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复仇

    

  自从半年前斯普鲁恩斯城堡遭到“玫瑰兵团”的渗入偷袭,兽人族长“狮王”哮天与火精灵王烈焰双双负伤以来,兽人族与火精灵对人类更是刻骨仇恨,同蕾因公国的战斗更是激烈了。

  与蕾因公国结盟的巴布尼卡王国亦派兵参战,双方你进我退征战不休,地处蕾因公国边境处的斯普鲁恩斯城堡的战略地位更加重要,驻军已达七万余人。

  哮天和烈焰在城堡作战厅中商讨着军情布置,因为双方陷入了拉锯战之中所以对于战术的运用就更加重要。

  哮天属于那种粗中有细,有勇有谋的统帅,在头脑简单的兽人中格外突出,而烈焰已有了千余年的生命经验,历经无数次大小变故,如今任何事情也无法令他动容了。

  哮天指着军事地图上的一个小红点道:“这是蕾因公国南方的门户,只要我们能把它拿下就可以长驱直入进入蕾因公国腹地直捣他们的王都,结束这半年来的纠缠状态。”

  烈焰点头表示赞同,道:“我已从‘千火山’(火精灵族的聚居地)秘密调来了五百名一级火精灵(寿命在三百岁至五百岁之间的精灵,法力自然极高),随时可以参战。”

  哮天笑道:“咱们想到一块了,我也秘密从‘兽之森林’派出了最精锐的‘战兽军团’,等这十万大军同你的火精灵一会合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厅外突然传来了喧闹声,两人刚一皱眉就见一名背生双翼的鹰人战士仓皇的跑进了作战厅,他的身上血迹斑斑显然是受伤不轻。

  哮天那粗大的眉毛一扬,沉声道:“黑羽,你身为‘战兽军团’飞翔部队的统领怎么可以擅自脱队到这里来?可是出什么事了?你伤的不轻啊。”

  鹰人战士黑羽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大王,全……全完了,十万大军一下子就……”

  哮天猛然冲了过来大手紧紧捏住了黑羽的手臂,吼道:“你说什么?说详细一点。”

  黑羽强忍住手臂上的剧痛,道:“我们接到大王的命令后就起营开拔全速行军,按估计明天下午就可以到达这里,可就在半天前,就在半天前……”

  哮天叫道:“半天前发生了什么事?快说?”

  黑羽泣道:“就在半天前十几个人突然出现在我们大军行进的前方,其中还有几个小孩子。我们原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谁知他们竟拦住我军的去路并向我们挑战。”

  他的记忆又回到了半天前那永世无法忘怀的情景上。

  对于这十几个不知死活的人类的挑衅兽人战士们不由狂笑不止,认为他们简直是疯了,区区十几个人竟敢拦住十万精锐的“战兽军团”的去路,实在是太好笑了。

  在那拦路的十几个人中有几名竟是世间罕见的绝色美女,兽人战士们色心大起,立即就有几名战士扑了上去。

  于是,“战兽军团”的灾难开始了。

  那些神秘男女根本就是怪物,轻易就使出了各种可怕的禁咒魔法令兽人战士们惨遭屠戮。

  到了最后竟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包括龙在内的一群魔兽及七个强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骑着骷髅龙的骷髅兵,在它们的攻击下十万“战兽军团”就这么全军覆没了。

  黑羽被一名使用长枪的冷峻男子杀成重伤,在同伴们的拼死掩护下展翅逃了出来到斯普鲁恩斯城堡报讯。

  哮天听完黑羽的报告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兽人族中最精锐的“战兽军团”就这么完了?可能吗?

  黑羽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在那些人中有一年前参加‘诸族武斗魔法大会’时杀害巨熊的巴布尼卡王国代表和冰雪王国的‘冰雪圣女’,我不会认错的。”

  哮天和烈焰想起了半年前那可怕的三名美女,心中顿时一沉,哮天挥了挥手示意黑羽退下去疗伤。

  黑羽下去后烈焰道:“难道是魔界的高手干的?咱们应马上通知天界前来支援才是。”

  哮天的巨目中满是痛苦的光芒,道:“可惜我的‘战兽军团’了,十万精锐战士啊……。”

  一个慵懒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今后悔也晚了。”

  哮天和烈焰大惊失色的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端坐在厅中的一张大椅子上,在他的身后俏立着一位由火焰凝聚而成的美女,四只赤红的火焰羽翼在她的背后舒展着,美丽而又奇异。

  哮天右手一伸,青芒闪烁中“天青之斧”已出现在他的大手中,他沉喝道:“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烈焰的目光则凝注在了黑衣男子身后的那位火焰天使身上,脸上现出了惊恐的神情,自言自语道:“‘灵魂之火’?不……不可能……”

  “灵魂之火”是火精灵族世代相传的究极秘技但却从没有人练成过,因为这需要将强横无匹的火元素与生物的灵魂相融合而创造出一种新的生命形式,一种拥有灵魂与意识的火焰,火精灵的始祖曾从创世神手中见到过这种秘技并记录了下来,烈焰怎么也未想到竟能亲眼见到这种传说中的“灵魂之火”,而且其灵魂竟还是一名四翼“耀天使”。

  他的身躯忍不住发抖了。

  男子一脸掉儿郎当的翘起了二郎腿,笑道:“我是债主,找你们讨债来了。”

  他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令人几乎无法呼吸的强大气势,哮天和烈焰顿时不由自主的双双退了一步却听那男子又道:“烈焰,你还记得半年前你亲手毁掉的‘玫瑰兵团’么?”

  他的声音虽然依旧是那么清朗但却透出一股森寒韵味与无比的仇恨,与他的气势一配合竟令他眼前的圣魔大陆上的两大强者冷汗直流。

  烈焰好不容易才定下了心神,道:“你……你是‘玫瑰兵团’的余孽?”

  男子冷冷一笑,道:“你说对了,我正是‘玫瑰兵团’的佣兵无名,同时也是魔界的‘魔神王’——吴来。”

  哮天和烈焰的脸色顿时全白了,无名是谁他们不清楚,但魔界的“魔神王”的大名他们可是从神族那里闻名已久了,那可是同天神魔王相匹敌的绝世强者啊。

  我看着他们那惊惧的样子心中不由暗自冷笑,寒声道:“为了亲爱的弗雷德大叔,为了‘玫瑰兵团’的兄弟们,‘血红天使’,出击。”

  我身后的“血红天使”蕾洁拉展翼飞了起来(她如今已不需要靠羽翼来飞行了,展动羽翼只是习惯性的动作),以一种极为优雅的美妙姿态冲向了哮天两人。

  她没有使用任何的招式,因为她的娇躯本身就是最厉害的武器,几万度的超高温纵是精钢也要在瞬间汽化(‘血红天使’娇躯火焰的热量是内蕴的,平时感受不到丝毫的高热与常人无异)。

  烈焰知道这种“灵魂之火”的可怕,眼前飞来的这位火焰美女可是一种恐怖至极的武器,他慌忙振翅飞退并同时发出“爆炎障壁”形成大火墙进行防御。

  哮天也飞身撤退了,他虽不清楚“血红天使”的可怕但对我这个“魔神王”却是畏惧至极,终于做出了他生平首次的不战而退。

  不过天生捍勇的他也并不是完全的飞退,在身躯闪退的同时他挥斧虚空一斩,淡青色的“真空刃”顿时发出斩向了“血红天使”。

  以哮天的实力再加上神兵“天青之斧”,这“真空刃”的威力自然是惊人极了,在刹那间便斩到了“血红天使”身前将她的娇躯一分为二,随后劈在了十几米外的墙壁上,坚固的墙壁顿时无声无息的被切开了。

  “血红天使”的娇躯被“真空刃”斩断后马上就又结合在了一起,毫无阻碍的穿过了“爆炎障壁”扑向烈焰。

  她只是一团拥有灵魂的火焰而并不是实体,只要我这个能量供应者还存在她纵是被斩成无数的碎片也可以在瞬间复原,是绝对的不死之身。

  至于烈焰的“爆炎障壁”不过仅是几千度的火焰墙,对她来说连一点小菜都算不上。

  面对着这种打不死、甩不掉、一沾就没命的“恐怖武器”,火精灵王烈焰实在是怕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的火系魔法对这位火焰美女产生不了丝毫的威胁只好恢复了精灵的原形全速飞逃,“血红天使”则含着美丽的微笑展动火焰羽翼在他的身后追赶不止。

  他们两个一逃一追的飞出了作战厅,厅中只剩下了我和哮天。

  “狮王”哮天怒啸一声挥动“天青之斧”向我斩来,我微微一笑手中顿时出现了一柄光芒闪烁的光明能量剑,一剑反刺向了扑来的哮天。

  我用的这一招是“战诀”中的一式“千军染血”,一剑出手杀气横空,这可是“战诀”中杀气最重的一招,普通人光凭这种杀气就能令其魂飞胆丧了。

  哮天同“战诀”的创始人“黑衣死神”雷斯曾血战过还险些丧命,因而对这种一出手就带着千军万马纵横沙场般的杀伐之气的剑术格外有印象,此时他一见到我的这招“千军染血”顿时心中大惊,狂吼一声将兽人所特有的“野力”全部注于“天青之斧”中狠狠地斩在了我刺出的光明能量剑上。

  我此时的“魔斗气”可以用无限的魔力进行无限的转化,只要我想,在这一击之间就可以使哮天粉身碎骨,但我并没有这么做,我还没玩够呢。

  哮天被我震飞了出去,我像戏弄老鼠的猫一般上前尽情的“玩弄”着这头大“老鼠”,哮天只能拼命进行无望的抵抗。

  逃出作战厅的烈焰和随后追击的“血红天使”惊动了斯普鲁恩斯城堡中的驻军,无数的兽人战士和火精灵纷纷冲了上来。

  “血红天使”对于冲来的兽人战士和火精灵根本就是不屑一顾,依旧紧盯着烈焰不放,逼的这位火精灵王是上窜下跳狼狈不堪。

  几枚高度压缩的黑暗能量光球从空中落到了密集的兽人战士们中间,顿时产生了大爆炸,血肉横飞。

  亚夜、夏侬、羽衣、冰清影四女及拉哈尔特与迪丽这对鸳鸯鸟出现在空中,可怜的地龙长老大白则在拉哈尔特身下充当坐骑。

  羽衣的八只羽翼伸展了开来,几十枚流光闪烁的小型“圣光弹”出现在她娇躯的周围,随即就射到了下方的兽人战士当中,威力比方才亚夜的黑暗能量球要强上好几倍。

  在兽人战士的惨叫声中夏侬与骑着大白的拉哈尔特冲下去展开了肉搏,两人一龙所到之处兽人战士们连抵抗的余地都没有就粉身碎骨。

  火精灵们开始向亚夜诸女发起攻击,冰清影玉臂一伸张开了水系结界“水华天轮”,水兰色的光球顿时将她们全部罩了进去,这可是对火系魔法最有效的防御结界,火精灵们的火焰攻击与之一相触便化为无形。

  羽衣和迪丽这两位天使双双开始凝聚起了光明力量准备出手,而亚夜已先她们一步发出了一个黑暗系魔法“亡死荆棘狱”,兽人战士群中顿时生出了一大片黑色的剧毒荆棘,范围足有几十米方圆。

  “亡死荆棘狱”没有攻击力,但用来困住对手却是再好不过了,且荆棘上含有剧毒,兽人战士在荆棘里挣扎时有不少人被刺伤,伤处立时开始溃烂。

  羽衣如今已是八翼天使,力量大增之下凝聚光明力量的速度也快了好几倍,她用的是圣光系终极攻击魔法“太阳之剑”,很快就完成了魔法的准备。

  无坚不摧的巨大剑形光束从羽衣那里向已聚在一起冲了过来的兽人战士射去,刹那间就横扫了三分之一的城堡,无数的兽人战士顿化飞灰,连城堡都有一大片变成了废墟。

  迪丽的“圣弓闪光箭”也完成发出,七道光箭一连贯穿了几十名兽人战士。

  冰清影在张开“水华天轮”进行防御的同时又将自己所凝聚的水元素加以旋转,增辐,最终一大团冰冷的气流风暴夹杂着无数的大小形态各异的冰块席卷向了火精灵们——“冰风暴”。

  这个魔法可是火精灵的克星,被卷入其中的火精灵在一瞬间就冰冻碎裂,变成了没有意识的碎冰。

  当我像拖死狗一样将“狮王”哮天从作战厅中拖出来之时,雄伟的斯普鲁恩斯城堡已有大半在羽衣她们的魔法攻击下变成了废墟,兽人与火精灵的尸体遍地都是。

  在斯普鲁恩斯城堡中共有大约七万兽人战士驻军,但此时至少已有三万多成了冥王的部下,烈焰也被“血红天使”追的左奔右逃,途经之处的兽人战士与火精灵在刹那间就被“血红天使”的超高温所汽化,连渣滓都没有留下一点。

  被我拖出来的哮天身上并没有什么致命伤,他是被我硬生生给累成这个样子的,如今的他恐怕连举起“天青之斧”的力气都没有了。

  见到了部下们和火精灵的惨状,哮天的狮目中不由闪现出了痛苦、悲伤与无奈的光彩,叫道:“‘魔神王’大人,请快令贵部下住手,我愿投降。”

  我皮笑肉不笑地道:“对不起啦,强大的‘狮王’,半年前我曾发下重誓要将你们灭族以报‘玫瑰兵团’之仇,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投降,只好做一回郐子手啦。”

  我松开了扯着他长发鬃毛的手向“血红天使”发出指令:“烈焰由我来接手,这哮天就交给你处决了。”

  仍在和烈焰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的“血红天使”扔下了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烈焰飞身掠了过来,带起了美丽的火焰红光。

  我丢下哮天以“瞬间移动”来到了烈焰身前,想起了弗雷德大叔在烈焰手下惨死的情形我顿时涌起满腔的仇恨,长啸一声背后的十二只神魔羽翼伸展了开来,大叫道:

  “大叔,无名为你报仇了。”

  烈焰已被我的赫赫神威吓破了胆,他狂叫一声倾尽全力向我发出了火系高级魔法“焦热冲击波”,一道炽热的火元素能量束直射向了我。

  这是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使用魔法了。

  灼热的“焦热冲击波”被我左手擎起的“次元盾”硬挡了下来,在高温能量的溅飞中我的右手向着烈焰虚空一指,他顿时被“空间封锁”制住了身形,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我迈步走到了一脸惊恐的烈焰身前伸出了右手食指,一簇颜色漆黑的“地狱之火”在上面出现燃烧了起来。

  我的嘴角现出一丝残忍的冷笑,道;“火精灵王阁下,好好享受吧。”

  “地狱之火”被我掷到了解除了“空间封锁”的烈焰的身上,黑色的“地狱之火”在一瞬间就吞噬了他,纵然他是天生就具有强大的火元素能力的火精灵也无法承受这永不熄灭的“地狱之火”的焚烧,连灵魂也会被烧成灰烬的。

  让火精灵死在火焰下,如此的痛苦是他应得的,只有这样才能告慰弗雷德大叔。

  哮天的下场也并不比烈焰好,美丽绝伦的“血红天使”张开双臂将他抱入了怀中,刹那间这位兽人之王就已经汽化,形神俱灭。

  大仇已报,我长长的舒了口气,望着仍在血战中的亚夜诸女我先将“血红天使”收回体内然后振翼飞起,十二只黑白异色的羽翼感受着气流的吹拂,我心中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舒畅。

  庞大的黑暗力量开始向我身上凝集,与此同时我召唤出了地狱黑龙赖赖虫,黑色的巨龙凌空飞舞,无数的黑暗能量光弹与“地狱之火”从它身上洒下,兽人战士们顿时惨叫连天。

  将凝聚起来的黑暗力量压缩成一个深沉漆黑的小光球握在手中,我通过心灵向羽衣诸女及拉哈尔特道:“你们快撤到我身边来,我要用圣兽魔法了。”

  亚夜诸人闻言忙各自脱离飞起以最高的速度来到了我身边,他们可是见识过我的圣兽魔法的威力的,如今看我竟召唤出了有史以来最强的魔兽地狱黑龙准备攻击他们心中更是震动,生怕受到波及。

  高度压缩的黑暗力量球掷到了赖赖虫身上,乌芒闪烁中它并不似喳喳鸟、蓝皮那般身躯暴涨反而是力量内敛,看起来倒好像是变小了似的。

  这是因为赖赖虫的能量层次远远高于喳喳鸟它们,接受到外来的能量后将其全部吸收为己有,而喳喳鸟它们身躯之所以会暴增数倍则是因为一部分外来能量外泄的缘故。

  随着我的低声沉喝:“‘地狱灭杀黑龙波’”,赖赖虫的双目中闪现出深沉无比的光彩,龙吟一声后从空中直射而下,带起了灿烂的黑色流光。

  赖赖虫消失在了斯普鲁恩斯城堡中,接着我们下方就发生了惊天的能量大爆炸,黑色的能量冲击波在瞬间就吞噬掉了整个的斯普鲁恩斯城堡并向四方扩散,连身在高空中的我们都感受到了这冲击波的威胁,我忙张开“守护天幕”结界进行防御。

  这招“地狱灭杀黑龙波”的威力实在是太惊人了,数倍于我曾用过的“火凤凰之歌”

  和“龙之怒”,这也难怪,赖赖虫的力量本就与我相差无几,结合了我们的力量的“地狱灭杀黑龙波”自然是毁天灭地无坚不摧的了。

  能量大爆炸在摧毁了方圆十几里的所有物质后终于消散了,斯普鲁恩斯城堡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变成了一个直径数里的大深坑,谁也不会想到雄距一方的斯普鲁恩斯城堡就在这么一瞬间化为乌有。

  赖赖虫飞回了我的身边,我感应到它虽已极为疲倦但至少体内尚有三分之一的力量而不似喳喳鸟一般全部耗尽,心中对它的力量之强横不由暗自赞叹,也庆幸自己能拥有这么一个部下。

  我将赖赖虫收回了异次元空间,望着地面的深坑沉声道:“弗雷德大叔,‘玫瑰兵团’的诸位兄弟们啊,无名终于为你们复仇了,你们安息吧。”

  羽衣的娇躯偎入了我怀中,道:“主人,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回魔界还是到冰雪王国?”

  我长叹一声道:“去冰雪王国吧,雪儿、小雅还有歌妮她们都在那里,我让她们痛苦了一年多,再也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亚夜诸女芳心中一片欢娱,所有的苦难终于都要过去了。

  

第二十四章 复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