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有奖金没有?

    同辛明此时多么希望自己是聋子啊,他要是聋子,就绝对不会这么尴尬和难受了,也不会听到宁远那让人讨厌的声音。

  可是,他不是,他不仅不是聋子,还是上江市有名的杏林名医,上江市同仁堂医馆的老板,上江市中医药协会的理事。

  正是因为身上有众多的光环,此时的同辛明才觉得非常的难熬,脸上火辣辣的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医务室光蹭蹭的地板砖上,别说地缝了,连蚂蚁洞也不可能有。

  感受着边上众多人的目光,同辛明只能硬着头皮转过头来,看向宁远,干笑道:“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长江后浪推前浪,将来这上江市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这些人真是老喽。”

  “同老谦虚了,老也是一种资历嘛,您是杏林前辈,德高望重,想必应该言而有信,不会失言于晚辈吧。”宁远不温不火的说道。

  “骂了隔壁!”

  同辛明恨不得爆上一句粗口,他刚才那句话已经算是服软了,原本指望着宁远看在他是杏林界前辈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没曾想宁远依旧不买账。

  这个家伙究竟是哪里来的愣头青,竟然一点也不懂规矩,同辛明有些想不通,这么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学的这么一身医术。

  可是刚才他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话撂在哪儿了,此时真是骑虎难下。此时同辛明的心中是欲哭无泪,有心道歉吧,却又抹不下最后一点面子,只能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谭东林,希望谭东林能帮他打一个圆场。

  谭东林看到同辛明的求助,苦笑着摇了摇头,有心不管吧,他和同辛明也算是有点交情,只能硬着头皮看向宁远,笑道:“宁远啊,同老医术不错,在上江市也很有人脉,救治过不少患者,就是脾气有点不好,你也不要和他一般计较,这样,等会儿同老做东,我们一起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以后在上江市,有同老帮衬,你也能更好的行医济世嘛。”

  “可别。”

  宁远根本不认账,摆了摆手道:“谭老,我什么脾气您知道,今天这个事,别怪我不给您面子,大家都是成年人,要言而有信,一口唾沫一个钉,同老的医术我不知道,不过这个时候尚且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想必医术也就那样,马马虎虎。”

  “你……”

  同辛明此时可以说是百般忍让,忍气吞声,不过还是被宁远的话差点气得吐血,奈何刚才已经吃瘪,此时他是强忍着没发作。

  “罢了,不愿意道歉我也不强求,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我宁远还真不喜欢强人所难。”

  见到同辛明依旧拉不下面皮,宁远淡淡一笑,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向赵腾龙道:“赵校长,既然这边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上班,时间也不早了。”

  “呵呵,上班就不用了,今天上午学校的主要活动就是给你这个大英雄颁发奖状,学生们估计已经在大礼堂等着了,让韩主任先陪你过去。”

  赵腾龙一边笑呵呵的说着话,一边看向韩伟鹏,韩伟鹏自然知道赵腾龙此时也有些坐蜡,恨不得宁远赶紧走,急忙上前一步,拉住宁远就向外面走去。

  宁远被韩伟鹏拉着出了医务室,赵腾龙才笑着向同辛明道:“同老,您就不要和他一个小年轻置气了,年轻人火气大,不耐说,都有逆反心理。”

  同辛明冷哼一声道:“赵校长,您也看到了,我不过是随便说两句,其实也是为他好,你看看他,不领情就算了,竟然还挤兑我,这……这成何体统。”

  宁远一走,同辛明倒是瞬间变得有理起来,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的尴尬,一副自己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谭东林有些看不过去,淡淡的开口道:“老同,不是我说你,你今天可真是过分了,那个宁远绝对不是一般的年轻人。”

  “怎么的,难道我连教训一下晚辈的权利也没有了?”同辛明说着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怪不得现在的中医越发的没落,中医人越来越少,这真是怨不得别人啊,现在的年轻人,心浮气躁,竟然是一点也听不得别人说教,如此以往,中医不没落才怪。”

  发表了一番长谈,同辛明向赵腾龙摆摆手,有些落寞的道:“赵校长,我就不就留了,先告辞。”说罢,施施然走出了医务室。

  谭东林苦笑着摇了摇头,既然同辛明不听劝,他也没办法,言尽于此,只希望同辛明不要记恨宁远,心生报复。

  虽然谭东林和宁远认识时间不长,他却隐隐猜得出,宁远绝对不简单,不是好招惹的,别人不清楚,谭东林却多少知道一些,宁远来到上江市的第三天,就带人砸了马宝成的场子,然而现在却平安无事,依旧大咧咧的在上江市过得好好地,就凭这一点,同辛明就绝对惹不起宁远。

  同辛明走后,谭东林和剩下的两个人也没多留,向赵腾龙打了一个招呼,一起告辞了。

  谭东林几人走后,赵腾龙才苦笑的摇了摇头,招呼了一声赵刚涛,一起向学校的大礼堂走去。

  复海大学的大礼堂是近几年才重新修建的,里面非常的宽敞,足足能容纳下三万人,用于平常过节学校举行各种演出活动或者进行颁奖仪式。

  今天的大礼堂,所有师生早早已经在大礼堂就坐,大礼堂的主席台上面一条宽大的横幅上面几个字很是醒目。

  “复海大学校医宁远宁医生以身涉险,拯救师生,大公无私,舍己为人。”

  主席台下面,所有的师生端坐在座位上,不时的窃窃私语,这些学生基本上都已经听说了昨天下午发生在连云山的事情。

  有大一历史系的七十多个师生宣传,昨天下午的事情基本上被宣传的栩栩如生,头头是道,特别是宁远当时孤身一人冲向巨蟒的场景,更是被不少人津津乐道。

  宁远被韩伟鹏带着,从大礼堂的偏门进去,直接来到了后台。看到大礼堂里面黑压压的师生和大礼堂上面挂的各种横幅,宁远也禁不住有些膛目结舌,看着韩伟鹏苦笑道:“韩主任,这阵仗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呵呵,这阵仗和你昨天举动比起来可是小巫见大巫了。”韩伟鹏呵呵笑道。

  “啧!”

  宁远忍不住砸吧砸吧嘴巴,很想说其实昨天自己真不是什么舍己为人来的,而是好奇心泛滥。

  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在心中想想,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即便是说出来,估计韩伟鹏也八成不信。

  和韩伟鹏在后台等了一会儿,大礼堂的偏门又进来两个人,进来的两人都是一身的警服,走在前面一位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警,英姿煞爽,一身警服勾勒出她身上迷人的曲线,来人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进来后就笑吟吟的盯着宁远打量。

  “咳咳,我说警察姐姐,你能不能不这么看着我,被你这样盯着,我还以为自己是什么通缉要犯呢。”

  看着陈雨欣的目光,宁远很是不自然的咳嗽一声,苦笑道。

  “小样。”陈雨欣白了宁远一眼,没好气的骂道:“我今天可是代表警局,来给你颁发英雄奖章的,你别不识好歹。”

  “奖章!”宁远眼睛一亮,凑过去问道:“有奖金没有?”

  陈雨欣当下满头黑线,顿时无语啊。

 

  

第六十九章 有奖金没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