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千里奔袭】

    【各位,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写什么双主角啊……大家吵吵闹闹的,实在联想太强了吧?我从都到尾都没有说过要添加一个主角啊……晕……再说了,哪有写书写到二三十万字了,才忽然加一个主角上去的啊?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嘛……】

  【按时解禁,敬请砸票】

  `

  第七十六章

  “大人的意思是……”费多目光闪动,和费拉拉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刚才公爵大人把他们拉到了树林中谈话,这位公爵大人可没有绕弯子的脾气,直接三言两语就绕到了“钱”这个字上面。虽说在官场之上行走,“钱”这个东西是少不了的。只是这位公爵大人也未免太直接了吧?没有任何铺垫,就把手直接伸了出来。他们两却不知道,罗迪根本就是个冒牌公爵,虽然在帝都也过了几个月的贵族生活,可是这种高位者之间的肮脏交易,他还是不懂得迂回的,直愣愣的就说了出来。

  费拉拉惊讶之余,却大大的放心了。不怕对方不收钱,就怕自己想送钱却没地方送呢!当下费拉拉微微一笑:“属下知道目前西北战事紧张,我军物资匮乏。在下愿意变卖家产,筹集军费,为大人解忧!”

  费多也立刻点头称是,只是脸上隐隐露出肉疼的神色,咬牙道:“属下虽然家境也不宽余,愿意砸锅卖铁,捐献军费……”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想是在计算数目,大声道:“一万金币!”

  这话一出,罗迪眉头也立刻皱了起来。旁边的费拉拉也是满脸怒气,心里直骂这个费多草包之极!既然公爵大人敢开口索钱,那么自然是对自己亏空军饷物资的底细十分了解了!这个时候,这个草包守备统领还惜钱如命,实在是废物一个!

  果然,只见公爵大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好的很啊,费多守备大人!你倒是大方的很啊!一万金币!”顿了一下,只听见公爵大人冷冷道:“围城之前,瓦特要塞还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那个时候瓦特要塞上报的军力是多少?一万五千人吧?围城之后上城墙打仗的是鲁本的西北军团主力,你的人大多是协助城防和城中的治安问题!现在仗打完了,瓦特要塞的守军还有多少人?瓦特要塞是一级要塞,帝国军令,库存的箭失应该有四千捆!我来的时候听鲁本将军说,好像箭失的数量,不是那么够啊……还有,帝国法令,一级要塞筑城墙,城高十二米!我进城的时候就奇怪,怎么城墙如此矮呢?好像还不到十米吧!”

  罗迪这番话说的极慢,把个守备费多听得心惊肉跳,面无人色,直听到最后一句,下意识就申辩道:“怎么会不足十米!明明就是十米啊!”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立刻意识到坏了,顿时面如土色,吓得浑身发抖。

  费拉拉在一旁看得心中大骂不已,痛骂这个守备是草包,心里打定主意,只要这件事情一过去,就汇报帝都那位把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草包给换掉!

  当下费拉拉脸色一变,收起笑容,直视着罗迪,咬牙道:“既然公爵大人已经说明了,我也不说什么场面话了!我和守备大人愿意出资十万金币以充军费!不知道公爵大人是否满意!”

  罗迪叹了口气,这才微笑道:“多谢两位大人忠心为国了!”

  说罢几人走出树林,重新加入晚宴。这番罗迪不在做作了,把从帝都学到的贵族礼节充分运用,行走在众多人之间,谈笑举止落落大方,一副世家贵胄的模样。

  众人当晚尽兴而散,虽然觉得这位公爵大人前后态度不一,颇为奇怪,但想来人家是帝都来的帝国第一家族,有些架子倒也正常。

  罗迪被也有些微醉,手下亲兵护卫下回去。只是一路上坐在马上和脑子里的安迪窃笑不已。

  “安迪,刚才多亏了你,我还真不明白这些家伙打教导会这么麻烦。”

  安迪语气不屑:“我今天一口气就帮你阴了十万金币,你这下可满意了。刚才你说话的时候还是破绽太多,险些就让那个胖子看出破绽了!”

  罗迪苦笑:“我本来就不懂这些,全靠你偷偷提醒我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好几次我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只能撞出一副深沉的面孔来吓他们。如果不是你在心里告诉我该怎么说话,恐怕我立刻就露馅了。”

  安迪窃笑不已:“小子,随便一个晚宴就阴了十万金币,这滋味如何?”

  罗迪沉默片刻,淡淡道:“恶心!”

  安迪冷冷道:“这就是权位的诱惑了,你现在还没有习惯罢了。不管如何,这第一步是成功了,下面就要看你的了。毕竟出谋划策我可以帮你,真刀真枪的打,那是做不了假的!”

  罗严塔尔在木丹重镇广散斥候侦骑,打探瓦特要塞的情况。可是一连几天,都发现瓦特要塞之外周围坚壁清野,大批骑兵护卫着工匠出动,就连周围的几个小树林都俱被砍伐,木料全数运回城中。城墙之上更是热火朝天,工匠整天都在乒乒乓乓忙着加固城墙。两天之内,在要塞之外城墙之下打造出无数拒马,那一个个巨木上插着削的尖尖的木矛,摆满了城墙之下。

  随后骑兵四处出动,把要塞周围的镇庄村落都跑了个遍,大量收购粮草,将附近居民大多迁往城中。这番做作,明显是摆出了一个死守的架势了。

  罗严塔尔暗中派了两支骑兵去骚扰,可是那个郁金香公爵却似乎很厉害。早有帝国的“雷神之鞭”在守株待兔,双方小小的打了几场,倒是罗严塔尔的骑兵敌不过败退。

  罗严塔尔看在眼里,心中却冷笑。他已经从帝国帝都的密谈回报中得知,这次中央骑兵军团来的援军不过两万人而已,虽然对方那个郁金香公爵来的出奇的快,抢在了情报的前面打了自己个措手不及,但是现在看来对方实力不过如此。军力对比上依然远逊于自己。现在对方就算要从帝国南方调集军团,没有两月是到不了的。

  而自己早从大月王国内征发了十万骑兵两日内就到,到时罗严塔尔打定主意,就算拼着再大的损失,也要硬吃掉对方!攻城之战虽然让他头疼,但是兵力的消耗却是讨不了巧的。就是打消耗战,自己也是十拿九稳了。

  唯一让自己气愤的是,罗兰大陆的那些人,正日就在木丹重镇的军营中休息。那个罗兰大陆的特使,正日不见人影,本来战前答应自己的大批魔法师援军固然是看不见影子,就连带来的那一万骑士团,也是一个兵也不肯出。对方只说那骑士团只是奉命护卫特使大人,拒绝参加战斗,罗严塔尔心中恨的牙痒痒的,却无话可说。

  由哥顿统领带领的后面的一万中央骑兵军团和两千皇家近卫团骑兵也抵达瓦特要塞。罗迪每天只是召集齐格哥顿一干人在守备府邸商议,其他统领一概不见,也不见他升帐议事,也不见他巡视军营。大家都觉得这位年轻的郁金香公爵大人行事古怪,从守备府邸的一些言语中传出,这位公爵大人平日还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自言自语,有时房间中还传出公爵大人的声音仿佛是和什么人在争论的样子。

  又忍耐了两天,大月王国的十万援军抵达木丹重镇,罗严塔尔又下令全军修整两日,厉兵秣马,作足了充分准备,立刻下令开拔,欲二次攻打瓦特要塞。

  一时间,除了留下的五万人守护木丹重镇,其他二十万人浩浩荡荡,军阵足足长达五里。罗严塔尔知道无法偷袭,干脆光明正大的进发,只是上次吃了苦头,这次却是广散骑兵斥候,打探消息,防备有人偷袭自己。

  这日来到瓦特要塞城下,之间城下原本旷野之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防御攻势,看着那一个个查满了尖锐木矛的拒马,看着完全加固后的高大城墙,看着城墙之上摆放着的大量滚木擂石,罗严塔尔心中暗暗咬牙,不知道这次在这个瓦特城下又要有多少部下勇士丧命了。

  罗严塔尔作足了准备,上来就立刻派了两千敢死之队去拆除城下拒马,第一日就这两千人第一日就死伤殆尽。城墙之上箭如雨下,这些拒马都在箭失的射程范围之内,每拆除一个,都要赔上两三个士兵的性命。罗严塔尔下令和对方对射,却全数被对方的术士做法挡了下去。

  足足消耗了又两天,将城下防御工事全部拆除了一大半,罗严塔尔却已经损失了六千多人,气得他双目赤红,却只能跺脚。

  他又二十万大军,虽然军力上是大大优于对方,但是每日消耗粮草也是惊人。大月王国地处草原,本来就不是产粮食的地方。为了这次战争足足准备了两年时间,才积累了一批物资供他使用,所以罗严塔尔心中着急,只能不顾士兵的损失,下令硬攻。

  可是手下的一个个千人队伍还没靠近对方城墙就被那对方的箭失射杀,眼看对方的箭失不过都是削木为箭临时造出的粗糙之物,但是几千人弓箭手齐射之下,那威力也是相当惊人了。盾牌虽大,但是拆除工事的时候,总不能总举着盾牌吧?

  罗严塔尔坐在马上,远远看着瓦特要塞城墙之上飘扬的郁金香战旗,心中翻腾不已。他从小自草原上长大,却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年少的时候,就曾经偷偷独子一人潜入帝国游离,更是在帝都偷学光明帝国的治军兵法,对郁金香这个三个字的分量自然是异常深刻的。心中也常常将其当作自己将来的假相敌,只是这次真的碰上了,却让自己撞了个灰头土脸。

  眼看又是一个千人队上去,被对方弓箭射了回来,留下一地的尸首,罗严塔尔心中气急,大声怒吼另外一个千人队顶上。

  这个时候,军中一骑从后面赶了上来,马上个大月王国的骑士满身都是鲜血,手里举着一个象征着十万火急的红色牛骨。

  这一骑飞驰到罗严塔尔面前,那个骑士刚从马上踉踉跄跄摔下来,身后那匹马早已力竭,悲嘶一声倒毙在地。那个骑士双手把红色牛骨举过头顶,声音带着气急败坏的哭腔。

  “大王子殿下!光明帝国中央骑兵军团兵分两路,两日之内突袭一千余里,连扫我们十七个部落!已经……已经快打到龙台金帐了!!陛下命你立刻率军回援!!”

  罗严塔尔大吼一声:“什么!!他们又多少人!打的什么旗帜!!”

  那个骑士满脸血污,喘息道:“人数不知……打的是……郁金香战旗!”

  罗严塔尔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身子晃了一晃,差点从马上摔了下去。旁边几个手下心腹将领赶紧上前扶住了他,罗严塔尔只觉得心中惊怒不已,他实在想不到,自己一辈子都是已长途奔袭而著称,这次却被对方偷袭到自己老家去了!

  他坐在马上,见周围部下都在看着自己,勉强定了定神,咬牙道:“他们怎么会跑到我们后面去了!木丹的守军呢!难道都没有发现么!!”

  那个武士喘了口气,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却依然道:“他们应该是绕城而走,所有小股斥候骑兵,凡是被遇到的,都是被斩杀殆尽,不留活口!所以消息等他们出现在境内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来去如风,马不停蹄,遇上我们的人也从来不留战俘,全部就地格杀,所以……”

  罗严塔尔怒极,大喝道:“那么木丹的守军呢!我留下五万骑兵难道是叫他们当摆设的么!既然得知消息,为什么不派兵追击!!”

  “派了!可是消息来得太慢了,敌人已经早就冲入草原中……”

  罗严塔尔长长吸了口气,冷静下来:“那么木丹镇中的那个罗兰人的骑士团呢?他们在干什么?”

  “罗兰特使说身为盟友,义不容辞。罗兰人早就全军出动,配合我们追击去了!”

  “哦?”这个答案倒是出乎了罗严塔尔的意料,他闭目想了一想,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随后他猛然一睁眼,低声下令,留下一万骑兵断后,其余大军立刻退军。他自己亲自带领三万骑兵火速朝大月王国急速驰援。

  此刻,西北的大月王国草原上,一支全身盔甲手持长矛的骑士团也在马不停蹄的奔驰,刚才他们发现了有大片马蹄印记,数了一数,估计对方大约有上万人。于是领队军官立刻下令全速追击。

  骑士团跑在最前面的一匹红色战马上,那个罗兰大陆的特使,依然是一身黑袍,黑纱蒙面。战马虽然在奔驰,他心中却依然在想昨晚受到的那个僚鹰送来的密令……

  “不惜一切代价!击杀郁金香公爵!”

第七十六章 【千里奔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