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宴无好宴】

    【按时解禁,大家多多支持砸票:)】

  `

  第七十五章

  此刻整个瓦特要塞里俱是一片欢腾,只是费拉拉和费多两位统领却是愁眉苦脸。此次西北一场大战,把他们平日里克扣军饷贪污军用物资的事情全部暴露出来。前几日因为罗严塔尔大军围城,鲁本为了稳定军心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只是现在敌人被打跑了。两人心中实在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罗严塔尔一旦破城,他们自然是全部完蛋大吉,听说那个杀人魔王可是从来不留俘虏的。自己积累了那么多家产,全部归了那个草原恶魔不说,只怕家里的娇妻美妾也要便宜别人了。

  此刻城围是解除了,只怕秋后算帐的时候也就到了。

  那守备费多是个草包人物,费拉拉却是个厉害角色。等到手下回报公爵大人答应赴宴,两人才稍稍的心里安定了一下。

  鲁本不足惧,西北战败,他这个军团长也没有几天日子了。秋后算帐也轮不到他了,只是那个新来的郁金香公爵大人,却有点让两人不安。费拉拉毕竟是个子爵,他本来就有点背景,对这位郁金香公爵大人的情况也多少知道一点。听说这位年轻的公爵大人在帝都的时候,也是位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喜欢的是美酒佳人歌舞享受,那就算是同道中人了。想来只要投其所好,未必就会真的铁面无私把自己宰了吧?

  费拉拉心里又格外的多想了一层,这位公爵大人既然是陛下委任的特使,那么基本可以算是西北的第一人了,只要把他拉拢了,到时把战败的罪名一股脑推给鲁本那个莽夫,再有帝都的那位压着,想必事情也翻不了天。

  再说了,帝都那位绝对不会坐视不管自己完蛋的。毕竟每年百万金币收入啊!帝都的那位他一个人就拿走了一半!眼下的问题就是这位年轻的公爵大人了。想不到他一来居然就冲垮了那个罗严塔尔,费拉拉开始还担心他恐怕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过听到他答应了赴宴,原本悬起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去。郁金香家族的人,打胜仗自然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了,只要他也喜欢那些调调,就不怕没有突破口!

  这两位当下一番商议,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来打动这位公爵大人。钱人家是不缺的,公爵大人有自己的领地。只是听说这位在帝都的时候可是一个风liu种子,看来要在女人上面下手了。费拉拉立刻就对费多说了什么,费多听罢脸上一阵肉疼,但是随即费拉拉眼睛一瞪,目光中露出恼怒的意思,费多立刻软了下去。自己如果过不了这一关,命都没有了,还死死守着那个宝贝有什么用处?而且看情况,如果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到了丢卒保帅的时候,帝都的那位自然是不会牺牲的,费拉拉是子爵贵族,身后也有一定的背景,那么到时候被牺牲的卒子,多半就是自己了。

  这种时候,也由不得他不答应了。

  晚上的时候,在瓦特要塞的一个贵族庄园里,庆贺胜利的晚宴隆重举行。

  西北沦陷之后,各地的贵族逃亡之后,不少人最后都带着家眷财物逃离到了瓦特要塞,有些人是从这里往帝国腹地跑,有些人跑的慢了,结果就被围困在了这里,此刻危险解除,这样的晚宴自然少不了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参加了。

  费拉拉为了筹备这个晚宴,也花了不少心思。虽然是在战时,但是他逃亡的时候,特里尔堡的百姓自然是不管的,可是自己的家里财物则是装了足足十几马车。其他贵族也都大多如此,有些人甚至是拖家带口的逃亡中,连什么乐队厨师都带了来。一番准备之后到也一应俱全。

  就在这个庄园的草坪上,美妙的小夜曲中,粉墨打扮的有头脸的人物穿梭其中,不少女子更是花枝招展——听说那个年轻的公爵大人要来参加,而且听说公爵大人尚未娶妻呢!这可绝对是个利好消息!那些西北豪门之中,凡是家里有个漂亮女儿了,都恨不得能打扮得成公主一样,如果家里没有女儿了,有个远房的侄女也立刻认做女儿带了来。至于那些连侄女也没有的,就只好望天叹气了。

  一时间,草坪中倒是姹紫嫣红,只是让周围的那些颇有猎艳兴致的年轻贵族们心里暗暗不爽了。今晚这样的盛会,在西北打仗以来还从来没有过,这些早就憋闷坏了的花花大少们就等着今晚能尽情欢乐一番,只是看见满园的美女,自己上去搭讪,却没有一个肯理会自己,都伸长了脖子望着门口,就连那些平日里曾经和自己有些关系的秘密情人,此刻也全当自己是苍蝇,脸上的表情恨不得能一把掌把自己拍到城门外去。

  费拉拉和费多两人站在园子门口,也是心里忐忑不安,手里举着个酒杯互相苦笑,成败就在今晚一举了。费拉拉还格外的看了一眼后面的树林,那里可是他们准备的一个秘密武器啊!

  忽然听远处的侍者高声道:“公爵大人到!”

  园子里立刻一片慌乱,所有人都列队赶往门口迎接,那些个少女还为了某些更有利的位置而争吵了几句。

  只听见一阵整齐的“枭枭”的皮靴声音,随即一队穿着中央骑兵军团制服的士兵的大步走到园中,为首的那个军官一脸的杀气,阴冷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扫了一圈,随即站立在一侧,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低声喝道:“列队!”

  一队士兵立刻站立两旁,几个粗鲁的大兵也不管那些贵族小姐的娇声怒骂,狠狠的把她们推到旁边。随后听见皮靴的声音,公决大人缓步走了进来。

  众人立刻傻了眼,这位公爵大人一身戎装,腰下居然还带了一把硕大的马刀。身上的那身皮甲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上面隐隐还带着几分淡淡的血痕。

  此刻全场众人都是一身贵族礼服,哪有他这样打扮来赴宴的?费拉拉两人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一番客套。

  罗迪也不多说,随意应付几句,随着他们缓缓走入场中。他身后,那个亲兵队长带着四个如狼似虎的士兵寸步不离,周围那些一看见公爵大人赴宴的贵族,原本都如苍蝇一样围了上来,心中想好了半天的阿谀之词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那几个士兵狠狠推到一米之外。那些士兵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豪门富商或者是什么子爵男爵,就是娇怯怯的贵族小姐,下手也是毫不容情。

  众人无奈,只能站的远远的说话。一时间什么“大人英明神武,帝国的支柱!”“大人名不虚传,乃是帝国军队的楷模。”“大人旗开得胜,将来必定鸿程万里!”这些酝酿半天的词句纷纷出口。只是阿谀如潮中往往夹杂着几分被那几个大兵驱赶时的“哎呀哎呀”惨叫,实在有点不伦不类。

  众人倒也学乖了,不敢再朝罗迪身边涌去,只是那些本来准备好的要在公爵大人面前装出一副出自肺腑情真意切的言词,此刻隔着几米远大喊出来,委实有些不是滋味,就连原本酝酿好的几滴激动感动的眼泪,此刻也不知道该不该挤出来了——隔得这么远,大人看得见么?

  费拉拉面色僵硬,只能硬着头皮领着罗迪走到院子旁边的席位上坐下。

  不得不佩服这些贵族在风花雪月上的功力。此刻瓦特要塞中物资缺乏,他们却把这个宴会办得有声有色,虽然精美的食物一时间时弄不到了,但是还是别出心裁的在院子中间架起了一个硕大的烤炉,上面的一根铁叉上串了一只已经拷的金黄的羔羊。

  炉火之下,那烤肉的响起远远就飘了过来。

  几个手下麻利的将羊腿上割下几块肉送了过来。费拉拉立刻推起笑容道:“公爵大人,这是大月王国的特色烤羊,乃是西北名厨打理的,可是这里的绝妙特色。想必大人在帝都也一定没有尝试过……”

  罗迪点点头,拿过旁边一个侍者递过的一柄小巧的纯银餐刀,在羊肉上割了几下,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故意大声恼怒道:“妈的!这刀子不快!”呼啦一下把腰下那长一米的马刀拔了出来,刷刷几下把面前羊腿羊肉砍成几块,这才脸上露出微笑,随手“夺”的一声,把个明晃晃的马刀狠狠插在了那价值二十个金币的高等木料的桌子上……

  众人脸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位年轻的公爵大人。过了半晌,一个头脑机灵的家伙才忽然高声叫了句:“大人行事爽快,不脱将军风采!”这一句话一出,立刻就提醒了众人,一时间又是一片阿谀如潮,有的心中暗恨自己见机的慢,被旁人抢了先,更是格外卖力的讨好。

  罗迪脸上这才露出几分笑容,缓缓举起酒杯频频敬酒,使了个眼色之后,身边的亲兵也推开到一旁去了。

  气氛终于融洽了起来,几个贵族壮着胆子走上前,也没有再看见那几个士兵上来阻拦,后面的人也立刻围了过来。一时间握手,拥抱,行礼。罗迪不冷不热的应付,只是说一些客套话,有人敬酒也是来者不拒,只是言语中只字不提西北战事。费拉拉心里舒了口气,他本来就是贵族出身,也曾经在帝都待过,和罗迪攀谈了一些帝都的风景逸事,和一些贵族中的风花雪月。等说到大月王国罗严塔尔的残暴凶狠,周围的贵族都是应声符合,随即大声赞美公爵大人用兵如神,初战就打败了那个草原的魔王。说到罗严塔尔的在西北烧杀抢掠。不少贵族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一副感激罗迪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模样。等说到大月王国给西北带来的霍乱,这些贵族都是破口大骂,痛诉自己在这场战争之中财产的损失。

  罗迪微微一笑,温言安慰大家,大家为帝国守护西北,损失的越多,那就是对帝国越发忠心。所有人立刻符合,恨不得再将自己的损失夸大十倍,以显示自己对帝国的忠勇。

  等到有个贵族大声诉说自己在战败的时候,如何英勇的组织家里的仆人拿起刀剑和敌人决一死战,如果殊死拼杀至最后一人,如果面对强敌坚强不屈的时候,罗迪脸上露出冷笑,不急不慢的缓缓道:“很好很好。”

  这话一出,全场都沸腾了,纷纷都痛说自己如何浴血抗击强敌,最后遭到失败之后如何坚强不屈,“撤退”到瓦特要塞后如何的浴血奋战和帝国共存亡,只是几次要求出城迎战强敌,都被鲁本的坚守命令所限制。如果没有坚守的命令,早就带着手下冲出去以死报国了云云。

  罗迪一一听在耳里,只是不时微笑道:“很好。等到众人终于编不出新的言词,声音渐渐若了下去之后,罗迪才缓缓道:“各位的赤胆忠心,本人已经充分了解。各位一心报国,这份心里令本人敬佩万分!不过虽然现在敌人是撤退了,但是各位的报国之心还是有地方发挥的!今日内本人就要率大军反攻罗严塔尔!各位既然有杀敌之心,我一定给大家机会!这样吧,这次反攻,不如就从各位中挑选加入先锋队伍,刚才想求战的人,宴会明日可到守备府邸去报名!本人一定满足各位杀敌的决心!”

  这话一出,立刻全场一片寂静。罗迪冷冷看了一眼,不悦道:“怎么了?难道各位的忠心就只在嘴巴上面么?”

  费拉拉满头大汗,对费多使用了个眼色,随即苦笑道:“大人,今日是庆贺晚宴,至于杀敌之事,还是改日再谈为好。我相信各位都是忠心陛下之人,只要大人到时一声令下,我们一定万死不辞!”

  众人纷纷应是,只是这声音听上去和前面的群情激昂相比,却未免有些底气不足了。

  罗迪也不再说什么,随即岔开话题,只随意询问一些西北的风土人情,这才将气氛缓缓了过来。

  这个时候,费多一张脸笑成一朵花的模样,抢到罗迪面前,低声道:“大人,这所院子之内,后面的那片树林可是颇具景观,园中的树木都是从南风运来的上等红叶枫树,在这西北可是不多见的啊!大人不妨前往观赏一下。”

  “哦?”罗迪皱眉,随即跟着费多往后面的那片树林走去。

  刚走到树林边上,忽然从树林里面撞出一个人影,匆忙间就朝罗迪怀中撞去。只嗅到一阵香风扑面,罗迪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出手相扶,耳朵里听见一个娇柔的声音:“哎呀”

  声音中明显带着几分痛苦之意,再看去,一个年轻的女子已经跌倒在罗迪的怀里。一双秋水一样的眸子看着罗迪,一只纤巧的胳膊自然而然的勾住了罗迪的脖子。脸上带着几分含羞带怯的惊惶。

  “大人,我不小心冲撞了大人……我……”说到这里,轻轻露出一排整齐的碎玉般的牙齿,轻轻咬了咬嘴唇,脸上露出惶恐的神态,只是一双眸子却泛出几分勾人的目光。

  “你是谁?”罗迪立刻放开了她。

  “大人,我是……哎呀……”那个女子刚刚站好,却又脚下一软,朝罗迪怀里跌了下去。罗迪脸色一红:“怎么了?”

  “脚……脚好像扭到了。”那个女子轻轻伏在罗迪胸口,声音娇媚非常。

  罗迪皱眉,随即回头对身后的亲兵队长使了个眼色:“这位小姐脚扭了,你们把她扶下去!”

  一声令下,两个粗壮的士兵大步走上来,丝毫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样子,一把就把那个女子从罗迪怀里拽了出来,然后一个拉左手,一个拉右手,也不管那个女子的大呼小叫,就拖了下去。

  “你们还准备了什么?”罗迪冷眼了费拉拉和费多一眼,两人此刻已经满头大汗,脸色惨白。

  罗迪忽然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两位的盛情,我心领了!只是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么?”

  “哼哼。”罗迪也不等他们回答,微笑道:“此刻大战在即,这样……成什么样子!我如果带头享乐,还怎么带兵?怎么打仗?两位的好意,我心里明白了,只是下次这么做的时候,要看看时间和场合,有些事情,不要做的那么明显,让那么多人看见,明白了么?”

  费拉拉立刻松了口气,本来吓飞的魂也终于附体了,赶紧擦了擦汗,苦笑道:“是是是,是属下做的太鲁莽了!大人千万恕罪!”

  罗迪微微一笑,随即正色道:“我今晚来找你们,是有其他事情要做。”

  “大人尽管吩咐!”眼见事情有了转机,费拉拉立刻点头哈腰道。

  “好。”罗迪假装沉吟了一下,淡淡道:“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

  `

  就在瓦特要塞正全城庆贺胜利的时候,退至木丹重镇的罗严塔尔则当着手下众将的面,亲手把斥候侦骑的六个队长斩成了七八块。

  罗严塔尔实在痛心。他不计损失的攻城,一战之下就损失了近四万步兵——对他而言,步兵可比骑兵重要多了。草原从来就不缺乏骑兵,只要他一纸令下,十万彪悍的草原汉子都能立刻上马成为勇悍的骑士。这些生长在马背上的异族,天生就是优秀的骑手,从小就会使用弯刀。可是偏偏他们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离开了马,这些草原的勇士就似乎不会打仗了!

  罗严塔尔费了一年的时间,在罗兰大陆的秘密特使的帮助之下,才勉强训练那么几万步兵。结果眼看胜利在望,却忽然从身后凭空冒出来一支敌人的大队骑兵!而且事后根据回报,居然还是帝国罪精锐的中央骑兵军团!更惊人的是,对方的统帅,居然是郁金香公爵!

  大陆之上,谁人不知道“郁金香”这三个字?当年就是郁金香旗帜下的那支“雷神之鞭”用铁血的手腕征服了他们民族!对于草原上的异族来说,“郁金香”这三个字,不但是耻辱,还是恶梦!

  就这一战,罗严塔尔就损失了四万人!其中两万是攻城的时候损失的,那也就罢了。可是帝国的郁金香战旗一到,自己的军队就溃败了。被对方从后面一路杀到了前面,对战之中步兵就损失了上万人,其中被雷神之鞭的冲锋直接干掉的不过几千,剩余的倒大多是溃败中被踩死的!这怎么能叫罗严塔尔不生气?

  更可气的就是那个罗兰大陆的特使!居然眼看着自己的败退,一声不吭的就走掉了。他手下带来近一万的那个什么骑士团,居然也就不声不响的跑掉了!眼看着自己兵败如山倒的样子,他们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可是罗严塔尔却不敢和对方翻脸,他深深知道那个见鬼的罗兰大陆特使的实力,如果自己对他拔刀,那么死的多半是自己!那个家伙虽然来了之后从来没有见过和谁动手,但是往往不经意间流露出来气息却让从小在草原上和狼打惯交道的罗严塔尔深深的忌惮!

  罗严塔尔和帝国打了这么久的仗,见识过不少帝国所谓的高级武士,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罗严塔尔带来这种深深的警惕。

  败退回木丹重镇的时候,罗严塔尔大怒之下,曾经和对方拔刀相向,可是那个罗兰大陆的特使,只是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那种冷漠的眼神,竟然让罗严塔尔心里一寒……

  那是一种绝对蔑视的眼神,从那种眼神中,从满了对他不自量力的嘲笑和不屑。那种眼神,就好像是一只狮子在注视着一只对自己张牙舞爪的蚂蚁一样……

  黑夜中,木丹重镇的一个营房里,一手放下笔,将面前的一个小小的信条卷了起来,然后抓起窗口一支铁架上的僚鹰,将那个纸卷轻轻塞到僚鹰腿上绑着的一个细小的金属环里,然后轻轻一松手,僚鹰振了振翅膀,从窗口飞了出去。

  “郁金香战旗重现……事情还真的变复杂了……”那个人轻轻叹了口气,蒙着面纱的脸上,一双眸子里闪过意味深长的目光。

  ·

  【虽然本周到目前为止才解禁了两章,但实际字数已经一万多了,各位等公众版的朋友,不要再埋怨偶解禁慢了……这个速度在起点不算数一数二,但也不算慢的了。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小五……】

  

第七十五章 【宴无好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