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的决定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道火不熄,魔种永传。逆天之修,顺天成丹。这是一个被魔种入侵过的少年、在视魔为生死大敌的道门里修行成长的故事。他被打上“需要警惕”的标签,注定他的人生轨迹与众不同。拔魔月票群344496575,订阅用户可加入冰临神下读者群481462,主要面向贴吧读者拔魔读者群459959247,面向所有对拔魔和死人经感兴趣的读者。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海蓝珠.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你好啊安生.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heathers.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剑未配妥人已超凡在线阅读
一场不是意外的意外,陈敞穿到一个架空清末民初的世界。 十数年前,新世界因散发各地的诡异巨爆,诞生了源力。 不同的源力造就不同途径的超凡者。 从此,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有水眷者踏浪放歌。 寂寥又悠长的雨巷,走过一个牵着鬼娃娃的姑娘。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美女蛇和飞天蜈蚣纷纷拦路。
想见江南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签到六十年,从傀儡皇帝变天帝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周安成了乾元帝国的皇帝,本以为自己可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结果自己只是一个傀儡皇帝,而且还是太后称帝准备前,用来平稳天下的棋子,随时可能被割韭菜。 帝国边境,外族蠢蠢欲动,趁新皇无权,弱弱无能,朝野混乱之际入侵帝国,叫嚷着斩杀昏君,拯救乾元百信于水火。 妖魔乱世,鬼怪横行,门派林立,正邪大战,生灵涂炭。 周安开启金手指山河社稷图。 点亮后宫地图,得到【九天玄女箓】 点亮正宫地图,得到【乾元龙甲】 点亮东宫地图,得到【天子剑法】 点亮西宫地图,得到【乾坤步】 点亮全部皇宫地图,得到【真龙之气】
沐日海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杨晟已过万重山在线阅读
现代人杨晟(sheng四声)因为血液病瘫痪在床,VR头盔使其意识上载,带他来到了一个有着修行者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有万峰汇集的蜀山宗,因为古妖入侵人道而殊死抗争。 混吃混喝只想挣钱的杨晟,就这么踏上了他的修行之路,并最终谱写了一段扛起人道的壮阔历程。 他将在幽暗中放出他的光彩,世界将由此明亮。 一个努力美好的,情怀的,血与火,泪与笑,分离和重聚的,尽量温馨的故事。 一群:971276028
奥尔良烤鲟鱼堡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开局夺舍大长老在线阅读
陈星河,幼年遭遇天雷,劈出一条奇异手臂。 谁想天意弄人,这条手臂食尽天下金属类武器,法器,灵器,法宝,灵宝。 帝王僵尸龙棺?吃。 少宗二世祖飞剑?吃。 妖王开天神斧?吃。 最绝的是,手臂可以顶替法器灵器位置夺舍,万般功法皆入紫霄殿堂,小账房出身的星河成了一条修真界混江狂龙。
古剑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御兽从混蛋开始在线阅读
【普·沙雕灵兽蛋】+【普·沙雕灵兽蛋】+【下品灵石】=【优·沙雕灵兽蛋】。 【优·沙雕灵兽蛋】+【极·灰雕灵兽蛋】+【中品灵石】=【优·追风雕灵兽蛋】。 【优·追风雕灵兽蛋】+【优·五彩孔雀灵兽蛋】+【极·金羽火鸦灵兽蛋】+【九幽火焰草】+【极品灵石】=【优·熔金火凤灵兽蛋】。 这是一只沙雕进化成凤凰的过程。 在自然繁衍的情况下,沙雕变凤凰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几率,不过殷风有特别的“混蛋”技术,大大提高几率,还能批量生产。 修炼? 修炼个屁,老子混蛋就能变强!
荔枝当饭吃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屠狗在线阅读
传说上古有屠龙氏,嗜食煎饼卷大葱,以黄龙皮为饼,青龙筋为葱。 刘屠狗咂咂嘴,很是羡慕这副好牙口。 面对这个利益至上、弱肉强食的世界,不管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庙堂枭雄,还是仙气盎然不食人间烟火的江湖剑仙,二爷只想好好地讲一讲道理。 他常说:“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与人为善,该杀就杀!” 于是,布衣麻鞋,艳压锦绣,遍问同代,无人应声。 问天下头颅几许,看二爷手段如何! ============================== (qq群:209756992,204590964 ,都还很空旷,欢迎诸位道友入我三千黑鸦!)
屠龙氏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嘿,妖道在线阅读
天地有灵机,万物食灵机而长。 百类皆可成妖,延寿命,得神通,唯人族例外。 人体有缺,无容纳灵机之能,但人魂质轻灵,生而近道,故有大智慧者另辟蹊径,借妖修仙,摘取长生果。
我是瞎混的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仇氏家族在线阅读
一个名不经传的筑基小家族,他的成长之路必定不会一帆风顺,且看他如何脱颖而出在一次次失败中成功,韬光养晦下成为万年世家。
苍天真人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太虚化龙篇在线阅读
有朝一日,龙升九天,遨游万界。 龙即是我,我即为龙——庄冥。
六月观主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拔魔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少年的决定

    小秋狠狠甩了一下手中的柳条鞭,深深吸入一股温热的草木味道,做出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他的人生才只有十二年,无从掌握这个决定的全部意义,但是熟悉他的野林镇居民都知道,这是一名倔强的少年,像只刚学会灵活运用四肢与牙齿的小狼,明知前面是悬崖,也要冲到边缘探个究竟,谁也拉不回来。

  “我需要你们帮忙。”小秋热切地说,漆黑的眼珠里满怀期待。

  在他面前,四名年龄差不多的布衣少年蹲在草地上,茫然地抬头望着小秋,更远一点,几群牲畜正在慵懒地吃草,他们都是牧童,其中的十几匹马由小秋负责照料。

  “你想……抢走芳芳?”大良是小秋最好的朋友,长着一张和善的圆脸,这时却没有表现出十足的支持。

  “嗯。不是抢,是救,芳芳会自愿跟咱们走。”小秋用肯定的语气纠正道。

  “你确定?”大良看了看另外三名年纪更小的牧童,更没底气了,“芳芳亲口告诉你的?”

  “没有,你们都知道,秦先生不允许我走进学堂。”小秋不会在朋友面前撒谎,“可这是明摆着的,芳芳不可能……”

  大良小两岁的弟弟二良接下去,“芳芳不可能愿意嫁给沈家,巴不得有人带她逃走。”

  “就是这个道理。”小秋又甩了一下柳条鞭,“咱们今天晚上行动,两个人在外面放哨,三个人进学堂找芳芳,就这么简单。”

  四名牧童面面相觑,大良推了推头顶的草帽,不安地说:“沈家是镇上最有钱的财主,咱们放牧的这些牛马羊一多半都是他家的,我觉得……我觉得芳芳未必不愿意嫁过去。”

  一名黑瘦的牧童为大良的看法提供佐证,“我听说秦先生特别高兴能与沈家结亲,明天的良辰吉日就是他选定的。”

  “秦先生是个财迷,把芳芳卖给沈家,收了不少银子。”二良鄙夷地说,双手比划出一大堆金银财宝的样子。

  最后一名牧童开口了,“秦先生倒不是贪财的人,他家是外来户,希望能在野林镇立足,所以特别愿意跟沈家结亲。”

  “秦先生看上去是个不错的人,还给我起过名字呢。”大良皱起眉头,努力回忆自己的正式名字。

  小秋有点着急,干脆也蹲在草地上,与对面的四名伙伴平视,双眼一眨不眨,“咱们说的不是秦先生,是芳芳!她不愿意——谁愿意嫁给一个傻子?”

  牧童们同时摇头,二良比较倾向于帮助小秋,接着说:“沈家大傻二十多岁了,连自己吃饭都不会,发脾气了还会打人。”

  野林镇的孩子们都见过沈家大少爷,同时抬起头,回想自己被他追打的场景,黑瘦牧童补充道:“大傻从早到晚流哈剌子,芳芳嫁给他,还不得天天替他擦啊。”

  “怎么样?帮忙吗?”小秋问,觉得很有希望。

  可他失望了,一说到关键问题,四名牧童全退却了,就连一直帮他说话的二良也低着头,好像对草叶上的蚂蚁更感兴趣。

  “小秋哥。”大良有点内疚,往常他从来没拒绝过好朋友的任何提议,可这回不一样,“你不是……还觉得芳芳是你媳妇儿吧?”

  二良等人低头忍住笑意,鼻子里发出哧哧的声音。

  小秋冷着脸,将柳条插进松软的草地里,“我说过的话算数。”

  “那不是闹着玩吗?”大良小声说,发现小秋的目光越发倔强固执,他服软了,虽然年长一岁,他在小秋面前却总是充当追随者,“好,我帮忙。”

  “我也帮忙。”二良马上表明态度。

  另外两名牧童也同意了。

  “待会照常回家,吃过晚饭之后,咱们在桥上汇合。”小秋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讨论小秋的简单安排,时间过得飞快,傍晚,已经兴奋起来的五名少年召集各自放牧的牲畜,一块回野林镇,没有人提出更具体的计划,就像小秋说的,“就这么简单”。

  走出林地,在野林镇东边的小桥上,他们的热情遭到第一次打击。

  二栓坐在桥栏上,整个下午都在与伙伴们吹牛、打闹,等待着人生中第一场争夺权势与地位的决战:今天他要证明,自己才是野林镇十到十五岁少年的首领。

  远远望见从林间小路走出来的牛马群,二栓跳到地面,运足了劲,大声喊道:“嘿——,小秋!你媳妇儿明天就要嫁给我哥了,你来不来喝喜酒啊?”这句话二栓在心里想了一天,放开喉咙喊出来,心中倍感舒畅。

  这是两群截然不同的少年。

  桥下的五名牧童身前身后环绕着成群的猪牛马羊,头上戴着无顶草帽,打着补丁的袖口和裤腿高高挽起,没穿鞋的脚上沾满泥巴,肤色被阳光晒得黝黑。桥上的六名少年虽然也穿着粗布衣裳,但是都很干净整齐,他们刚刚度过一个无所事事的白天,一心希望在天黑之前找点乐趣。

  “别理他。”面对二栓的挑衅,大良不想应战,他现在饥肠辘辘,只想回家填饱肚皮,“咱们绕路趟河过去。”

  想到晚上的计划,小秋差点就要同意大良的建议,可桥上的少年们发出阵阵哄笑,让他改变了主意。

  小秋走在最前面,身后是十几匹马,大良等人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他们还是有点害怕二栓。

  二栓是沈家二少爷,一点也不傻,长得人高马大,那双细长的眼睛总以斜视的方式警告别人:他不好惹。

  小秋居然接受挑战,二栓非常高兴,双手叉腰站在桥中间,五名伙伴在他两边一字排开,彻底堵住了道路。

  “你们挡路了。”小秋瓮声瓮气地说,在他身后,温驯的马群发现有人拦路,全都停下来,耐心等待问题自行解决。

  二栓等这一刻已经好久,笑嘻嘻地说:“我是来给你送请柬的,明天你媳妇儿就要当我嫂子了,你过来说几句吉祥话,我让我爹赏你几枚铜钱。哎呀,请柬呢,刚才还在呢。”

  二栓假装在身上摸来摸去,伙伴们哈哈大笑,比他矮半头但是同样壮实的楞子开口帮腔:“小秋没准从秦先生家里得到请柬了,谁让芳芳是他媳妇儿呢。”

  桥上的少年们笑得直不起腰来,年纪最小的秃子刚刚获准加入这个团伙,急于表现,指着小秋说:“你媳妇儿……你媳妇儿要管别人叫丈夫啦,哈哈,小秋……”

  小秋听够了,在身边枣红马的身上狠狠一拍,枣红马一惊,向前蹿出一大步。

  对于狭窄的桥梁和野林镇少年来说,枣红马相当于庞然大物了,拦路少年们惊慌避让,排列整齐的队伍一下子散开。

  “小秋,这是我家的马!你敢……”二栓气极了。

  枣红马可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人,两三步蹿出桥梁,后面的马群紧紧跟随,少年们只能惶恐地贴着桥边的栏杆,眼睁睁看着它们通过。

  二栓绝不允许自己策划多日的决战就这么结束,最后两匹马还没有过桥,他已经没那么害怕,找准空隙,一跃扑向小秋。

  两名少年在桥上扭打起来,十几匹马在岸上转过身,茫然地望着这一幕,很快失去兴趣,低头啃食路边的青草。

  二栓比小秋高一些,看上去也更壮,却没有在打斗中占据上风,即使伙伴们高声助威,他还是没办法立刻打倒对手。

  扑通一声,两名少年同时翻过桥栏,掉进河里。

  河水不深,刚漫过腰,可二栓是桥上的霸主,一沾水就泄气三分,小秋在河里灵活得像条鱼,完全占据了主动。

  二栓的伙伴们在桥上七嘴八舌地发出威胁,没有一个敢下水帮忙。

  “叮……”

  一阵少年们从未听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尖锐得连耳膜都要刺破了,大家转过头,看到下游十几步的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奇怪的大人。

  怪人身穿蓝色对襟长袍,头发挽成高耸的圆髻,横插一根长长的簪子,颔下飘着几绺胡须,身背一柄长长的宝剑,即使在目光最挑剔的人眼里,也算得上“仙风道骨”,但是在偏僻的野林镇,他的装扮只是显得怪异。

  怪人左手摇晃一只拳头大的黄铜铃铛,发出与体积不相称的刺耳响声。

  “你是谁?来野林镇干嘛?”二栓站在河里颤声发问,面对单独的陌生人,即使是大人,他也从未害怕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阵铃声好像把他的心都给掏空了。

  小秋站在二栓身边,一声不吭,他将那铃声当成了敌人,集中精力与之对抗。

  怪人放下铃铛,右手又掏出一面颜色暗淡的铜镜,面对众少年缓缓晃动,最后指向两名全身湿漉漉的少年,定了一会,问:“热吗?”

  他大概很久没说过话了,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又硬又涩,像他手中的旧铜镜一样古怪。

  小秋和二栓不由自主同时向后退了一步,他们害怕的不是怪人和他的声音,而是那面毫无光彩的铜镜,一面五六寸的小东西,仿佛能遮住整个天空,阳光一下子减弱许多,两人一块摇头,他们一点也不热,身上甚至感到阵阵发凉。

  怪人垂下手臂,不过眨眼之间,铜镜和铃铛都已消失,他脸上的神情略显放松,也更显疲惫,“远离妖魔。”他说,目光转来转去,做出侧耳倾听的样子,好像附近就藏着妖魔,“远离妖魔。”他重复道。

  少年们吓坏了,就连小秋也感到心慌意乱,手忙脚乱地跟二栓一块向岸上爬去,心怦怦直跳,阳光突然又变得灼热,潮湿的衣裳贴在身上极不舒服,对这些他们都不在乎,只想马上离这个陌生的怪人远一点。

  两伙少年的决斗虎头蛇尾地结束,忙不迭地向镇里跑去,他们要告诉大人,野林镇闯进来一个疯子。

  二栓一伙没有牲畜的牵绊,跑得更快一些,身影迅速消失,五名牧童撵着牲畜一路跑到镇边,回身遥望怪人曾经站过的地方,人已经没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消失的、去了哪里。

  “晚上见。”小秋第一个摆脱怪人的影响,他仍要执行当晚的救人计划。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