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造化之王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造化之王

猪三不

玄幻·东方玄幻·983.98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8-18 11:40

一夜之间,少年叶真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了一项奇异的能力!山间虫兽那无意义的叫声,传入他耳中,就变得不太一样。老鼠兄弟吱吱的叫着:兄弟,后山里能让我们体型增长数十倍的宝贝快滴落了,快走!一群蚊子在叽叽喳喳:那两个家伙又来了,兄弟们,快上,吸个饱!一只云翼幼虎面对叶真发出一声又一声慑人心魄的虎啸:妈妈不在家,别过来,再过来吃了你!一切,都因此改变!猪三最新的新书《基因大时代》已经发布,兄弟姐妹们收藏推荐走一波呐。嫌新书字少的兄弟,可以宰杀猪三的万订精品老书《掌御星辰》。最后,老猪向兄弟们伸蹄子啦!交流区,VIP(489-110-740,需订阅验证)普通区(481-325-504。)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叶真的秘密

    炎夏六月,黑水国,齐云宗。

  齐云宗做为黑水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修行宗门之一,在其山门前,有着一处巨大无比,长宽超过千米的广场。

  此时的齐云宗宗门广场前,却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

  挤在这里的人,无一不张望着齐云宗山门之内的小道,每当山门之内有身着灰色杂役弟子服的年轻人奔出,就有一两位中年人惊喜奔出,进而相拥。

  齐云宗对门内的杂役弟子管理极严,凡是齐云宗的杂役弟子,非人伦大事不得离山。

  不过,齐云宗杂役弟子不得离山,但是杂役弟子们的亲人,每年却可以前来探视一次。

  六月,乃是齐云宗每年允许亲人探视门中杂役弟子的唯一月份,故而,从六月初一开始,齐云宗山门广场就挤满了前来探视儿女的亲人。

  哪怕如今已经是六月底,但前来探视的齐云宗杂役弟子的亲人们,依旧络绎不绝。

  叶天成夫妇,也在此列。

  早上山门刚开时,他们就递了信,如今已经时近中午,却还没有见到儿子叶真的身影。

  叶天成还可以,可是一旁身背长剑、贤惠中透着几分英气的叶真母亲米江雪,却急得满头是汗。

  若不是齐云宗规矩极大,米江雪估计都有冲入齐云宗内找自个儿子叶真的冲动了。

  突地,米江雪抓往叶天成的胳膊猛地一紧,叶天成的目光,也陡地变得惊喜起来。

  “真儿,是真儿!”

  齐云宗山门内,一位身着灰袍,身材硕长,剑眉斜飞的英气少年,正满头大汗的奔跑而来。

  齐云宗内峰头林立,地域广大,从接到管事传音之后,叶真就马不停蹄的疾奔过来,但依旧让他跑了两个时辰余,才到达山门前。

  “爹!娘!”

  老远的,叶真就看到了焦急等候在那里的父母,一声惊喜中带着哭腔的叫喊声中,叶真就扑了过来。

  在叶真还在犹豫的时候,米江雪一把就将儿子揽进了自个的怀里。

  十五岁离家进入齐云宗成为杂役弟子,虽然是叶真自己的坚持。

  但近一年的远离,依旧让叶真极为思念双亲,乍一见到,鼻子就发起酸来。

  “真儿啊,你瘦了,也黑了。”

  一家人移到道旁的凉亭,诉说着离别的思念,尤其是米江雪,左摸摸右看看,无论哪里,都是儿子瘦了,吃苦了。

  至于叶真这一年来胳膊上坟起的肌肉,变得结实的胸膛,却是全当没看到。

  “真儿啊,入宗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你修炼得如何?”一番家常之后,父亲叶天成开口询问起来。

  一听这个,叶真的脸色就是一黯。

  这一年来,叶真自信他付出的努力不别人少,但是修为进展,就是比较缓慢。

  “爹,刚刚突破到练血一重练力后期,力量在一千斤上下浮动,堪堪血气盈脉。”叶真声音有些发弱。

  叶天成与米江雪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叶天成的眉头更是皱成了川字。

  “不应该啊,纵然你的血脉天赋只有三脉中品,但是十一个月的时间,怎么着也应该血气如浪,达到练血一重巅峰,力量接近两千斤左右才对啊?”

  叶真默然。

  “当年我在齐云宗时,血脉天赋比你还要低半品,只有三脉下品,但是一年时间,修为也顺利达到了炼血一重巅峰,通过了宗门第一年度的考核,如今一年之期将至,你是不是偷懒......”

  叶天成正板着脸的时候,米江雪猛地肘了一下叶天成,瞪眼道:“说什么呢?”

  “我儿子天赋一般,我认了。但这血脉天赋爹生娘养的,怪不得他。但是谁敢说我儿子修炼不努力、不用心,老娘跟他拼命。”

  被米江雪一瞪,叶天成却是苦笑起来,“齐云宗一年一考,杂役弟子入宗一年,修为若是不到炼血一重巅峰,可是要被直接驱逐出宗的,我这不是着急......”

  齐云宗杂役弟子十五岁入门,一年一考,三年一进。

  若是在十八岁时,修为突破炼血三重巅峰,就可以进身为前途远大的外门弟子。

  齐云宗的外门弟子,那可是黑水国的军官摇蓝。

  只要能够成为齐云宗的外门弟子,哪怕日后修为再无寸进,那最低,黑水国军中一个千夫长是跑不了的。

  千夫长这个军职算起来,在黑水国军方勉强够得上中层了。

  对大多数人而言,千夫长这个职位,已经是平步青云了,稍稍发展一下,就可以传家立族。

  但反之,若是十八岁时修为没有突破到炼血四重,连杂役弟子都没资格做。更遑论获得齐云宗的推荐,到黑水国军方出任军职了。

  更要命的是,齐云宗一年一考,杂役弟子入宗一年,修为若是达不到炼血一重巅峰,可是要被直接赶出宗门的。

  而如今,再过一个月,叶真就将迎来齐云宗对杂役弟子一年一度的大考。

  叶天成的担心也正来源于此。

  看看为自己担心的父亲,再看看极力维护自己的母亲,叶真一脸涩然。

  父亲的疑惑,也正是他的不解。

  入宗十一个月以来,叶真的修炼不可谓不刻苦,但是修为增长就是格外的缓慢。

  与他同时入宗,甚至血脉天赋只有二脉的同门,也早在两三个月前就突破到了练血一重后期,少说也有一千四五百斤的力量。

  跟他血脉天赋差不多的同门,修为早已经达到了炼血一重巅峰。

  这种情况,让叶真极为不解。

  有时候,叶真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血脉天赋是不是被测错了。

  可是当初测试血脉天赋时,胸前浮现的三道半血脉浮影,却又是他亲眼所见。

  有了这么一出,一时间,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闷。

  忽地,叶天成长吸了一口气:“儿啊,要不跟爹回家吧。呆在齐云宗也没啥奔头,白受几年罪。跟爹回家,咱吃穿不愁,何苦来受这个罪?”

  “对,真儿啊,咱家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凭这把子力气,只要肯吃苦,镇上的姑娘,为娘给你娶个五个六个的,还真不在话下。”米江雪拍着胸膛说道。

  “给儿子娶五六个?”叶天成一怔,似乎被米江雪的这番话给惊着了。

  米江雪横了叶天成一眼,“怎么着,你也想啊?”那眉目间的剽悍劲,已经展露无疑,就等着叶天成应这个话茬了。

  叶天成急忙摇起头来,生怕否认得慢点,那可就得遭罪喽。

  这一幕,看得叶真不禁失笑起来。

  一家人笑毕,米江雪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真儿,娘是说真的,要不,就跟娘回家吧,受这罪干嘛?娘啊,只盼着你这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好。”

  叶真神情一怔,微微仰头,看向了湛蓝的天空。

  曾经惊鸿一瞥、看到一名少女仿佛仙子般从头顶飞掠而过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

  那一幕,让叶真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冲动——他也要在这蔚蓝的天空纵横,那将会是何等的潇洒?

  少年人一时的冲动,就成为叶真毕生或者说目前追求的梦想跟坚持。

  看着儿子的神情,叶天成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开口了:“儿子,就算此时不走,一个月后,就是齐云宗一年一度的杂役弟子大考,那时候......”

  叶天成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此时不走,一个月后就得被赶出宗门。

  叶真看得真切,父亲叶天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已经写满了失望。

  父亲叶天成当年也曾入学齐云宗,可是三年之期内修为没有突破到练血四重,被齐云宗驱逐出宗,纵然后来苦修让修为突破到了练血四重也是枉然。

  可这件事,一直被叶天成引为终生遗事。

  叶天成本来将这个心愿寄托在儿子叶真身上,可如今叶真......

  叶真的脸色骤地就得坚毅而郑重:“爹,娘,我不回去。我发誓,我一定会成为齐云宗的外门弟子的。”

  “还发誓?”

  父亲叶天成的眼睛立时瞪了起来,“不说你三年之内能否突破到炼血四重,就说眼前,一个月后的宗门大考你怎么过?”

  再重的话父亲叶天成已经不忍说了。

  “爹,娘,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信誓旦旦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前些日子发现的那个小秘密,目光陡地变得无比坚毅。

  无论是为了自己儿时的梦想,还是为了自己的愿望,他都要坚持!

  叶天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又被米江雪肘了一下,气氛再次变得有些沉重。

  “好,你想留着那就继续留着。”冷哼一声,父亲叶天成便沉着脸不再多说。

  母亲米江雪却是将叶真拉到了一旁,塞过几个包裹说道:“你爹知道齐云宗里边的门道,里边很多东西都需要额外花钱。

  这里边,是你爹这一年辛苦赚来的一百两银子,你收好了,缺啥,就买点啥.......”

  “这个包袱里边,是娘亲手给你做的几双鞋,还有几套新衣,还有你爱吃的烧鸡,腊肉.......”

  听着母亲米江雪的话,叶真的双眼瞬地模糊了。

  自家的家境自家清楚,虽有几亩田地,但是吃饱容易富足难,还要接受宗族的盘剥,若不是父亲有着炼血四重的修为,能做些苦力气活赚些银子贴补,哪有他如今的日子。

  一年未见,父亲的鬓角已经多了一丝苍然,显然是下苦过甚。

  这一瞬间,叶真几乎有一种跟爹娘回家的冲动了。

  “给,拿着。”看着儿子眼中弥漫的水气,母亲米江雪强把包裹塞进了叶真的手里。

  “等等!”

  就在米江雪把包裹塞进叶真手里的时候,叶天成突地大步过来,接过了包裹。

  然后,在米江雪和叶真有些讶异的目光里,在自个怀里模索了一下,掏出两个大大的银元宝,塞了进去。

  看着叶天成的动作,米江雪楞了一下,“天成,你怎么把回去的盘缠塞进去........”

  话说了一半,反应过来的米江雪就猛地掩住了嘴唇。

  父亲叶天成却是没有理会母亲,将包裹重新塞回了叶真的手里,“真儿,我记得在齐云宗内,血元丹一颗两百两银子吧?

  我给你凑了两百两银子,回去了记得买一颗。

  有了这颗血元丹提升修为,足以让你撑过齐云宗一年一度的宗门考核。”

  言毕,叶天成像往常一般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叶真的肩膀上,“好小子,可别让你爹失望!”

  感受那一巴掌上比以前锐减的劲道,再看看父亲叶天成如今衰败的脸色,叶真神情一疑,一把把住父亲的腕脉,陡地惊叫起来,“爹,你的修为?”

  以前,父亲体内汹涌澎湃的气血,跳动的腕脉,能将叶真的手指弹得隐隐作痛,这是小时候叶真跟父亲亲热时最爱玩的游戏,总觉得好玩。

  可是如今,那腕脉的跳跃力度.......

  “大惊小怪的,你爹的修为又没有突破到精元境,人一老,气血衰败,这修为,自然就跌落了.......”

  叶天成有些强硬的从儿子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极力的掩饰着脸上的苦涩。

  “儿子,我们走了,爹看好你!”

  使劲的挥了挥手,父亲叶天成拉了一把还想说点什么的米江雪,向着山下走去,只留下叶真呆怔在原地,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父亲今年四十岁都不到,正是壮年。

  只要补益得当,气血怎么可能衰败?

  那分明是父亲为了攒银子,狠命的干力气活,又舍不得吃点好的.......

  看着父母的背影消失在群山中,叶真狠命的挥了挥手,提着手里越发沉重的包裹,向着山门里边行去。

  行走在山道上,眼泪已经擦干的叶真,神情已经变得坚韧无比。

  “我一定要成为外门弟子,只有成为外门弟子,才能减轻父母的负担,完成父亲的愿望。”

  叶真知道自己的坚持太过倔强。

  但叶真却不是那种死脑筋、死钻牛角尖的人。

  叶真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炼速度,别说是修为突破到炼血四重成为外门弟子,就是顺利通过齐云宗一年一度的大考,都很有问题。

  这一点,叶真很清楚。

  叶真之所以还如此坚持,那是因为,叶真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小秘密。

  一个让叶真充满期待的小秘密。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玄幻小说东方玄幻小说

造化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