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轮回眼现世

  岁月之枪,凝聚了至高的苍穹意志。在无尽岁月之前,射杀了小欣冰妍凝,让她的灵魂碎掉,散落诸天各域。

  同样,今天岁月之枪射杀了诸天大教的愜寒,让他魂飞魄散,神形俱灭。

  吉寒冰在等待赵月的回答,如何救复本杰他们时,他一直在不断地思索一个问题:是谁射出了岁月之枪?

  层层叠加的岁月之力,无可抗拒的苍穹意志,又有谁在何时何地,有如此威力?一切扑朔迷离!

  愜寒只是说到了,魔是毒药,便被无情的射杀。魔为什么是毒药...

  “你只要找到轮回眼,就可以在轮回眼寻找,他们曾经遁入那个轮回...”吉寒冰的思绪被赵月的话打断。

  “这么简单,你为何要思索这么久?”吉寒冰忽的眸光一冷,右手盖到赵月头上,道,“想走,也得回答完问题,你还知道什么,譬如说岁月之枪,以及你的身份?”

  “小家伙,不要太过分,多少岁月以来,还没有谁,敢这样威胁我!”赵月态度忽然变得强硬,眸光斜视,似乎在期待什么。

  “我知道有你的同伙过来,但如果你挑战我的底线的话,我不介意灭掉你,虽然不是你的真身,估计你损失也不会小。”轮回大陆这么大动静,如果没有谁过来,那就怪了,赵月故意拖延时间,让吉寒冰很不高兴。

  “你要是敢动我分毫,我保证你以后的日子会在逃亡与逃亡中度过。”

  “我不会让你有机会与你的同伴联手的。”吉寒冰的手里攥着一个小人,犹自拼命挣扎。

  这个小人是某个存在,寄生在赵月身上的一丝真魂,日积月累,逐渐控制宿主,做他们不能够做的事。

  吉寒冰告诉其,在赵月身上有小欣冰妍凝的灵魂碎片,把对方吓得不轻,急于想抽离这丝真魂,可惜真魂不是其强大的本体,被吉寒冰控制了。

  “我告诉你!”小人服软了,道,“我是玄教的静衣,在这丫头身上寄了一丝真魂,是监视劫教。至于岁月之枪,你还是不要打听,你承受不起...”

  “啪!”吉寒冰捏碎了小人,他听到静衣透过这丝真魂,传过的滔天怒火,吉寒冰不在乎,至少他少了一个隐患。

  “你是昊天?”静衣的同伴,或者说同门,是一位仙风道骨的男子,背负着两把剑,立在虚空中,看不出也听不出,他有一点情绪波动。

  “咦!牧风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赵月敲打着脑袋,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可她竟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月月!”牧风皱眉,估计他也知道静衣寄生了一丝真魂在赵月身上的事,反应相当古怪。

  “啊!啊!啊!”赵月见到眼前的变化,目瞪口呆。恰好在这个时候,石像的眼睛无缘无故地碎掉,掉落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吓得她连连惊叫。

  “轮回眼!”牧风眼疾手快,看到石像掉落的东西,不假思索地就抢,拿在手上,如获至宝,在眼睛前看看,激动得快哭了,“是轮回眼,是轮回眼...”

  “不就是一颗普通的珠子。”

  吉寒冰用妙手空空掠过轮回眼,在眼睛前,上看下看,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把轮回眼还给我!”牧风怒火填膺,一代诸天大教的弟子,位列平辈第三,自拟为,就是诸天域主见了他,也得退避三舍,却给别人在手上轻易掠夺了轮回眼,而且他一点感觉也没有,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你去打听打听,在我手里的东西,有没有还回去的。”吉寒冰对另类佛祖的妙手空空的使用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不久之前,夺了愜寒的宝瓶,现在又轻而易举地从牧风手上夺到轮回眼。

  “你在找死!”牧风背上的双剑飞出窍,一黑一白,晶莹如玉,且在不断幻化,能够见到诸天各种凶兽的身影,似乎随时要生撕了吉寒冰。

  “是谁把牧风师兄逼到用黑白双剑的份上,黑主阴,白主阳,黑白双剑转阳阳,这是那位帝尊帝皇啊?”一个阴阳怪气的男子,穿的花里胡哨,手里横着一管玉笛,不知道何时,就到了牧风身旁。

  “玉潇湘,你滚远一点,轮回眼可是我的。”牧风怒气冲冲,没有给玉潇湘好脸子。

  “哟,乖乖,好大的口气,轮回眼是姓牧呢,还姓玄呢?”玉潇湘挺直了腰板,冷哼一声,道,“有能耐,自己去抢回来,到手的东西,被一个毛头小子掠走,你可别说我玉潇湘认识你。”

  “玉潇湘,你给我住嘴!”

  在牧风怒火冲天时,他的黑白双剑绞在一起,光芒灼灼,好似一把犀利的巨剪,咔嚓一声,虚空都被剪开,却被吉寒冰用星辰之柱挡住,双方暂时僵持着。

  “黑白双剑是玄教祖师用苍穹云精,星辰之精千锤百炼,温养了无尽岁月始得的宝贝,铭刻有厉害的符箓,比起劲须的如意兵器,品阶只高不低。”赵月给吉寒冰讲黑白双剑的来历,刚提到劲须,就见不远处的沙土隆起,紧接着,一块盾牌下面,劲须与子言完好无损地走了出来,劲须的如意兵器又救了他一命。

  “子言,老子又救了一次,你...”劲须骂骂咧咧,猛然抬头,看见牧风与玉潇湘,掉头就走。

  “劲须你上哪里去?”玉潇湘玉笛一横,人即在劲须面前,挡住他的去路,道,“怎么见了你玉爷爷,也不打个招呼。”

  “玉爷爷!”劲须脸涨得通红,当真叫了一声。

  “乖孙子,别走,回去看热闹去。”玉潇湘硬是把劲须给挡了回来。

  牧风的黑白双剑,论质地,不是上上之材,关键是它的剑身,刻了好几道符,厉害的是这些符。

  “净世符!”

  牧风主动撤剑,却并指在剑锋上一抹,鲜血浸染剑锋。黑白双剑浮影飘动,如两只挥墨的笔,在虚空笔走龙蛇,能够感觉到虚空中,隐隐有某种神秘力量在汇聚诞生。

  吉寒冰对符的认识,源于九阳神符,一枚九阳神符,几次让他死里逃生。

  玄教是符咒大教,是符箓文明的祖地,牧风在虚空摹画的‘净世符’,是玄教祖师所创,威力难以想象。

  劲须、子言甚至玉潇湘,皆脸色大变。

  “快走,这道符连玉潇湘师兄都难以招架,当年虽然他险胜牧风师兄,但他足足闭关修炼了十年,才恢复如初。”赵月暗中传过灵识给吉寒冰,要吉寒冰想办法离开。

  “我怎么走,我的兄弟姐妹都在这里,只有生死一搏了。”吉寒冰坚决如铁,他的背后升了一轮紫色太阳星,那是进阶的九阳天符。

  “不错,还有我们玄教都已经失传的九阳天符,看在这缘分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交出轮回眼,束手就擒。”牧风见到九阳天符,眼睛一亮,自他们祖师遨游太虚之后,九阳天符就失传了,更别说品阶更高的九阳真符。

  “轰!”吉寒冰祭出了九阳天符,毁天灭地的力量,不至于毁灭黑白双剑正在摹画的净世符,却也让其受到影响,摹画偏了不少。

  而九阳天符的爆炸,再次让轮回大陆黄沙漫天,无法睁开眼睛。

  “见鬼!”劲须叫骂着,一身的尘土,牧风与玉潇湘却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人呢?”牧风气急败坏,当沙尘散尽,哪里还有吉寒冰的人影,包括赵月在内,复本杰他们,甚至连石像都让吉寒冰卷走了。

  “有趣的家伙,我发觉越来越喜欢这个故乡的来客了。”玉潇湘再次一横玉笛,挡在牧风前面,道,“给个面子,放他一条生路。”

  “他敢在我手上夺轮回眼,你知道轮回眼对我有多么重要吗?”牧风不领情,执意要追过去。

  “你追过去,肯定遇到楚叶,你我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何苦自寻烦恼。”

  “难道就让这小子,这么轻易带走轮回眼?”说到楚叶,牧风有些心虚,态度软了许多。

  “楚叶一直盯着轮回眼,你以为,昊天能够跑的掉?”玉潇湘望望远处,心中道:昊天,能不能过楚叶一关,就看你的造化了,我只能够帮你到此。

  吉寒冰祭出九阳天符,并没有期望九阳天符能够炸毁净世符,他是准备趁乱,用混沌碗装起复本杰他们,至于石像,鬼知道它是怎么跑进混沌碗的。

  一路遁空而去,吉寒冰不敢有片刻停留,牧风与玉潇湘每一个强大得离谱,他却不知,一双眼睛在暗中,冷冷地看着他,千里万里,吉寒冰都不曾甩掉。

  “你是要去哪里?”

  对方终于开口了,仿佛在吉寒冰耳边言语,吉寒冰吓了一跳,停下身形,却见不到与感觉不到的任何生灵生命的存在。

  “你是谁?”吉寒冰高度戒备,防止对方偷袭。

  “就你,还不配我楚叶偷袭。”

  那位男子似存在,又似不存在,有似无处不在,吉寒冰身前身后,都是他。

  “诸天大教弟子第一的楚叶,你要干什么?”吉寒冰遇到楚叶,也是不惧。

  “昊天,我知道你,封神榜第一,诸天诸子第一,圆满了十二本源,可是你要真正的成为本源至尊,路还长着,至少现在你还不配做我的敌人。”

  吉寒冰还欲说话,猛觉得楚叶有些不对,一转身,他的混沌碗了已经被楚叶掠了过去。

  

第三百七十九章轮回眼现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