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莱因哈特第一剑

    

  第二天,歌妮正式宣布了对我的任命,利多克则将一块黑水晶(一种可以蕴藏魔力的水晶,非常珍贵)给我作为“火蝎珠”的报酬。

  这个老家伙,他一直就将黑水晶带在身上却要我随他回莱因哈特领那一千个金币的报酬,实在是老奸。

  我之所以要那一千个金币的报酬是为了购买必要的铠甲装备和药品为“龙谷”之行做准备,如今我有了莱因哈特军队百骑长的制式铠甲,那黑水晶要不要其实已没什么关系了。

  利多克原本想起程回王都去的,谁只他刚整好队伍准备出发,一个信使突然快马赶到了元帅府前,下马禀报道:“元帅,大法师,约兰多王子率‘龙之军’来到了法塔赫城外,片刻就可进城。”

  歌妮和利多克霍然一惊,忙令部下排出仪仗相迎。

  我率领着拨给我的百名部下加入了欢迎的队伍中,听说莱因哈特的约兰多王子可是圣魔大陆的第一美男子,超级大帅哥,不知是真是假。

  法塔赫城门大开,一队身着镀金铠甲,鲜亮华丽至极的骑士排着整齐的队列进入了法塔赫。

  被骑士们簇拥在队列中间的是一名全身穿着腰眼的黄金铠甲俊美无伦的绝世美男子,连他所骑的战马都披着明亮的金甲,可谓是华丽先绚烂至极。

  想来他就是约兰多王子,果然是俊美无双名不虚传,别说我如今脸上有疤,就是当日完好无损之时也是望尘莫及。

  歌妮和利多克率队伍迎了上去,行礼道:“属下参见王子殿下。”

  约兰多王子跳下了战马上前扶起了歌妮和利多克,道:“歌妮,大法师,不用多礼。

  歌妮,最近你还好吗?几个月没有见面,你可快把我给想死了。”

  他紧紧握住了歌妮那雪白的芊芊玉手,一副为相思所苦的样子。

  约兰多王子素有圣魔大陆第一美男子之称,一向风liu自赏游戏花丛,对生具倾城之姿而又聪慧绝伦的歌妮心痒已久,但歌妮始终对他一副公式化的样子,毫无儿女之情在内。

  此时的歌妮见约兰多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纠缠,芳心中不由又羞又怒,下意识的向无名那里望了一眼。

  她悄悄的将一丝真气凝至玉手上轻轻一震,约兰多王子只觉手腕一麻本能的收回了双手。

  歌妮嫣然一笑,道:“王子,请,”

  约兰多王子心知是她在搞鬼,不甘心的哼了一声带着他那群华丽高贵的部下缓步入城,“龙之军”的士兵们则驻扎在了城外待命。

  随约兰多王子一起入城的除那队华丽鲜亮的骑士外尚有一名全身银铠的骑士,他的头上戴着密封的头盔看不清容貌,但我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伐之气,此人必是久经战阵的勇士,其气势几可与我最尊敬的雷斯前辈相匹敌。

  好厉害的人物。

  待歌妮将约兰多王子他们迎进了元帅府,我们这些在街道两旁“站卫兵”的军队方始解散回营。

  我刚回到新拨给我这个百骑长的帐幕,一位身着青色骑士铠甲的威武中年人就走了进来,道:“无名百骑长,元帅请你到帅府一叙,走吧。”

  我认出他是歌妮座前五大万骑长之一的托夫,虽然不明白歌妮为什么叫我去但还是连忙收拾了一下,随着托夫万骑长走出帐去。

  我边走边问道:“万骑长大人,元帅招待王子殿下叫我这个小小的百骑长去做什么?”

  托夫道:“王子一时兴起要找人表演剑术,最后更要观赏比剑,他随行的‘龙之军’军团长瓦尔斯元帅可是我们莱因哈特的第一剑手,利多克大法师说你的剑术极为精湛,于是就叫你去同瓦尔斯元帅切磋一下。”

  原来如此,这瓦尔斯元帅想必就是那名气势惊人的银甲骑士,若他的剑术同他的气势一般那可真是一个罕见的强敌。

  我不由兴奋了起来,只绝周身血脉沸腾跃跃欲试,忍不住用力握了一下亚夜剑冰冷的剑柄。

  我和托夫来到了元帅府的大厅,只见歌妮、利多克、约兰多王子和那名银甲战士正在厅中品茶倾谈着,银甲战士的头盔已经除下,现出了一张极为英俊潇洒的年轻面庞。

  那名银甲骑士定是“龙之军”的军团长瓦尔斯元帅,我倒是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的年轻英俊,那种英气勃勃之姿同约兰多王子的俊美阴柔一相映竟完全夺去了王子的风采。

  一个人的容貌多半是气质发于内而形于外,瓦尔斯元帅那出色的外表令他在我心中的分量更重了。

  我对这个对手更有兴趣了。

  我单膝跪地行礼道:“属下‘凤之军’百骑长无名参见王子殿下与元帅。”

  约兰多王子惊讶地道:“歌妮,你不会是想让这个小小的百骑长同瓦尔斯比剑吧?”

  歌妮的美目倾注到了我身上,柔柔地道:“是的,就是他,我对他很有信心。”

  我避开她那蕴涵着异样神采的目光,又向玉树临风般的瓦尔斯行了个剑士礼,道:

  “元帅,属下冒犯了。请。”

  约兰多王子不屑的哼了一声,而瓦尔斯却对我丝毫没有轻视的神情,拔剑还了一礼,道:“不必客气,想不到歌妮手下还有这样的高手。无名百骑长,你先出招吧。”

  他可是堂堂的大元帅,有莱因哈特第一剑手之称,自然珍惜身份不会向我这个小小的百骑长率先出手,但随着他仿佛随意似的摆出的一个姿势,一股庞大至极的压力顿时涌向了我。

  我心中暗惊但又兴奋不已,忙运动真气将潜藏于眉心处的奇异能量转化为“魔斗气”,“锵”的一声拔出了亚夜剑,道:“元帅,属下失礼了。”

  亚夜剑一挺,我刺出了朴实无华毫无花巧的一剑,同时带起了惨烈悲壮令人心悸的气势直刺向了横剑作势的瓦尔斯,正是“战诀”中的一式“挺进疆场”。

  当亚夜剑刺出的一刹那,厅中旁观的歌妮、利多克、约兰多王子和托夫四人同时神情一肃,“挺进疆场”一式所蕴涵的惨烈气势已直传到了他们的心中,歌妮、利多克和托夫身经百战倒也罢了,娇生惯养的约兰多王子只觉仿佛有千军万马在他眼前纵横杀伐,吓的他脸都白了。

  瓦尔斯是全部气势攻击的目标,他的感受自然更是深刻,不过他曾历经无数次血火征战,心志极是坚凝,自然不会被惨烈的气势轻易就瓦解了斗志,他大喝一声挥剑向我虚空一斩,顿有一道淡青色的光刃向我直斩而来。

  “真空刃”

  光刃正斩在我刺出的亚夜剑上,顿时响起了犹如将烧红的铁条放入冰水中一般的刺耳锐鸣,厅中陈设着的花瓶等物品纷纷碎裂,约兰多王子也忍不住堵住耳朵痛叫起来。

  利多克忙轻声咏唱起了咒文,张开结界罩住了厅中诸人,隔绝了气劲与尖锐的声波。

  我持剑的手腕被“真空刃”震的一阵发麻,心中暗叫厉害,剑势一变换拙为速,快若急电的一剑带着铁骑奔腾似的啸声与气势幻成一道芒线刺向了瓦尔斯的眉心处。

  “战诀”之“轻骑突出”

  “轻骑突出”快若奔雷威如山倾,瓦尔斯已没有机会再使出“真空刃”等战士的隔空技,朗啸一声挥动长剑迎了上来。

  他的剑法虽不及“战诀”那般气势宏伟惨烈悲壮,但变化多端又狠又辣,那柄寒芒闪烁的长剑如毒蛇一般无孔不钻,诡异至极。

  好厉害,好厉害,果然不愧为莱因哈特的第一剑手,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尚是首次同这么厉害的剑手交战,一时间不由有点手忙脚乱,险状百出,好在我那“魔斗气”有够神奇,从亚夜剑上散发出的剑气终究还是堪堪挡住了瓦尔斯的进攻。

  面对着庞大的压力我的佣兵本能被引发了出来,我可是同各种各样的魔兽、火系魔法师交战过,虽然缺乏与如此高明的顶尖剑手交手的经验,但在初始的惊慌失措过后我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魔斗气”贯注于亚夜剑上,剑身顿时闪烁出了深沉暗淡的光芒,就好象是被魔法加持过一样。

  随着我吐气开声的一声长啸,我全力发出了“战诀”中的一式“滚滚狼烟”,漆黑的亚夜剑带着凄厉的嘶号与一往无前的悲壮气势和我坚若钢铁的信念尽数罩向了瓦尔斯。

  仿佛见到千军万马向自己冲杀了过来,瓦尔斯的心志在这惊天的气势面前终于动摇了,退缩了,他挥剑布下了一道防御剑网同时飞身急退。

  “滚滚狼烟”刺入了剑网中,随着一阵锐鸣,瓦尔斯的长剑竟被亚夜剑上的“魔斗气”绞成了满天的碎片,飘飞四溅。

  我此时的心神已全部沉浸在了对“战诀”的领悟和对“魔斗气”的操控之中,好似只有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原野中尽情的挥舞着亚夜剑,而正全力飞退的瓦尔斯则根本就不在我眼中。

  此消彼长,瓦尔斯的退缩使我“战诀”的气势顿时更盛,大喝一声亚夜剑虚空画出了几道古拙而朴实的线条,竟有着说不出的壮丽秀美与万丈豪情。

  这一式名为“江山如画”,是雷斯在历经万水千山之后将圣魔大陆上那如画的壮丽山河凝会为剑意而创,一剑刺出就有如张开了一幅壮丽的山水画卷,是“战诀”中唯一的一招气势唯美的剑法。

  瓦尔斯长剑已碎,哪里还能档的住我的这招唯美而又威凌的“江山如画”,眼看他就要亡命剑下,歌妮和利多克同时出手了。

  歌妮的左臂一抬,皓腕上的青玉手镯顿时闪烁出了灿烂的光芒,一个奇异的光盾立即出现在了我和瓦尔斯之间。

  她左臂上的青玉手镯名为“辉煌玉镯”,是一件神奇至极的道具,能够将精神力量物质化,歌妮就是借助其异能将自身的精神力量转化成了光盾护卫住了瓦尔斯。

  利多克则扬手发出了火系中级魔法“烈火球”,一个深红色的大火球直卷向了我。

  他用的是围魏救赵的法子,迫使我不得不自保。

  “魔斗气”转化成的剑气在刹那间就圾碎了歌妮发出的精神光盾,但就在要更进一步之时,利多克的“烈火球”已经射到了。

  本能的,我返身一剑刺向了射来的“烈火球”,用的正式我自创的专门破解火系魔法的剑技——“破火一剑”。

  “砰”的一声巨响,火焰四溅,“烈火球”被“破火一剑”分解成了数个小火球将大厅搞的一片狼籍,焦痕处处。

  我的心神从对剑意的追求中清醒了过来,连忙收剑。

  瓦尔斯死里逃生,全身上下大汗淋漓宛如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身上的骑士铠甲也被几块长剑的碎片嵌入,好在并没有什么皮肉之伤。

  歌妮虽然知道我有一身极强的剑术但却没想到我竟能把瓦尔斯逼到这种境地,连她引以为傲的“精神盾”都被轻易击碎,她的美目中顿时异彩大盛,紧紧的盯在我身上。

  利多克上前拍着我的肩膀道:“无名,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能打赢瓦尔斯证明你的实力已经超越大剑士了。好,前途无量。”

  约兰多王子早已吓的面无人色瘫软在座椅上,倒是瓦尔斯在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后向我道:“无名百骑长,好剑术,难怪歌妮会让你跟我比剑,我输的心服口服。对了,若我没有看错你用的剑术好象是鼎鼎大名的佣兵‘黑衣死神’的‘战诀’,但纵是‘黑衣死神’亲至我也不见得会输。”

  我对他的爽朗直率和渊博的知识大有好感,道:“元帅您果然是法眼无差,我曾是‘玫瑰兵团’的一名佣兵,‘黑衣死神’雷斯前辈将他的‘战诀’传授给了我,至于我的力量比他还强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瓦尔斯笑道:“原来如此。无名,以你的实力屈就一个小小的百骑长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你到我的‘龙之军’来吧,我保证你马上就可以升职。”

  歌妮佯嗔道:“好你个瓦尔斯,挖墙脚居然挖到我这里来了,无名今天清晨才加入‘凤之军’,当然只好先屈就百骑长一职。现在他打败了你这位帝国第一剑手也算是大功一件,正好王子也在,我马上就请王子批准将他升职为千骑长。”

  约兰多王子好不容易才从惊吓中清醒了过来,闻言连忙道:“我批准,我批准,无名是有足够的才能担任千骑长一职。日后只要立下战功,万骑长也不是问题,我此行父王给了我全权,千骑长在内以下的官职可随意任免,不必请示。”

  歌妮道:“王子殿下,你还一直没有告诉我率大军前来法塔赫的目的呢。陛下既然给了你如此独断任免的权力想必是有重大的行动吧。”

  约兰多王子顿时忘了方才的惊吓,用手梳了一下自己那闪亮的金发,道:“歌妮你真是冰雪聪明。不错,我此行的确是身负重任,我们同冰雪王国之间的战争已快持续了一年了,咱们的‘狮、虎’二军固然损失不轻,而冰雪王国那弱的可怜的军队早已是溃不成军了,若非他们的魔法师部队实力不弱且有水精灵相助,冰雪王国早就被我们灭亡了。如今父王令我率‘龙之军’同歌妮你的‘凤之军’会合,集两军之力定能一举击溃冰雪王国,让他们俯首称臣。”

  前文说过,冰雪王国的人口是四大人类王国中最少的,军队是极弱的,但它却拥有大陆上最强的由清一色的水系魔法师组成的魔法师部队同时又有水精灵相助,正是擅长大兵团作战的骑士的克星。

  战争刚一开始时,骄横成性的莱因哈特军并未将冰雪王国放在眼中,但几场大战役下来“狮、虎”二军在冰雪王国的魔法师们的水系攻击魔法下损失过半,幸好歌妮率“凤之军”来援,以她那高超的指挥才能拦住了冰雪王国的军队。

  “龙之军”因为一直卫戍在王都没有参战,所以没有丝毫的损伤,与“凤之军”会合在一起就有十万之众,莱因哈特国王正想以此大军一举击溃冰雪王国同时给儿子一个立下军功的机会。

  歌妮柳眉一皱,道:“冰雪王国虽亦有损伤但主力未折,此时大举进攻好象有点为时过早。”

  约兰多王子道:“歌妮你太小心了,冰清影已失踪一年多,冰雪儿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会有什么本事?前一段的胜利不过是他们的运气好罢了,只要我们十万大军一冲击他们定会一败涂地。”

  歌妮还要再说什么,约兰多王子已站起身来道:“不必多说了,这是父王的命令。今日整军待发,明天一早全军开拔,荡平冰雪王国。”

  言罢,他径直离开了大厅。

  歌妮幽幽一叹,道:“陛下和王子都未接受‘狮、虎’两军失败的教训,太轻敌了。

  冰雪王国的冰雪儿女王年纪虽轻,但对敌作战诡变百出冷酷无情,素有‘冷血女王’之称,哪里是这么好对付的。”

  瓦尔斯也道:“是啊,以大兵团正规作战的方式冲击冰雪王国的魔法师部队无异于自寻死路,更何况他们还有水精灵的帮助,可这是陛下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啊。”

  利多克道:“你们也不必太担心了,或许我们会成功也说不定。”

  我无语的站在一旁,明天怎么办?真的率军上阵搏杀么?

  唉,只好到时再说了。

  

第十一章 莱因哈特第一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