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八十九章天地剪

  “一位执掌一域诸天的帝尊,杀不了一个神?”水皇以为这是他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修儿的灵魂受了伤,他一点事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吗?”男子继续说道,“我在他身上发现了那位存在的影子,才退了回来。”

  “还是快点找到《水经》,你我之间必须有个了断。”水皇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那位存在的凶名,可是万古皆知。

  吉寒冰对眼前的女子,实在提不起兴趣,女子们的魅惑之术,被他的禁力挡住,对他不起作用。他在寻找天豢,结果除了这些妖艳的女子,哪里有天豢的影子,而令牌明明指向这件屋子。

  “我是学府长夫人,郝菲儿。”

  “昊天!”

  吉寒冰抬脚就要离去,这时令牌又动了动,明确地指向这位学府长夫人。

  “昊天,你不是要找东西吗?”见吉寒冰要走,郝菲儿说道。

  “你!”战魂的第三只眼看到真相,眼前如花似玉,妩媚娇艳的学府长夫人郝菲儿,竟然是一只水系的天豢幻化而成,而且这群女子中,有不少是水系的天豢。

  “到屋里说。”吉寒冰不走,反而单手夹起郝菲儿,顺手关上房门。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学府长夫人,男女授受不亲啊!”郝菲儿花容失色,学府长夫人被轻薄,传出去学府长的脸还往哪里搁。

  “这里有谁是外人?”吉寒冰把郝菲儿扔在地上,亮出天豢族的令牌,厉声叱问郝菲儿。

  “她,还有她...”郝菲儿见到令牌,浑身哆嗦,颤巍巍地指出好几个女子,她的话还未说完,吉寒冰已经将她们逐个拍晕。

  “为什么无视我的召唤?”吉寒冰看着这些天豢幻化的女子,厉声喝道。

  “族长大人,我们已经回不去了。”郝菲儿眸中满是泪水,其余女子也忍不住低声哭泣。

  “说说怎么回事?”吉寒冰想开启通灵术,结果有浩瀚帝尊气息挡住了他的通灵术,事情果然与天河界之主有关。

  “天豢一族是本源经的守护兽,灾难也就源于此。我们一族被捕捉屠杀,几乎灭族,剩下的族人也苟延残喘。”郝菲儿真情流露,述说着他们一族的不幸,“他们知道天豢一族一身都是宝,除了吃我们以外,他们还将我们幻化成美女,只要与我们...”

  成片的哭声,打断了郝菲儿的话。生命有生命的尊严,当尊严被践踏,生命焉存?

  吉寒冰的心一阵刺痛,忽然觉得,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尊严只属于强者。

  “我知道了,始作俑者是谁?”吉寒冰知道,他又要出手了,铁血的他从未走远。

  “族长大人,你别去,他太强了,你在我们这里与我们...”郝菲儿终于没有说出羞于出口的话,“我们会毫无保留地侍候好你,之后你的修炼境界就会突飞猛进,那我们的大仇就可以报了,我们也没有遗憾了。”

  “说,是谁?”吉寒冰冰冷的眸光射过,吓得郝菲儿直哆嗦。

  “他是学府长柴括,水皇的侄子,一位水系的天帝,执掌天河界的修炼部,有一半天河界的官员是他的门生。”

  “很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吉寒冰口气温和了一些,他已经决定会会柴括,如果想要在天河界带走《水经》,所有柴氏的羽翼都必须逐步剪出。

  “族长大人,你不会真要去找柴括吧?”郝菲儿难以置信,她看不出吉寒冰是什么境界,她只知道,每次柴括需要她时,她的灵魂都不敢直视对方,对方的一个眼神,她的生命都会溶掉,回来以后,至少一个月,她的灵魂都在颤栗。

  “我需要你们带我回到你们的故乡!”吉寒冰一直在怀疑,他在太初古城见到的无极之水的那个地方,与《水经》有关,他需要郝菲儿带他回到那里。“等我会会柴括再说。”

  柴括,据说是水皇的侄子,自幼随水皇修习水术,多少岁月前就已经是位天帝,比起柴修,柴括强的不是一点点。

  “很有难度。”小九比较了解柴括,他认为柴括靠的是扎实的实力,多少岁月勤勤恳恳地修炼,从来不会为任何事耽搁。小九继续说道,“而且,他是位水系的天帝,离帝皇也就是一步之遥。”

  “不是帝皇,我就有机会!”天帝是吉寒冰的极限,如果帝皇出手,他只有逃命的份。

  “如果你向柴括出手,且不能论胜败,你所要面对的是整个天河界柴氏家族,甚至是整个水系修者。”小九在帝都多少岁月,深知帝都柴氏,底蕴深厚,不可想象,比起神界的天翼族与西王母一族只强不弱。

  “要想带走《水经》,柴氏是绕不去的坎。”黑犬说的话意味深长,吉寒冰变强的路上,柴氏这个庞然大物,一定会与吉寒冰相遇。

  “不好!”

  吉寒冰在郝菲儿身上种下了灵记,无论在那里,吉寒冰都能够感应到郝菲儿的存在。而现在,郝菲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远离帝都,这种速度绝不是郝菲儿所拥有的。

  吉寒冰追了出去,越过烟波浩渺,亭台楼阁林立的帝都,天河银波逐浪,浩瀚无垠。

  对方不是郝菲儿,披着郝菲儿的衣服,衣服上有吉寒冰的灵记。

  他有着白皙水嫩的肌肤,水灵灵的大眼睛,唇红齿白,唯一觉得他还是一个男子的是,他的胡子,修饰得极好的胡子。

  “昊天!”

  “柴括!”

  过惯了安逸舒适的尊崇生活,郝菲儿是不愿意再回到那种提心吊胆,颠沛流离的日子,她做出了选择,选择了柴括,出卖了吉寒冰。

  “帝都是神圣与圣洁的,不容许你的血玷污。”天帝的威势在柴括身上散发,他的发丝无风自动,根根晶莹,犀利刺破虚空。

  “三千法海!”

  柴括修炼多年,三千发丝如海,每一根,都蕴藏无边帝威,浩瀚帝威,足以让一座山岳瞬间齑粉。

  吉寒冰立在虚空,自在时间空间三年时间悟到水火真谛,他一步登天,已隐隐超越本源本身。

  火,在天河上空,燃起了熊熊大火,点燃了柴括的三千发丝。

  柴括聚集天河之水,欲浇灭火焰,殊不知,那火遇到水,反而水火交融,燃得更旺。

  “哗啦!”

  一柄利剪,以天为上,以地为下,利索地剪断了柴括蓄养多年的头发,差一点,柴括整个身躯都会被点燃。

  “大哥,你越来越让人不省心了,差点着了一个低阶的神的道,真是柴氏一族的奇耻大辱”

  手持天地剪的是位女子,水灵秀气中透着骄横跋扈,虽化解了柴括的危机,嘴上却毫不留情。

  “什么时候要你来管我的事了?”柴括不屑于女子的出手,一摇头,又是长发披肩,“别忘了,水是剪不断的,他烧的完吗?这是天河界,有多少水灵力,我就有多少发丝。”

  “你要不要再试试?”吉寒冰踏前一步,乍一看浑身浴火,仔细一看,又像是水浪舞动。

  “咔嚓!”女子的天地剪落下,天地合,众生陨灭。

  “不可能,你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水系修为的。柴括难以置信,他见到,在女子的天地剪下,吉寒冰一分为二,两个吉寒冰出现在他的面前。

  “井底之蛙!”倒是女子冷静,淡淡道,“我在中心广场,见过他的本源珠,水火相生,直透生命真谛,已经超越了水系本身。所以他必须死!”

  天地剪再次祭出,威势更惊人,雷光电火在剪口缠绕,隐隐有龙形凤纹之象。

  “此灭绝一剪,自此诸天再无天地剪,诸天再无封神榜诸神第一。”

  “四妹,不可以,用天地剪灭他,代价太大了。”柴括异常激动,道,“天地剪,是祖物!”

  “我先灭了你!”天地剪的威势越来越惊人,吉寒冰不得不先发制人,‘三界通灵拳’封住了女子的所有退路。

  “你的对手是我,别欺负女人。”柴括毕竟是水系天帝,境界高出吉寒冰太多,‘三界通灵拳’在柴括面前荡起涟漪,伤不到柴括身躯本体。

  然而,柴括没有想到,也绝对想不到,吉寒冰的右手是禁制诸天之手,史上最神秘的祖兵。

  ‘三界通灵拳’只是开始,真正终极的一拳,来自空中那个逐渐凝实的拳头,呼啸而来,势不可挡。

  “啪!”

  天地剪有乾坤二卦在显化,最后演变成阴阳鱼,绞轧在吉寒冰的手上。脆响后,天地剪出现裂纹,并且迅速蔓延,最后化着齑粉,腾起一撮飞灰。

  “天地剪!”柴括心都在泣血,那东西是他们家族的祖物,流传了无尽岁月,为水系柴氏的崛起,立下了赫赫功绩,是水系柴氏的象征。如今毁了,一种不祥地感觉涌上心头。

  “轰!”终极一拳,重重轰在柴括身上,天帝自身的防御荡起的涟漪,震碎了星空的云朵...

  柴括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逃脱,他自始至终被那一拳锁定,一身的修为被某种神秘力量禁制。

  “我与你拼了!”女子丧失了天地剪,亲眼目睹兄长柴括粉身碎骨,又取出一件兵器。

  “去死吧!”吉寒冰并不怜香惜玉,青绫剑化着羽翎华丽的凤凰,纯青色的火焰绸缎般飘舞,一圈绕过,女子灰飞烟灭。

  然而,有什么却没有被焚灭,那是一块灵魂碎片,刺痛吉寒冰的双眼,以及灵魂,恍然间,雪山之巅,那回眸转身间天塌地陷的女子,又浮现在吉寒冰的眼前。

  “又一块...”吉寒冰将灵魂碎片攥在手心,这块灵魂碎片,与飘雪、杨颖的灵魂碎片相融在一起。可吉寒冰由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女子一眼,而女子也对他有十足的敌意,若不是女子的死,吉寒冰根本不知道她是灵魂碎片的携带者。他隐隐觉得,灵魂碎片的聚集似乎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你知道,你要挑战水系柴氏,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不知道!”

  “死无葬身之地!”冰冷的声音自吉寒冰背后升起,仿若天地在这一刻冰封,凄冷的寒意透彻心扉。

  

第二百八十九章天地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