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6节 黑暗中白名鹤之手

    住了一晚,次日白名鹤与二伯白崇远一起出了下泉村。白崇远回京城复命,衣服里缝着的四封信,用白名鹤的话来说,这是给白崇远的四份锦囊妙计。

  而白名鹤,则是出发去涿州城,参加为期三天正元节诗会。

  在大明朝,正元节要足足热闹十天时间,特别是中间三天的诗会,则是才子名缓都挤破头要参加,这是出名的地方,也是结实朋友,甚至是找到一个可嫁之人的好地方。

  下泉村的事情已经步入正规,工程的部分难度不大,就是活多。

  有八位里长轮流监督,白福亲自指挥,白名鹤没什么不放心的。

  白名鹤来到涿州城的时候,才是中午,事先已经有卢家人包下了客栈,白名鹤带着孙苑君,以及孙虎住进了卢家包下的客栈。涞水县其余的人,则是另一个间简陋一些的小客栈住下。

  孙苑君是白名鹤的正妻,六礼过了五礼,最后一礼只差洞房了。

  白名鹤在孙苑君的家里,也是分屋而睡,在客栈自然也是要守礼法了。涿州三大家,分别是卢家、张家、赵家。今年,轮到赵家组织,卢家来的人此时都在与交好的朋友或是宴会,或者是小规模的诗画会。

  负责在客栈等着白名鹤的人,是卢家卢长杰。

  也是举人身份,比白名鹤大两岁,同样是今年会试。

  在卢家,两人已经见过,客气了几句之后,卢长杰对白名鹤说道:“白年兄,大诗会要在明日晚上开始,连开三晚。今日,有些才子也组织了一些小的诗会,不知道白年兄可否有兴趣。”

  “劳烦卢年兄照顾,大诗会自然是不能错过的。只是近日下泉村之事,劳心劳力,今明两日,我陪拙荆在涿州城转转。”

  “这样安排自然也好,那白年兄先行休息。如有任何需要,这家客栈掌柜的也是我卢氏族人,尽管吩咐就是了。”

  “多谢!”

  两人相互一礼,卢长杰告辞离去。

  回到屋内,孙苑君为白名鹤倒上热茶,端到面前:“夫君,你隐疾可好了?”

  “我有什么隐疾?”白名鹤糊涂了。

  孙苑君指了指白名鹤的脑袋:“夫君不是记不得经书了吗?这诗会,如何参加?”

  “诗会,一定会背诗吗?”白名鹤说的是背诗,可孙苑君听了,却说道:“不是背诗,是作诗。或者作词也行。夫君在涞水县已经闻名乡里,到了这里,或是有人为难,或是有人吹捧,无论如何,这作诗是肯定要的!”

  白名鹤微微的点了点头,要说诗词,他不是没有接触过,小时候还背过唐史三百首呢。初、高中课本上,自然也有些诗词可以背。

  不过工作多年,忙碌于生计与事业,能记住的怕有限的很。

  “夫君,可有良策!”孙苑君是真关心,白名鹤现在就是她的天。

  白名鹤轻轻的摇了摇头:“诗会是必须来参加的,否则直隶的士子们就会认为为夫轻狂。而且也搏了卢家的面子,总是不好的。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

  孙苑君笑道:“夫君总是谋于千里之外,此时却说走一步看一步。苑君不信!”

  被孙苑君这么一说,白名鹤也猛然反应过来了,诗会自己还不能退,非但不能退,还要争胜。否则对自己的名声大不利,传到京城之后,自己也就不是什么名士了。

  罢了,既然有挑战,那一战而惧!

  心中打定主意,脸上的笑容自然多了几份自信。

  “夫君已经主意?”

  “一切尽在掌握中。”白名鹤自信满满,孙苑君小嘴一噘,似乎因为白名鹤不告诉她细节,而心中不满。却谁想,突然感觉屁股一疼,却是被白名鹤打了一巴掌:“不告诉你,是怕你露出马脚。”

  孙苑君一跺脚出去了,不是生气白名鹤不告诉她,而是告诉竟然打了自己的屁股。

  白名鹤看着自己的手,乐呵呵的笑了。手感呀……

  话说两边。

  白名鹤在涿州城中,体会古代大明城市的繁华,感觉大明的风土人情。

  而京城,白崇远已经在礼部交了差事,被杨宁叫到近前,询问白名鹤的反应。此事自然早有安排,面对杨宁的提问,白崇远回答道:“回尚书大人的话,吾侄这些年只是在家中苦读,对时政之事了解甚少,听下官讲过之后,却是一脸的迷茫。”

  “迷茫?”杨宁有些不理解了。

  “就是说,吾侄根本就不知道,下官要他干什么,花了一夜的时间解释,勉强是懂得,太子是不能随便废立的,至于是否联系到本朝,下官也不得知。”

  白崇远就这么两句回答,可以练习了几十次,总算说的语气,表情都还算正常。

  然后将孙苑君代白名鹤手书的一封信送上,杨宁只是扫了一眼就放在一旁,信中的内容与白崇远所说没有什么区别。

  杨宁想了想,白名鹤不过就是十八岁的举子罢了,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奇淫技巧近日有了些名望,这种人物还入不他的眼。

  既然知道,太子不能随便废立,也勉强算是懂了些事理。

  杨宁挥了挥,也没什么表示,示意白崇远可以下去了。此时,白崇远脑海之中回忆起白名鹤调笑的一句话,当你的上司没有把你放在眼里的时候,你升职就永远没有机会。

  此时,杨宁难道不是这样,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施礼退出。

  离开了礼部正堂,天色已经傍晚,白崇远还要再去一个地方。就是高谷,高大学士的府上,管家在门前接待,然后进院汇报,这才将白崇远领到了高大学士的书房。

  见面施礼,自然是作下官的本份。

  高大学士却是站起身来,虚迎。

  无论是作为长辈,还是官员品阶之差,这虚迎已经让白崇远有些受宠若惊。

  回话自然是练习过的。

  只是这一次,却是双手先奉上回信,然后才说话:“吾侄原本对时政并不了解,下官解释之后,还算明悟几分。将老大人之言告诉他之后,吾侄深以为老大人所言甚善,吾侄深感受教,定当尊老大人之指点!”

  “你也很好,此行辛苦。你白氏,又出一英杰,可喜可贺!”

  高谷说了几句客气话,脸上却是多了些笑意。

  白崇远被高府管家送出正门,而且让下人送了一些过年的点心到他府上,出了门,白崇远都不得不说一个服气。

  白名鹤不懂大明官场,也不太懂时政,但当真是很懂人。

  对杨宁所言,那意思就是,听了半天没听明白,那怕我二伯花了一夜时间教我,我还是没听懂,所以我白名鹤是个糊涂学子。

  可到高府这里,依然还是没听懂,但区别就是。我二伯花了一夜时间来教我,把我教会了,而且我白名鹤也感谢高公的教导之恩,我白名鹤是一个聪明人。

  白崇远真的很佩服。连这两位大人的反应都猜出了七八分。

  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三步了。

  看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怕是禁城宫门已经关闭。

  白崇远此时有些紧张了,因为宫门关闭再敢去皇宫,这就是抱着丢官的危险呀。

  可白名鹤却是交待过,一定要在晚上,而且皇帝百分百会接见他,这个例外,一定会给他开。别看他只是一个七品小官,可手上握着的,却足以令皇帝动心。

  白崇远让家仆先安排一人回家,告诉自己会晚归。

  按大明律,一更三点敲响暮鼓,禁止出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才开禁通行。在二、三、四更在街上行走的,笞打四十下(京城五十下);在一更夜禁后、五更开禁前不久犯夜的,笞打三十下(京城四十下)。疾病、生育、死丧可以通行。

  这一更三点,就是后世现代的八点半。

  白崇远就是踩着点的,在一更两点的时候,躲在某个茶楼吃了一杯茶。也让自己紧张的心情缓和了一些。

  到了一更三点,街上已经有打更的出现的时候,白崇远已经到了禁宫侧面西华门,这里多是采办的宫人进出的宫门。白崇远到的时候,这里正要关门。

  在大明,文臣的地位还是不低的,有一个职守的将军还特别过来问了一句。

  “你是那一部官员,到此何事?”

  “特来回上谕!”白崇远很认真的回答了一句。

  “门禁时辰已到,赶明吧!”门禁将军说完,就要往回走。白崇远这时又说道:“那托将军将信交给了金杰管事可否?”

  金杰从九品升到七品,这件事情连白崇远这样的外官都知道了。白名鹤就不相信内官禁军会不知道,更何况,这个门,还是采办太监经常出入的门。

  

第016节 黑暗中白名鹤之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