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惊人的真相】

    【说了解禁就肯定会解禁!不会食言的。希望大家砸票支持。】

  `

  第七十四章

  眼见远处罗严塔尔的军队匆匆忙忙的散去,旷野上的败兵如同蚂蚁一样朝着罗严塔尔的主力军拢去,罗严塔尔不愧是草原上狡猾的狼,见机极快,一见自己的骑兵溃败,立刻下令撤退,没有给罗迪和鲁本任何追击扩大战果的机会——事实上,罗迪和鲁本压根就没想追击。鲁本手里能战的军力不到四万了,而罗迪手下的一万狼牙军长途奔袭三天,刚刚又大战一场早已经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追击的能力了。

  鲁本在手下亲兵的搀扶下从城墙上匆忙跑了下来,正看见罗迪一马当先率领着狼牙军从城门进入。

  看见那火焰一样的郁金香战旗,鲁本只觉得身子一晃,眼睛里一片模糊。

  有多久没有看到那面战旗了?五年?还是十年?鲁本已经记不清了,可是看见从城门中缓缓进城的中央骑兵军团,每个士兵脸上虽然充满了疲惫,但是眼神中的兴奋和坚毅是无法掩饰的!

  为首的那匹马上的主将,一身略有些泛旧的皮甲上沾染的鲜血,一头金色的头发飞扬,一双剑眉高高扬起,那双深蓝色的眸子里杀气尚未消去——那模样,正宛若几十年前正年轻的老公爵大人啊!尤其在他身后,看着手握马刀意气风发的老战友齐格统领,鲁本心里忍不住一颤,险些就以为时空倒流了……

  后面几步,鲁本几乎是甩开了搀扶自己的亲兵,从城墙的台阶上滚了下来,扑通一下跪倒在罗迪的马前,放声大哭。

  罗迪倒是吓了一跳,眼看一个穿着高级将领盔甲的中年人跪倒在自己面前,罗迪立刻从马上跳了下来。

  “鲁本见过公爵大人!”鲁本的声音有些发颤,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说过这句话了?

  罗迪倒是慌了,赶紧从地上把鲁本拽了起来,慌忙道:“是鲁本军团长吗?你的军衔比我大,怎么能向我下跪!”

  鲁本眼中早已泛出了泪花,仔细上上下下看了罗迪一番,这才把思绪从回忆中拔了出来——毕竟老公爵大人已经去世多年了!

  倒是旁边的齐格看出鲁本的失态,上前轻轻拉了他两下,随即鲁本晃了晃脑袋,大声下令手下军官引着中央骑兵军团去军营驻扎,自己则拉着罗迪就往守备府邸走。

  此刻城中早已经欢声一片,不论平民或者士兵知道打了胜仗,都是无比兴奋。眼看着城外的这队帝国的援军骑兵进城,不论是平民还是士兵都涌到了街头去观看,不时有热情的平民降手中的瓜果蔬菜塞到骑兵的手里,还有不少孩童跟在骑兵的队列之后欢跑。

  要知道,罗严塔尔杀人魔王的名声早已传遍了整个西北,大月王国铁蹄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前几日围城之时,城中平民都惶恐不安,生怕哪天城破之后就是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此刻听到城外的敌人被援军打跑了,心里哪有不欢喜的?

  罗迪一路上看着周围欢声雷动满面喜色的平民,想起前一天在那个村落中的遭遇,心里一阵感慨。脑中却忽然传来了安迪嘲弄的声音:“有什么好奇怪的。帝国和罗严塔尔,一个是债主,一个是强盗。虽然债主每个月上门来拿走你一半的东西,可是遇到了强盗,则不管青红皂白全部抢走,两害相比之下,当然还是债主稍微可爱一点了。”

  只是罗迪毕竟是年轻心性,此刻还沉浸在初战告捷的喜悦当中,没有太在意安迪的这句话。

  西北军团的统帅部就设立在了瓦特要塞原来的守备府邸。一进统帅部,就看见两个身穿军服的人从里面大步跑了出来。满脸阿谀的笑容,为首一个肥肥胖胖的家伙,看模样倒不想个军人而更像个土财主。旁边的那个人比他瘦了三分,却又高了一些,满脸堆笑,却更加像个狡猾的商贾。这两人身上却偏偏穿着西北军的统领制服,让人看了不禁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那个像土财主的家伙立刻就施了个下级见上级的礼节:“属下是瓦特要塞守备费多,见过公爵大人。”那个像商贾的人却道:“属下是特里尔堡守军统领费拉拉,见过公爵大人。”

  鲁本原本一张颇为高兴的脸立刻就沉下去三分,这两个人,躲在守备府里,消息倒是很是灵通,公爵大人刚到一会儿,他们居然就已经知道了。

  罗迪皱眉看了看这两个人,只是点了点头。按照道理说,他虽然有公爵的爵位,但是军衔不过是个统领,比这两个人并不高。只是这一路以来,同样身为统领的齐格对他都是以下级礼节相待,罗迪早已习惯,所以也并不觉得此刻两人如此施礼有什么不妥。只是听到这两人名字的时候,罗迪心里忍不住一愣,似乎想起点什么,可是一时又没有想到。

  鲁本早已不耐烦,拉着罗迪就往大厅里走,然后直接将罗迪推向了主帅的位置按他坐下。罗迪心里一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声道:“鲁本将军!这可不行!我不过是一个统领,怎么能坐这个位置!”

  鲁本正色道:“公爵大人!你是郁金香公爵!郁金香战旗所到之处,统帅之位岂能旁落!况且……”鲁本面色一黯淡,苦笑道:“此刻我这个军团长恐怕也差不多要坐到头了,我在西北惨白,陛下恐怕……”说到这里,鲁本嘿嘿一笑,只是笑声甚至惨淡。

  罗迪还想说什么,却看见齐格对自己使了个眼色,随即点了点头,大声道:“鲁本将军,这件事情等等再说!只是陛下要我前来,一是带来援军,二是委任我为西北军务观察特使,现在城围已解,还请大人立刻介绍一下目前西北军的情况!”

  鲁本点了点头,罗迪既然把皇帝都抬了出来,也就不再坚持什么。反正既然公爵大人已经被委任了西北特使,那么节制所有西北的权利,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当下鲁本立刻传令将手下所有副统领以上军官全部召来。

  先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手下的将领——原本西北军主力的五个统领,早已经阵亡了两人,又副统领接任。而地方守军,黑石堡的统领在驰援路上被罗严塔尔骑兵拦截,壮烈战死,守军也被击溃,那支守军已经撤销了编织,只能等战后再重新整编了。此刻鲁本将部下的统领一一介绍给罗迪,大多都是一些中规中距的军人,罗迪放眼看去,却没有一个如齐格那样一眼看起来就分外引人注意的角色。

  忽然他眼睛一两,看见一个三十岁的稍微年轻一点的军官站立在众人当中,一张消瘦的脸庞,线条刚毅,目光锐利。罗迪忍不住看了看鲁本。

  鲁本咧嘴一笑:“这是西北军右骑兵团的代统领吉斯伦特,原本他是我部下的亲兵队长,只是……右骑兵团的两位统领都阵亡,我就让他暂时顶替了……刚才……刚才带领人马出城接应大人的就是他。只是西北军的左右两个骑兵团此刻都伤亡惨重,原本的三万人此刻总共只剩下一万了,他虽然说是右骑兵团的统领,其实也算是西北军目前全部骑兵的统领了。”

  罗迪点了点头,又多看了那人一眼。

  吉斯伦特见公爵大人目光扫向自己,脸上虽然没有变幻表情,只是眼中却露出了激动的目光,身子也加倍的挺直了,目光死死看着罗迪胸口的那个郁金香的家族徽章。只是激动之下,停得笔直的身子却忍不住微微颤动。

  鲁本淡淡一笑:“吉斯伦特跟随我多年了,他是郁金香战旗下的最忠心的战士!”

  罗迪点了点头,心里苦笑:又是一个和当年的自己一样,盲目崇拜郁金香家族的热血年轻人啊。

  等到介绍那两个土财主和胖商贾的时候,鲁本的语气就没有那么愉快了,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军衔。唯一让罗迪稍稍惊讶的是,那个特里尔堡的统领,也就是那个胖商贾费拉拉,居然是个有子爵头衔的贵族!

  罗迪缓缓点了点头,等问道了西北军现在的情况,鲁本脸上却露出尴尬的神色,看了看众人,咬了咬牙,缓缓道:“公爵大人,当日西北军退入城中的有九万一千人,这几日伤亡惨重,此刻西北军在城中,尚有七万余人,只是其中有伤兵四千,保持战力的人……只有不到五万!”

  “什么?”罗迪皱眉,忍不住问道:“你说还有七万人左右,可是减去四千伤兵,怎么只剩下五万了?还有一万多人呢?”

  鲁本脸色尴尬之极,狠狠看了在座的几个统领一眼,随即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那个特里尔堡的费拉拉子爵却忽然开口道:“公爵大人,这些人头的计算,回头让手下的军机书记呈报名册给你过目也不妨,现在城外罗严塔尔的敌军刚刚退去,还有不少事情要定夺呢。”

  罗迪此刻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少年了,心里一动,虽然还想不透其中的问题,却隐隐明白其中必然有什么明堂了。他点了点头,随即看了鲁本一眼,不再追问这个问题了。

  随后下属的各级军官以及后勤人员将城防的损失,还有装备的损失一一报了上来,马匹,武器的损耗,还有城墙的修补,以及战后的善后抚恤问题全部一股脑的堆了出来。

  罗迪毫无经验,一时间不知所措。看得出来鲁本也是一脸的尴尬,想来他平日对这些事情也是非常头疼的。对他来说,掌管一个军团的军政大权,远远不如当一个只要杀敌冲锋的统领痛快的多了。

  幸好齐格倒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干才——在中央骑兵军团的这些年,他从来亏空军饷和军械物资。狼牙军的一切后勤补给问题,几乎都是他亲自一手抓起来的。这些问题上,他倒是经验丰富得很。

  那些乱七八糟得数据把罗迪弄得头昏脑张,好容易在齐格的协助下打法了那些后勤的书记军官事务长,把所有的任务安排有条不紊的安排到了下面。

  只是那个费拉拉和费多两人看见罗迪对于军务财政物资的处理似乎不太在行,眼中露出一丝欣喜得意的微笑。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鲁本带着罗迪和齐格去了守备府邸的住处。那住处原来是守备统领费多的,后来鲁本败退到之里后就让给了鲁本,此刻鲁本又执意让了出来。

  支走了所有的人,罗迪留下了鲁本本人,然后对齐格使了个眼色,齐格立刻回身走到外面,让罗迪的亲兵在外面守着,随后他转身进去,把房门又关了起来。

  罗迪尚在踌躇,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齐格确实一脸愤怒的样子,忽然大声开口道:“鲁本!你做的好事!一万多人的空额!!你……你玷污郁金香战旗!!”

  鲁本本来面色忐忑,忽然听见齐格的质问,脸色涨的通红,腾的一下窜了起来,叫道:“齐格!你不要胡说!我鲁本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玷污郁金香战旗的事情!!那些事情……”

  齐格面色阴沉,狠狠道:“那你说说!这一万多空额是怎么回事!当年的铮铮铁汉鲁本,你怎么向死去的老公爵大人交代!!”

  鲁本脸上呈现出死灰之色,迟疑了片刻,终于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这一说,不仅是罗迪,就连见惯了军中亏空军饷这等腐败之事的老行家都是大惊失色。

  “西北军团号称二十万人!主力军团十万,周围的地方守备军十万听上去好威风啊!可是你们知道么?其实西北军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西北军真正的实力,加上我直接统帅的主力军和地方守军,总共实际人数,从来没有超过十三万人!”

  “我的主力军团还算好,可是那些地方守备军,实际的情况就吓人了!一个楼兰堡,当初报上来的数字是共计一万五千人,是一个满编的步兵团。可是后来等楼兰堡败退,我才发现了情况的不对!”

  “楼兰堡的统领已经死了,可是他的家人却逃了出来……哼哼,你知道么?他家里的仆人和侍卫居然足足有一百五十人!而且,这些人头,居然全部挂在了楼兰堡守军的名下!也就是说,楼兰堡的统领,是在用帝国的军饷养自己的那些仆人和杂役!而后来我拷问了几个逃出来的军官,才知道,整个楼兰堡,真正的军队,不过八千人不到!哼哼!上报的确实一万五千的整编步兵团啊!他楼兰堡的一个统领,就吃掉了七千人的空额!其他的地方守军,情况大多如此!”

  “这些事情你居然都从来没有察觉!”齐格的语气森然。

  鲁本面色尴尬。他本来就是一个武将出身,要他带领一两万人的部队,每日练兵,训练出一支劲旅,然后冲锋打仗,那是他的擅长,可是要他当一军的主帅,然后负责整个军团的所有事物,那就实在不是他鲁本所能胜任的了。常常是部下呈报上来的物资资料,他鲁本看见那些册子就头疼,往往都是大笔一挥就批了下去。

  “那你的主力军团呢!你不是说主力军有十万人么?”齐格又问道。

  “主力军稍微好一点,毕竟这些人都是在我眼前,没有那么大胆!但是不久前我发现我的三个步兵团和右骑兵团都有吃空额的事情,不过比地方的守军好一点,加起来不过一万多人。我主力军团实际上的军力不过八万多一点而已。”

  齐格长叹了口气,猛然坐倒在椅子上。

  罗迪面色阴沉,缓缓道:“你说号称二十万的西北军不过只有十三万人,那七万人都是空额了?可是七万人的军饷一年有多少?那些军官就拼着杀头的大罪敢这么做?!”

  齐格看了罗对一眼,缓缓道:“公爵大人,你年轻,对军队里的事情还不了解……数字不是那么算的。”齐格稍微思索了一下,慢慢给罗迪解释。

  一个士兵,一年的军饷不过三个金币而已。算起来,七万人的军饷,亏空不过是二十一万金币,可是实际的数字远远不止那么多了。

  一个步兵用的长剑是五个银币一把,重装步兵的盔甲是一套三个金币。弓箭手的弓,箭,也都是要钱的!而骑兵更是厉害一匹战马就要五个金币,还不算一年的喂养草料费用。骑兵的铠甲比步兵更加贵,长矛和马刀价格也比步兵用的长剑要贵。

  吃一个士兵的空饷,其实就是连这些装备每年的费用一起吞了下去。算起来,一个士兵,每年要花费帝国七个金币,一个骑兵则要近十五个金币!还有维修,保养装备的费用!这些全部算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

  七万人的空额,一年算下来,帝国就要支付近百万的金币!而这近百万的金币,都源源不断的流到了那些贪污的军官手里!

  罗迪听得面色铁青,忍不住猛然跳了起来,“啪”的一声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把一张木桌立刻拍散了架。

  “这就是号称帝国的三大主力军团的西北军团吗!!这就是为帝国镇守边疆的精锐军队吗!!”罗迪眼中冒出怒火,忽然心里一动,大声道:“鲁本将军,那个特里尔堡呢!那个费拉拉!他又怎么样!”

  鲁本面色惭愧,缓缓道:“他?他的特里尔堡几乎就是一个空城了!报上来的一万五千的整编步兵团,其实不到五千人……”

  “混蛋!!”罗迪破口大骂道:“难怪我来的路上经过特里尔堡周边的一个村落,听说那里有帝国军队强行拉壮丁的事情!想必是战事将启,费拉拉他知道瞒不住了,就强行拉农夫去充数!!”

  “鲁本!既然你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些,为什么不惩办这些人!”齐格手里按住了剑柄,愤愤道:“难道这些事情你也牵连在里面?”

  鲁本一下激动了起来,大声道:“惩办??我怎么惩办!!罗严塔尔就在城外虎视眈眈!这个时候我怎么惩办?现在城里的统领,加上费拉拉和守备费多,一共是七人,其中牵连在里面的就有四个!我能怎么办?全部抓起来砍了?现在军心本来就不稳定,这个时候忽然把手下的高级军官砍了一半!我还怎么守城!怎么打仗!!”

  “那……老七呢?”齐格忽然低声道:“我听说老七在黑石堡当统领,结果率军来支援你主力的时候,路上被罗严塔尔拦截了?”

  鲁本脸上露出肃穆的表情:“老七当年曾经是大人的亲兵,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我查过了,黑石堡的守军一万五千人,一人不差!老七战死,他手下逃出来的人告诉我,老七在黑石堡的时候,家中没有余财,只有一栋宅子和两匹马!”

  齐格一下坐倒在椅子上,脸上露出悲切之色,眼中的怒火却再也掩饰不住。

  罗迪心里只觉得气闷异常,他来之前实在没有想到,西北军居然情况如此严重——说不好听的,整个西北军已经烂掉了一半了!那么帝国的其他军团呢?西北军号称帝国的三大主力军团,尚且如此,那么帝国的其他军团……罗迪忽然想到那天在帝国最最赫赫有名的中央骑兵军团看到情景,心中一面死灰。

  本来今天初战告捷的喜悦早已经荡然无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迪缓缓开口道:“鲁本大人,刚刚大战结束,你还是先去料理军中事物吧……让齐格统领陪同你一起去。我……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齐格和鲁本互相看了一眼,随即齐格大步走出房间,根本不看鲁本一眼。鲁本心中惭愧,只是叹了口气,也出去了。

  罗迪在房间里一个人坐着,左思右想,想到气愤处真恨不得冲出去拔剑立刻将费拉拉和费多那两个家伙宰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亲兵敲门,随后那个亲兵队长大步走了进来,施了个军礼之后,低声道:“大人,瓦特要塞守备统领费多,邀请您参加晚宴。”

  “什么晚宴!!”罗迪猛然吼道。

  那个亲兵队长吓了一跳,自从跟随了这位年轻的公爵大人以来,他从来都是对下属没有半点架子,此刻却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

  “是庆贺今天胜利的晚宴。”亲兵队长低声道。

  罗迪哼哼冷笑两声,正要说不去,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随即长出了口气,用低沉的声音冷冷道:“告诉他们,我去!”

  此刻罗迪眼中目光闪动,露出异样的锋芒。

  

第七十四章 【惊人的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