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无奈的战斗

    

  魔法师“自爆”时所产生的惊人破坏力在前文书中已经详细讲解过,这里就不多说了,百余名精锐的黑暗女妖同时无悔的选择“自爆”,凄美壮丽的光芒带着毁灭性的力量横扫神族军队的阵容,一下子就夺去了数万名天使战士的生命。

  如此惨状令一向冷静沉着的“告死天使”加百列也禁不住仰天悲啸了起来,他双目充血英俊的面孔都因怒火而变的扭曲,庞大的光明力量立时向他身上凝聚而来。

  米迦勒、拉斐尔、索连特三人的反应也同加百列差不多,他们在悲痛的驱使下不约而同的全力凝聚起了光明力量,一时间四个巨大的光球照亮了大半个暗淡的魔界天空。

  “‘太阳之剑’!”

  四名“炽天使”同时发出了这圣光系终极攻击魔法,四道巨大的剑形光束从四个不同的方位一齐射出,划破长空直扫向了蜂拥而至的魔族部队。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四道“太阳之剑”的剑芒在短短的飞行过程后竟先后汇聚融合在了一起,最终变成了一束巨大的有若实质一般的金色剑芒带着惊天动地的嘶啸与气势射入了魔族部队之中。

  亮度惊人的烈芒猛然爆散,战场上所有人的眼睛在烈芒的刺激下都不由自主的闭合了起来,待他们的眼睛带着泪水挣开后只见方才还在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魔兽军团已有大半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十余万魔兽所在的地域如今已出现了一个几百米宽深不见底的大黑沟,见此情景战场双方不由都惊呆了。

  四位“炽天使”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以他们的力量平时要找一个相当的对手已是难上加难,要逼他们使用“太阳之剑”这种终极魔法的机率更是微乎其微,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将四道“太阳之剑”的威力融合在一起竟是这么的摧枯拉朽毁天灭地,可怕的令人胆战心惊。

  战场在暂时的寂静之后很快就又疯狂了起来,双方的血腥撕杀变的更加的惨烈,圣洁无瑕的天使战士们都成了一个个血腥武士。

  突然间,已经损失了大半兵力的魔兽军团迅速脱离战局开始分成两部分飞速撤退,加百列心中一奇凝神望去只见一大群黑甲骑士驾着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坐骑穿过魔兽们所让出的通道如一大片的乌云般直压了过来。

  “黑暗骑兵!”

  加百列喃喃自语道着,黑暗骑兵实际上并不是一支成建制的部队而是所有的魔界骑兵的统称,魔界的骑兵也如同魔兽军团一般杂乱无章差别极大,骑士都是具有人形的魔族士兵,有兽人、野蛮人、高级人形魔兽等等,他们的坐骑更是无奇不有——大到飞龙、巨象,小到魔鹰、蛮牛,地行龙、大蜥蜴等等,甚至还有一些大猩猩(一身铠甲的骑士骑在活蹦乱跳的大猩猩身上实在是有点不伦不类,但实际上这种猩猩骑士是极为厉害的,上跳下窜纵跃如飞令对手防不胜防),看起来虽然混乱不堪但这些千姿百态的骑士在作战的时候相互配合取长补短,格外具有威力。

  同他们的坐骑一样,黑暗骑兵的个人战力也相差极大,其中既有力量超卓精擅魔法的高级魔族(‘黑暗龙骑兵’就是从中挑选出来的),也有体型庞大只会蛮力的野蛮人战士,发动起冲锋来是哇哇狂叫一往无前,就像是一大片黑色的瘟疫。

  在进行近身战之前双方又开始了相互的魔法攻击,黑暗骑兵的表现可比魔兽要好上很多,不仅抗魔力极强而且他们的攻击魔法的威力也远胜过魔兽的喷火、吐毒等等,一时间空间中满是黑白异色的魔法能量交错而过,双方都有了不少的损失。

  随着距离的迅速接近双方终于开始了肉搏战,黑色的黑暗骑兵与洁白的天使战士交杂在一起相互疯狂的砍杀着,在这种情形下任何的一点失误都是足以致命的。

  “炽天使”们也加入了战局,挥舞着光剑东挡西杀所向披靡,在黑暗骑兵群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

  斩杀了一阵之后米迦勒突然振翼直飞向了高空中,她那婀娜曼妙的完美娇躯外闪现出了一大团柔和的白芒,随即白芒化做万千道细光芒线如满天的雨丝一般倾泄而下,这些芒线似有生命一样自行射至正在激战中的天使战士们身上,受到细芒照射的天使战士周身顿时圣光大盛,其攻击力、防御力和速度都在瞬间倍增。

  这是“神圣之光”的增强型,可以同时对成千上万的战士进行加持增援,当然它需要以极为庞大的魔力为后盾,魔力的损耗也是极大,强如米迦勒在释放出这超大型的“神圣之光”后也禁不住神色委顿元气大伤。

  不过她的辛苦并没有白费,接受了她的“神圣之光”加持后的天使战士们立时以势不可挡的赫赫神威将他们的对手杀得人仰马翻。

  米迦勒长长地舒了口气,她刚要展翼扑入战场中一个清脆悦耳至极的娇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干的漂亮,米迦勒你这大规模的‘神圣之光’用的比以前要好上许多啊。”

  米迦勒闻声顿时大惊失色,娇躯剧震之下她骤然转身,只见一个无限美好的倩影由淡转浓的在空中浮现,最终变成了一名银发飘拂,美的不可思议的绝色美女,在她的背后伸展扇动着八只漆黑的羽翼,唯美绝伦。

  “羽……羽衣……”

  米迦勒轻轻地吐出了这个昔日最好的朋友的名字,苍白的粉脸上不由现出了惊异的神情。

  羽衣幽幽一叹,伸手拢了拢自己的银发道:“米迦勒,我们终于在战场上见面了。”

  虽然已同天界决裂,但羽衣除了在主人吴来壮烈“牺牲”的那时侯对“炽天使”们拔剑相向之外她平素一直都是居于幕后指挥,极少亲身涉及战场更别说同“炽天使”们生死相搏了,所以她才会这么说,话语中充满了无奈。

  作为“炽天使”中的同性,羽衣和米迦勒的交情是极好的,可以说是生死之交如同骨肉,彼此之间也十分的了解,如今她们竟作为敌对的双方而在战场上兵戈相见,她们的芳心中自然是五味杂陈万分无奈。

  “为什么,羽衣,你为什么要背叛天界,为什么要堕落?身为‘炽天使’的你竟心甘情愿的成为‘魔神王’那恶魔的侍女,任他肆虐玩弄,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吗?”

  米迦勒再也无法保持沉默,忍不住向羽衣激动的提出了一大堆的疑问,正因为她对羽衣的性格十分了解,所以她对羽衣的转变格外的难以接受。

  羽衣绝美的粉脸上荡漾起了幸福灿烂的笑容,道:“米迦勒,你爱过人吗?你知道当你将自己的心与灵魂完全放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时的感觉吗?不,你不会知道的,你是圣洁无瑕不染凡尘的‘炽天使’,****这种感觉根本就不存在于你的心中,你对之也是不屑一顾,但是我爱过,我能体会到作为一个有情有爱,爱着人并被人爱的女人的幸福。我爱主人,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即使是与天界为敌也在所不惜,而且主人有一句话说的好——‘正邪无分,但凭一心’,何谓正,何谓邪呢?难道神族天生就代表着正义而魔族天生就邪恶吗?经过这段日子的魔界生活我清楚的意识到魔族和神族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他们也是一条条的生命啊,即使是神王也没有资格来判定魔族的命运!所以,我对我的选择没有丝毫的后悔!”

  米迦勒显然对羽衣的话根本无法理解,她只觉羽衣的身影已离她越来越远,只能长叹一声道:“你竟有这么荒诞的想法,看来你是真的堕落了。羽衣,我们已经真正的成为敌人了,来吧,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她的右手突然对天高高举起,一束明亮耀眼的晶芒从无尽的虚空中照射而下凝聚在她举起的手上,晶芒散去在她那高举的纤纤玉手中出现了一柄银白色的长剑,剑刃又宽又长与巨剑相差无几并且上面镌刻满了金色的符咒纹路,看起来威霸至极也神秘至极。

  羽衣娇躯一颤吃惊地道:“‘王者之剑’?想不到诸神之王连他最心爱的随身兵刃都赐给了你。”

  “王者之剑”是诸神之王的随身特级神兵,可以说是天地间的诸种神器之首,一直都是诸神之王身份的象征,借助此剑之威他数次将路西法杀的大败并将其逐入了魔界,直至拥有“刃化”能力的媚兰·海的出现之后路西法才能真正的同他相抗衡。

  芳心震惊之余羽衣取出了自己的“苍穹云剑”,持剑当胸一横八翼舒展间庞大的光明力量立即向她汇聚而来。

  虽然自己手中持有威力无比的“王者之剑”但羽衣如今已是史无前例的八翼天使,米迦勒可是丝毫不敢大意,随着一声娇叱她的娇躯周围顿时烈火熊熊,跃动着的火焰化做一条栩栩如生的巨大火龙绕体飞旋着,热浪滔天声势惊人至极。

  天使除了天生就具有操控光明力量的能力之外对地、水、风、火、雷等元素魔法也是极为擅长,只是由于圣光系魔法的威力比元素魔法要强上许多且他们使用起光明力量来也比元素魔法较容易,所以天使一般都极少使用元素魔法,然而米迦勒却是其中的异类,她天生就对火元素异常的敏感而且对其操控能力还略胜于光明力量,如此一来她便自己创造了许多种威力巨大至极的专用火魔法并以其纵横各界所向无敌,因而才有了“火天使”之名。

  羽衣认出这是米迦勒自创的魔法“烈焰飞龙”,威力绝强足可以比拟火系禁咒“火焰神之怒”,她连忙娇躯疾闪直扑了过去,“苍穹云剑”上烈芒一闪带起了美丽的光彩一剑直斩而下——“圣剑技”之“天芒闪裂斩”。

  米迦勒美目一凝其绕体飞行着的火龙立时缠绕在了“王者之剑”之上,当“苍穹云剑”斩至她的头顶半尺处之时被一面由火焰构成的“烈火神盾”阻住了去路,此盾虽然仅仅稍微阻碍了一下“苍穹云剑”就在“天芒闪裂斩”的威力下崩散,但这一点点的阻碍时间已使米迦勒的“王者之剑”完全承受了“烈焰飞龙”的加持,一剑直刺而出。

  对于剑手来说剑就是自己身体的延伸,将真气或魔法贯注加持其上则是剑士和魔法剑士们的主要作战手段,但剑终究是由金属铸造而成的没有生命的工具,不像人体经脉那样能自由的接受真气、魔力等,一般来说能接受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力量加持便已算得上是宝刃了,像羽衣的“苍穹云剑”便能接受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力量而“王者之剑”则能百分之百的接受(‘亚夜’与‘媚兰’更是了得,不仅能完全接受而且还可以将其进行增辐),因而威力无比。

  羽衣的“苍穹云剑”与米迦勒的“王者之剑”各自带着凌厉绝伦的力量交击在了一起,庞大的力量顿时爆炸开来,二女双双娇啼一声被强大的冲击波震飞,她们虽在万分危急之中都张开了防御结界进行抵抗,但这爆炸冲击波可是集结了她们两个人的力量那是何等的可怕,而她们又没有足够的时间使用“圣光灵阵”这样的绝对防御魔法仅能张开中级的“圣护幕”结界,在可怕的冲击波的摧击下她们的防御结界很快就破碎,娇躯上的铠甲也随之化为碎片,黑白异色的羽毛满天飞舞,情形惨烈极了。

  羽衣的力量终究要比米迦勒强上很多,她很快就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不过她此时的样子看起来可不太好,娇躯上的黑色铠甲与紧身衣已残破不堪露出了数处洁白细腻的如雪肌肤,连满头的银色长发也残断了不少,看起来颇为狼狈。

  米迦勒可比羽衣要惨多了,不仅铠甲衣物破碎不堪而且连内腑经脉都受到了创伤,好不容易刚停住了不断翻滚的娇躯便一口热血直喷而出。

  爆炸的冲击波也波及了下方正在战斗中的神魔双方的士兵(羽衣和米迦勒的战斗发生在高空,她们下方就是无数飞舞着的双方战士),刹那间便有几百人伤亡。

  米迦勒连忙使出回复魔法进行自疗同时急切的寻找着羽衣的踪迹,但就在此时却又有无数的魔界战士投入了战场,他们可不是方才的那群杂兵,在天空中飞翔着的是堕落天使、黑暗女妖和吸血鬼,地面上则是敏捷如风的狼人士兵和兴奋的狂叫着的狂暴战士,赫然正是魔界最精锐的第一集团军。

  第一集团军的加入令战局顿时逆转,因米迦勒的大范围“神圣之光”的加持所带来的优势也随之消失了。

  一个蓝黑交杂的美丽璀璨的大光球突然如彗星一般出现在战场上方的高空中,光球里一个无限美好的倩影若隐若现,在下方血腥战场的忖映下格外显得唯美无伦。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魔王路西法的契约代言人——“地狱圣女”冰清影。

  

第十六章 无奈的战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