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王者之战

    月华飞的相貌丑陋且狰狞,袅绕的月华光带,若银龙出世,漫天皎洁,刺云破雾,冰封四野。

  吉寒冰并未散发一位灵王的气息,嘴角挂着戏谑的笑,王者归来,他更在乎那张金色佛陀画卷,价值太大,不容有失。

  月华光带绕身一游,瞬间冰封了吉寒冰,快的让人难以置信。月华飞狂笑,以为有一场恶战,不想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的速度很快,跨过几阶石阶,欺身而近。

  “小心!”青婷有万千复眼,能看到些微妙的细节,她在月华飞扑上的刹那,看到吉寒冰那戏谑的笑意,疾呼下已然来不及。

  吉寒冰破宗成王,站的高度岂可同日而语,挥手弹指间,浑然天成,一层冰封的薄冰轰然破裂。在那一刻,天地都像是被禁锢,连时间也凝滞不前,甚至于生命之力都是停止。

  月华飞想退却,动作与思维皆凝滞在那一刻,恐慌的看着吉寒冰掌控自己,却无能为力。

  “我的画卷呢?”吉寒冰搜索其身,并未找到金色佛陀画卷,那是他最不容有失的东西,里面的冥兽皮拓印了十二真谛,小欣的本命法器,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聚灵鼎…

  “你别想要回画卷。”月华飞岂非不知道佛宝的价值,早就隐藏了起来,要不是有人逆转乾坤,将这一域置于某个不知名的空间,或许他早就将其送回月族了。

  “我再说一遍,画卷在什么地方?”吉寒冰残酷,手里控制着月华飞,眸光却直逼青婷,能听见骨头碎裂和月华飞痛楚的惨嚎声,“我从来不会怜惜敌人。”

  石阶丛云袅绕,月华飞凄厉的惨嚎响彻徘徊,让人毛骨悚然,而且伴着一声声骨碎的声音,青婷几欲崩溃,如此下去,月华飞必然是废人一个,还谈什么月族崛起,君临天下。

  “我交!”青婷泪流满面,再珍贵的东西,也不及月华飞的生命值钱,“我们将画卷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必须我们一起去取。”

  “发生了什么事?”一道声音传来,却是那位守山的至王强者,绕过所有选手,来到吉寒冰面前,颇有些意外道,“你居然还活着,放了华飞,饶你性命。”

  “青婷,你最好别骗我,如果我找到我要的东西,月华飞没事,否则,不但他有事,我也会跟你们天使族耗上。”吉寒冰摊开手,演化‘掌中乾坤’,在一片浩瀚的世界中,能见到云乾被压在一座山岳下,同样月华飞也被压在一座山岳下。

  “你是不把我蓬莱阁放在眼里!”至王冷笑,犀利的眸光中杀意炽盛,修炼无尽岁月,差一步入圣成神,凡事种种难动其心,这种存在放在蜀山已经超越了剑神,毕竟蜀山剑界境界的划分与外界相差太多。

  至王居然先出手,一剑西来,演化了一套剑法,吉寒冰太熟悉,正是蜀山剑尊刘道仙的《荒剑》,至王应该与蜀山颇有渊源,他的《荒剑》臻至化境,人剑一体,大道天成,无懈可击。这位至王,在蜀山以其剑法的成就,应该排在七品剑神的位置。

  “七品剑神。”吉寒冰能感触到其体内轰轰汪洋大海的剑脉,浩瀚而没有尽头,而他却过早的放弃了剑道的修炼,回归到本源系的修炼。要是在一个多月前,吉寒冰就只有虚晃一枪逃之夭夭,现在他有把握抗衡这位至王,或者七品剑神。

  吉寒冰取出一剑,纯青色,剑锋犀利,飘逸着凤香,这是凤剑山庄传承的祖剑,也许来自绝世大帝小欣,也许来自宇宙深处遥远的苍梧星,总之这把凤剑来历不凡。

  “涅槃之剑!”至王露出惊诧的神色,停止那漫天而来的赤黄色剑潮道,“你怎么会有此剑。”

  “我是它的主人。”吉寒冰接下凤剑山庄的重担,这把剑便是象征,自凤剑山庄历代相传。

  “很可惜的是,这把绝世之剑跟错了主人。”赤黄色的《荒剑》力量蔓延,千里荒漠,万里枯槁,即便是相差甚远,人们依然感触到生命之力在迅速的流逝。

  “大荒天下。”

  蜀山的七品剑神,一位王者之境的至王,屹立在了这片天地的巅峰,他的《荒剑》第一式,有大道痕迹,超越了剑法的极致,此时,剑亦不是剑,而是道,真正的剑道,剑者的至高境界。

  “凤舞九天。”

  完美的演绎,九只凤凰羽翎华美,璀璨耀眼,遮天蔽日,碎散了云雾,纯青色的火焰铺天盖地,与赤黄色的剑潮相遇,巨响震天。

  “我不信你一个小小的灵宗可以逆天战王。”至王愤怒,《荒剑》第二式出手,一股源自万古洪荒的气息蔓延,滔天的绝世死寂之气流淌。

  吉寒冰演化了圣莲剑域,一百零八朵金莲绽放,衍生神圣气息,流淌神韵,那金莲展开,一百零八只凤凰扑腾而出,翅翼划过,碎裂的洪荒之气,像是万千风刃般倒卷而回。

  “境界压制!”至王开启王者境界,要一绝对的境界之力压制吉寒冰,这种做法有以大欺小之嫌,但简单而直接,胜者王侯败者寇,很多时候,人们只是注意到结果,不在乎过程。

  吉寒冰也释放出王者气息,虽然是刚刚进阶,但他孕育了至尊灵器,王者之气精纯,堪堪无虞。

  “你,不可能…”一个月前,吉寒冰还只是一个本源系的灵宗,现在居然破宗成王,至王难以置信。

  他们在石阶上厮杀,翻腾在云海之中,上天下地,不时轰碎一片云朵,惊塌一角山岳。至王强者越来越心惊,吉寒冰由初入王境的涩生,到现在的酣畅淋漓,越战越勇,似乎把他当成了一块试金石。

  “他什么时候破宗成王的,这还得了,十七岁的王者,这天下还有天理没有。”说话的是胡姬,自己修炼了千年,也勉强成就灵宗,王者的门槛摸的着,进不去,吉寒冰却一日千里,将她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这小子老是搅乱万族大会,理应重处。”说话的是蓬莱阁的一位长须的长老,修为不在至王之下。吉寒冰与至王之战,翻云破雾,搅起天大的动静,蓬莱阁从长老到弟子,全都聚了过来。

  “惹他!”有人苦笑,道,“你去瀛洲岛问问,是不是有人现在胳膊还没有长出来。这种煞星千万年难遇,你越折腾他越强,不信你看着。”

  吉寒冰动用通灵术,堪破本源,王者境界的通灵术看的更远更细,至王的《荒剑》演变没能逃过他的法眼,点点面面,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发出最强的一击。

  “轰!”

  吉寒冰背后腾起‘元始太极图’砸下,至王自云端跌落,重重的摔在坚硬的巨石上,好在他预先祭起了守护的法器,法器粉碎,挡住了最强的一击。

  “少年,你且住手。”这是位银发,面目清瘦的老叟,自蓬莱阁中悠然而来,缥缈半空,“我观你天资聪慧,想收你做个门下弟子,今日之事就此揭过。”

  “小冰一身本领全系家传,幼时曾经拜在佛门,尊我佛,今生绝不改投别门。”吉寒冰道,少林寺的法空师父是他最尊敬的人,亦父亦师,就算是如今不再是和尚,他见到佛门的长者,都会行跪拜大礼。

  “西天界的佛祖再厉害,远水救不了近火,你擅闯蓬莱阁,打伤阁中长者,已经犯下了大错,我阁岂会善罢甘休。”银发老叟道,不紧不慢,超然物外。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蓬莱阁私宅之地,自是无人擅闯,可这蓬莱岛烟波浩渺,宛如人间仙境,令人神往,贵阁号称‘海外仙派’,对如此仙境据为己有,旁人无法欣赏,无意闯入者还要喊杀喊打,前辈不觉得有以大欺小,做地头的嫌疑。”吉寒冰面对的,应该是位蓬莱阁的圣者,如此强者,他反倒冷静下来,以不变应万变。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蓬莱岛有蓬莱岛的规矩,少年既然认可蓬莱阁,就应该遵守蓬莱阁的规矩。”银发老叟依然云淡风轻,道,“你既然犯错,就该受到惩罚。”

  “前辈不会是要以大欺小,将小冰擒住吧?”吉寒冰试探,只要蓬莱阁圣者不出手,他走脱的机会很大。

  “你真当我蓬莱阁无人,这样吧,我们蓬莱阁有三门,待会我们会派出三门中杰出的王者弟子三人,你要是打败他们三人,是我蓬莱阁技不如人,你来去自由,若侥幸有一位弟子胜了,没什么大事,你怪怪的在蓬莱阁扫一年的地。”银发老叟道。

  “我要所有人到场作证。”吉寒冰不了解蓬莱阁,这银发老叟给他高深莫测的感觉,看不透,多些人到场,真有什么事,对方会有所顾忌。

  “这个自然,你怕我耍赖,我还怕你耍赖。”银发老叟轻捋胡须,露出神秘的笑意。

  吉寒冰猜不透蓬莱阁的用意,有圣者看着,他想走机会渺茫,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第一百四十七章王者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