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无尽的悲伤

    

  此次,神族远征军不再小打小闹搞个偷袭骚扰,而是展开了大兵团攻击,空中陆地数万名天使结成阵势正面进攻,如排山倒海一般。

  “火天使”米迦勒。“光颜天使”拉斐尔。“军天使”索连特和“告死天使”加百列这四大“炽天使”各率一军,齐头并进互相呼应,琳莎公主则居中指挥,“光明战天使”部队作为亲兵护卫在她周围。

  魔界也摆出了强大的阵容,路西法亲自指挥,“四魔将”中除“艳魔”媚兰留在他身边外,其余三人分率战士和魔兽部队,气势凶凶,但却没有“黑暗龙骑兵”的身影。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生死大搏杀,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我带着亚夜三女全速飞来,眼中所见到的惨烈情景令我不由自主的周身颤抖不止(我从没见过这种真实的十余万人的血腥大厮杀,会有点心惊胆战自是在清理之中)。

  面对着这种大兵团作战,一个人的力量不论有多强都是微乎其微的,绝对无法以一个人的力量改变战局。

  我想起了新创的“火凤凰之歌”那种超大范围的攻击,那可是最适合此中情况了,只可惜喳喳鸟已元气大伤,根本无法再使出了。

  心中一动,我一边全力凝聚水元素一边召唤出了深海之龙蓝皮,天空中顿时水波潋滟,满是柔和的蓝色光辉。

  亚夜诸女知道我想做什么,忙浮在我身后静观着。

  纵然以我那无限的魔力,要凝聚如此庞大的水元素仍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刚至半途就被神族战士发现,一群群天使直冲而来。

  冰清影忙亦开始凝聚水元素并传送给我,加快我的速度,亚夜则护卫在我身旁,黑暗能量蓄势待发。

  夏侬振动“风之翼”向着冲来的天使们迎了上去,娇躯上漆黑的“魔拳战甲”在一身雪白的天使们面前格外显眼。

  扑入天使群中的夏侬有若虎入羊群,这些低级天使哪里是她的对手,刹那间伤亡惨重。

  正在指挥大军战斗的琳莎公主感应到了一股庞大的魔法波动,她转头望见了在里许外的高空中伸展着黑白双翼的男子与他身躯外直径达十余米的蓝色大光球,以及在他周围飞翔着的一条蓝色游龙。

  她身侧的蕾洁拉也见到了这一幕,道:“公主,那就是目标?”

  琳莎公主点了点头,道:“就是他,看来他在准备一个水系高级魔法。蕾洁拉,按照计划行动吧,咱们今天就把这个钉子给拔掉。”

  蕾洁拉应了声“是”,带着迪丽。天野刚二人和一队“光明战天使”成员无声无息的出发了。

  此时,亚夜也投入了战团中,她用黑暗能量形成了一柄漆黑的能量剑,挥舞之间竟显现出了精湛至极的剑术。

  水元素的凝聚终于完成,我扬声道:“小夜,小侬,闪开。”

  庞大无匹的水元素被我压缩成一个蓝色的小光球射到了蓝皮身上,顿时龙吟之声大作,随着我的一声大喝:“‘龙之怒’(刚想出来的名字,很酷吧?)”,深海之龙蓝皮化做一条如赖赖虫一般巨大的蓝色巨龙,带着龙吟怒啸直扑向了神族远征军的阵地。

  虽然不知道我用的是什么魔法,但神族的天使战士们仍不约而同的联手张开了各种防御结界,在空中陆地形成了层层的光幕。

  蓝皮势如破竹一般连穿过了无数层结界光幕,所经之处的天使纷纷冰冻。碎裂,死无全尸。

  不过,数万天使联手施放的界界绝对是坚不可摧的,“龙之怒”仅穿透了十分之一左右的结界就能量大损,蓝色的光辉开始消散,根本就丝毫没有伤害到他们的主力。

  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纵是路西法或诸神之王亲自来释放“地狱浩劫”。“太阳之剑”等终极禁咒,其功效亦不过如此。

  一个人不论多强也是绝对无法同数万大军相抗衡的。

  待“龙之怒”的能量耗尽,我忙将元气大伤的蓝皮传回次元空间。

  这一击共消灭了数百名天使,更重要的是令天使们士气大落,他们也是会害怕的,“龙之怒”所展现出来的威力令他们心惊胆战。

  我对如此结果十分满意,刚想再召出一只圣兽攻击,数道森寒的杀气突然紧紧锁定在我身上。

  我心中大惊,只见十余名气势迫人的天使不知何时竟潜行至我的下方,如利箭一般直射而来,为首的正是二女一男三名“耀天使”。

  夏侬大惊失色,全速迎上同时娇喝道:“爷,快走,他们是‘光明战天使’部队。”

  想走已是来不及了,这十几名天使的行动速度奇快无比,不在“黑暗龙骑兵”之下,刹那间就将我们围了起来,夏侬仅拦住了那名男性“耀天使”。

  我心中暗自冷笑:他们大概看我是纯粹的魔法师,因而想乘我咏唱咒文之时对我进行贴身格杀,哼,他们不知道我用魔法可是不需要咏唱咒文的。

  双臂一圈,我冷喝道:“‘斩空裂风阵’。”

  刹那间,无数的真空之刃以我为圆心高速飞旋起来,这种风系魔法最适合应付包围,能以锋利的真空之刃将周围的敌人斩成粉碎。

  令我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群天使毫不惊慌的各将手中长剑一挥,剑刃泛出柔和的白芒,那满天嘶啸着的真空之刃竟在瞬间消散于无形。

  这是怎么回事?

  亚夜惊叫道:“破魔剑?不好,主人你快离开,破魔剑能抵消任何魔法攻击。”

  所谓的破魔剑是一种极为珍贵的武器,它是由法力极高的大法师耗用年余的时间对一柄极品神兵进行不间断的“破魔咒”加持,然后再以自己的鲜血相祭才能炼成。

  任何的攻击魔法或防御结界只要与这破魔剑一接触就会化为无形,但这种破魔剑不仅炼制极难,而且炼成后原本的神兵利刃就会变的只要稍加压力便会碎折,所以极为罕见。

  这种剑是专门用于对付只懂魔法的纯粹魔法师的,而且还要格外小心使用,否则一个不留神这珍贵的神兵就会分崩离析,碎折于地了。

  如今为了对付我,天界竟一下子拿出了十余柄破魔剑,看来真是狠心下了大血本要把我消灭于此了。

  ※※※

  亚夜和夏侬不顾一切的护卫于我怎奈敌势过多过强,只见一名极美极艳的短发“耀天使”轻易就闪过了她们的拦截,左手中幻化出一柄光剑直向我刺来。

  不及多想,我猛然对着冰清影倒使“次元逆转”将她传送到里许外的安全之处,刚完成传送,只觉肩头一阵巨痛,那名短发“耀天使”的光剑已穿过“心之铠甲”刺入了我的肩膀中。

  从未经受过如此痛苦的我脑中顿时一片空白,短发天使的膝盖又狠狠的撞在了我的小腹上。

  这名美丽而又威凌的短发“耀天使”正是“光明战天使”的统领蕾洁拉,她闪过亚夜二女的拦截本想一剑穿心结果了我,谁知我身上的“心之铠甲”神奇至极,竟自行发出一股绵缠之力将她的穿心一剑牵扯到了肩头上,令我保住了小命。

  “心之铠甲”又化去了她膝撞的大半气劲,但毫无真气修为的我仍痛的全身痉挛,仿佛连肠子都绞烂成一团了。

  右手中的破魔剑不能用于格斗,而左手的光剑又被我的“心之铠甲”卡住无法拔出,蕾洁拉干脆弃剑,粉拳如雨点一般向我洒来。

  我感觉自己像是成了练习用的沙袋,毫无反抗能力的被那名娇美的“耀天使”痛殴着,若非我身上穿的是终极甲胄“心之铠甲”,她那洁白的粉拳的任何一击都足以要了我的小命。

  意识越来越模糊,看来我的末日已经到了,但我吴来是何种人物,纵然是死也要拉些垫背的。

  脑中胡思乱想着,我拼命的用神魔双翼作盾挡住蕾洁拉的攻击,乘机全力吸纳各种魔法元素,也不管他是水。火还是光明。黑暗了。

  刹那间,我周身闪烁出七彩的异芒,晶莹流转诡异至极。

  蕾洁拉惊叫道:“自爆?不好,快撤。”

  自爆是一个魔法师的最后一招,将自身的魔力高度压缩,在一瞬间引发自身的魔力大爆炸与敌人同归于尽。

  即使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自爆时也能展现出惊人的威力,更别说我这种级数的超级大法师了,难怪蕾洁拉会令部下全速撤退。

  “主人(爷),不要……”

  亚夜和夏侬的娇呼声传来,她们不顾一切的向我扑来想阻止我。

  自爆一经引发就无发逆转,我拼尽最后一点魔力再次倒使“次元逆转”将这一对佳人送出,接着我只觉周身变的炽热无比,朦胧中我仿佛见到了羽衣正展动着她那六只洁白的羽翼向我飞来。

  唉,若是能再抱一抱心爱的玉人们火热的娇躯,亲吻一下她们红润的樱唇该有多好。

  太遗憾了,太遗憾了……

  天空中猛然闪烁起了耀眼的金色光芒,范围直径宽达里许,正全速飞撤的“光明战天使”部队及普通的天使战士们除速度最快的蕾洁拉与迪丽外,包括天野刚在内,十余名“光明战天使”成员与百余名天使战士俱被金芒罩入其中,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可是一位超级大魔法师的生命之闪光啊。

  金芒在闪烁了片刻后就消散了,一切都化为虚无,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吴来,已经消失不见了。

  神魔双方十余万大军都感受到了方才刹那间所爆发出的庞大魔法力,他们的心灵都深深的震撼着,因为有一股无尽的思念与遗憾的情感随着爆发的魔力传入了他们的心中,那是吴来对爱人的思念与遗憾。

  亚夜。夏侬。冰清影三女带着满脸的情泪不顾一切的向吴来消失的地方飞来。

  先她们一步,一道圣洁的白芒快捷无伦的飞射到了吴来消失之处,刹那间现出人形,那是一位绝美清丽,充满了圣洁与无暇的六翼“炽天使”。

  “晨光天使”羽衣。

  加白列。米迦勒等见到了这位失踪数万年的挚友,顿时欣喜若狂,不约而同的停止指挥战斗展翼向他飞去。

  突然,羽衣仰首发出了一声尖厉的悲泣,一种如大海一般无边无际的悲伤与刻骨铭心的仇恨清晰的传入了神魔双方每一个人的心中。

  四位飞射而来的“炽天使”的动作在空中停住了,因为作为一个天使是根本不会拥有这种深沉的令人心碎的悲哀与仇恨的,米迦勒忍不住娇呼道:“羽衣,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羽衣仍自仰首悲泣着,金色的长发如有生命一般在她背后自行舞动,看起来诡异极了。

  亚夜三女亦悲泣着飞来,但刚飞近就被羽衣所发出的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挡住,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惊人的异变发生了,羽衣那有如阳光一般灿烂的金色长发竟在刹那间变的银白如霜,而她背后六只洁白的羽翼上的颜色却越来越暗淡,越来越深沉,到了最后竟变的漆黑如墨。

  这是堕落天使的羽翼。

  所谓相由心生,表乃里出,天使因为拥有一颗纯洁无暇的“天使之心”,所以他们的羽翼都是洁白如雪不染纤尘的,而路西法之所以成为堕落天使正是因为他以黑暗能量取代了心中的光明能量的缘故。

  羽衣虽然已放弃了天使的身份,但她拥有的仍是圣洁的“天使之心”,所以一切都丝毫未变。

  如今,吴来的死亡令羽衣这位“炽天使”首次体会到了仇恨。愤怒与无尽的悲伤,再也无法保持住那颗“天使之心”,她那满头的金色长发在刹那间化作银丝,洁白的天使羽翼也变成了堕落天使的黑翼。

  不过,她的变异是因为心灵情感的关系,并不像路西法那样彻底以黑暗能量取代了光明能量,所以她改变的只是外表,其属性和能量性质依旧丝毫未变。

  但在旁人眼中,一名新的堕落天使诞生了。

  ※※※

  四名“炽天使”亲眼见到自己昔日的好友竟变成了堕落天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路西法远远看到了这一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羽衣的变化原委了,他仰天长叹道:

  “吴来,你这个小子,竟能令‘晨光天使’对你如此死心塌地,你也虽死无憾了。”

  阻碍的力量突然消失,亚夜三女飞到了羽衣身旁,冰清影泣道:“羽衣姐姐,你怎么会到魔界来?你怎么成了这样……”

  哀莫大于心死,羽衣的绝美粉脸上一片平静的神色,但美目中却透露出死寂一样的悲哀,她平静地道:“我的身体是由主人的能量形成的,我们彼此之间一直有着不受任何空间限制的心灵感应,我感应到主人的危机,因而全力赶来,结果还是迟了一步。我好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随他到魔界来……”

  亚夜的目光突然转向了漂浮在不远处的蕾洁拉。迪丽二女,流露出了刻骨的仇恨,道:“是她们,是她们逼死了主人……”

  她樱唇一张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粉脸顿时变的苍白若纸,背后的衣衫猛然裂开,竟生出了三双六只漆黑的羽翼,就如同羽衣一般。

  亚夜用的是“天魔解体大法”,在刹那间激发出了自身全部的潜力,竟达到了“炽天使”的境界,连一直因被“刃化”能力而压制的羽翼也生长了出来。

  当然,她这种形态仅是暂时的,事后也会元气大伤,但为了心上人,她已一切都不在乎了。

  先她一步,羽衣如闪电一般直射向了蕾洁拉和迪丽,纤手中仍如从前一般幻化出了一柄灿烂耀目的光剑,丝毫没有因为她身体的变异而改变。

  虽从未见过面,但蕾洁拉一直极为景仰这位远赴魔界讨伐魔王的“晨光天使”前辈,想不到今日初次见面竟会是如此情形,她芳心大惊,忙幻出光剑抵挡羽衣的攻击。

  蕾洁拉虽是“耀天使”中的第一人,但同“炽天使”级的羽衣相比仍有一段很远的距离,双剑一相交她顿被震飞。

  亚夜也飞了过来,威力远胜从前的“黑暗轰击炮”直轰向了迪丽(迪丽手中的破魔剑已被吴来自爆时的震波震碎了)。

  亚夜此时的力量足可比拟“炽天使”,迪丽哪里敢硬挡,忙展动羽翼飞身闪躲。

  此时,在夏侬的娇躯上也产生了异变,她不会以“天魔解体大法”激发潜力,但在极度的悲伤与愤怒的冲击下,她体内的真气竟在刹那间冲破了许多以前无法打通的经脉,背后也生出了魔族所特有的黑色翅膀。

  大概是因为她的真气过强的缘故,在十四岁的时候夏侬的翅膀突然消失再也无法展开,如今在极度的悲伤之下打通了周身的经脉,竟连翅膀也再度出现了。

  但这意味着什么,她并不知道。

  一支百余人的魔族小部队突然杀入了战场,人数虽少但却强的过分,如钻子一般直钻入了神族大军的严密阵营中,挡者披靡。

  他们自然是“黑暗龙骑兵”,从战争一开始就潜伏在暗处静候着统领的命令(他们只服从吴来一个人的命令),想不到统领竟会壮烈牺牲。这群铁血硬汉见状之下不由怒发冲冠,在拉哈尔特和罗维的率领下冲杀而出,纵然战死沙场也要为统领复仇。

  吴来的死令神魔双方的战斗更为惨烈,都将全部的兵力投入了进去。

  琳莎公主令“光明战天使”部队前去迎击“黑暗龙骑兵”,她自己亦亲自上阵,挥舞着光剑投入战场。

  四名“炽天使”自是不能让羽衣和亚夜毁掉蕾洁拉二女,他们接替了这两位“耀天使”的位置,围住了羽衣和亚夜。

  米迦勒向羽衣道:“羽衣,我们数万年未见,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不应成为堕落天使的啊。”

  羽衣冷冷地道:“我早已不是天使了。自我的爱人,我的主人逝去的那刻起,我再不愿保留住任何虚假的纯洁外表。若我不是因这些虚假的纯洁所困,我就会随他一同来魔界,也许结局就不会如此了。自这一刻起,羽衣与以前的‘晨光天使’再无任何关系,我是只属于吴来的,只为他而活的‘黑暗天使’。”

  庞大的光明能量开始向羽衣的娇躯上凝结,她是真的已斩断了以前的一切牵绊,以新生的“黑暗天使”的身份准备开始攻击了。

  一直默默无语的亚夜率先发难,手中的黑暗能量剑直刺向了“告死天使”加百列,她自知自己如今的形态与力量不能持久,只能在力量消散前速战速决。

  但是,最先攻击四位“炽天使”的并不是她们,而是在数十米外如一尊冰美人般由始至终一动未动的“冰雪圣女”冰清影。

  一瞬间,滔天的巨浪从冰清影那里直向“炽天使”们卷来,内中蕴涵无数的回旋。激流。暗劲,声势惊天,正是水系高级魔法“怒海惊澜”。

  这“怒海惊澜”的威力极强,“炽天使”们不敢等闲视之,忙各自张开结界防御,亚夜乘机一剑刺入了加百列的防御结界之中,在她身后,夏侬已凝聚了全身的真气待发,娇躯上奇异的泛起了一种如雾一般迷蒙的金色气状光芒。

  “怒海惊澜”的威力从亚夜刺破的结界缺口涌入,顿将加百列打的在空中翻滚不止,虽伤不了他却也令他狼狈万分。

  夏侬震动新得的黑色翅膀欺身直追上了加百列,娇叱一声挥拳直击而出---“闪华裂光拳”。

  加百列见到了夏侬娇躯上那奇异的金色气状光芒,神情大变惊叫道:“‘圣斗气’?”

  他竟不敢硬接夏侬的“闪华裂光拳”,闪身避开了。

  ※※※

  “告死天使”加百列的力量远远胜过夏侬,纵使被“闪华裂光拳”这种绝学击中对他也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但他还是闪开了,他怕的是夏侬娇躯上的奇异真气---“圣斗气”。

  “圣斗气”是传说中的可与神魔相争的力量,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终极斗气,毁天灭地无坚不摧,但它只存在于传说中。

  “炽天使”中知识最为广博的“告死天使”加百列在他那漫长的生命中曾见过一次“圣斗气”,那是一位来自不知名的异世界,自称叫做“网络骑士”的终极武者挑战诸神之王时所使用的,虽然已过了几万年,但他的“圣斗气”的那种惊天动地的威力却深深的烙印在加百列心中。

  如今,他从夏侬身上所见到的那种奇异的金色气状光芒赫然同他所见过的终极斗气---“圣斗气”一模一样。

  夏侬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只觉全身真气暴增了不知多少倍,而且流转自如,每一招一式之间真气都呼啸其中,同以前相比犹如天地之别。

  “圣斗气”实际上并不是一种固定的真气形态,当一名武者的真气修为达到了顶峰的境界之后,突经大喜或大悲,在神秘的心灵力量的催激下其真气就会直攻入人体的几十个修炼绝对无法达到的经脉,其中有一条最为隐秘的一旦打通,真气就会产生质的变化,也就是“圣斗气”。

  但这种可能性是几乎等于零的,且别说真气修为已至绝顶的高手哪里会有这种至喜至悲的感情冲击,纵是有,冲破“圣斗气”经脉的机会也仅是千万分之一,一个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因而它就成了一种传说中的梦幻之技。

  对吴来的爱恋及爱人逝去的悲伤令夏侬成为史上第二位拥有“圣斗气”的武者,但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只是不顾一切的狂攻向加百列。

  羽衣也出手了,她对“炽天使”们的一切都十分了解,圣光系魔法如一张巨网般罩向了拉斐尔和米迦勒。

  亚夜则和索连特展开了激战,光明黑暗撞击不绝,流光四溅。

  蕾洁拉和迪丽回到了“光明战天使”部队中指挥他们与“黑暗龙骑兵”战在了一起,双方二百余人上天入地,普通战士根本就无法接近。

  “光明战天使”与“黑暗龙骑兵”之间历经大小数百战,一直是不分胜负,但此时的“黑暗龙骑兵”本着一死相拼的信念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着,将自身超绝的攻击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哀兵必胜,面对着有如疯狂暴走一般的“黑暗龙骑兵”,精锐的“光明战天使”渐渐不敌了,连自我疗伤的时间都没有。

  不由自主的,他们退却了。

  迪丽找上了拉哈尔特,她本是抱着必死之心想与其决一死战,为华罗复仇的,但没想到这位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的龙骑兵陆战将竟变的比她还要疯狂,完全不顾忌自身的安危,枪芒如雨逼的她连退不止。

  蕾洁拉也是堪堪敌住犹如狂战士一般暴走的绝世美男子---龙骑兵海战将罗维。

  在“黑暗龙骑兵”不要命的疯狂攻击下,“光明战天使”形将崩溃了。

  此时的天使部队失去了“炽天使”的指挥,琳莎公主一个人哪里能同时掌控得了十万大军,在路西法和“四魔将”指挥的魔族部队的攻势前,他们开始不支了。

  琳莎公主纵观战局,心知该是撤退的时候了,好在消灭了“黑暗龙骑兵”的统领,除去了一个心头大患。

  她传令撤兵了。

  “炽天使”们神情复杂的看了正舒展着六只漆黑的羽翼的羽衣一眼,飞身撤退了。

  羽衣。亚夜。夏侬。冰清影四女虽然想继续追赶为爱人报仇,但同“炽天使”的战斗委实令她们耗尽了全部的力量,无力再追了。

  亚夜背后的黑色羽翼突然消失,一头从空中直坠而下,夏侬忙飞身接住了她,却见亚夜脸色苍白如纸,娇躯上香汗淋漓,连呼吸也是若有若无,离死亡仅是一步之遥了。

  这正是“天魔解体大法”的后遗症。

  路西法飞了过来将心爱的宝贝女儿抱在怀中,望着亚夜那毫无生气的样子,他不由叹了口气。

  夏侬道:“路西法大人,公主没事吧?”

  路西法苦笑道:“虽无性命之忧,但这妮子滥用‘天魔解体大法’,元气大伤,没有一年半载恐怕是无法醒过来了。空战将,想不到你竟拥有了‘圣斗气’这种终极斗气,假以时日,你定能成为可与我和吴来相比肩的绝世强者。”

  晶莹的泪珠从夏侬的美目中落下,她哽咽道:“什么‘圣斗气’,什么绝世强者,这一切我都不在乎,只要爷能回来,只要他能回来……”

  羽衣那悲戚的绝美玉容上突然现出一抹狂喜之色,道:“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主人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众人闻言不由又惊又喜,冰清影几乎是用叫地道:“羽衣姐姐,你说的可是真的?来他还活着,他在哪里?”

  羽衣抹了一下粉腮上喜极而泣的泪珠,道:“方才我同主人之间的心灵联系的确消失了,而只有他死亡才会造成这种结果。可就在前一刻,这熟悉的感觉又回到了我的心中,尽管变的有点奇怪,但我敢确定主人他一定还活着。我的身体是由主人的能量构成的,这种感觉是不会错的。”

  冰清影急道:“那我们快去找他啊。”

  羽衣轻轻摇了摇头,道:“主人的感应变的好奇怪,若有若无,我除了能确定他还活着之外,连他如今是否在魔界都不知道。”

  夏侬道:“那我们如今该怎么做?”

  羽衣那平素柔和圣洁的目光突然变的又冷又硬,寒声道:“是那些天使害了主人,迫他自爆,使我们不能追随于他身边。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在主人回来之前就由我们代他消灭他的敌人。”

  夏侬和冰清影对视了一眼,她们都感觉到羽衣是真的变了,变的仿佛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只为了自己的爱人而活,为了他可以做任何事的女人。看来她不仅外表成了堕落天使,连性格都变了。

  路西法对羽衣的改变却是十分高兴(废话,多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帮手,他不高兴才怪了),他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把‘黑暗龙骑兵’交给你指挥,以你和吴来的关系,那群骄兵捍将是会听你的命令的。”

  他又转身对冰清影道:“以一个人类而言,你的魔力已极为厉害,但若同神族较量则还是远远不够的。影儿,以你同小女的关系,我可以如此称呼你,你愿意同我订立平等契约吗?这样一来,只要你需要,随时都可以借用我路西法的魔力。你愿意吗?”

  毫不犹豫的,冰清影道:“为了能成为配的上来的女人,为了代他复仇,我,愿意。”

  羽衣。夏侬。冰清影三女的玉手握在了一起,三颗芳心也结合在了一起。

  姐妹同心,为爱而战,日后令神族闻名丧胆的“黑暗天使”。“绝代斗神”和“地狱圣女”将为了爱人而掀起滔天巨浪。

  我是大法师第一部(完)

  ※※※

  作者语:

  呕心沥血苦不堪言,(我是大法师)第一部终于完成了,还请诸位兄弟多多捧场,小弟也可以好好休息几天,痛痛快快的玩传奇了。

  网络骑士敬上

  

第四十二章 无尽的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