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牺牲与辉煌

    

  光涛亲王看来是下定决心要一举歼灭龙达等人,派出王都搜索的部队竟达万人以上而且都是“狮之军”的精锐战士,由军团长依卡拉元帅亲自统帅,漫山遍野的搜索着。

  同格里这个有勇无谋的莽夫相比依卡拉可算是极为老谋深算的一个人,他是四大军团长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从军四十多年身经百战实战经验丰富无比,人称“莱因哈特的老狐狸”。

  依卡拉的野心比一心想当上莱因哈特军事总长的格里更大,他的目标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宝座,所以他参与了光涛亲王的叛乱,一心要置龙达于死地。

  依卡拉是个有心人,平时对于瓦尔斯的一举一动都暗自留意,所以对瓦尔斯可能隐藏的地方也猜到了八九分,指挥着搜索部队向隐藏地越来越逼近了。

  潜伏在一处乱石碓中的瓦尔斯见状苦笑道:“是依卡拉?这回麻烦了,这隐藏地恐怕瞒不过这头老狐狸。”

  他向身旁的一名士兵道:“快去统治宰相大人和大法师,要他们做好应战和转移的准备。”

  士兵领命而去,瓦尔斯带着十几名亲兵悄悄运动到漫山遍野的叛军士兵的侧面,他拉开了一张巨弓将箭矢对准了正策马前进的依卡拉。

  依卡拉与瓦尔斯之间的距离很远,瓦尔斯知道这一箭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但他的目的是为了吸引对手的注意力,他也没有妄想会一箭就解决掉依卡拉。

  随着“嗤”的一声锐响箭失如一道闪电般破空直射向了依卡拉,依卡拉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将,左臂一抬轻松的以盾牌挡住了箭失。

  这一箭暴露了瓦尔斯等人的藏身处,叛军士兵们顿时叫嚣着向他们直扑了过来。

  瓦尔斯带着部下们借着地形的掩护若隐若现的奔逃着,在这种地形复杂山坡谷地上根本就不适合大队人马的前进,因此依卡拉指挥部队追了半天却仍无法接近矫捷的瓦尔斯诸人。

  在临时营地中的龙达等人接到了通知连忙作好了应急准备,他们仅有二百余人自然不会傻到以卵击石,在龙达的带领下连忙转移,亚夜、莉薇雅二女则自告奋勇的前去接应瓦尔斯。

  借助地形同敌人大军在“捉迷藏”的瓦尔斯的处境变的有点不妙,对手毕竟是万人的大军,很快就将他和十几名士兵包围了起来并开始收缩准备翁中捉鳖了。

  士兵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瓦尔斯的身上,他湛然一笑道:“兄弟们,他们的目标是我,过一会儿当我和他们交手的时候你们就找隐蔽的地方先躲起来,你们这十几个人他们是不会在意的。”

  士兵们喧闹了起来纷纷表示要与他们敬爱的瓦尔斯元帅同生共死,一名士兵激动地道:“元帅,我们都是追随您多年的老弟兄了,能与您一起为国捐躯是我们的光荣,元帅您就不要再多说了。”

  瓦尔斯长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漫山遍野的敌人冲了上来将瓦尔斯等人围了个结结实实,高距马上的依卡拉得意地道:“瓦尔斯,你如今已是走投无路了,看在这么多年的同僚的情分上只要你投降我还可以帮你向光涛亲王求情,饶你不死。”

  瓦尔斯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不屑地道:“我对你依卡拉一直是挺尊重的,想不到连你也……我瓦尔斯是绝不会与你同流合污的。”

  他横剑于胸朗喝道:“有种的就来吧。”

  瓦尔斯这莱因哈特第一剑手的威名早已深入到了莱因哈特每一名军人的心中,此时他那种气吞山河英勇无畏的傲骨风姿顿时使周围的士兵们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几步。

  依卡拉暴喝道:“怕什么,他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人,我们一人一拳也能将他打成肉泥。”

  士兵们得到了鼓励,壮着胆子叫嚷着冲了上来。

  瓦尔斯手中的长剑幻出无数的剑影在一瞬间就吞噬掉了数条人命,他的部下们也无所谓惧的冲杀了上去,反正是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当莉薇雅与亚夜二女赶到的时候瓦尔斯全身上下已是伤痕累累,而他的部下们早已全部壮烈牺牲了。

  莉薇雅向亚夜小声道:“我们怎么做?瓦尔斯元帅是来的好朋友,我们一定要救他出来,可是……”

  她们很有自知之明,两人害也不可能同万人大军相抗衡,除非是像羽衣或“炽天使”、“四魔将”那种级数的高手方有可能。

  瓦尔斯周围已躺下了百余具尸体,但他自己也支持不下去了,身上的铠甲已被自己和敌人的血染的一片血红。

  亚夜略一思忖,道;“这样吧,我先以‘黑暗之幕’将他们全部罩入然后乘乱冲进去救人,以我的力量要张开能将万名士兵全部罩入的‘黑暗之幕’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你要速战速决。”

  莉薇雅点了点头拔出了冰晶剑,亚夜则全力凝聚起了黑暗力量娇喝道:“‘黑暗之幕’。”

  一个巨大的黑暗结界顿时弥漫了开来瞬间就将整个山谷罩入其中,结界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同时随军魔法师加持在士兵铠甲上的圣光系祝福魔法在这充满了黑暗力量的光幕结界中也失去了效用。

  莉薇雅娇躯一闪冲入了“黑暗之幕”中,她虽然也无法在结界中看清东西但黑暗系魔法中的“梦魅之眼”却使得她灵巧的避过了密密麻麻的士兵径直冲向了瓦尔斯。

  “黑暗之幕”的出现令依卡拉和叛军们顿时乱成了一团,慌乱中有不少人伤亡在自己人的手里。

  对于瓦尔斯来说黑暗结界却并没有带给他多大的麻烦,反正周围全都是敌人,他闭上了眼睛以耳代目倾听着声音同时感觉着气流的变化,手中已是缺口处处的长剑在四下挥洒中又引起了无数的惨叫声。

  一阵轻微的几乎令他根本无法察觉的气流变动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瓦尔斯心中大惊知道来了前所未见的强敌,他回身一剑全力一剑刺出。

  这一剑是他生平的力作,集合了他目前全部的力量,剑势一出有敌无我竟如“战诀”

  一般带起了惨烈的气势。

  身后来人惊“咦”了一声接着瓦尔斯只觉手中一轻,刺出去的长剑竟仅剩下了剑柄。

  一个宛如冰碎般清脆悦耳至极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瓦尔斯元帅请不要误会,我是莉薇雅。”

  瓦尔斯又惊又喜地道:“是‘幻之剑士’莉薇雅小姐吗?你为什么……”

  莉薇雅温软如玉的纤手抓住了瓦尔斯的手臂,道;“有问题以后再说,元帅你先跟我出去吧。”

  瓦尔斯只觉自己那遍布伤痕的手臂轻轻被一个温软如绵的物体握住,同时一股淡雅怡人的幽香直传入了鼻中,他的心中顿时一荡,不由自主的跟着莉薇雅迅速移动着。

  出于对未知的危险和无边的黑暗的本能恐惧,叛军士兵们都陷入了狂乱之中,纷纷疯狂的挥动兵刃四下乱砍,骑兵们的战马也狂性大发的乱奔着,不知有多少的步兵丧身在自己人的手中和马蹄之下。

  “黑暗之幕”渐渐变的稀薄,隐约已有几丝阳光穿透光幕射了进来,莉薇雅心知亚夜的魔力已快耗尽支持不了多久了,她忙加快了速度。

  随着结界内光线的加强,莉薇雅那优美曼妙的娇躯轮廓曲线渐渐在瓦尔斯的眼中变的清晰了起来,他的心不由跳的更快了,身上伤口的剧痛竟好似消失了一般没有了丝毫的感觉,只知痴痴的凝视着正拉着他前进的绝代佳人。

  瓦尔斯现年二十有五,生性严谨惜武成狂,但在闲暇之于对美女有好逑之心也是在所难免,他原本对歌妮颇有点幻想,但他们两人自幼就相识,朋友之情的分量远远胜过男女之心,再加上歌妮一直待他如兄长,他也就将那一点点的绮丽幻想淡掉了。

  此时在如此情形下他被莉薇雅这么一位绝代佳人“美女救英雄”,在感激之余那份好逑幻想之心竟又生了出来(作者语:被像莉薇雅这样的大美女手拉着手从千军万马中救出,瓦尔斯心中若没有绮丽的想法那他就不算是正常的男人了),但这位佳人已是名花有主而且那个“主”还是无所不能的“魔神王”,于是他的心中又充满了痛苦与无奈,但那一丝绮丽的幻想却又不忍心放弃,他下意识的紧了紧同莉薇雅的纤手握在一起的手。

  莉薇雅全心全意的带着瓦尔斯飞奔着,对于光线溅强瓦尔斯已不需她拉着引路之事一时间并没有意识到,但瓦尔斯那突然握紧的手却惊动了她。

  莉薇雅本能的用力收回纤手回头,只见瓦尔斯的眼中闪烁着一抹异彩直盯着她。

  芳心一震之余莉薇雅顿时对瓦尔斯生出了厌恶之情,她早已将自己的全部身心完全奉献给了爱人吴来,没有半分的保留,为了他她可以到魔界接受路西法的地狱式训练,为了他她心甘情愿的同诸多美女一起相伴在他的左右,即使是此次救援瓦尔斯也是因为瓦尔斯是他的朋友,可瓦尔斯竟用这种眼神来看她,把她当成什么人了?他根本不配作自己爱人的朋友。

  莉薇雅美目中突然闪现出的厌恶之情令瓦尔斯神智一清,猛然见到一束青芒向莉薇雅的背部飞射而来。

  瓦尔斯一眼就认出那是依卡拉的绝技“飞电射天枪”,刹那间脸上神色大变。

  依卡拉不愧为身经百战的一代宿将,在“黑暗之幕”的笼罩下仍能保持冷静与清醒,仔细的探察着周围所发生的事情。

  待光线照射进了结界中之时他锐利的目光很快就借助着微弱的光线发现了莉薇雅和瓦尔斯,他提起手中长枪使出了生平绝技“飞电射天抢”掷射向了莉薇雅。

  这“飞电射天抢”是依卡拉自创的骑士技,他本人是一名精通雷系魔法魔武双xiu的高手,“飞电射天抢”中蕴涵着强劲的雷电能量与深厚的真气劲力,再加上飞掷之势可谓是无坚不摧,他用这招绝技不知已将多少的敌方大将射杀于马上。

  莉薇雅也感应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但却已来不及格挡或闪避了,就在此时瓦尔斯突然闪身挡在她身后,蕴涵着雷电与气劲的长枪直刺入了瓦尔斯的胸中,雷电气劲在刹那间将他周身的经脉化做焦碳,长枪余势未竭的穿过了他的身躯仍射向莉薇雅。

  因为瓦尔斯的拼死抵挡使的长枪的速度骤减,莉薇雅抓住这个机会娇叱一声全力一剑斩在了长枪的抢尖上。

  冰晶剑不愧为冰雪王国的传世神兵竟自行将长枪中的雷电之力阻隔了下来,余下的气劲同莉薇雅的真气撞击在一起顿将她震退了一步,长枪亦被弹开了。

  莉薇雅只觉手腕酸麻至极差一点就握不住冰晶剑心中不由暗叫厉害,抬头惊见瓦尔斯屹立在自己身后,胸口处的碗大血洞溅血如注,全身的肌肤与铠甲也是一片焦黑。

  “元帅”

  莉薇雅惊叫一省忙扶住了瓦尔斯,却见他焦黑的脸上现出一抹笑意,转瞬间便气息全无。

  一代名将与绝世剑手就此辞世。

  瓦尔斯的壮烈献身令莉薇雅极为感动,她合上了瓦尔斯死不瞑目的双眼道:“瓦尔斯元帅,你的救命之恩我莉薇雅记下了,我会为你报仇的。”

  亚夜所设下的“黑暗之幕”已彻底消失,恢复了理智的叛军士兵们顿时向莉薇雅扑来。

  莉薇雅扬手一口气连掷出了十几枚火焰球,但它们并非普通的火焰球而是全由“地狱之火”形成的黑色火球,威力自是极为可怕一炸一大片而且火焰一及人体就燃骨烧髓,不将其烧成灰烬就决不会熄灭。

  (作者语:前一段时间有人对我提意见说既然莉薇雅是魔武双xiu的魔法荐士,那为什么从未见她用过攻击魔法而顶多只是扔个小火球?我在这里向大家解释一下,在我的设定中魔法剑士和魔武双xiu是两种不同的概念,魔法剑士平素的攻击都是以剑为主,魔法起到辅助作用使得剑招成为魔法剑,如‘浴血破天剑’、‘黑色断头台’、‘雷电斩’等等,而魔武双xiu则是将魔法和武技作为两种不同的系统分别使用,魔就是魔武就是武,一般不会像魔法剑士那样融合在一起)

  莉薇雅在一轮“地狱之火”结束后正准备发动进一步的进攻,她突然惊骇的发现自己竟半分也无法动弹了,她周围包括瓦尔斯的尸体所在的空间完全凝固了起来,竟是吴来的拿手绝招“空间封锁”。

  一道宽大的光芒之刃如九天巨剑一般从空中直斩而下,斩在士兵群中顿时血肉横飞,坚实的大地被劈出了一条又长又宽的深沟。

  我怀抱着歌妮出现在了半空中,目光森寒如冰,冷冷地道:“你们这些垃圾竟敢伤害我吴来的宝贝,给我下地狱去吧。”

  天空中风云变色乌云满天,电光闪烁雷鸣轰响,庞大的雷元素如江河一般向我会聚了过来,我和歌妮的周围顿时全是飞舞乱窜的电光银蛇,威凌而又美丽。

  地面上的士兵们见到这一幕不由心胆俱寒如见鬼魅,依卡拉从身旁的一名骑士手中抓过了一支长枪,长枪上电光一闪他大喝一声直向空中的我掷来,犹如刺天的闪电,极具威势。

  “飞电射天枪”

  依卡拉的这一枪可是用尽了全力,但对此时的我使用这一招可是送到枪口上来了,我身躯周围所凝聚的雷元素可是空前的庞大,飞射来的骑士枪中所蕴涵的那点雷电之力与之相比根本就是不堪一提,还没等接近就被同化了,只余下气劲的长枪也被歌妮的“精神盾”轻松的挡了下来。

  空中的闪电越来越强,裂空闪烁,随着我左手的一挥,九天惊雷从空中直劈而下,雷系终极攻击魔法“轰雷”以大范围的分散形式开始了大轰击。

  这是曾经毁灭了大半个爱尔仙克城使的我有了“爱尔仙克的破坏神”这个恶名的“轰雷”,地面上的叛军士兵毫无抵抗能力的被九天惊雷轰成了焦碳,整个山坡成了人间地狱(重骑兵的铠甲可是极佳的导电体,即使没有被闪电直接命中也会自行吸引附近的闪电来轰自己),唯一无恙的只有被我用“空间封锁”保护了起来的莉薇雅。

  望着在地面上哭号奔逃着的敌人我心中竟涌上了一股莫明的兴奋(我并不是个杀戮狂,但看着敌人在自己的魔法攻击下伤亡惨重总是会有点兴奋与得意的),这个场景与前些日子冰清影以‘黑暗暴风雪’大破莱因哈特军是何等的相似。

  想到了“黑暗暴风雪”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已斟酌了好久的想法,于是我向怀中的歌妮道:“妮,把你的剑给我。”

  歌妮虽然不明白我想做什么但仍顺从的将佩剑交到了我手中,我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后将“风之翼”魔法加持到了她的身上,松开手后歌妮自行漂浮在了空中。

  这时禁咒“轰雷”的闪电大轰击已接近尾声,天空乌云中的能量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我猛然双手握剑做了个大上段的姿势将长剑朝天举起,残余的雷电力量在我的牵引下顿时从乌云中化做一道惊电劈在了我高举的长剑上,长剑的剑刃和我的身躯上银电狂舞,威势凌天。

  我大喝一声背后的十二只神魔羽翼暴张了出来,接着金色的火焰开始出现在我身躯周围并向电光闪烁的长剑上凝聚。

  既然冰清影可以将黑暗和水系两中魔法复合在一起创造了威力惊人的“黑暗暴风雪”,那我为什么不能?

  我对于这方面的问题已经理出了一些头绪只是没有时间与机会时间罢了,如今倒是一个好时机。

  在我的设想中原本是打算同时将庞大的雷火元素的力量集中到长剑上,但我接过歌妮的佩剑的时候方意识到她的剑虽是百炼精钢的珍品但绝对无法承受过多的雷火元素力量(我太习惯‘亚夜’在手了),无奈之下我只好放弃原先的打算仅将“轰雷”释放后残余的力量吸纳于剑上然后又开始向剑上凝聚火元素,火焰之力迅速流于剑上在我的细心操控下与雷电之力融合为一体,长剑上立时电光闪烁烈焰炽人。

  长剑的承受力很快就到了极限,但其上所汇聚的能量连我设想中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可是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雷火暴闪中我长啸一声挥剑向地面上从“轰雷”下逃得一命的叛军士兵们虚空斩去

  “火雷神·灭绝斩”

  一道红白交杂的巨大光刃带着震耳欲聋的嘶号锐啸之声划破长空直斩在了地面上,在震天的轰鸣声中山坡上出现了一条足有百米长的巨大断层裂缝,整个山坡竟被我这虚空一剑斩成了两半。

  太好了,成功了。

  手中的长剑化做细微的碎屑无声的消散了,我向歌妮道:“以后我一定会赔你一柄好剑的。”

  歌妮径直扑入了我怀中犹有余悸地道:“好厉害啊,来,你的这两次魔法攻击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赔我剑的事你可不许赖帐哦。”

  我见险死生还的几名叛军士兵丢盔弃甲狼狈万分的逃下了山坡,我也不加追赶抱着歌妮落到了莉薇雅身前。

  后来我才知道敌军元帅依卡拉正是化装成士兵逃了出去的,但他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最终还是死在了莉薇雅手中。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解除“空间封锁”恢复了自由的莉薇雅偎入了我怀中,道:“来,瓦尔斯元帅他为了救我……他……”

  我将二女轻轻从怀里推开走到瓦尔斯的尸体前将他抱了起来,叹道:“瓦尔斯元帅已经魂魄离体了,即使是用‘生命的光辉’也是没有效果了。”

  怀中的尸体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焰,片刻就焚烧殆尽变成了一枚白色的小珠子。

  见二女都用疑问的目光望着我,我道:“这是我将瓦尔斯的骨灰凝成的珠子,过一会儿交给龙达伯父吧。唉,一代名将与顶尖剑手就这么离开了,真是可惜,我永远记得他在法塔赫城的元帅府中与我比剑时的傲气雄姿,永远不会忘记……”

  亚夜从山坡的另一边向我走来,我见她脚步虚浮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心中顿时一阵疼痛,闪身掠到了她身前一把紧紧抱住了她,望着她那苍白的粉脸我心疼地道:“小夜,以后可不许再这么做了啊,不许你再吓我了。”

  就是方才她使用“黑暗之幕”时所散发出的黑暗力量使我全速赶了过来,否则我还在路上同歌妮卿卿我我的温存呢。

  一见亚夜的神色我就明白了这是魔力损耗过大的缘故,心中顿时疼惜万分。

  亚夜温顺的偎在我怀中,可人的点了点头。

  魔力不像真气是无法由旁人相助复原的,我索性将亚夜横抱了起来向莉薇雅道;“我们去找龙达伯父吧,你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莉薇雅道:“伯父跟我们说过接应到瓦尔斯元帅后就到城外的一个叫做‘九重山谷’的地方会合。”

  歌妮道:“我知道‘九重山谷’在哪里,咱们快去吧。”

  身影闪动中我们离开了这已完全变形的山坡。

  

第九章 牺牲与辉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