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血誓】

    【按时解禁】

  `

  第七十七章

  草原之上没有什么山脉,放眼看去都是一片空旷无际。这等特殊的地域,绝对是一个天然的最优秀的牧场,所以草原之上,即使是小孩子和妇女都会骑马。大月王国骑兵之强,可以说是有其先天的优厚条件。

  可惜这样的地方却也有个致命的缺陷!

  草原无山脉,缺乏各种金属矿产,就连普通的木料石料都是稀少。所以大月王国虽然骑兵强悍,但是却无法全力装备。罗严塔尔虽然是草原上百年难得的雄才,在他从大陆游历而学来的各种战法训练到草原骑兵上后,战力是大大增加了。可是装备依然落后。

  缺乏铁矿产,无法装备重甲骑兵。没有石料木料,无法建立城寨城镇。所以大月王国虽然拥有广阔草原,却没有什么防守严密的国防线,草原处处都是入口,完全不设防。

  罗迪的办法非常简单,那天哥顿统领带着剩下的一万中央骑兵团到来之后,从前门刚进城,罗迪原本手下的一万骑兵就连同着西北军剩下的一万骑兵从后门出了瓦特要塞。两万骑兵分城两路,从小路绕过已经被罗严塔尔控制的楼兰堡特里尔堡等等西北要塞,中央骑兵军团自然是归罗迪带领,而另外一只万人骑兵,则由西北军的骑兵统领吉斯伦特领队,这两支军队犹如两把尖刀一样,直插大月王国大草原。一路上马不停蹄,人不卸甲。路上只要遇到任何小股敌人,全力扑灭,不留一个活口。

  罗严塔尔虽然在瓦特要塞派了不少斥候探马,但是瓦特要塞正在热火朝天的修建防御工事,鲁本按照罗迪的命令估计派出让哥顿手下的人骑马出去和罗严塔尔派来的人大大小小打了几场,完全吸引了罗严塔尔的注意力。就算偶尔报上去有几个斥候骑兵失踪,大月王国那里也只以为是靠得太近,被瓦特要塞的派出的保卫那些在外修建工事的军队给干掉了。

  就这样,帝国的两万骑兵昼夜不歇息,两路进入了大月王国,目标直指大月王国的龙台金帐!

  草原上的异族本来就是游牧民族,各个大小部落分散在四处,只是大月王国建国之后,这些部落都被征服统一,都听龙台金帐的号令。

  罗迪这一路遇上几个草原部落,都是立刻剿灭。那些部落中青壮年男子大多都被征调虽罗严塔尔出征了,草原游牧民族虽然彪悍,可是剩下的老弱妇孺,又怎么是光明帝国装备齐全的正规大队骑兵的对手?罗迪也不多杀人,他这次突击,就是为了打乱罗严塔尔的步骤,在大月王国的腹地闹个天翻地覆,越乱越好。凡是有遇到大月王国部落里的武装力量,自然是一概消灭。那些老弱妇孺虽然留着不杀,但是罗迪却下命令只给他们留下少量物资,其他帐篷和部落牛羊马匹全部集中围起来,然后一把大火点上去。这计策本来就是安迪教给罗迪的。

  要知道,大月王国虽然依靠其独特的先天条件号称拥有二十万骑兵,但是总体人口不过不到百万,不少骑兵本来就是平日放牧,战时打仗,只是好在草原之上人人都精于骑术,只要稍加训练,就是一个合格的骑兵了。可是生产力量几乎是零,全凭借游散式的放牧。牛羊马匹就是他们的唯一财富,这番大闹,就是要在大月王国的根本上捅上一刀!

  按照那个骷髅安迪的说法,如果罗迪肯再狠心,应该一路屠杀下去,不分男女老幼,一律屠灭!大月王国原本人口就不多,这下一路杀下去,必定让它元气大伤。最大限度的造成人口锐减国力衰弱。试想,如果将女子儿童都杀光了,就算罗严塔尔在前线还有二十万青壮年,可是空有成年男子,总不能凭空生出后代吧?真要是让光明帝国这两万全副武装的骑兵在大月王国内部不计损失这么一路杀下去,就算大月王国事后再怎么鼓励生育,可是生育出一个孩童,总要十几年才能成人。恐怕十几年时间里,大月王国的人口都无法恢复了。

  这条狠辣计策,当年帝国阿拔斯大帝在位的时候,当代的郁金香公爵征讨草原时候就曾进用过,结果草原的彪悍民族被征服之后元气大伤,几十年都没有缓过来。

  只是罗迪现在还年轻,这种毒计目前是绝对不肯做出来的。只是这一路烧杀下去,也不知道灭了多少部落,人是不多杀,牛羊马匹一个个宰杀起来也费事,干脆就全部驱赶到部落的建议寨子中然后集中一把火烧掉。没有了牛羊马匹,这些草原部落也就只能崩散了。而大月王国就是这草原之上的一个个部落组成,灭了一个部落,就等于减弱了它一分力量。

  所以几天时间,两万骑兵大队两路分进,一路上横扫了十几个部落,一时间把个草原闹得风声鹤唳鸡飞狗跳。

  至于什么龙台金帐,罗迪心里明白,那是碰也不会去碰的。大月王国虽然大军在外面,但是大本营里几万留守骑兵肯定还是有的。在这种草原的旷野上和数倍于自己的对方大规模骑兵打yezhan,除非是脑子坏掉了。

  只要闹上几天,就不愁罗严塔尔不退兵了。

  马不停蹄的奔了三天,除了偶尔让战马休息,人是一刻不下马鞍的。一路烧杀下来,雷神之鞭骑兵虽然疲惫,但是严格的训练让他们还能勉力支持。只是渐渐的这两天发现后面似乎有人远远的追击上来了,这个消息倒让罗迪有些心中不安。在这种地方,一旦被敌人的大股骑兵追上。旷野之上的硬捍,自己的中央骑兵军团虽然精锐,但是毕竟是一路厮杀几天下来,终究是输多胜少。

  只是后面的追兵似乎对跟踪追击之术颇为擅长,这一天下来似乎倒是越追越近了。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本来也很难隐藏踪迹,若是被敌人发现包抄,恐怕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了。

  这几天进展顺利,罗迪带着后面的追兵在草原上绕了个大圈子,然后看了看天色,下令全军立刻分为三队,三千人一队,分散朝边境跑。

  后面的追兵似乎也被罗迪的忽然分兵弄得措手不及,他们本是龙台金帐的留守骑兵,领兵的也不是什么机变的人,慌乱了一下后,却不敢分兵追击,只能闭着眼睛胡乱选择了三股人马中的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罗迪领着三千人跑了半日,远远察觉身后的敌人追了上来,心里也不慌乱。立刻下令再次打散队伍,三千人又分成了三个千人队,又分成了三个方向跑。

  这下把身后追击的大月王国的骑兵首领真弄了个手忙脚乱了,吹胡子瞪眼睛大骂了一番这帮帝国的异族人太狡猾,也只能随意选了个方向追击。

  闷头追了半天,眼看天色晚了,手下汇报,从马蹄的印记来看,对方又分成了十队人,按照是个方向跑了。这个大月王国的统领一时目瞪口呆,脑子几乎就转不过来了。

  他本是大月王国出名的勇士,骑马打仗,那是勇不可挡,可是这些诡变的道理,他那个脑袋一时哪里想得出来?当下又不知道拔掉了多少根胡子,只是一门心思照着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几番分兵之后,罗迪身边只剩下一百余人,这些人都是他的亲兵精锐。只是自己运气似乎不太好,对方的追兵好像一门心思认定了自己这个方向,几次分兵都不知道怎么搞的选定了自己追了下来。罗迪忍不住心中叹息。

  这个大股突袭,然后化整为零的策略本来就是他定的。目的就是让对方的追兵慌乱,对方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兵力,绝对不敢贸然的分兵追击,可是等到自己兵力越来越散,对方察觉到了,也没有办法追了。手下大队人马虽然化成无数小队,但是好在茫茫草原,对方也没有什么关卡要道拦截,只要跑出了草原,就可以在瓦特要塞汇合。仗着骑兵的机动力强,这可是目前最好的撤退办法了。最后纵然某一股人不幸被对方追上了,那么也是最小限度的减少损失了。

  只是不想自己居然运气这么好,对方好死不死的就缠上了自己。眼看胯下的战马越跑越慢,虽然是竭力驱赶,但是马终究是跑了几日了,虽然中间也有休息,但是总是越来越力弱。罗迪看了看周围,手下亲兵也和自己差不多,虽然竭力驱动战马,但速度也都降低了下来。

  忽然听见一声惊呼,罗迪的胯下战马一声悲嘶,双腿一软就瘫了下去。罗迪身手矫健,匆忙中从马上跃了下来,却还是摔了一个跟头。

  手下亲兵立刻勒住战马拨转马头绕到他身边,齐身从马上跳了下来。

  眼看罗迪的那匹战马口吐白沫,奄奄一息,再也站立不起来了。罗迪心中忍不住叹息,想不到这匹马看上去比其他马匹都要雄壮威武,此刻却是最先倒毙的。

  亲兵队长大声道:“大人,请上我的马!你我共骑!”相比之下,这一百多人,也就他的马此刻精神还算旺健了。

  罗迪皱眉,看了一下身后,远处已经隐隐能看见天边的敌方人马了。

  “你的马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两人共骑,只怕倒得更快!”

  亲兵队长眉毛一样,毫不犹豫就道:“那么请大人独骑我的马!”

  “胡说八道!”罗迪淡淡一笑,只是脸色阴沉,缓缓道:“各位,此刻敌人已经中了我们的化整为零之计了,只不过我们这路人比较倒霉而已。但是我们吸引了敌人的大股追兵,其他弟兄就可以安然脱险了!今天之势,我们只怕多半都要命丧于此了,你们怕不怕?”

  “不怕!”一百人齐声喝道。他们这一百人都是狼牙军的精锐,都是捍勇不怕死之人,此刻面临绝境,却都是面不改色,没有一人脸上露出畏惧之色。

  罗迪点了点头,心中涌起一股豪情,拔出马刀,大声道:“既然反正都是跑不掉了,我们索性趁着现在还有点力气,掉头和对方拼一拼!就算死,也要拼掉他几个人!”

  “大人!”那个亲兵队长大声道:“我们自然是不怕死!但是大人您却是绝对不能死的!”

  说完这句话,那个亲兵队长看了部下一眼,大声道:“请大人上我的马先走!属下带领人给大人断后!”之间狼牙军骑兵个个面色刚毅,纷纷拔出马刀,齐声呼喝道:“愿为大人断后!”

  “断什么后!”罗迪心里激动,嘴里却骂道:“这不是断后,是送死!你们想让我先走,可是哪里有撇下部下自己先逃跑的统帅!”

  那个亲兵队长面色不变,大声道:“大人,我们人虽然少,但是拼死一战,拖上他们片刻自信还是能做到的。我等身为大人亲兵,死而无撼!只是大人身系西北十万大军安危!若是大人出了什么闪失,西北再无可以抵挡罗严塔尔之人!”

  罗迪心里翻腾,只觉得一腔热血直欲喷出,却只是咬牙摇头。

  眼见远处敌人的追兵越来越近,几乎已经远远可以隐约感觉到马蹄震动大地的声音了。那个亲兵队长一脸的焦急,大声道:“大人!如果您不答应,那么片刻之后,大家都是一起死!这样的结局有什么区别!但凡有一线生机,大人都应当为西北军和狼牙军保重自己!”说到这里,忽然拔出弯刀横在了自己脖子上,大声道:“大人不走,反正是个死,属下干脆就先死在大人面前了!”

  见罗迪还在犹豫,这个亲兵队长又低声喝道:“大人不走,难道今日非要在这里送死不成!大人一死,西北无人可挡罗严塔尔,只怕整个西北都要蹂躏在罗严塔尔的铁骑之下了!大人!!”

  呼啦一下,所有的士兵都围了上来,俱都学着那个亲兵队长把刀横在自己脖子上,面色刚毅,看着罗迪。

  罗迪只觉得眼睛一片模糊,喉咙哽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还待摇头,可是眼见那个亲兵队长面色绝决,弯刀横在脖子,已经割出了一到血痕,周边士兵个个目光坚毅,只要自己这头一摇下去,恐怕立刻就是血溅当场!

  罗迪本就是一个性格坚韧的武士,这几日在战场之上博杀,更是多了几分铁血的刚毅,当下强忍眼泪,一言不发跳上了那个亲兵队长的战马,咬牙抽出一枝长箭双手折断,指天发誓道:“今日仰仗众位弟兄,我若能逃脱,他日必定为众位报仇!势将用敌人之血将这草原染成红色!如有违誓,犹如此箭!”

  咬破嘴唇,然后调转马头,大喝一声扬鞭急驰而去。明知道身后百多人正看着自己,罗迪却不敢回头看一眼,只怕自己一眼看去就会忍不住控制不住自己跑回去和他们一起拼杀赴死。

  眼见公爵大人一骑远去,那个亲兵队长舒了口气,转过身来,大声喝道:“好了!各位弟兄,今日我们虽然死在这里,但绝不能堕了我们中央骑兵军团的威风!不能辱了‘雷神之鞭’这四个字!听到了么!”

  百余人扬刀齐声断喝:“杀!”,每个人脸上都是绝决的神态。

  当下那个亲兵队长跳上一匹马,多处来的一个人只能两人一骑了。

  “列队!”一声令下,百余骑兵排列整齐,虽然他们只有区区百余人,但是依然军容齐整,气势逼人。静静的坐立在马上,等待敌人的来临!

  约莫也就一顿饭不到的时间,远处的大月王国追兵已经赶到,远远看见前面一支小队骑兵整齐的排列在那里,那个大月王国的领队将领倒是愣了一下。

  难道这些人脑子坏了?一百多人就赶和我们硬拼?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决定要不要立刻冲上去杀了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忽然对面已经传来一个雄壮的声音。

  “射!”

  呼的一下,百多支箭立刻就飞了过来,不少大月王国的骑士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中箭从马上摔了下去。那个统领匆忙之中俯下身子,才险险躲过一箭,可是身后的一个亲兵却被从马上射了下去。

  那个统领大怒之下,马鞭一指,喝道:“冲!灭了这些异族蛮子!斩首一个赏牛羊五头!!”

  眼见对方一轮齐射射倒对方不少人,那个亲兵队长哈哈大笑,笑声中尽显苍凉,随即高声喝令下,狼牙军的勇士们都把手里的弓箭扔在了地上,拔出马刀。

  带到对方恼怒之下冲杀过来,对方传来一声:“斯特利尔(杀)!”的喊杀声,随即无数张冷漠的脸庞上,夹杂了贪婪和恐惧。无数刀枪林立,好像一团乌云一样滚滚而来。

  那个亲兵队长的脸上,却居然泛出一丝平静的微笑,随即他鼓起全部力气,大吼一声:

  “狼牙!!”

  “杀——!!”百多人的呐喊,却好像盖过了对方的那乱哄哄的“斯特利尔”,声音好像就要冲破云霄一样!

  随后,这一百多骑兵驱动战马,百多人的冲锋,却犹如千军万马的气势一般,义无反顾的迎面朝着对方扑了过去,草原之上的喊杀整天,直到天色渐暗,方才完全湮灭下去……

  

第七十七章 【血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