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65节 荫监凭引

    白名鹤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后世的珍珠,大多都是人工养殖的,甚至用珍珠粉或者是更差的贝壳粉,再加一些特殊的手法人工合成的。

  以后世白名鹤小有身家而言,零点三至零点五厘米直径的珍珠,随便买上一卡车也把自己搞不破产。可这样的大的珍珠,在大明朝就是发动几千人一次大采,死上几百人都未必能够得到。

  原本知道合浦的时候,白名鹤只是以为官府压迫珠民过狠。

  可现在听来,却是珠民这边死人太多了。而且眼下给的定义是乱民,距离造反的程度怕是只有一线了。

  “我这边的上司是什么货色!”白名鹤直接以货色二字,来形容自己的上司了。

  绿荷,现在改名清荷。浅浅一笑:“少爷有所不知,您这边的上司还有些麻烦。合浦归钦州管,可钦州却是归廉州府管。按常理说,钦州划归廉州府之后,那么合浦应该直接归府里管,可因为合浦那里有不小的利益,所以……”

  清荷之前已经给白名鹤解释过官制了。

  县正规官员最低层的行政单位,再往下,就是乡绅里正共管,不属于正规官员。普通的州,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大县,在人口、经济上远远超过县了,州官就是从五品官。府可以理解为一个市级单位,主官是正四品知府。再往上,就是布政司了,就是省级单位。

  钦州因为人口、经济下滑,被并入廉州府,降了半级。

  “钦州知州,在那里已经任官六年了,这一次他依然没有升迁的机会。再干三年,要么下放为知县,要么滚蛋回家。出了合浦的事情,他到是想把合浦交出去,可廉州府却玩了一个高招,把合浦变成下县,依然让钦州管着。”

  白福也在旁边把来自锦衣卫的消息告诉了白名鹤。

  白名鹤按了按额头:“看来这个货色是个贪官了?”

  “他想贪,可没钱给他贪。所以,他是一个穷到死的贪官。钦州原本是府,后降为州。原本有十一县,八百多个村子。现在只有七县,四百多村子,人口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瑶民自成体系,根本就不受管。”

  “人口都跑到那里去了?”白名鹤又问道。

  “安南分裂之后,边境大城聚焦了越来越多的汉人。许多人都跑到那边去了,安南则将那里当成一个屏障。所以汉人过去,税只有大明这边的三分之一左右。而那座城,当地人私下定名为思明府!”

  思明,思明!这是思念大明呀。

  看来,是当真在大明活不下去才逃过去的。

  “少爷,让名鹭去给商辂当学生吧!”白福又提到这件事情。

  白名鹤点了点头:“这一招,未必是好招数。现在送名鹭过去,肯定会让于大人与商大人对我安心。但将来呢,我怕名鹭被他们教坏了,只知道什么圣人言了。”

  “少爷,名鹭本身就与你不同。”白福一句话直奔重点。

  也正是这句话,点醒了白名鹤。

  是呀,白名鹭原本就是一个书生,甚至还有些清流的味道。自己也不可能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就算不让商辂教,将来和自己的政见也是绝对不同的。

  “那就依此计吧。”白名鹤同意了。

  谁想到,白福连信都准备好了,这会立即拿出来当着白名鹤的面盖上了白名鹤的私印。一边把封装进信封,白福一边说道:“信没让少爷你自己写,就怕你写的太过生硬,所以请少夫人代笔了。”

  “你是怕我写信气到他们吧!”

  “算是吧!”白福陪着白名鹤笑了几声。

  白名鹤身体往后靠了靠:“清荷,给各房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是按人头计算了。每房的礼物差不多就七八十两银子左右,都是京城的特产,以及一些布帛。给各房的下人,每人十文至三十文不等的赏钱,总管事那里,单独备了一份礼。”清荷小声的汇报着。

  白福也跟着说道:“少爷你这次是极英明的。要是回来大大肆送礼,我也是要劝的。”

  “几个兄弟姐妹,每人也不过二三两银子的礼物,有一份心意就足够了,再多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事了。申熊那边说好了吗?”

  “少爷放心,连说辞都让申熊背下了,那张荫监凭引,也已经交给他了。”白福心说,如果不是怕浪费一个入国子监的名额,另一张还真不打算在白家拿出来。

  三人正说话的时候,孙虎从外面跑了进来,来到白名鹤近前:“姑爷,他们来了。”

  白名鹤自然是知道是谁来了,是那些收到礼物的兄弟姐妹们过来感谢自己了,收到礼,自然应该道谢,这是礼节。

  白名鹤看了看插了旁边的香,两柱香时间就要到了。

  “收卷吧!”白名鹤一开口,从白名鹭以下,所有的弟妹都站了起来,站在自己桌子一旁。然后由白名鹭收起了每个人的考卷,恭敬的放在白名鹤面前的桌上。

  这时候,由长房长子白名岐带队,白名鹤的堂兄弟依次进了正堂。其余的象堂姐妹们,比白名鹤大的堂姐,全部都嫁人了。她们那份有,也是她们的夫君过来感谢。年龄小一些的,堂妹们,则去孙苑君那里就好了。

  白名鹤起身一礼:“大哥!”

  “名鹤不急着招呼我们,先继续考校他们吧。”

  “已经考完了。”白名鹤回了一句,然后对自己这些三房的弟妹们说道:“去你们嫂嫂那里,领我给你们带回来的礼物吧。名鹭等一下。”

  白名鹤叫白名鹭停下,清荷在旁边拿起一只包的很紧的包袱。一层层打开后,还有油纸包着,再然后一层普通的木盒,再一个锦盒。

  “名鹭,你要用心求学。”

  白名鹭双手恭敬的接下。却没有急着打开,他不急,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些堂兄弟之中好奇心重的不少。

  果真,看白名鹭要把盒子收起来的时候,就有堂兄弟开口了:“名鹭哥,打开看看是什么礼物。这么漂亮的盒子,说不定是非常贵重的物品呢!”

  白名鹭早已经得到过白名鹤的指点,带着几份犹豫说道:“我还是自己回屋看吧。”

  “别小气嘛,让我们也开开眼。”众人都有些相信,白名鹤肯定给自己的亲弟弟一份非常贵重的礼物了。

  白名鹭一副极无奈的样子,缓缓的打开了铁盒。

  盒中就一张纸!

  大明这个时候,还没有银票呢。白名鹤也不可能给自己弟弟一张宝钞,所以一张纸更是让许多人更加的好奇。

  几个年龄大些的靠近,看清之后,连声的惊呼。

  一份没有名字的空白荫监凭引!

  根据大明太祖训,大明朝有三种人可以作官。第一种是科举,在明初之时,举人以上就可以作官,因为明初大明的人才实在太少了。到了明中后期,才变成只有进士才可以作官,当然这仅限于文官,武官依然是世袭与军功为主的。

  另一种可以作官的,叫吏员作官。用现代一些的话说,就是以工代干。考满之后,吏就有成为官的机会。吏为官,一般很难作到大官的。

  最后一种,就是监生为官。在明初的时候,国子监优秀的学生,绝对不比考上进士作的官低,而且未来的成就也不会低于考上进士的人。可也有许多监生也会为了证明自己而参加科举,更多的却是在完成了国子监的学习之后,直接进入仕途的。

  每个县,根据县的大小,每年才有一至三个名额进入初选。然后到了州府,再进行挑选,所以国子监每年入学的人数相比起科举来说,是少于科举的。而且在明中后期,只因为捐监的出现,国子监才真正成为三流文臣的温床。

  白名鹭手中那张纸,就是一张荫监。在大明初,举监最容易,因为原本身为举人,会试失利进入国子监,本身就是代表有实力的人。贡监,也是各州府挑出来的优秀人才,但数量比举监少些。最少的就是荫监,这是皇家的恩典,只给三品以上大员的优秀子侄。以及有很大功勋官员的子侄。

  “谢过兄长!”白名鹭这谢礼的态度,就象是自己的哥哥给了自己一件衣服一样。

  白名鹭原本就是一个淡薄名利的人,而且也不是那种喜欢激动的。这他这样的反应,在其他白家人眼中,才是正常的反应。

  可就在这时,清荷却猛不丁的说了一句:“少爷,说不定二少爷还能考个状元呢!”

  “状元又不当饭吃,顺利的当官才是正途。”白名鹤顶了清荷一句。

  白名鹭只是抱着锦盒憋了半天,来了一句:“我有信心,乡试前三。”

  “前三个有屁用,还不是要当官。你老实去国子监,我给你都打点好了,读几年保你一个中书舍人,然后开始熬资历,三十岁混到正五品,进翰林院之后,你的官路才算真正的开始,有和我废话这功夫,不如去读会书!”

  白名鹤一脸的不高兴。可在其他的白家兄弟心中,却是高兴的,他看似乎感觉到白名鹭不喜欢这种被安排好的人生路线,年轻人的傲气真是傻呀。

  

第065节 荫监凭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