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机心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我这一生,不问前尘,不求来世,只轰轰烈烈,快意恩仇,败尽各族英杰,傲笑六道神魔!万年之后,大劫再启,如来金身,元始道体,孰强孰弱,如来神掌,截天七式,谁领风骚?轮回之中,孟奇自少林寺开始了自己“纵横一生,谁能相抗”的历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script.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忠仆旺财.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YangerSun.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东方玄幻小说推荐

神交系武道在线阅读
有魔女笑靥如桃花,五指如钩,吸干百万神族精血。 有侠女刀客独臂轻扬,弹指飞刀,遥遥斩碎仙族祖庭。 有穿着破败的叫花子,持一破碗,便敢冲上佛族灵山。 有渴饮美酒的书生,醉里挑灯看剑,徒步丈量妖族山河。 有枯坐山巅一甲子的老人,转身而出,拎一条桃花枝,抽的鬼族轮回四分五裂! …… 而那年,山花烂漫。 有少年悄然间移魂而来,降临身躯,神交论道,传武天下。 崛起于武之微末,绚烂于道之巅峰。 护人族山河灿烂。 这是一个少年以魂神交天下,培养出一位位人族武道巨擘的故事!
李鸿天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和二哈共系统在线阅读
妈蛋,要死了,居然和一只二哈共享金手指!快点刷新一下属于我的任务啊!我才不要去完成啃骨头一个小时,更不要对面前小女孩对视十分钟的任务啊!
玄雨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移动藏经阁在线阅读
白晨的脑袋里藏着一个藏经阁,藏经阁里收尽天下武学……
汉宝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掌门师叔不可能是凡人在线阅读
“掌门师叔只是一个凡人,只是对各类法术有‘亿’点自己的理解。” 缥缈峰上,门派大师兄正在教育新入门的弟子。 就在这时,掌门叶枫拿着一根草轻轻挥动,凌厉的剑气将整片天空一分为二,露出难以愈合的黑色空间裂缝,吓坏了天上的仙神。 新入门的弟子震惊地指着天空:“你跟我说掌门只是一个凡人?”
混沌冬瓜精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狂武战帝在线阅读
若这山河不在,要我残躯何用?  《神魔之上》新书已经发布,日更一万+
被罚站的豆豆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在线阅读
(已完本)x疯人院爆炸,院长云中鹤穿越,29个天才精神病人进入大脑,使他拥有29个诡异天赋! 加入大内密探卧底敌国,三年又三年,再不恢复身份,我就要成为敌国皇帝啦!
沉默的糕点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在线阅读
陈沙带着神话传说中的南天门,来到了神州浩土,意外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宗的掌门。 ………… 从此,门内仙界,门外诸天。 一个又一个宙光碎片,一方又一方的神奇天地,一个又一个的传说人物等待着陈沙去经历,历练,收获。 …… 多年以后。 当陈沙站在南天门外回头望去,募然发现,这仙界诸界,漫天神佛,竟落在了手心的一掌之间。
鹿食萍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老祖宗在天有灵在线阅读
我是体修,专修肉身,江湖人称推土机!  我曾称霸了一个时代,建立了无上辉煌的家族。  一力破万法其实就是在说我!  我坐化后,肉身历经千年而不灭,却被一群不孝子孙从棺材里扒了出来,用我的肉身来挡灾、灭敌……  “老祖宗在上,赤鲸帮杀上门来了,长老们挡不住了,借您老遗体一用!”  “老祖宗原谅,天剑宗又杀来了,族长都被打的吐血了,得借你老遗体挡一挡!”  直到有一天……  “每次都把老祖宗的遗体,挖出来又埋进去,实在太麻烦,不如把老祖宗祭炼成我族的战斗傀儡吧!”  “为了家族,相信老祖宗在天有灵,也会原谅我们……”  “我无法原谅!”  这群不孝子孙,该打!  这一天。  我被气的死而复生,一把掀开了棺材板……  ……  这是一个死去千年的对人类修炼文明有重大贡献的体修老祖宗被一群后代不肖子孙气得掀开棺材板死而复活后继续发光发热做贡献并教育子孙后代尊老爱幼一起为人类宇宙和平努力奋斗的正能量故事。
台式电脑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武炼巅峰在线阅读
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漫漫求索,是高处不胜寒 逆境中成长,绝地里求生,不屈不饶,才能堪破武之极道。 凌霄阁试炼弟子兼扫地小厮杨开偶获一本无字黑书,从此踏上漫漫武道。 新书《人道大圣》已发,求支援!!
莫默
日更千字
东方玄幻
当前位置: 玄幻 东方玄幻 一世之尊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机心

    万里碧空如洗,蔚蓝纯净透彻,不见一朵白云。

  真是好天气啊……孟奇睁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副美好的画面,顿时有了大梦初觉,床软难离之感。

  心中感叹刚生,孟奇就感觉到身体被剧烈地摇晃,耳畔传来急促紧张的男声:“二少爷,您醒了?”

  少爷?孟奇下意识转头望去,看到了一位满脸紧张的中年男子,他有着一张极其引人瞩目的马脸,留着五绺山羊胡子般的长须,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头顶巾幘,宽衫大袖。

  这是什么状况?

  “二少爷,您没事吧?”这中年男子上下抚摸起孟奇的身体,吓得他以为遇到了**猥琐狂,忙不迭地翻身坐起,退缩往后,可对方的两只手却如同一双铁钳,让他的挣扎毫无作用,并感觉到一阵暖流在体内流淌,驱散了一切不舒服,暖洋洋的像是泡在温泉里。

  这中年男子看到孟奇站了起来,轻轻颔首道:“应该没事了。”

  他自顾自地下了判断后,又不太放心地问孟奇:“二少爷,您还有哪里不舒服?”

  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孟奇完全没弄明白自己所处的状况,大脑似乎成了一团浆糊,木木地道:“没有。”

  马脸男子的表情顿时松懈了下来,然后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二少爷,侯爷也是迫不得已,在寺里怎么也比家里好,你不想想,哎,虽然这里青灯古佛,远离红尘,但少林是天下武道大宗,说不得您将来还有机缘凝就罗汉金身,威压天下,超脱人世苦海,而且你身来既得佛缘,有无名老僧送你一块玉佛坠子……”

  说到这里,他似乎也觉得这样的可能太过渺茫,心生羞愧,声音渐渐变低,嘴巴蠕动了几下后,改换了说辞:“纵使金身难成,少林七十二绝技亦门门神奇,您若是能学到几门,将来纵横江湖,快意恩仇,岂不快哉……”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愈来愈低,宛如蚊蝇,到了最后,他干脆抬起左手,掩住面孔,转身便走,徒留一声如烟长叹。

  看着这马脸男子的背影三两下之间就消失在了山岗密林内,被他唠叨话语弄得满头雾水的孟奇只想问一句:

  “大叔,你谁啊?”

  简直莫名其妙!

  孟奇此时已经察觉自己不在熟悉的地方,而是一个异常诡异的环境里。

  一个类似于我国古代的地方!

  我就熬夜看了下世界杯,至于这样吗?一觉睡醒就穿越了?

  孟奇并没有怀疑这是谁谁谁的恶作剧,也没有认为是在古装拍摄棚,因为刚才那位马脸大叔掩面而走时,虽然步伐凌乱仓促得像是背后有恶鬼索命,但速度之快,如同惊马,绝非常人所能为!

  “一看就是武功高手!”孟奇根据小说、电视的经验“判断”道。

  “南无阿弥陀佛,随我入寺吧。”正当孟奇思维开始活跃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声低沉的佛号,吓得他差点没惊叫出声。

  我的背后什么时候还有一个人?

  我居然一点也没有感觉!

  差点扭到脖子的转头后,孟奇看到了一位身着黄褐僧衣的和尚,他身量极高,却瘦如竹竿,五官无甚特殊,只那双眼睛带着挥之不去的的颓丧,而这让他的年龄难以判断,四五十岁亦可,三十出头无错。

  见孟奇注意到了自己,这黄衣僧人没再多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转身往寺庙正门走去。

  黄墙黑瓦,暗红大门,这座寺庙的正面与孟奇曾经去过的寺院没什么区别,只是大了许多,宽了许多。

  而让孟奇惊愕的是,在大门之上,一块鎏金横匾写着三个类似于楷书的大字:

  “少林寺”!

  居然真的是“少林寺”!

  这里的文字居然与古代楷体字大同而小异!

  初临陌生诡异之地,孟奇不敢发问,忍住惊讶和疑惑,迈步紧跟着黄衣僧人。

  直到这个时候,孟奇才发现自己手短脚短,仔细打量了一番后,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地想道:“另类的‘返老还童’……”

  从手掌的大小、白皙程度,腰戴的玉佩看,这具身体大概在十四岁以下,养尊处优。

  “不知这具身体长相如何,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啊……”

  “少林寺中,青灯古佛,还需要什么青春!”

  “不知道能不能拒绝入寺,但我现在这小身板,离开了少林,根本活不去,这里可是一个有武功的世界,不知还有没有妖魔鬼怪……哎,不少古代记载里,那些豪门大族蓄养娈童成风……”

  “按马脸大叔的说法,此少林即使非彼少林,也依然是武道大宗,同样拥有七十二门绝技,不知道有没有《易筋经》……”

  “以前经常幻想自己成为一代大侠,快意恩仇,这下有希望了,可我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电脑、手机、网络,以及,家人……”

  “学点武功似乎也不错,额,罗汉金身是什么?”

  孟奇看似沉静地跟在黄衣僧人后面,越过了一个个灰衣僧、黄衣僧,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纷纷扰扰,根本停不下来。

  不管思绪有多么飘忽,孟奇最终还是只能认清现实,以自己这具身体的年龄和被人遗弃的状况,唯有安心在少林寺学武一段时间。

  “不知将来可不可以带艺还俗?酒可以戒,肉不能戒!”孟奇觉得自己真是“深谋远虑”,走一步看百步,已经开始思索学成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路上,黄衣僧人都未穿过供奉佛像的大殿,而是从两侧绕行,越过几处院落后,他第一次推开了一处大殿之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孟奇极目眺去,发现了几十个十五岁以下的孩童,最小的估计只有八九岁,他们盘坐在蒲团之上,目光集中于上首的一位宽面大耳僧人,这僧人同样着黄衣,表情严肃,手握戒尺。

  “南无阿弥陀佛,玄藏师兄,所来何事?”这宽面大耳的僧人有一把浑厚的嗓音。

  啧,完全可以去唱美声了,孟奇越是紧张越是忍不住乱想,同时知道了带自己入寺的竹竿和尚法号玄藏。

  玄藏低宣佛号后道:“玄苦师弟,这是我之前提过的那小孩。”

  他坦坦荡荡,一点也没有私下交代的意思,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嗓音干瘪难听,与玄苦差距甚大。

  玄苦看了孟奇一眼,不见笑容地道:“依次而来。”

  孟奇不太明白地看了看他,身旁的玄藏则指了指一个空着的蒲团:“等着询问。”

  “是。”孟奇再怎么也是工作过好几年的人,这点状况还是能看懂的,于是手脚麻利地学着其他孩童盘坐于蒲团之上。

  玄苦没再看孟奇,手握戒尺,问起了某位孩童:“俗家姓名为何?为什么入我少林?”

  这孩童大概十岁出头,唇红齿白,模样俊俏,表情却有点木讷:“我叫方阿七,因为吃不饱饭,被卖给了和尚。”

  噗,好几个孩童失笑出声,他们都是年龄较大的那批,这方阿七的回答简直是当着和尚的面骂秃驴啊!看来他脑袋有点问题。

  玄苦皱了皱眉,脸色略黑地道:“以后不要再用俗家姓名,你的法号是‘真慧’,入杂役院。”

  轻微的吸气声从几个年长懂事的孩子口中传出,他们的表情告诉孟奇,这杂役院似乎不是什么好去处。

  “方阿七就是真慧,真慧就是方阿七……”已经是“真慧”的方阿七低声诵念着。

  玄苦目光移开,投向了某个相对年长的孩子:“俗家姓名为何?为什么入我少林?”

  这孩童应该有十三四岁了,表情略紧张,可还是流畅地回答道:“回禀大师,弟子姓刘名治,因家人慕佛法,崇武道,而被送到少林。”

  他们是经过挑选之后的孩子,根骨都算不错。

  玄苦微微点头:“还算坦白,若你只言慕佛法,那就要让你去杂役院了,今日起,你法号‘真德’,入‘武僧院’。”

  “谢玄苦师叔。”真德双手合十道。

  按照他知道的情况,一旦有了法号,根据“心空无玄真,清净智慧深”的排序,自己在有正式师父前,也可以直接称呼玄苦为师叔。

  玄苦没为他的小聪明点头,直接越过了他,开始询问别的孩童。

  真德内心一凝,看来玄苦师叔正如传闻里那样,为人极其方正,不能靠阿谀奉承打动。

  对玄苦的询问,孟奇最初完全是抱着看热闹得信息的悠闲心态,可突然之间,他的表情就凝固了。

  “我叫什么?”

  “这具身体叫什么?”

  孟奇搜肠刮肚,抓耳挠腮,却始终想不起这具身体的姓名,他连一点记忆都没有继承!

  “总不可能直接说孟奇吧,玄藏还在看着呢!”

  “他肯定知道这具身体的来历和姓名!”

  “得想个办法唬弄过去!”

  在好像很严格很严肃的玄苦面前,孟奇不敢多言,不敢悄悄去套玄藏的话,不敢装失忆,只能默默思索着别的办法,免得暴露了自己穿越的事实,这里似乎有真的罗汉!

  “俗家姓名为何?为什么入我少林?”孟奇还未来得及想出好主意,玄苦就已经手握戒尺站到了他的面前。

  孟奇张了张嘴,忽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既入少林,俗名已忘。”

  回答之后,孟奇暗暗为自己鼓掌,真是太机智太贴切佛法真意了!

  玄苦仔细地看着孟奇,手中戒尺轻轻晃动了两下,没再追问后一个问题的答案,直接严厉地道:

  “机心太重,入杂役院,法号‘真定’。”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