是最熟悉军队里的那一套了,连他都不说话了,那看来这个女孩说的恐怕是真的了。

  “放开他吧。”罗迪叹了口气,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一心想救援西北,保卫自己的家园和国家,可是看到连自己国家的平民都用如此仇恨的目光看着帝国的军人,他心里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此刻的心情了。

  齐格想说什么,可是想到刚才听到的这番话,也闭上了嘴巴。那个年轻汉子一重获自由,立刻扑过去保住了自己的父亲和那个女孩。

  “村长,你去给我们弄点吃的。然后帮我在村里都找点吃的来,我的士兵都饿了!”罗迪没有任何心思在追究这一家人了。他对一个亲兵使了个眼色,那个士兵立刻从身上掏出几个金币。

  村长惊讶的看着士兵手里的钱,却摇头惊恐道:“大人,不是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吃的了……”

  “为什么!”

  “前几天,有大月王国的军队来过这里,把吃的都……都搜走了……现在我们只有一点点口粮,实在没有多余的吃的了。”

  “什么!!”罗迪一拍桌子,腾的站了起来,喝道:“有大月王国的军队在附近!你为什么不早说!他们有多少人!在什么地方!”

  村长满脸惊恐,脸色苍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那个年轻汉子却回到道:“上次他们来的时候人不多,大概只有几十个骑兵,不过看样子他们是把军队分散了在附近的村庄搜粮食的。”

  “哼!”齐格脸色不善:“刚才你们为什么不说!”他心里气愤之极,要知道他们现在这么拼命的赶路,就是为了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感到瓦特要塞,在大月王国发现他们之前和西北军团汇合,如果让大月王国知道了他们派兵拦截,那么此刻罗迪和齐格手下只有区区一万疲惫的人马,恐怕就很危险了。

  “还有什么你们没说的!”罗迪示意齐格坐下,狠狠看着那个年轻的汉子。

  村长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那个年轻的汉子脸色惨白,眼神有些躲闪。罗迪心里感到不妙。没等他发话,齐格已经狠狠道:“你当逃兵我可以不追究,毕竟事出有因,大人既然放过了你,也就算了。可是你们隐瞒军情不报告,那就是和奸细同罪了!”

  那个女孩咬牙站了起来,大声道:“他们前两天来过,抢走了我们所有的粮食,抓了十几个人走,他们留话,要让我们给他们通风报信,如果有帝国的军队路过,就点燃稻草,烟囱里的烟就会飘出去……如果我们不那么做,他们就杀掉抓走的那些人!”

  齐格脸色微变,几步跑出了门,果然看见周围几个农舍里的烟囱早就冒出了黑烟……

  “他们在什么地方!那些大月王国的军队!”罗迪对着那个年轻的汉子暴喝道。他或许可以同情他被强行拉进军队的遭遇而不追究他当逃兵的事情,但是他们居然作出这种事情,让罗迪火冒三丈!

  那个少女被罗迪忽然的暴怒吓了一跳,往后缩了缩,哭道:“他们每次都是从村北进来的,我……我没有烧稻草……他们走后我父亲也让其他的人不要帮大月国,可是他们不听我父亲的……我真的没有烧稻草……真的没有……”

  忽然,门外传来的一阵急促的军号,是在村北的手下发来的示警的声音!

  “留下几个人看住他们!如有轻举妄动格杀勿论!”齐格冲回到房间里大喝了一句,然后罗迪跟着他大步跑到了外面……

  `

  【更新,砸票!】

  

第六十七章 【村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