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异武太极

    

  “‘千军染血’!”

  我轻喝一声,“亚夜”朴实无华的向着周身闪烁着灿烂耀眼的“圣斗气”的夏侬一剑直斩而下,剑势一出立即带起了千军万马纵横疆场般的惨烈气势,连地面也随之起了一阵震动。

  面对着我这气势惊天的一剑夏侬绝美的粉脸上毫无异色,只见她娇躯一晃之间一拳虚空向我击来,无声无息的拳劲在刹那间便已硬撞在了我斩下的剑刃上。

  “圣斗气”形成的拳劲再强也承受不住由的我“魔斗气”摧动的终极神兵“亚夜”所发出的斩击,再加上那招“千军染血”所自然带起的“势”的力量,夏侬这虚空一拳的拳劲被我硬生生的从中“剖”开,散做两片从我身侧划过在我身后的地面上劈出了两个深坑。

  当然,“圣斗气”终究是武者的终极力量,我虽然一剑斩开了拳劲但强大的冲击力仍使我的剑势不由一缓,夏侬要的就是我这一缓,她乘机娇躯一闪直贴到了我身前,粉拳带着金色的“圣斗气”如暴雨一般向我洒来。

  “暗黑魔斗术”之近身技——“三重暴风雨”。

  这种贴身肉搏是武者最为拿手的本领之一,也是武者对付剑士时最为有效的攻击方式,剑士和武者虽然都是近战职业,但剑士因为长剑在手最能发挥威力的距离是在身躯外一米到四、五米之间,一旦敌手进入身躯一米内进行贴身攻击,长剑反而会有些碍手碍脚,而武者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越接近对手其发挥的威力也就越大,拳击、肘撞、脚踢、膝顶无一不可置人于死地,所以剑士一般都会随身携带匕首以应付武者的贴身肉搏,然而一旦真的被武者欺身贴上的话恐怕没有几个人有机会取出匕首应战了。

  我此时便是处于这种窘境里,终极神兵“亚夜”锋芒绝世无坚不摧,但她的剑刃比普通的长剑要长上许多,如此一来就更不擅长贴身近战了。

  夏侬那暴风雨一般的拳劲涵盖了我周身所有的要害,百般无奈之下我只好使出了“战诀”中唯一的一招守式——“烽火连天”,勉力形成了一道宛如连绵不绝的烽火一样的剑网抵挡夏侬那招威凌天下的“三重暴风雨”。

  “烽火连天”实际上并不是一招单纯的守式(在以气势为主,一招出手一往无前的‘战诀’中是不会出现完全的守式的,否则便会破坏‘战诀’那有敌无我决死沙场的悲壮气势),它的奥义处在于以守为攻,将对手的攻击阻于设下的剑网外然后寻机反攻,一旦反攻出手便像烽火台上的烽火一样一剑接一剑,一招连一招使对手阵脚大乱。

  我现在的情形并不适合使用这一招,因为夏侬的攻势已经侵入了我的内围,“烽火连天”中的寻机反击之式根本无法展开,但我又不得不使用这一招,因为……因为我只会这一招防御剑式啊。

  我倾尽全力将“魔斗气”贯注于“亚夜”中,绚烂的“剑罡”晶芒随之出现在我身前形成了一道华丽的屏障。

  我的“魔斗气”在“量”上远胜夏侬的“圣斗气”,再加上剑士的至高绝技“剑罡”,夏侬那如满天倾泄而下的暴风雨一般的拳劲硬是被我在这种万分不利的情形下给挡了下来。

  不过夏侬的这一击也并没有这么简单,“三重暴风雨”顾名思义便知是三重的暴风雨式的攻击,我所挡住的仅是刚一开始的第一重攻击,威力更强的第二重攻击随即便以更猛烈的气势向我倾泄而来。

  如今的我已丝毫没有反攻的机会了,惟有继续全力施展“烽火连天”进行防御,只求能将攻向自己的暴风雨完全化解。

  夏侬的拳劲虽然威凌无比但绝不是我的“剑罡”的对手(这是‘量’的缘故,单以斗气的‘量’而言夏侬的‘圣斗气’自是远不及我那以无限魔力为基础的‘魔斗气’),由“圣斗气”形成的暴风雨般的拳劲一触及我以“魔斗气”形成的“剑罡”便消散于无形,然而她的攻势实在是太快太猛了,刹那间便有百余拳对着我的全身各处发出,而我则是因为“亚夜”剑身太长不利于贴身近战的缘故再加上“烽火连天”也不适合在此种景况下使用,我的防御剑网在她的漫天暴风雨式的攻击下很快就有点坐支右拙了。

  当夏侬的“三重暴风雨”中威力最强速度最快的第三波拳劲袭来之时我的劣势已经是极为明显了,小妮子也看穿了我的弱点,于是她减弱了单位拳击中的力量而加快了出拳的速度,一时间我的前后左右全是层层叠叠的拳影劲气。

  首次遇到这种情形的我不由有点懵了(以前我一直是以压倒性的力量在几招之内解决对手,从未陷入过此种境地中),左支右拦东挡西杀,一个不经意间面门的防御剑网便出现了一处小小的空隙,夏侬的拳劲立时如水银泻地一般涌入了这处空隙中。

  “砰!”

  夏侬一拳正中我的面门,我虽有“魔斗气”护体但大部分都分布于身体的要害部位,头部的防御弱的可怜,在化解了大部分的拳劲后夏侬的粉拳正击在面门上,顿时鼻血长流。

  “爷……”

  夏侬惊叫一声慌忙停手,急切地道:“爷,你没事吧?都是夏侬不好……”

  我苦笑着仰起了头(这是流鼻血时最佳的处理动作)道:“这是我自己本领不济,与你何干?小侬,你真是厉害,论武技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羽衣飞身疾掠而来,边用“回复光”为我治疗边心疼的埋怨道:“那是当然的了,夏侬妹妹可是‘绝代斗神’啊,主人你身为魔法师却不用魔法而和她拼武技,结果当然只能是这样了。”

  一点小伤在羽衣这位八翼天使的治疗下瞬间便复原,我摸着鼻子道:“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在武技方面的修为远远不及魔法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啊,我要加强自己的武技,否则到天界去只能是去送死,诸神之王可不会傻傻的只知道同我拼魔法。”

  夏侬道:“爷的斗气在‘量’的方面远胜于我,‘魔斗气’的威力也决不比我的‘圣斗气’相差分毫,您所缺少的是实战经验和技巧招式的应用。您的‘战诀’的确是威力极强的剑术,大开大合无坚不摧,但正因为如此它更适合用于战场上,像方才的情形‘战诀’就发挥不出原本的威力。”

  “亚夜”从我手中脱离回复了人形,道:“这么说主人你可要加强在武技方面的修为了,你的剑术来来去去总是那套‘战诀’,的确是太单调了,对上诸神之王的时候这将会是你最大的弱点。”

  我苦笑道:“没办法,关于拳术我是一窍不通,剑术我也只会‘战诀’,要是在我原本的世界中……”

  我的话突然没说完就止住了,因为在我的心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了一道灵光,我急忙以自己的心神去争取抓住这突如其来的灵光。

  亚夜笑道:“主人你可以向罗维他们学习剑术嘛,‘暗黑魔剑术’可是魔界的顶尖绝学之一,以主人你的力量定能发挥出更强的威力,要不你也可以向父王请教啊,父王一定会很乐意指导你的,还是主人拉不下你‘魔神王’的面子?”

  此时的我正沉浸在个人的心灵世界中捕捉那一丝灵光,对外界所发生的事根本就是一无所知,所以我对亚夜的话毫无反应。

  敏感的亚夜马上就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她还以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叫了声“主人”伸手想推我一下,她身后的羽衣连忙拦住了她,道:“亚夜,主人现在正在将心灵力量凝于一起思索着什么东西,你不能打搅他。”

  她与我有着心灵上的密切联系,对于此时我心灵中的情形自然会有所感应,以她那丰富的经验立即就猜测到了我的真实情形。

  这种心灵顿悟的状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稍微受到一点干扰就可能会一败涂地前功尽弃,以后再想晋入这种境界可就难了。

  羽衣、夏侬、亚夜三女对视一眼以三角形将我围了起来,确保我不会受到干扰。

  因为我所设下的十倍重力的结界没有几个人有能力承受的住,所以此时结界中只有我和羽衣几个人,十倍重力可不仅仅是要承受平时十倍的压力,连人体内的血液的流动情况、心脏的跳动和经脉都会受到重大的影响,这样一来综合在一起连像拉哈尔特、罗维这样的高手在十倍的重力结界中也坚持不了多久。

  我的顿悟很快就结束,我若有所得的微微一笑,突然开口道:“小侬,我需要你的帮助。”

  夏侬欣喜地道:“爷,你醒过来了,太好了,你要我做什么?”

  羽衣、亚夜二女也兴致勃勃的想听听我有什么需要夏侬囊帮忙的。

  我略一沉吟,道:“你们知道我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人,在我的世界中因为不存在魔法元素所以也就不存在魔法,但在我的世界的古代社会中武技却是高度发达,我虽然仅是从书中了解到了在我的世界中已然没落的武技但我肯定它是远远超过这个世界的武技水平的,所以我希望小侬你帮助我将我的世界中的武技重现。”

  夏侬饶有兴趣地道:“那可太好了,爷,我该怎么做?”

  我道:“真正的武技在我的世界中已经不存在了,但仍有一部分作为健身的方式流传了下来,我在不经意间也了解到了一些,现在回想起来若是能将这种武技重现的话定是厉害极了但我仅是从书本中知道了一点这种武技的原理,我的武学基础又差,所以需要小侬你的帮忙。”

  我在心中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道:“这种武技的名字叫做‘太极’,用在拳上、剑上皆可,讲究的是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我从书上看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夏侬柳眉一皱道:“以静制动,以柔克刚?这可能吗?不管是天界、魔界还是圣魔大陆,任何武技的基础都是力量和速度,然后再在其上衍生出各种各样的应用技巧,爷你所说的以柔克刚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你确定没有说错这种‘太极’的原理吗?”

  她说的没错,在这个异世界中一切的武技靠的都是力量和速度,与我原本世界中的泰拳、跆拳道、空手道等相类似,根本无法与我的祖国那博大精深的武术相匹敌,“太极”更是一种千古流传的神奇武技,从未接触过这种形式的武技的夏侬自然是无法摸到头绪了。

  我无奈地搔了搔头但并没有灰心,又思索了一阵我向夏侬道:“这样吧小侬,我来给你做个示范,但我只能模仿一下最基本的姿势,其余的一切还得靠你。小侬,你先向我打出一拳,不过速度要放慢也不能用上力量哦。”

  夏侬点了点头,粉拳一挥向我一拳捣来,虽然她刻意的放慢了出拳的速度也没有用上力量,但这一拳击出仍带起了一种凌厉的气势。

  “绝代斗神”就是“绝代斗神”啊。

  我模仿从电视、电影中和街头巷尾的老爷爷老太太们那里见到的“太极拳”的动作右手一抬贴在了夏侬击来的粉拳上,然后顺势向外一引,夏侬的这一拳便打到了空处。

  夏侬惊“咦”了一声,在她的战斗生涯中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破解攻击的方式,她所见的一向不是以硬碰硬以快打快就是飞身闪避或格挡防御,但如今的我却是轻巧的一挥手就将她的攻击改变方向牵引了出去,若她在这一击中用上了力量的话甚至连身形都会因一拳地击空而无法站稳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她在这一拳中蕴含了“圣斗气”的话仅是在模仿“太极拳”的姿势的我能不能将她的这一击引开还是个问题。

  在成功的引开了夏侬的拳势后我顺着力的轨迹乘势闪到了她的身后,肩头一耸顶在了她的背部。

  这一招借力打力用的正是时候,正是夏侬一拳击空身形散乱之时,我这轻飘飘的一记肩撞再加上她自己的虚击之力顿时令她不由自主的向前踉跄出了一步。

  站稳了身形的夏侬又惊又喜地道:“爷,这就是……这就是你所说的‘太极’吗?以柔克刚,就这么一挥手就引开了我的拳势还顺势利用我自己的力量来破坏我自己的平衡,实在是太神奇了。”

  我道:“我这一手不过是模仿曾经见过的‘太极’的基本动作罢了,连一点皮毛都算不上,实战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小侬,你以此为原理好好的捉摸一下吧,我的希望可全在你身上了。”

  我将记忆中的“太极拳”的招式一一演示给夏侬看,其中自然是错误百出,没办法,谁叫我只是临时抱佛脚呢。

  将如此的重担交给夏侬实在是难为她了,身为中国渊源流传的国技之一的“太极”那是何等的博大精深,而我所能提供给她的仅是一些四不象的皮毛招式,虽然她是这个世界中绝顶的武学高手但光凭我所提供的这一点点线索就想重现‘太极’,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我的意愿就是对她的命令,夏侬将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了对武学的思索中,竭尽心力的研究着我所提供的一点点线索。

  望着已经晋入了“无我”状态中的夏侬我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不忍,学习武技本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如今却要夏侬为我劳心劳力费尽心神,我堂堂的“魔神王”却要自己的爱人……

  与我心意相通的羽衣感应到了我的心情,她攀住了我的臂膀道:“主人,你不必想的太多,能为你出一份力,能帮上你的忙是我们最幸福的事情,夏侬妹妹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伸手在夏侬的娇躯外又设下了一个结界阻隔了重力结界对她的影响。

  我们站在夏侬身旁等啊等啊,亚夜已承受不住结界的重力而又幻成了刃形,但直至“恶魔黑日”沉入地下,天地间一片漆黑后夏侬仍是一动不动的静立在那里。

  羽衣道:“看来这种状态夏侬还要保持一段时间,天已经晚了,不如主人你先回去……”

  “不!”

  我打断了她的话,坚定地道:“我决不会离开小侬半步,她留在这里多久我就守在这里多久,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了。”

  羽衣没有再说话,只是娇柔地依偎入了我怀中,默默的陪伴着我。

  时间飞速的流失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察到数股能量气息迅速的向我们这里掠了过来。

  重力结界起了一阵的波动,接着就见到冰清影、乌兰娜莎、拉哈尔特和罗维四人直冲入了结界里。

  四人中乌兰娜莎的力量最弱,甫一进入结界她便轻哼了一声身形大为迟滞,一旁的冰清影连忙发出水系防御魔法“水华天轮”罩住了她的娇躯,消除了那十倍的重力对她的影响。

  拉哈尔特急切地道:“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侬她……”

  我道:“夏侬她现在正在思索一种武学理论,你们不必担心,不过在一段时间内她是不会醒过来的。”

  冰清影道:“原来是这样,我们看你们这么晚还没有返回营地,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来查看一下。”

  我道:“你们先回去吧,有我在这里守着小侬就行了。唔,雪儿她们也到了正打算进入结界呢,这些妮子……”

  重力结界内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型的魔法阵,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下一刻他们便已被传送到了结界外,只见冰雪儿、莉薇雅诸女正在做进入结界的准备。

  见羽衣等人突然出现菲欧娅连忙问道:“羽衣姐姐,来在里面吗?出了什么事?”

  羽衣将事情的原委向她们讲述了一遍,道:“如今夏侬正在苦思主人所讲授的‘太极’的原理奥义,力求将这种神奇玄妙的异界武学在我们这里重现,在夏侬从‘无我’境界中醒来之前主人会一直守在她身边决不会离开半步的。”

  冰雪儿好奇地道:“‘太极’?这是一种武技的名字吗?很厉害吗?”

  羽衣道:“据主人所说这是一种他原本所在的世界的武技,其原理大异于我们所知的武学常识。对于这种武技主人也仅是只知皮毛,所以他需要夏侬这种绝世高手来研究探索,不过他曾演练过几个招式让我和夏侬大开眼界,这种异界武技如果真的能够重现的话定会震惊整个人、神、魔三界。”

  既然连八翼天使羽衣都如此说那这种名为“太极”的武技定是玄妙绝伦所向无敌的了,众人的目光中都露出了期盼的光彩,希望能够早一点见到这种神奇的异界武学。

  

第十一章 异武太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