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公主来访

    

  因为神魔双方旷日持久的大厮杀的缘故,第一层魔界原本郁郁青葱无边无际的森林已有许多变成了寸草不生的荒地,魔界先锋军军营外更是如此。

  大白很快就选定了一处适合的地域降落,拉哈尔特二人飞快的跃下了龙背,大白则慵懒的趴在了地上,斗大的龙目注视着他们。

  拉哈尔特道:“迪诺,你先将我传授给你的‘暗黑枪杀法’中的招式演示一便给我看。”

  迪诺兴奋地点了点头,骑士长枪如风车一般在他头顶上飞旋起来带起了“呜呜”的破空声,随着长枪的旋动气劲开始散于体外形成了旋风式的沙尘流。

  “魔杀旋风破”

  旋转至极致形成了一团光晕的骑士长枪从迪诺那里脱手掷出,带着呼啸的气劲砸在了一块巨石上,巨石立即崩裂了一大块。

  这招“魔杀旋风破”的关键处在于长枪回旋的力道与人体真气的结合以及脱手飞掷的时机和架势,若是由拉哈尔特发出这一招的话整块巨石将会碎成粉末一般。

  拉哈尔特伸手虚空一招,一百三十余斤重的骑士长枪立时飞到了他手中,他将长枪掷给了迪诺道:“你再练习一下那招‘流星雨’。”

  迪诺接过长枪横在了胸前然后开始运转起了体内的真气,随着他吐气开声的一声大喝长枪由一变二、变四、变八,最终变成了无数的枪影如天际的流星群一般撕裂长空倾泄向了虚拟的目标,迪诺的身躯周围在这一瞬间满是凌厉的气劲,看起来威武极了。

  “流星雨”的威力虽强但对真气的损耗也是极大的,迪诺那微弱的真气很快便损耗殆尽,流星般的枪影转瞬归一,他拄着长枪大口的喘着粗气。

  拉哈尔特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干的不错,看来‘魔神王’大人还真是有眼光,你在练习我的枪术方面的天分挺不错的,现在你的真气大概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吧?”

  迪诺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气喘吁吁地道:“是的,我都快累的趴下了。拉哈尔特叔叔,我都累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学习‘地雷闪’吗?”

  拉哈尔特道:“当然可以了。‘地雷闪’是‘暗黑枪杀法’中威力极强的‘三界之闪’的第一式,能产生出类似地系魔法的效果,要学习它必须在身心都处于毫无杂念的空灵状态时才行,你现在真气耗尽身体也极为疲惫,正是集中精力用心来体会学习这‘地雷闪’的最佳时机。”

  迪诺会心的应了声“是”,闭上眼睛开始在心中思忖着学到的“地雷闪”的奥义。

  此时身体虽然极为疲倦但他的心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清明与通透,“地雷闪”的奥义在他的心中如流水一般划过,他顿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领悟,这是一种对周身自然环境的奇异感应。

  迪诺脚下的沙尘颗粒缓缓的浮升了起来,见到了这一幕的拉哈尔特不由欣慰地笑了,这真是个不错的小子。

  “喝!”

  迪诺轻吼一声双手握着长枪直插入了大地中,他只觉自己空洞的经脉中突然生出了一股奇异的真气沿着经脉来到了自己的手上,然后顺着长枪直传入了大地中。

  大地中内蕴的脉动之气受到了迪诺传入的那股真气的吸引,在一瞬间从四面八方向中心汇集而来。

  地面产生了轻轻的震动,接着就见以迪诺为圆心周围十几丈内的地面突然产生了无数的裂缝,大地的脉动之气从裂缝中喷射而出,声势惊人。

  这正是“地雷闪”的精妙奥义所在,以自身真气引发大地的脉动之气喷射出地面,其威力足可比拟地系的高级魔法。

  当然,目前的迪诺还远远未至如此境界,即使是拉哈尔特自己也没有修炼到极致状态。

  迪诺那微弱的力量所引发的地脉喷射转瞬间便结束了,他如一摊烂泥般软倒在了地上,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拉哈尔特对迪诺的表现十分满意,他向大白招了招手示意它过来,但大白却对他的示意毫无反应,全身的白色鳞片也“咯咯”作响,巨大的龙目闪烁出了森寒的光芒。

  有身份不明之人在迅速接近中!

  拉哈尔特马上就读懂了大白的身体语言,心中暗惊之余他右臂一探,漆黑的“铠甲魔枪”立时出现在他手中。

  一团晶莹圣洁的柔和白芒从远处天际闪现然后如流星一般向着魔界军营的方向射来。

  拉哈尔特运足目力凝神望去,隐约可见一名背后生着四只羽翼的女性天使位于光芒的中心处正在扇动着她形状优美的羽翼破空飞行着。

  “铠化!”

  “铠甲魔枪”散发出了乌黑的光芒,接着魔枪上方的异状金属饰物脱离枪体化做一件轻便的铠甲穿在了拉哈尔特的身上(拉哈尔特的‘铠甲魔枪’所化成的铠甲属利于高速移动的轻防御型,罗维的‘戟叉魔剑’铠化后则正好与之相反,是防御性能极强的重铠甲)。

  一束乌芒凝结在了魔枪的枪尖处,转瞬间划破长空直射向了空中的那名正在高速飞行中的天使。

  “暗黑枪杀法”之对空技——“直刺苍穹”。

  黑色的能量光芒正射在了天使的身上,但拉哈尔特却察觉到在能量光芒射中的刹那间天使的身躯周围闪现出了一圈光明结界挡住了能量光芒的威力。

  “是‘圣光灵阵’?”

  拉哈尔特认出了这圣光系终极防御魔法,心中的戒意顿时更重了,能使用“圣光灵阵”的“耀天使”绝非平常,但为什么会孤身一人在这里出现?

  来不及多想了,他背后的恶魔翅膀猛然伸出展开腾空而起向“耀天使”那里冲去,大白也低吼一声飞身追上。

  拉哈尔特在展翅飞翔的同时咏唱起了自己最擅长的风系移动魔法“瞬间移动”的咒文,带起了无数的残像在一瞬间就来到了那名天使的身前,借着飞速移动的冲击之力他一枪电射刺出,破空锐啸之声刺耳欲聋。

  “溅血裂空刺”

  在拉哈尔特魔枪刺出的同时天使手中出现了一柄紫色的窄刃细剑,剑光一闪灵巧至极地斩击在了魔枪的枪档处,拉哈尔特手腕一麻准头立失,“溅血裂空刺”以毫厘之差贴着天使的肩头划过。

  好巧妙的一剑,竟以借力打力的方式如此轻易的就化解了拉哈尔特的全力一击,这还是他首次遇到这种情形。

  遇强则强,永不言败是拉哈尔特的性格写照,就在他准备再度发起进攻的时候那名天使却主动的飞出了十几丈远,口吐呖呖娇音道:“久违了,陆战将。请不要动手,我此行并没有敌意。”

  拉哈尔特这才看清楚了天使的容貌,忍不住惊叫道:“啊!怎么是你……”

  他面前的天使美的不可思议,纤侬合度的婀娜娇躯上穿着纤尘不染的白色铠甲,金黄的长发如阳光一般披散在她的肩头,在绝艳倾城的美丽中更具有一种高贵至极的气质,尤其是在她眉宇之间的那一片慑人的智慧之光令人一见之下就不自觉的生出臣服之心。

  但是,最令拉哈尔特惊异莫名的并不是她那国色天香的美貌或高贵典雅的气质,而是她的身份,她竟是……竟是神族的琳莎公主,魔界军人恨之入骨的死敌,可她怎么会……怎么会……

  拉哈尔特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琳莎公主嫣然一笑道:“你不必惊讶,陆战将,我难道就不能到这里来么?”

  拉哈尔特强压下心中的惊疑沉声道:“公主只身前来有何贵干?”

  琳莎公主道:“我是来找你们的‘魔神王’的,找他有要事相商。”

  拉哈尔特在心中略做思忖,道:“‘魔神王’大人岂是想见就可以见到的(他隐瞒下了吴来已不在魔界之事)?现在我方军队的一切事宜都由羽衣小姐负责,公主若想见的话在下倒可以安排。”

  琳莎公主清丽绝美的粉脸上现出了一丝失望之色,她轻“哦”了一声道:“既然这样那就有劳陆战将了,请多多费心。羽衣一直都是我十分景仰的前辈,她和‘魔神王’之间的那种生死相许的爱情也令我很是倾佩,我早就想找机会和她好好的谈谈了。”

  拉哈尔特虽然不清楚琳莎公主究竟有什么打算,但人家一位身份尊贵的公主都敢孤身涉险一个人到死敌魔族的地盘上来,他堂堂的魔界男子汉自然不能在气势上示弱,他道:“那就请吧,公主殿下。”

  大白先去将仍无法动弹的迪诺驮了过来,然后由拉哈尔特领路带着琳莎公主直飞向了魔界先锋军的军营。

  飞至半途琳莎公主的目光扫视向了大白背上的迪诺,好奇地道:“陆战将,这是你的学生?”

  拉哈尔特摇了摇头,道:“不,他是‘魔神王’大人的学生,只是暂时由我教导罢了。”

  琳莎公主美目中异彩一闪,喃喃自语道:“原来是他的学生,是他的学生……”

  拉哈尔特对她的反应大感奇怪但终究是一言未发,神族琳莎公主这位天界第一才女的大名对所有的魔族来说都是如雷贯耳,才女想当然会有一些异于常人的言行,不是吗?

  一定就是这样的。

  在到达军营外的时候三人一龙降落了下来,拉哈尔特让大白带着迪诺去休息,他则领着琳莎公主前往帅帐。

  琳莎公主施展了一个小魔法使自己那洁白如雪的铠甲变成了黑色(白色可是魔族最讨厌的颜色,在魔界军营中太过显眼了),同时她也极力的收敛了自己的力量气息,这样一来没有几个人会想到如此一位娇娇柔柔的绝色美女就是魔族的噩梦——琳莎公主。

  卫兵们见到了拉哈尔特连忙行礼,对于跟在他身后的琳莎公主虽然都是一脸惊艳的神采但并没有进行盘查,拉哈尔特在松了口气之余又对卫兵们的松懈感到气愤,他却没想到人家可是看在他“黑暗龙骑兵”陆战将的面子上才会如此的。

  就在他们刚一接近帅帐的时候三条倩影突然从帐中电射而出,刹那间便呈三角形围住了他们,赫然正是“黑暗天使”羽衣、“绝代斗神”夏侬与“地狱圣女”冰清影三女。

  琳莎公主虽然已极为掩盖自己的力量气息但她终究无法像吴来那样将气息收敛的没有丝毫的外泄,她那微弱的气息在甫一接近帅帐之时就被已是八翼天使的羽衣、拥有“圣斗气”的夏侬和身为路西法的代言人的冰清影三女感应到了,三女不约而同的一齐掠出了帅帐。

  见到帐外同拉哈尔特站在一起的人竟是琳莎公主,三女顿时芳心大惊,夏侬轻叱一声娇躯外的“圣斗气”光芒一闪就要动手之时却被羽衣伸手阻止了。

  琳莎公主突然轻盈的向羽衣三女行了个礼,同时她的娇音传入了三女耳中:“婢女琳莎参见三位小姐。”

  三女心知这定是吴来所设下的“夺魂”的功效,又惊又喜之余羽衣忙道:“公主何必向我等行此大礼,我们可是敌人啊,还请到帐内详谈。”

  她又向正为琳莎公主的表现而摸不着头脑的拉哈尔特道:“我们和琳莎公主有要事商谈,陆战将你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进入帅帐。”

  满心狐疑的拉哈尔特应了声“是”,如笔挺的标枪一般站到了帅帐入口外,他是标准的军人,心中虽然有无数的疑问但仍忠实的执行着羽衣的命令。

  羽衣三女带着琳莎公主走入了帅帐,帐中乌兰娜莎正仗剑披甲屹立着,方才在羽衣三女闪电般冲出帅帐后她也连忙穿上了铠甲备战,刚准备出去却见三女带着一名全身散发着一种圣洁无暇的气息与无比高贵的气质的绝色美女走入了帅帐。

  冰清影道:“莎莎,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天界神族的琳莎公主,嘻,你们的名字叫起来好像哦。”

  听闻琳莎公主之名乌兰娜莎顿时芳心大惊,却见琳莎公主向她盈盈一礼,道:“您想必就是主人的伴侣之一的乌兰娜莎小姐了?婢女琳莎在这里有礼了。”

  羽衣暗惊于“夺魂”的可怕效力,竟能使才华超卓高贵绝艳的琳莎公主在她们面前心甘情愿的以婢女自居,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希望以后主人不要乱用这种魔法才好。

  她扶起了琳莎公主,怜惜地道:“我们同样都是主人的女人,你不必对我们如此多礼,你可是高贵的天界公主啊。”

  她毕竟曾是天界的一员,此时见到琳莎公主那自甘卑贱的举动心中顿时有所不忍。

  琳莎公主的美目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彩,转瞬即逝,她道:“羽衣小姐您不必对我这么好,我们并不一样,我向小姐们行礼是应当的。”

  羽衣心知在“夺魂”的操控下琳莎公主的举动想法只能是如此,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帐中四女唯一对琳莎公主的言行举动没有任何反应的夏侬道:“你突然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不怕被你的部下们发现么?”

  琳莎公主现出了羞涩的神情,道:“小婢想……想见一见主人,小婢很想他啊……”

  羽衣的粉脸上浮现出了深深的思念,道:“你来得不是时候,主人早已不在魔界了,他带着几名姐妹去了圣魔大陆,但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

  琳莎公主顿时失望的叹了口气,她自言自语道:“主人,主人,您可知道您的婢女在思念着您吗?您快点回来吧……”

  乌兰娜莎牵起了琳莎公主的纤手,道:“不仅仅是你,我们也很想念来啊。这个狠心人抛下我们一个人到圣魔大陆去悠哉悠哉了,我们却在这里苦苦的思念着他,想想就让人生气。唉,谁叫我们都是女人,谁叫我们都属于这个名叫吴来的大色狼呢。”

  帅帐中的美女们一时间都无言了,在她们的芳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一个身影,一个脸上有着长长的疤痕的无赖男子的身影。

  

第二章 公主来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