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那个是病,得治

    宁远这句话一出口,那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和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都是一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宁远,大脑瞬间是一片空白。

  “月经不调?”

  两人都上下打量着宁远,想看看面前这位青年是不是刚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中年人一个大男人月经不调,这......这简直是最滑稽的语言。

  当然,中年人也怀疑宁远这是骂他,可是即便是骂人,他听过骂别人更年期的,说月经不调,还真是第一次,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生气。

  哪位少妇愣过之后,竟然捂着嘴“噗嗤”一声笑了,笑的是花枝乱颤,若不是估计中年人就在边上,估计她也不用捂嘴,早就笑出声来。

  中年人原本还有些微微的生气,被少妇这么一笑,自己也乐了,原本不耐烦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意,强忍着看向宁远道:“好了,资料表你也不用填了,回去吧。”

  中年人这句话,可以说意思是非常的明显,要是其他的应聘者前来,此时绝对会耷拉着脑袋,中年人这明显就是不打算录用嘛。

  奈何宁远此时却有些呆愣愣的,认真的看了中年人一眼,点了点头道:“嗯,那好,那我就先回了,等你们通知,还有,您那个月经失调,真的很严重。”

  “去吧,去吧。”看到宁远一副认真的表情,中年人再次挥了挥手,就像是赶苍蝇一样,都懒得和宁远废话了,他已经肯定的认为,这个青年,绝对是从那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好,再见。”宁远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外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哪位少妇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低声道:“您也要注意,阳痿早泄是病,要治,药不能停。”

  说完这句话,他才迈着步子,迅速的消失在了门口,不见了踪影,而教务处办公室里面的中年人和少妇两人再次一愣,然后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之后是无奈的叹息。

  宁远出了教务处,已经走到了校门口,教务处里面的两人还在时不时的乐着,突然,正在笑的中年人猛然间脸色一僵,嘴唇哆嗦了两下,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低头仔细看起了桌面上的东西,不过这一次他看上去认真,却目光涣散,明显心不在焉。

  中年人安静之后,还有些发笑的少妇也猛然间停止了笑声,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整理文件的中年人,脸色也变得有些精彩,原本哄笑的教务处办公室,瞬间变得静悄悄的,只传出两人的呼吸声。

  很显然,经过这么一会儿,两人都回过神来了,琢磨出了宁远话中的意思,教务处就他们两人,宁远却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对着中年人说的,说中年人月经不调,这自然让人啼笑皆非,一个大男人来月经,这不是扯淡吗?

  但是结合宁远临走的时候再次说出的一句话,说少妇阳痿早泄,这就让人纳闷了,一开始两人都只顾着乐了,根本没多想,这笑着笑着,中年人才回过神来,他自己不正是阳痿早泄吗?

  当然,少妇此时也回过味来了,她正是月经不调啊。

  这一下,两人可是谁也笑不出来了,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细细一想,却越想越是心惊啊。

  再回想宁远走的时候,那一句阳痿早泄,说的是欲言又止,期期艾艾,正是有些不想挑明,这种事不正是很隐晦的吗?

  只是,两人纳闷的是,宁远为什么不直接对着他们本人说,而是要转移目标,难道是为了给他们留些面子,又要显示出自己的本事。

  最后,还是中年人首先叹了口气,抬起头道:“小孙,看看那个小子的资料表,有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

  中年人的情况比起少妇,那自然是严重了不少,虽说他已经五十了,这什么什么泻的已经意义不大了,但是他总归是男人不是,之前是没办法,也只能那样了,眼下遇到了一位能一眼看破的,岂不是证明他这个情况还有希望治愈。

  至于说宁远为什么不对着他们本人说,中年人只能把原因归结于他们两人狗眼......咳咳,这个词语貌似不怎么合适,应该是那什么有眼不识泰山,惹恼了人家。

  这么一来,中年人自然不能就这么让宁远走了,最不济,也要找宁远回来问问清楚,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中年人这才想起来,宁远前来应聘的事情,齐校长已经打过招呼了,他这么一声不吭把人家赶走,齐校长哪里也不好交代啊。

  听到中年人发话,少妇急忙拿过宁远留下的资料表看了起来,她自己的情况也不算多么好,月经失调,让男人看,那自然是小问题,可是对女人来说,不亚于阳痿,不仅影响容貌,容易长斑不说还影响......咳咳......大家知道就好。

  拿过资料表,少妇细细一看,只见表格上面已经填的密密麻麻,姓名、年龄、籍贯等等一个不少,家庭详细地址也没落下,真不知道这么短短的时间,宁远是怎么全部填完的。

  最让少妇吃惊的是,宁远写的字,那真是一个好,写的一点也不亚于著名的书法家王羲之,那一手狂草,笔走龙蛇,一气呵成,气势非凡,犹如.......总之她是一个也不认识。

  细细的看了半天,少妇总算是认出了几个字,那就是联系电话一栏的十一个阿拉伯数字。

  中年人等了好半天,见到少妇不吭声,禁不住出声道:“小孙啊,有没有联系方式?”

  “有个电话。”少妇答道。

  “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吧,就说他被录用了。”中年人发话。

  少妇点了点头,拿起边上的座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此时宁远刚刚走出校门口,不远处的古风林竟然还没走,靠着车子抽烟呢,见到宁远出来,就笑呵呵的问道:“小师叔,怎么样?”

  “不好说,这就看他们两人的悟性了,当然,要是脸皮薄,估计不可能录用我。”宁远呵呵笑道,说的话听得古风林是一头雾水。

  正当古风林准备再次发问,宁远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手机接通后听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对古风林扬了扬道:“录用了,让我再次回去呢。”

  “录用了?”古风林更是迷糊,有些纳闷的道:“录用了就录用了,怎么还让您回去,告诉什么时候上班不就完了。”

  “行了,我先上去看看,你不用等我了。”宁远挥了挥手,再次迈着步子进了学校,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教务处办公室。

  这次他进了办公室,里面的两人都在静静的等着,看到宁远进门,少妇竟然不自觉的站起身来,脸上有些不自然,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

  中年人也有些尴尬,站起身轻咳一声道:“小伙子,不知道怎么称呼?”

  少妇打过电话,中年人也拿过资料表看了一遍,问题是,他也一个字都不认识,这就导致,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宁远叫什么名字。

  当然,这个空档,中年人已经和少妇达成了攻守同盟,签署了互相保密的协议,成了盟友,关系比起之前的上下属的关系,很显然进了一步。

  “宁远!”听到中年人问自己叫什么,宁远也不奇怪,淡笑着答道。

  “宁远。”中年人重复了一声,然后道:“你的情况齐校长已经给我们说过了,嗯,很不错的小伙子,你被录用了,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随时都可以。”宁远道。

  “嗯,那就好,我这就带着你去医务室报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复海大学教务处处长韩伟鹏。”中年人随手合上面前的文件,走到宁远身边,拍了拍宁远的肩膀,两人一起出了教务处办公室,只留下里面的少妇,双眼干巴巴的看着宁远的背影,最终只能暗叹,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她也想和宁远单独谈谈呢。

 

  

第十三章 那个是病,得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