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五章 侥幸

    进了遗弃的巨魔洞穴,我仔细一琢磨刚才那事,是越想越不对劲,这帮家伙明显就是有目的下黑手,让参赛玩家无法正常进行比赛,当然了,有组织的玩家他们当然不敢动,而类似我这类落单的玩家,他们就痛下杀手。NND,黑暗啊,这可是非法竞争手段,要不是哥们我骁勇善战,机智灵敏,还不得命丧当场,今个要是过了关,下场比赛无论如何都要跟在大部队后面,绝不单行。

  站在空寂巨魔洞穴里,我努力让自己愤愤不平的心情平静下来,冷静,我现在需要的是绝对冷静,能过两关的玩家基本上没什么庸手,可谓身经百战,无论是个战群斗,还是埋伏偷袭,都是些人精,千万不能小看。

  仔细打量了一下身边的环境,冰冷黝黑岩石依旧是那样阴森,过道里是那样的沉寂,空气仿佛在此刻都凝结,只有那摇摆不定的火光打破这里清冷,带出几分活跃。

  看着倒计时成零,我一反常态没有开启潜行,而是换上刚才那个霉鬼爆出的长弓,嘿嘿,拿着弓咱先装个弓手,首先刺客是不会靠近我,而巫师见了我也要掂量掂量才会下手,而那些近战系的骑士、剑士们肯定不会放过我这个肥羊,忙着想占我的便宜,到时候,哥们我就装猪吃死你们这些老虎。

  迈开轻巧的步伐,我慢慢走在过道中,细细的弓影挂在墙壁上,将我现在的身份显露无疑。几分钟过去了,还没有发现一个玩家,前面就是个路口,我稍微停顿了片刻,心里思量了一下,走了过去。身子刚过一半,一阵痛楚就上心头,果然有埋伏,我脚尖一踮,往前猛蹿了几步,扭头一看,一个和我身材相仿的玩家正手拿长枪,冲我扑了过来。我一个急速往他那冲了过去,他长枪向前一送,就刺向我的心窝,眼看长枪就要扎实,我似乎都看到对面玩家眼里闪过的一丝得意之色。

  说时迟那时快,我借着势头一个侧空翻,让过枪势,人也落在他的身后,手上的长弓也在转瞬之间换上了诅咒之刃和天牛之甲盾。你敬我一枪,我送你一刀,一记背刺先倾情送上,凌厉的刀锋撕破他的盔甲,-210的伤害让我感到欣慰。

  战士转过身来,眼神中似乎有点不解,怎么一弓手的近程攻击会有着这么高,这不是白日见鬼了嘛,估计是正好弓手发挥出最大攻击,碰上自身的最低防御吧,他自我安慰着后退了几步,想和我拉开一点距离,发挥出长枪的优势。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你小子不傻,但是我也不笨,我揉身而上,匕首贴顺着长枪劈了上去,现在随时都有可能会有第三、第四乃至一群玩家介入到我们两人的战斗中来,所以我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盾牌,并不想暴露出还有把攻击不弱的刺牙之碧晶弩来。锋利的枪尖从盾牌下钻了进来,挑穿我的皮甲,激起点点血珠,而我的匕首也交叉落在他身上,诅咒之刃附加的吸血属性让我在硬碰硬较量当中占了不少便宜,而一旦发挥出碎甲,三百以上的攻击伤害就是这个防高的家伙也吃不消,原本双手持枪的他也腾出一只手来往嘴里塞起药来。

  别吃了,早点回去好了,这么辛苦干吗。我伸手盾牌一档迎住他的长枪,脚步借着隆起的岩石一点,身子高高跃起,饱汲鲜血的诅咒之刃在半空中带起一抹暗红色的刀光,落到持枪玩家头上,身子一落地,跟着就是背刺,高敏的属性让我可比他灵活多了。

  估计这个玩家有点支撑不住,发了个狠狂刺我几枪后,拔腿就跑。我立马换上刺牙之碧晶弩就射,两次连射让他在奔跑中化做白光走人了。

  我前后看了看,没其他玩家,塞了颗回血丹后,咱又拿起长弓在洞穴里转悠起来。前后挂掉了几个单身玩家,迎面忽然走来二个不遮身形,一个双手持剑,一个手拿魔杖的玩家。能如此张扬估计手底下也有几把刷子,我心正思量着还是潜行开杀还避其锋芒时,那个剑士也看到站在对面的我,他并没有发起攻击,而是高举手中的剑冲我空劈了三下。

  暗号,又见暗号,我心里一阵窃喜,连忙依他样子举起长弓空舞了三下,静待对方反应。那剑士和法师对望了一下,法师似乎刚想有所动作,剑士眨了眨眼睛,给法师使了个眼色,然后摆出一副不戒防的样子向我慢慢走了过来,可惜由于过道内光线太过暗淡,让我没有看清楚他俩的眉目传情,满以为自己投上了号,差点因此吃了大亏。

  剑士走到我身旁后,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身后的法师和我,然后大拇指指了下自己,这么简单的动作我还不明了,不就是让我和法师跟着你,看到法师如小鸡啄食般点着头,我也点了点表示明白。接着剑士在前面开道,我和法师紧随其后开始搜索起过道来。

  三人的组合明显有效率得多,一路上的遭遇战都挺顺利,我也一直装傻当弓手,拿着长弓拉着短箭躲在后面,幸好有用弩的底子,我懂得专挑其他玩家的薄弱地带射,不然缺少职业技能的我,一点也不象个弓箭手,幸好他们没有因此而怀疑。

  看到那剑士能用气斩,我就知道他的等级不低,起码已经二转。只要一有玩家对他的手势没有反映,他立即就横劈出一道有点朦胧的浅白色剑气破空而去;而那个拿魔杖的玩家则是个牧师,因为给我们加过二转的技能魔力屏障,所以也是个三十出头的角色,二人的配合挺默契的,只要剑士上去近战,法师则一套状态奉上,而加血的恢复之光也绝不吝啬地落在剑士头上,让其他落单的玩家只能含恨而挂。

  我心里盘算着,如果挂掉玩家的数量足够出线,那倒是可以和这两人合作下去,要是不够的话,怎么才能挂了这两个玩家。要是先开砍剑士,牧师帮他加血,打持久战我肯定是不合算,要是先砍牧师,剑士的攻击看样子也不低,而且二转的技能也挺牛b的,我看一个法师只发了一个火球就被他一记气斩送回了老家,无视他的攻击可不行。呀,我这是怎么了,拿着把长弓还真把自己当弓手了,哥们我可是个刺客,一个伏击先暗算剑士,几分钟的时间,如果不出意外足够我挂掉一个血少防低的牧师了,这么简单的事还想那么复杂干吗。一想好怎么解决这两个家伙的办法,我的心也塌实了,箭也射得格外卖力。

  比赛时间分分秒秒在流逝,在洞穴里我们三人也挂掉不少玩家,当然其中也有过几次硬战,让我差点就想开了潜行闪人,幸好牧师的加血速度绝对迅速,让剑士挺住没有倒下,才保证了暂时的合作没有破裂。

  走到一个过道尽头,两个正在互相撕杀的战士身影落到我们三人的眼睛里,看情形那个拿着盾牌和斧头的家伙是占据了明显的优势,让另一个双手持矛的玩家连连后退,退到墙壁时已无路可退,只能在斧下化做一道白光离开赛场。

  剑士看了以后推了推我,指了指剩下的那个战士。怎么,是不是想搞掉那个玩家。呵呵,你的意思我懂,你就放心上去吧,我点点头抬起长弓直对前面的战士。可是剑士并没有上前,而是示意让我过去,是不是怕我们三个会吓走他一个,想让我去引,行,我去就我去,我从剑士身边走过,慢慢逼向了那个斧头玩家,举起长弓射出一箭。

  与此同时,我身后的剑士也举起长剑,别有用心地看了一眼法师,向前跨出一出,挥起长剑,一道气斩似无心,或有心的气斩斜斜地劈到了我身上。

  “M的,被剑士坑了。”我背后一吃痛,就知道不好,肯定是哪露出马脚,被他们看出来不是自己人了,现在摆明是想让我送死还要踹我一脚。前面斧头男吃我一箭,看我是个弓手,立即举起盾牌向我冲了过来,后面那个剑士肯定也在等着捡便宜。

  不能再装了,再装下去我的小命可就不保,我吞下一颗回血丹,开了急速就往来路退,你们两个家伙想阴我,没那么容易。看到我被斧头男追着跑了回来,剑士也亮出身形在道上等着我,想先前后夹击把我挂掉,然后再对付斧头男,而斧头男看到前面又冒出个双手持剑的玩家,也心中一惊,知道中了埋伏,手上的斧头也舞得更急,想把我先砍于斧下再说。

  剑士在前如狼,距我约三十步,斧头男在后如虎,距我约四十步,都想把我当羔羊是不,我收起长弓,飞爪立即滑到手上,幸好二转给咱一个影遁技能,让我能在战斗中强行进入潜行。嘿嘿,你们叁不知道俺其实是个刺客吧,牛b不是吹的,江山不是颠的,咱现在给你们表演一下什么叫做刺客。

  开了影遁,身影凭空消失在他们三人眼中,手上的飞爪随即落到洞顶,身子拔地而起,绳索一荡,就从空中越过剑士,稳稳地落到后面的牧师身旁。少了眼前的目标,剑士和斧头男当然没得选择的余地,一个本无意,一个实无奈,对了对眼互砍起来。

  牧师一看立马明白我其实不是弓手,而是刺客,现在肯定在他周围,他慌乱地举着魔杖乱舞,想把我从空气中找出来。就凭你那笨拙的动作,还想打中我吗,我缩了缩身子,晃到牧师的身后,原本想直接动手一个刎喉开杀,但是转念头一想,手头的攻势也换成偷袭技能,刀光闪过,牧师被昏迷在原地,而我随即冲向剑士那边,斧头男看到我过来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但是看到我身后一动不动的牧师,他不由精神一振,而剑士眼光一瞥,看到我从后面上了上来,自责不已,没想到我竟然是个刺客,原本十分稳妥的计划一下子就落了空。

  被斧头男纠缠住的剑士根本无暇来对付我,背后对我空门大开,我还跟你客气不成,匕首挥挥向他去,发挥出碎甲的攻击威力,就算你小子吃药也来不及。斧头男跟上一个冲击盾,将剑士打昏在原地,随后举起斧头迎头劈下,而我是刀刀见血,伤害数值接连从他从上飘起,这家伙都没有机会再使出气斩,就成了白光走人。

  我们俩也没歇下手,转头就杀向牧师,由于彼此还有几分顾忌,连跑路都是并排而行,生怕另一个会在背后下手,可怜牧师还没来得及从昏迷中醒来,就给我们两个歹徒给剐了,我也算出了口恶气。M的,我还没生伤你心,你们俩就有害我意,挂了你们是天理。

  没了眼前目标,我和斧头男互相对望了几眼睛,都放下手中的家伙,默默地转身各自走开。没走几步,我就停了下来,转身双眼盯着斧头男的身影,眼睛里笼上一股杀意,心跳也莫名加快几分,手上的诅咒之刃也不禁捏得更紧,换上刺牙之碧晶弩的左手平平举起,闪着黑芒的箭尖直指斧头男那颗微微晃动的脑袋,动手的念头在我脑海里闪了几下。罢了,好歹也算合作一场,我摇了摇头,挥散开下手的念头,转过头来。

  我头刚转,那边斧头男也停下脚步,拎起手上的斧头转身向我走来,一步、二步、看到我那削瘦的背影慢慢走远,他似乎也有点迟疑,想了想放下手中的斧头回过头去。

  M的,离了这里,谁还认识谁,机会放在眼前,我总不能错过,何必装出副惺惺相惜的摸样,要是最后因为一人之差而被淘汰出局,我找谁诉苦去。哥们我可不是君子英雄,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可天下人负我。

  杀,我可是为钱才来,不需要有高尚的情操,杀机一起,我咽下一口口水,立即开上潜行摸了回去。无情的刎喉由诅咒之刃施展开来,更是多上几分凛凛萧杀之意,刺牙之碧晶弩附加的连射让斧头男浑身一阵战栗,拼着不吃药,斧头男想用冲击盾先将我击昏,可惜冲击效果并没有发挥出来,而我那带出碎甲效果的几刀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落败,离开了赛场。

  ……比赛时间结束,最终我侥幸以猎杀总数一人之差,从复赛中艰难走出,获得了晋级半决赛的资格,而系统公告则是明天所有晋级选手休息一天,后天早上八点将在古帝国竞技场抽签进行单挑比武,角逐百强高手称号。

  

第九十五章 侥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