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尸王的重生二

    东方风云已经拉开序幕,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砸票!!

  **********************************

  五、紫灵金花

  虽然上下仅仅隔着一片云层,但是穿越云层,置身其中的我们,却像是穿越了时空隧道,来到了另外一个神话般的世界。

  云的下面,是白茫茫的银色世界,千里冰封,寒风肆虐,暴雪横行,连空气都会被冻结,生命的迹象在这里完全被白雪掩盖,广阔的地面反射出足以刺瞎人双眼的白光。而云的上面,阳光暖暖地酒在山顶上,淡淡的云彩高高地挂在天边,随着阵阵微风缓缓地飘动,时聚时散,变幻无穷。

  清澈的池塘边上,零零星星地开着许多小花,引来无数蝴蝶翩翩起舞,矮矮的灌木丛里,偶尔传出一阵响动,那是生长在阳光背面的小生物,偷偷钻出地面,贪婪地享受着清晨的露珠,芳草的清香。

  凛冽的北风永远吹不进这里,寒冷的冰雪永远到不到这里,黑暗也永远不会笼罩这里,这里是生命的国度。

  一切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这里有天地间最美丽圣洁的仙草——紫灵金花,它就静静地生长在那里,就在那清澈的水塘边上。世上唯一能与之媲美的,或许只有它那倒映在水中的影子。

  它的存在是一切生命的源泉,它的美丽足够夺人心魄,它散发的金色光芒威严而神圣,贪婪的***在我们一伙人的脑海里升腾着,眼里全是***的火花,喘着粗气,我们一伙人慢慢向那紫灵金花靠拢过去。

  这时,水塘周围泛起了淡淡的紫色雾气,慢慢聚拢成形,向我们靠了过来。

  “又是你们!”伴着一声冷喝,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刃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不光挡住我的步伐,也挡住紫灵金花对我的诱惑,脑子里突然一醒,我连忙退后几步,与兽灵教主靠在一起。

  是他,紫灵金花的守护者出现了,那身雕刻精美的紫色盔甲上,每一片鳞甲都像是紫灵金花盛开的花瓣,三朵银铸的紫灵金花正盛开在他的胸前与护肩上。金黄色头盔下的面具流动着银色的光芒,挡住那两点深遂的星眸,更令那张脸上散发出动人心魄的魅力,带着神圣不可侵犯之情,而他的双手,则紧握着两柄长达丈二的薄刀,柳叶似的刀身反射出的阳光格外的刺眼明亮。

  “为什么你还不死心?”见我退开,守护者没有紧追上前来,而是站在原地发问道。每一次都是这样,只要我不接近紫灵金花,这个守护者就像是个漂亮的摆设,根本不会追赶过来,过一会则化为雾气消失不见。但是一但踏足到紫灵金花的周围,他就会立即出现,不离紫灵金花半步。

  “我已经告诉过你们,紫灵金花是天地间最神圣的存在,不是你们这些黑暗的生命可以亵du的。如果妄想玷污它,你们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守护者的声音充满了震慑力,似乎能撞击着我们的内心,让我们打消夺宝的念头。

  可惜我早就个死人了,他这一招对我根本不管用。如果想让我有所改变,那就要等紫灵金花让我重生之后了。我侧脸看到兽灵教主眼中出现一丝迷茫之色,连忙推了推这个老怪物说道:“怎么,你怕了!”

  “咳咳!怕?笑话!这天下间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兽灵教主害怕的?”兽灵教主从迷茫中惊醒过来,两个头一起摇晃着说道。

  我呸,你这家伙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吹起牛b来是脸不红心不跳,听了他这话,我心中暗暗骂到。他已经见识到紫灵金花所散发出来的生命力,怎么可能会毫不动心?

  “你也看到了,”我凑到兽灵教主的耳边低声说道:“只要不接近紫灵金花,这个守护就不会动手,而且也不会追击,事情难办得很。这样吧!你先让手下的兽灵去缠住那个守护者,一有机会咱们就去摘花。”

  兽灵教主那老怪物两只眼睛盯着守护者,两只眼睛滴溜溜地瞪着我,奸笑着说道:“老尸啊,不是我不让小的们上去,而是它们还不太熟悉那守护者的攻击套路,不如先让你的尸卫去过两招,我也好有个底啊。”

  这老怪物,真是比鬼都精,我苦笑着说道:“老兽,有必要斤斤计较吗?那守护者好象是汲取的紫灵金花的力量,十分厉害,我的尸卫在他手下,根本走不了几个回合,要是能对付,我还用得着叫你吗。”

  “你说他的力量是从紫灵金花身上得来?”兽灵教主突然问了我一句莫名奇妙的话,但是我读懂了他那二对牛眼里所带的贪婪眼神,这个守护者已经如此强大,如果他的力量真是来自紫灵金花的话,那么紫灵金花的价值更是无法估量。

  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也不需要我再回答。兽灵教主已经下令手下的蛛灵、牛灵、虎灵、熊灵还有狐灵五大兽灵齐冲向金花守护者。既然老兽已经动手了,那咱又怎么好意思看好戏呢,大手一挥,身边五个尸卫立刻冲了上去。

  可别以为我大方,别人出一半力,我就把人手全都派出去了,哪有那么好的事,之前我早就跟这几个手下打了招呼,跟这守护者动手的时候,多出声,少出力,要做到雷声大,雨点小,卖命砍杀的事就让兽灵教主手下的几个小怪物去做好了,咱要保存实力,以备不时之需。

  喝,老怪物的手下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刚一冲到守护者的势力范围,五个兽灵不约而同地减慢了速度,分散开来,呈五角之势包了上去。

  那个蛛灵是首当其冲,张扬着锐利前足,两只黑紫色的眼睛不住转动着,嘴里发出咝咝的声音,缓缓向守护者靠近;牛灵则顶着一对漆黑发亮的罗纹牛角,挂着金色鼻环的鼻孔直喷白气,从侧面绕向守护者;虎灵幽黄的双眼凶光毕露,浑身的肌肉随着它的步伐微微抖动着,铁鞭似的虎尾每扫过地面,就会在上面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从左面接近;熊灵则挥舞着一双长满浓密黑毛的巨大前爪,闷声咆哮着,慢慢向右移去,狐灵那对猩红的双眼里,闪动着狡诈的光芒,踏着轻盈的步伐,想要从守护者的背后绕过去,看来这些兽灵们还挺懂得互相配合,从各个方向展开进攻。

  比起它们,我的几个尸卫明显就要耿直多了,他们紧紧握着手中粗大的骨斧,小心谨慎地接近守护者,前几次他们可是吃足了守护者的亏,被砍成一段一段的,要不是有我这个尸王在,它们哪能活到今天,所以就算没我的吩咐,他们也别想再成肉块了。

  或许已经感觉到这次邪恶力量的强大,没有等几个兽灵完全走近,守护者的第一次波攻击就已经展开了。他飞快地转动着两片刀刃,浑身笼罩在金色光芒之中,跟着一声大喝:“圣光洗礼!”

  一片浅紫色的光环以守护者为圆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几个兽灵被光晕击中后,纷纷不住后退,而离得最近的狐灵则被震飞了十几米远,翻滚着瘫倒在地上,可是身上却一滴血都没有流。

  “这只是个警告,你们最好乖乖的回去,我不想在这里制造杀孽,更不想让紫灵金花沾染上你们污秽的血液。”守护者举起刀,冷冷地看着我们,语气充满的中不是怜悯,而是不屑,在他眼里,我们根本算不上什么,就如同地底里的老鼠或者房梁上的白蚁,一样不堪一击,也一样惹人讨厌。

  *************************************************************

  “看来这家伙不好对付啊。”兽灵教主晃动着丑陋的脑袋,嘀咕道,甩手冲那倒下的狐灵,丢了个“兽灵浇铸”,一片黄光闪过,那头跟狮子一般大小的狐狸,居然一下就站了起来,跟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我突然明白:只要兽灵没有被打得粉身碎骨,这招兽灵浇铸都能让它们起死回生。

  没想到这老怪物居然还有这样的法术,以前都没见他用过,这样的话,他的那帮手下不是打不死杀不绝吗?虽然对付那守护者胜算更大了一些,但是回头我再对付他,那难度就不小了,我有点喜忧掺半地想到。

  “当我们是吓大的不成,小的们,给我上,咬死这家伙!”兽灵教主两张老脸一抖,高喝道,手下那帮兽灵吼叫着,统统围了上去,

  守护者见我们根本不理会他的警告,也是动了真怒,双刃之上发出咝咝之声,两条忽长忽短的金色刀芒如毒蛇吐杏信一般伸张着,一股无形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不威自怒。

  兽灵们是不畏生死,张牙舞爪地冲了上去,蜘灵的丝网,蛇灵的毒液,虎灵的音波……各自拿出自己的绝活,我那尸卫们则高高举起了骨斧,冲那守护者狠劈了上去,我交代它们的话,大概跟他们的脑袋一起忘在家里没有带出来。

  守护者漂浮在空中,手中的双刀如涡轮一般旋转着,一圈圈锋利的刀刃如波浪般扩散出去,刚刚逼近的兽灵浑身顿时被割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而我的尸卫身上的腐肉则一块块飞扬出去,力量的对比,实在是悬殊了。

  我祭起了幽冥鬼爪冲了上去,而兽灵教主也认识到这守护者的厉害,六只手高举着,两头同时吟唱着古怪的咒语,一团闪着磷光的黑气在他的手心慢慢凝聚起来,乘着我那鬼爪着实轰在守护者身上,让他动作微微一滞的瞬间,兽灵教主眼里流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低喝道:“看我的幽冥五雷阵!”

  兽灵教主丢出的黑气在空中化为五道如蛟龙一般的立柱,笔直地砸向了守护者,不,不光是守护者,连他的兽灵和我的尸卫都被包裹其中,而阵阵轰隆雷声从五根立柱之间传了出来,黑雾大盛,惊雷闪电在其中交错,这个魔法果然挺厉害的,即便强如守护者,也不得不招架防御,不过,我的几个尸卫,也被轰得皮开肉绽,接连倒下三人,而他的兽灵,却丝毫无损,这老怪物,该不是想乘机料理掉我的手下吧,我见此情景,心中暗道,连忙让剩下的两个尸卫后退。

  一招得手,兽灵教主立即掏出他的法器,两张嘴跟唱似的,伴着高低起伏的音节,一层鲜亮的红光笼罩在一把白骨头颅法杖之上,顺势一挥手臂,他的看家本领蚀骨红瘴,如纱帐般就往守护者那边铺天盖地地蒙了过去。

  金光,刺眼的金光从守护者身边爆发了,划破那层层的黑雾,如烈日一般驱散着黑雾,不过那片红瘴依旧如胶如漆一般裹在守护者身上,似乎并不畏惧金光的照耀,守护者的攻击似乎似乎也因此被削弱了不少。

  老奸巨滑的兽灵教主一见红瘴有了效果,大步走了上前,挂在身上的骷髅念珠发出阵阵声响,两张老脸上是红光大放,他掏出一颗紫红宝石一把捏碎,然后大声吼叫着:“兽灵之怒!”这老怪物的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随着他六个手臂的交错挥舞,一个个奇怪的符印在空中凝聚成形状,他大手一推,这些印记统统飞向那十个兽灵。

  “嗷嗷!”印记一入,那帮兽灵同时狂啸起来,咯哒咯哒浑身骨骼发出一阵碎响,每个兽灵的身形都暴长一大节,变得更加高大,特别是虎灵、熊灵这两个家伙,对这个法术的反应最为强烈,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两头面目狰狞,肌肉凸鼓的怪兽,张牙舞爪地吼叫着,扑向守护者,在我们的概念里,从来没有公平相斗这一说。

  

  

尸王的重生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