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审判

    

  先下手为强,我仗着有终极神兵“亚夜”在手而诸神之王却两手空空的优势当头一剑直向她刺去,正是“战诀”中的一式“长驱千里”。

  诸神之王已将随身神兵“王者之剑”赐给了米迦勒自己自然是两手空空,但她面对着我这招带着惨烈的杀伐之气直袭而来的“长驱千里”却是没有一丝的紧张,只见她突然双手高举合十然后娇叱一声向着我虚空一劈,立有一道十几米长的银色刀芒向我狂斩而来。

  我低喝一声摧发出了“剑罡”,晶莹闪亮的芒现立即透剑射出正中斩来的刀芒,“嗤”的一声“剑罡”竟将刀芒一分为二。

  分为两段的刀芒依旧向我斩来,但“剑罡”却也射向了诸神之王,我们都没料到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形,闪避不及之下顿时双双中招。

  诸神之王所发出的刀芒虽被“剑罡”分为两段但威力丝毫无损,斩在我护体的“魔斗气”上后发出了一阵尖锐的鸣响随即便切开了“魔斗气”正中我的胸膛,“心之铠甲”胸口的部位立时崩碎,刀劲直侵入了经脉之中。

  好在“魔斗气”和“心之铠甲”已化去了大半的刀劲,余下的随着我一口鲜血的喷出而尽数被化掉,胸口处虽然看起来皮肉翻卷血肉模糊但都仅是一些皮肉之伤。

  晶莹闪亮的“剑罡”在击断诸神之王的刀芒之后直刺入了她那银光闪烁的“神斗气”之中发出了一阵犹如将烧红的铁条放入了冰水中般的尖鸣声,“神斗气”在刹那间就被刺破,“剑罡”直射在了她的肩头铠甲上。

  诸神之王娇躯外银色铠甲肩部被“剑罡”击中的部分突然起了一阵水波般的流光,“剑罡”竟有大部分的力量被这一阵流光给反弹折射了开去,余下的力量也没有击破铠甲仅将诸神之王给撞飞出了十几丈远,一阵翻滚之后她就稳住了娇躯,全身上下丝毫无伤。

  诸神之王的这件银甲名为“神之守护”,是她以自身那强大无比的力量将各种元素物质粒子高度集结历经万年至实体化而成,不仅坚固无比而且还能够折射魔法力量,可以说是世上最顶级的铠甲,我的“心之铠甲”和路西法的“暗黑魔甲”相比之下都要差上几分。

  眼见剑士的至高绝技“剑罡”仅能将诸神之王击退却无法伤到她我不由心中暗惊,她身上的那件银甲实在是太神奇了,连“战神武装”中的“圣灵铠甲”都无法抵挡的“剑罡”竟……

  我伸手抚在自己胸口的伤处刚要治疗却见诸神之王周身的“神斗气”突然向四方呈辐射的形式暴涨了开来,同时她双手举至胸前手心相对,一团光芒流闪的小光球立时在她的双手之间闪现。

  我觉察到她双手间那枚小小的光球所散发出来的强的惊人的光明力量波动,心念一转连忙将“亚夜”收于背后然后左右双手分别凝聚起了光明与黑暗这两种完全相反的力量,一时间我的身躯两边分别闪烁出了明亮的圣光与深沉的暗芒,看起来怪异无伦。

  诸神之王眼见我竟同时凝聚起了光明与黑暗这两种相反的终极力量粉脸上不由现出了异色,因为即使是她也无法做到这一点,但她的动作并没有丝毫的迟滞,双手间的小光球猛然高速旋转了起来,光球的边缘带起了电流激芒闪烁不绝同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劈啪”声。

  “‘毁灭之球’!”

  “‘两极爆破’!”

  我们两人的魔法同时完成,双双叱喝一声挥手发出。

  我们这两种魔法在外观上有些类似,看起来都极不显眼丝毫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势,一个是直径仅有十几厘米高速回旋外围闪烁着电流激芒的小光球,另一个则是半黑半白没有半丝光线外泄的怪异能量弹,如跃动着的精灵一般各自飞向了自己的目标。

  我心知诸神之王所发出的小光球绝不像看起来这么简单,一旦被击中的话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于是在“两极爆破”发出之后我连忙展动神魔羽翼向侧方移动闪避,但同时我的精神力量仍附于掷出的“两极爆破”能量弹之上进行着远距离遥控。

  谁知当诸神之王的光球击空之后竟猛然自行拐弯随着我移动的轨迹来了个尾随追击,很显然她和我有着相同的想法,在这个小光球上同样依附着她的精神力量进行着遥控攻击。

  面对着“两极爆破”能量弹诸神之王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闪避动作,她娇躯疾闪飞速避让但同时仍遥控着“毁灭之球”对我进行着追击。

  于是,天空中出现了一幕有点可笑的场景:神魔一体的“魔神王”与至高无上的诸神之王如两只小鸟一般在空中上飞下降左闪右避,在他们的身后各自紧紧的尾随着一枚毫不起眼的能量球,一时间空中满是他们的身影与黑白异色的羽翼拍打空气的声音。

  然而在旁边围观的“神之斗士”和罗维他们却没有显露出半丝的笑意,他们都很清楚在那两枚小小的能量球之中所包含的是何等可怕的力量,那可是两枚死亡之球啊。

  我和诸神之王就这么一边闪避着对方的攻击一边又遥控着能量球向对方进行追击,你来我往闹了个不亦乐乎。

  像这么没完没了的相互追击实在不是办法,我牙关一咬毅然下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身形一转我径直如箭矢一般直冲向了诸神之王,那枚带着电光高速回旋着的“毁灭之球”自然紧随在我身后。

  诸神之王的经验那是何等的丰富,她一见我的举动就马上猜测到了我打算做什么,美目中寒光一闪她暗骂了句“找死”,玉臂一挥之间一道灿烂闪耀的银芒立时向我电射而出,赫然正是她的那招威力绝强的“长芒”。

  我原本的打算是冒着绝大的危险贴到诸神之王身边然后骤然暴闪让尾随追击的“毁灭之球”在她操纵不及之时在自己主人的身上展示威力,但很显然我的如意算盘已被诸神之王所看穿,我若继续向她冲去的话就会被她那“长芒”所击中……

  各种念头如电光石火一般在我脑中闪过,最终我猛然以一往无前的决死心态依旧原势不变的冲射向诸神之王,同时我的身躯上闪烁出了“圣光灵阵”的结界光芒。

  “长芒”的破坏光线在“圣光灵阵”结界刚刚出现还不完全之时就正面射在其上,威力在被“圣光灵阵”抵消了一部分之后穿透结界直劈在了我身上,被击中部位的“心之铠甲”立时粉碎,余劲依旧洞穿了我的左腹部,刹那间我便是血肉横飞。

  我大吼了一声强忍着肉体锥心刺骨的剧痛全速直贴到了诸神之王的娇躯之前,在到达已可闻得到她那沁人心脾的幽幽体香的距离之时我猛然向一侧闪去,羽翼的展动使我的伤口的疼痛倍增,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

  诸神之王怎也没想到我会如此的决绝果断,竟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硬接“长芒”的射击,就在她芳心大为震撼之时我已贴至她身前然后全速闪开,接着就见到那枚紧随着我的“毁灭之球”在惯性的作用下径直撞在了她的娇躯上。

  在千钧一发之时诸神之王张开了“圣光灵阵”进行防御,她操控光明力量的能力超过我很多,虽仅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她的“圣光灵阵”便已接近完全了。

  “毁灭之球”果然不愧为“毁灭”二字,破坏力可怕至极,它撞在了诸神之王所发出的“圣光灵阵”结界上立时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爆炸的冲击波刹那间向四方扩散,我虽已全速飞闪出了十几米但仍被冲击波震的铠甲破碎残羽满天,腹部的伤处更是血流如注止都止不住。

  虽然肉体已陷于极度的痛苦之中但我仍以钢铁般的意志力联系着诸神之王身后的那枚集结了黑暗与光明两种终极力量的能量弹使其准确的击打向了她的背上。

  被自己的绝技所击中的诸神之王在全力抗拒着“毁灭之球”的狂暴破坏力,她那尚未完全的“圣光灵阵”最终还是破碎了但余下的力道对身着“神之守护”的她已构不成什么太大的伤害,然而就在此时我的那枚“两极爆破”能量弹已正中目标。

  “轰!”

  我以念力除去了能量弹中间隔光明力量与黑暗力量的空间断层,两种终极力量一触之下立即引爆,方圆数米之内顿时全是毁灭性的能量流(前文书中说过,‘两极爆破’的威力被局限于数米的空间之内不会外泄)。

  这一壶可真是够诸神之王喝的了,她的“圣光灵阵”已被自己的“毁灭之球”所击破,如今仅能以在百忙中摧运起来的“神斗气”和身上的“神之守护”铠甲硬挡这史无前例的光暗合一的超强能量弹。

  无与伦比的毁灭性能量流彻底的侵蚀破坏着诸神之王,她护体的“神斗气”率先崩溃,接着终极铠甲“神之守护”荡漾起了波动的光纹大量的排斥化解着能量流对自己的破坏。

  琳莎眼见诸神之王那婀娜的娇躯被可怕的毁灭性能量流所吞噬她芳心中顿时惊急万分,四翼一展冲天而起同时急叫道:“父王……”

  一直在和她相互监视着的拉哈尔特等人见状之下刚想飞身阻挡却又陷入了“神之斗士”们的重重包围之中,根本连一点的行动余地都没有。

  然而此时那“毁灭之球”爆炸的余波尚未散去,琳莎还没有接近就被强劲的余波震的在空中翻滚了开去,但她兀自不放弃的张开了“圣光灵阵”顶着爆炸余波拼命的向前猛冲。

  正在以恢复魔法自疗的我见状之下心中不由涌起了一股不舍,挥手之间便以“空间封锁”困住了她并使其向地面落去。

  “神之斗士”们以为我想伤害琳莎,刹那间就有十余人在欧娃的带领下振翼直向我扑来。

  “你们快住手!”

  诸神之王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她突破了“两极爆破”所形成的空间断层的包围,狂暴的毁灭性能量流失去了约束立时向四方扩散而出。

  我忙张开结界挡住了暴走的能量流,抬眼望去却见如今的诸神之王已是狼狈至极再无半丝先前的绝代风华,只见她娇躯外那引以为傲的终极铠甲“神之守护”已是残破不堪,内里的贴身衣物更是成了“洞洞装”现出了她那绝顶的火辣身材,她的耳、眼、口、鼻等处都泌出了腥红的血丝,情形惨极,不过她能活着从“两极爆破”中出来已是绝无仅有的了,起码我自己就自觉做不到。

  白光一闪一件纯白的紧身劲装平空出现在诸神之王那几近半裸的娇躯之上,残破的“神之守护”也“咔”的一声自行脱离坠落,她平静地道:“好厉害的复合魔法,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将我逼到如此境界,即使是路西法也没有。‘魔神王’,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她的声音平平静静没有半丝的火气,然而我却感觉到她已恼怒到了极致,在全神戒备之余我连忙加紧自疗,但我腹部的重伤是由光明力量所形成的,圣光系治疗魔法对之效力大减,治疗了半天也不过是初步愈合血水仍不断的渗出,疼痛至极。

  诸神之王背后那十二只洁白若雪的羽翼猛然舒张了开来以一种仪态万方美的无法形容的姿态扇动着,同时庞大纯粹的光明力量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超高速向她凝聚而来,刹那间她那婀娜曼妙的娇躯已隐于亮度惊人的耀眼光芒之中。

  “‘太阳之剑’?”

  像诸神之王这样至高无上的主宰者都需要花时间预先凝聚光明力量的魔法也只有“太阳之剑”这圣光系终极魔法了,我的心神在一瞬间高度集中了起来,轻喝一声我从背后取过“亚夜”在背后神魔羽翼的展动中开始全力凝聚起了黑暗力量。

  看起来诸神之王是想对我来个一击必杀,而我在凝聚力量的速度方面尚及不上她所以我惟有取出“亚夜”借助她来加强凝聚力量的速度和强度。

  一个深沉无比的漆黑光球出现在“亚夜”之上并迅速扩大着,而我对面诸神之王娇躯外的圣光也越来越强,在地面观战的诸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再也无法直视。

  决战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在“亚夜”的协助下我很快就完成了黑暗系终极魔法“地狱浩劫”的准备,庞大无匹的黑暗力量凝聚压缩成一个直径仅有米许的黑球在“亚夜”那狭长的刃体上闪动着,无比深沉肃穆的气势随之顿生。

  就在我准备发射“地狱浩劫”之时突然觉察到诸神之王的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按照我自己使用“太阳之剑”时的经验来看现在的诸神之王已集结了足够的光明力量,外在表现应在身躯周围形成一个十几米直径的金色大光球,然而此时诸神之王娇躯外的光球在扩张到十几米的直径后却骤然猛缩,转瞬间就变的直径仅有米许而且分裂成了十几枚散布于她娇躯的周围。

  这是什么?难道诸神之王所用的并不是“太阳之剑”?可她方才凝集光明力量的形式和魔法先前所展现出来的形态分明就是“太阳之剑”的前奏啊!

  情势已容不得我多想了,沉喝一声我运劲将“亚夜”向着诸神之王遥遥一刺,漆黑深沉的“地狱浩劫”光球立时电射而出。

  “地狱浩劫”拥有吸收外界空间中的游离能量的能力,由于周围充满了方才因我和诸神之王的魔法大战而产生的大量的各种各样的能量,“地狱浩劫”在刚脱离“亚夜”的短短一瞬间就吸收了大量的游离能量,体积骤增。

  眼看黑暗系终极魔法“地狱浩劫”迎面而来诸神之王那绝美倾城的粉脸上突然现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她手臂向我一扬冷然道:“‘太阳之剑’完全形态——‘审判’!”

  十几枚光球顿时分散了开来各自划过不同的轨迹从四面八方向我集射而来,在光球飞射的中途它们各自化作了一道道的剑形光束撕裂长空,竟是一道道的小型“太阳之剑”。

  这所谓的“审判”即是将“太阳之剑”的巨大光束分解为十几道小型的剑芒各自为战却又相互配合,如此一来在能量的重组叠加之下其总的威力大约是平常的“太阳之剑”的一点五倍左右,这可是诸神之王费尽心血钻研而成的专门用来对付路西法的杀手锏,连羽衣等“炽天使”们都毫不知情。

  “地狱浩劫”的黑暗能量球与几道小型的“太阳之剑”撞击在了一起,光明力量是“地狱浩劫”唯一无法吸收的能量形态,一撞击之下立时产生了大爆炸,威力比方才我那“两极爆破”还要强。

  狂暴的冲击波在刹那间横扫整个结界,大惊失色的我惟有全力张开了“圣光灵阵”进行防御,下方观战的诸人亦是如此各自全力抵挡着,在冲击波的摧击之下宏伟肃穆的“御神殿”开始崩溃而且一发就不可收,转瞬间这人、神、魔三界最为雄伟的建筑物就成了一堆的废墟。

  余下的十几道小型的“太阳之剑”几乎是同时击中了我,世上最强的防御结界竟在刹那间极度的波动了起来,我忙全力的输出着魔力但仍及不上结界能量的飞速损耗,就在我心中大叫“不好”之时“圣光灵阵”结界终于粉碎了,我的身躯顿时被十几道小型“太阳之剑”所组成的“审判”光芒所吞噬。

  这回麻烦大了,“审判”的威力虽然被“地狱浩劫”分担去了一部分但余下的仍胜于当日羽衣的那招“闪光的判决”而我此时的景况却又大不如当日,在毁灭性能量的侵袭之下我身上的“心之铠甲”完全粉碎顿成飞灰(‘心之铠甲’实际上是实体物质化的精神力量,只要它的本体项链无恙它就能无限制的再生,然而此时不仅是铠甲,连本体项链都因承受不住光明力量而粉碎,这件顶级铠甲至此永远消失)。

  “啊——”

  我忍不住惨叫了起来但我并没有绝望,在千钧一发之时我摧运起了所有的“魔斗气”以新近所学的“太极”中“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在毁灭性的能量流中打起了“太极拳”,同时我还不忘分出一部分力量护住“亚夜”以确保她的无恙。

  随着我的手势的拂动大量的能量流被我轻巧地拨开撞到了外围的高频震动结界上,但这“审判”的威力实在是太巨大了而我又并未真正的悟通了“太极”的精奥,转瞬间我的“魔斗气”便已被压至仅剩下薄薄的一层,情势万分危急。

  就在此时我背后的“亚夜”突然散发出了一团乌芒包裹住我的身躯,得此一缓我护体的“魔斗气”顿时又恢复了一部分。

  我心知这是“亚夜”在倾尽全力的保护我,但在诸神之王的“审判”面前她的力量终究只是杯水车薪,必须早做决断才行。

  “亚夜”所发出的防御力量仅挡得一挡就立时冰消瓦解,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我心中作出了一个决定,神魔羽翼一敛包裹住了自己的身躯又将全部的“魔斗气”护于其外,以“太极”中借力的法门借助“审判”那毁灭性的力量的摧动用身体为武器狠狠地撞在了高频震动结界之上。

  高频震动结界虽已被方才大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给削弱了不少但仍是强劲之极,我的身躯与之一接触“魔斗气”防护层就立被高速震动着的力量粒子在瞬间击破,黑白两色的羽毛如雪花一般四下飞舞着而“审判”的力量也侵蚀着我的身体,我体内的经脉和内脏顿时崩坏。

  然而我终究还是借助着“审判”那举世无匹的强大力量硬是撞破了高频震动结界,毁灭性的能量流从缺口倾泄而出,我混杂在能量流中如流星一般冲出了结界,但在脱离高频震动结界的一刹那我就失去了意识,后来会怎样只能看自己的命运了。

  “想逃?”

  诸神之王柳眉一挑展动羽翼刚要追击却见下方的夏侬突然右手一挥,一点星光立时脱手直向她射来。

  那点星光在半途中“咔”的一声裂开竟变成了一个黑白异色的小光球,赫然正是“魔神王”所独有的拿手绝技——“两极爆破”。

  夏侬所射出的那点星光正是我赠送给她的一枚“两极晶戒”(回到魔界后我赠给爱人们每人一枚送给奥丽娜那样的内蕴‘两极爆破’能量的‘两极晶戒’,既作为定情之物又可以用来防身),其中所蕴涵的力量虽然仅有真正的“两极爆破”的三分之一左右但已尝足了“两极爆破”的苦头的诸神之王可不想再尝一回了,她娇叱一声扬手又发出了一道“长芒”击中了能量球,顿时爆起了满天的气流。

  待爆炸冲击波消散之后我的身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诸神之王顿时恼怒至极,她纤手一挥一大团光芒立即照向了夏侬、拉哈尔特、罗维三人,力量相差悬殊的三人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就失去了知觉,但在夏侬的唇边却现出了一丝了无牵挂的微笑:爷已经脱险,那自己无论如何也都无所谓了……

  诸神之王冷哼了一声粉脸突然变的一片苍白娇躯一晃从空中直坠而下,琳莎连忙飞起抱住了她,惊急地道:“父王,你……”

  诸神之王将她推了开来,道:“无妨,我只是能量损耗过剧罢了,这个‘魔神王’还真不比路西法差多少。欧娃,你们马上前去搜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魔神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以他所受的伤来看即使没死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力量,绝不是你们的对手。”

  欧娃等“神之斗士”领命飞起,穿过结界展开了一场彻底的大搜查。

  诸神之王与“魔神王”之间的第一场战斗就这么结束了,虽以“魔神王”的惨败而告终但诸神之王也仅是惨胜还失去了最为心爱的“神之守护”铠甲,“天使圣日”的光芒穿过结界洒照在“御神殿”的废墟上,一种凄凉的气氛立时油然而生。

  这就是残酷的战争啊。

  

第二十一章 审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