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玄字一号监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夜天子在线阅读

夜天子

历史 / 两宋元明

338.4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6-05-28 07:15

书籍摘要: 他世袭罔替,却非王侯;他出身世家,却非高门。作为六扇门中的一个牢头儿,他本想老老实实把祖上传下来的这只铁饭碗一代代传承下去,却不想被一个神棍忽悠出了那一方小天地,这一去,便是一个太岁横空出世。杨凌人称杨砍头,杨帆人称瘟郎中,他却有着更多的绰号,疯典史、驴推官、夜天子……,每一个绰号,都代表着他的一个传奇。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涳谷~茗杺.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烟灰黯然跌落.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反天刀.
    书友等级: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明末崛起,科技制霸!在线阅读
天启元年,看着摇摇欲坠的大明,朱易准备扶一把。 从此开启了华夏天朝新篇章…… 天启帝:“天下之人称工部所行之事为奇淫巧技,爱卿如何看?” 朱易:“皆是缪言,此乃科技,可以强国,是第一生产力,更是第一战斗力。” “清军骑兵厉害?无妨,铁丝网加三八大盖对付,打他娘的。” “鞑靼瓦剌人太多了?给你们配百尊火炮,轰他娘的。” “倭寇老巢太远?咱不是有钢铁战舰吗?开他家门口,轰他娘的。” “何为大明?日月光辉所照皆为大明。” “但凡不服者,通通碾成齑粉。”
大楼主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让你代管国子监,大明工业化了?在线阅读
陈逢一觉醒来,穿越到了明朝洪武十三年。 开局中都国子监绳愆厅监丞,官阶正八品。 这官,是小了点。 影响力,也确实差了点。 上面的大佬,也着实多了点。 但,陈逢的运气好啊。 前脚刚刚穿越,后脚就遭遇了胡惟庸案发这样的大事件。 他的上官,瞬间人就没了。 平级更是被吓得战战兢兢,生活都快不能自理了。 偌大的中都国子监,直接就由他一人执掌了。 然而还没等陈逢笑出声来,大权在握的他便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中都国子监,不是那么好管的。 那些学生,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总的来说,这中都国子监,属于是既要又要的地方…… 既要成绩,又要不得罪人。 拿不出成绩,很可能就会在不久之后和上官一起法场作伴。 但,如果让这些学生读四书五经,那就是得罪人了。 人家回去告个状,他可能还是要死。 他开始发愁了。 幸好,陈逢前世是文科生。 因此只是短暂的发愁之后,他就决定了中都国子监的发展方向。 工业! 也就在陈逢作出决定之后,圆盘发电机、手摇发电机、电报机、蒸汽机、铁路、蒸汽火车……很快就被他发明了出来。 数年后,伴随着电灯、电车、电影放映机相继问世。 大明大踏步地迈入了工业时代!
月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回到明朝当暴君在线阅读
朕为天子,乃受命于天,握秉乾坤,奋太祖之余烈,提天子剑,荡平不臣。晓谕八荒六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蛮夷番邦,皆为汉臣妾也。、 PS:本书有声版已经登陆喜马拉雅,欢迎收听订阅! 普通群号:521480716(加全订群必须经过此群验证后让狗管理拉进全订群)
天煌贵胄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穿越水浒之宋江传在线阅读
当我穿越到宋江身上,看我活出不一样的宋江
梨树芳心如故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穿越宋朝当太子在线阅读
新书《物价贬谪千倍后我成了土豪》火热连载中,望诸君移步!
烟花若殇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在线阅读
故事开始于崇祯十五年冬,神豪系统的明末之旅!
汉风雄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干宋在线阅读
赵佶穷奢极欲、好大喜功;赵桓刚愎愚蠢、胆小懦弱;赵构最他妈无耻,老爹、老妈、老婆、五个女儿、全部宗族都被金人捉到金国百般凌辱,他却一心逃跑,只顾自己苟活和享乐,不思营救和报仇,枉为男人!  如此赵氏也配享受江山美人?  我李存必干翻赵宋取而代之!!!  本书又名:《干翻赵宋从方腊起义开始》、《收藏投票追读本书的您真是天底下最幸运最幸福的男人》……
任鸟飞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迷茫大明在线阅读
如果明朝早一点引进推广美洲高产农作物,  如果明朝改变怀柔远来的外交政策,  如果明朝解除海禁,嘉靖新政更彻底一点,  当主角穿越到嘉靖年间,一起都成为现实,  私建海军,逆而篡位,振兴大明,开启属于明帝国的大航海时代!
塞外流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试锋在线阅读
明末天下,狼烟四起,盗贼横行,朝廷乱弱无力,人祸大于天灾。 一人来到崇祯年间,高喝一声:“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十年磨砺,今朝试锋。
温风如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夜天子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01章 玄字一号监

    “有人说,这地方就是阴曹地府。我们这种人就是阎罗殿里的鬼卒,扯淡,明显是扯淡嘛!这是不了解我们的人对我们极不负责的污蔑!这种偏见和误解,令我等任劳任怨、尽忠职守者痛心疾首啊。”

  说话的人穿着一套淡青色的皂隶服,头上戴着一顶比他的脑袋略显大些的漆布冠,腰间系着一条陈旧的红布织带,脚下则是一双不太合脚的白帮乌面直筒靴,这副打扮,分明就是一个狱卒。

  可是,他站在北京城刑部大牢玄字一号监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对着刚被关进牢房的这些犯官们,语气和神态却谦卑的仿佛“春风得意楼”上招揽生意的小伙计,只是肩上少了一条汗巾。

  他很年轻,正是从少年向青年过渡的年纪。身材不高不矮,体形适中,容貌只是中上之姿,但是那双柳叶似的眉毛衬得一双眼睛异常灵动,尤其是他那张唇线明晰、唇形如菱的嘴巴,便使他透出几分唇红齿白的味道来。

  他清清浅浅地笑着,温良如处子:“小姓叶,叶小天,三岁时就在天牢里厮混,十六岁那年正式接了我爹的班,成了这玄字一号监的一个守卒。如今已是万历八年,满打满算也当了三年的皇差了,承蒙司狱大人赏识,如今忝为一号监的牢头儿。小天我秉性纯良……”

  叶小天自吹自擂地刚说到这儿,一个三十出头的狱卒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贴着他的耳朵小声禀报道:“头儿,有人闹事,嫌咱们伙食粗劣,又嫌被褥泛潮,你看……”

  叶小天微微侧过头,低声问道:“是哪个不开眼的混蛋,到了咱们这种地方还敢耍横?”

  那狱卒小声答道:“是原大理寺右寺丞关云。”

  叶小天又问:“摸清他的底细了么?”

  那狱卒道:“他贪墨过五万两银子,首辅大人亲自点头抓的人,他的后台也一并抓进来了,没有指望再出去。”

  叶小天点点头,微微一扫左右牢房刚刚关入的那些犯官,笑容依旧恬静,那张比许多女孩子唇形还要优美、唇线还要明晰的嘴巴声音小得只有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狱卒听得见。

  “这群生孩子没屁眼的贪官污吏,洪武爷的时候六十两银子就够剥他的皮了,现如今贪污五万两银子,居然还得寸进尺讲这讲那,这天牢是他养老享福的所在么?真是给他脸了。既然他嫌睡炕不舒服,那就把他关到牢尽头空着的那片牢房里给猪一样睡草堆去,一天就给他一个窝头一碗清水,饿不死就行。”

  那狱卒担心地道:“头儿,他要真想不开自尽怎么办?”

  叶小天嗤笑道:“在这地方还穷讲究的人,舍得死才怪。你不用打他,也不用骂他,就这么晾着吧,什么时候他肯服软了,再罚他倒一个月的马桶,我就不信治不了他!”

  那狱卒阴阴一笑,领命而去。

  叶小天清咳一声,面朝那些刚刚入狱的诸位犯官,笑容如春风拂面,声音更是温柔可亲:“各位,你们都是起居八座、玉衣锦食的官老爷,就说沦落至此吧,那也都是大贵人,小天会尽心照料,让诸位老爷在我玄字一号监里,有种回家的感觉。”

  叶小天说完就向他们笑吟吟地行了一个罗圈揖,那眼神儿一扫,就像角儿台上亮相,只一眼,便把每一位“看官”都照顾到了,这才施施然地举步离开,其神态举止,俨然一位巡视家园的大家长。

  ※※※※※※※※※※※※※※※※※※※※※※※

  刑部大牢,俗称天牢。天牢分天地玄黄四监,玄字监看管的都是因为“孔方兄”才入狱的官,大多数都是肥得放屁油裤裆的主儿,是以玄字监在天牢里是也是油水最多的一处地方。

  不过,关押官员的地方可不比一般的监牢,今天还是阶下囚的人,很难说明天是否就能官复原职。再者,就算入了狱,做官的人身份也不同于普通囚犯,要是谁想不开自尽了、自残了,狱卒们都要跟着倒霉。

  可要一味纵容他们,让他们作威作福,甚至内外勾结,串通消息,做狱卒的尽不到还是要倒霉。是以天牢狱卒最是难做,天牢的牢头儿更是难做,得有十分的手段,才能应付得了这群人精。

  叶小天十六岁就接了老爹的差使,成为这玄字一号监的一名狱卒,仅仅三年功夫就当了牢头儿,他的手段可见一斑。

  平日里有新来的犯官,自有狱卒向他介绍牢里的情况,叶小天是不用亲自出面的,但是前两个月,六科给事中户科科长刘峰晖上书天子,弹劾京师两大祸害:一是知县差役倾破民家;二是贵戚辅行侵夺民利,以致民贫财尽,苦不堪言。

  万历皇帝对这份奏章十分重视,马上下诏命清查内府库局铺垫等项,酌议裁减,以减少百姓的徭役负担。同时命三法司严查部官及贵戚人家害民不法事,于是天牢就多了这么一群人,一下子关进来十多个犯官,叶小天十分重视,这才现身说法,亲自关照了一番。

  “小兄弟,你上次带来的那本西洋星相术,老夫已经认真研究过了,大有心得啊,来来来,让老夫给你算上一算。”

  叶小天正往外走,旁边牢房里突然传出一声招呼,与此同时,木栅栏里探出一条枯枝似的手臂,热情地向他摇摆着。

  这牢房的木栅栏都是用粗大的圆木制成的,新漆剥落后露出里面一层层皲裂的旧漆,无声地向人宣告着它的年龄。栅栏之间的缝隙只有一巴掌宽,可这个犯官的一张瘦脸似乎毫不费力就可以从栅栏里钻出来。

  他面相苍老、两颊内凹,穿着一件很肮脏的囚衣,满是褶皱的囚衣几乎快要看不出底色了。头上白发稀疏,近乎全秃,只剩下几根白发还顽强地坚守在肉红色的头皮上,**地翘立着。

  这秃顶老者名叫杨霖,官居吏部员外郎,作为一个管官的官,在任上时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惜一朝事发成了阶下囚,只因他背后还牵涉到一些大人物,是以入狱三年还不曾宣判。

  这杨霖一向痴迷玄术,做官时没有太多时间研究,这三年来在牢里无所事事,天天精研周易鬼谷,对这些神乎其神的东西却是愈发沉迷了,以致有些神经兮兮的,被狱卒和犯人们尊称为‘神棍。’

  杨神棍研究每有心得,总想找人一试身手,奈何狱卒和犯官们对他的胡言乱语一向不感兴趣,所以他唯一的试验品就成了叶小天。摸骨、卜卦、看相、批八字……,全在叶小天身上试遍了。

  叶小天也不大相信他的胡言乱语,可他还是做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在杨霖面前蹲下来。

  如果这些犯官尤其是还没有判决的犯官有个什么好歹,作为牢头儿,他必然要负上渎职之责,所以对有轻生之念的犯官,叶小天总是绞尽脑汁,让他们有活下去的**。

  这个杨霖已是注定了不可能逃出生天,区别只在于死的早与晚,这要取决于上面那些大人物的搏奕。自从他已确定不可能脱罪后,连他的家人都不再来探望,可谓生无可恋。

  对这样的人,虐待惩罚只能促其早死,好酒好茶也不能成为他活下去的动力,幸好他喜欢研究玄术,叶小天便投其所好,搜罗了许多这方面的书籍给他,杨霖如今如此痴迷玄术,未尝没有叶小天推波助澜的功劳。

  叶小天在牢门前蹲下,扮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道:“杨大人研究已有所得?哈,果然是高人,我听那西洋传教士说,这以太阳历演算的星座术,咱们东方人很难研究明白呢。”

  杨霖捋着稀疏的胡须,傲然道:“老夫学识渊博,区区西洋星座术,较我中土周易之术差了不止一个层次,有什么研究不明白的,来来来,快把你的生辰八字报上来。”

  叶小天配合地把生辰八字说了一遍,杨大神棍马上陷入了沉思,道:“唔,我先把你的出生时辰换算成西洋历……”

  杨霖掐着手指念念有词地算了半晌,突然神色一振,道:“有了!你呢,按照生辰八字应该属于双子座,双子座的人都是很机灵的,不过性情上却是一体两面:动静阴阳、相互消长。善良与邪恶,快乐与忧郁,温柔与残暴兼具于一身,复杂、复杂啊……”

  杨霖说到这儿,把一颗秃头连连摇摆,作为一个好听众,叶小天不失时机地凑上一句:“那么,不知小子的命运如何啊?”

  恰在此时,旁边牢房突然传出一个极儒雅清朗的声音:“小叶子……”有生意上门了,叶小天赶紧摆手让杨霖打住,屁颠屁颠地赶过去,搓着手笑道:“黄侍郎,不知老大人有什么吩咐呀?”

  黄侍郎摸出些散碎银子从栅栏门里递出来,慢条斯理地道:“劳烦叶头儿替我买一只‘天福号’的酱肘子,刀工要细一些,再来一只‘透骨香’的烧鸡,要刚出锅的。这酒嘛……还是花雕好了,要五年以上的。”

  “好嘞!您稍等,小子马上就回来。”

  叶小天接过散碎银子掂了掂,晓得买了黄侍郎所要的酒肉后还会剩下不少跑腿钱,没想到今天就要交班前,还能小赚一笔,他走出去时,连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守着玄字一号监这幢院墙高高的四合院,周旋在纷纷落马的官儿们身边,守着、吓着、哄着、骗着,再蒙点小钱儿,这就是叶小天每天的幸福生活。他本以为这样的“好日子”可以过一辈子的,没想到这是他在天牢的最后一天。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