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墓奇谭在线阅读

道墓奇谭

短篇 / 短篇小说

3.0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4-08-22 03:19

热血 盗贼 穿越 蜀山
书籍摘要: 参加快本小说梦想杯大赛《素书》修道,《兵略》伐谋。天地四合,独开八荒,看张子房修道问仙。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杀伐可期,道存善道。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仙道渺渺

    黑沉沉的夜色,看不到月亮与星星,夜空中没有一丝的光亮。

  尹千觞跪在洞口,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其他观内的弟子,大都已经睡了,连最后亮着的、藏经阁内的那一丝烛光,也在一声钟响之后,渐渐灭了。

  金仙观内,坐立在一尊塑像前的道人彷彿说了一句什么话,一旁的侍者立刻就喊出了声来:“师尊!”

  没有声音,没有下文,尹千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很快的,侍者走了出来。

  尹千觞抬起头,看着侍者。侍者脸上大有不忍之意,但终究还是狠心道:“小师弟,师尊说你跪在这里惹他心烦,叫你要跪就跪得远些去。”

  尹千觞心沉了下去,但脸上却忽然感觉一凉,冷冰冰的。这个黑漆漆的夜晚,下起了雨来。这终南山之秋,带着丝丝清凉之气,入了心来。

  终南山脉起昆仑,尾衔嵩岳,钟灵毓秀,宏丽瑰奇,而这终南山之上,此时的观主,乃是一个名叫尹喜的道人,道人乃是尹千觞之父。

  沉顿片刻,尹千觞没有说一句话,默默地爬起身,走到远处,在密林边缘,古木之下,跪了下来。

  侍者向着尹千觞之处看了半晌,见这小师弟的身影在这夜色雨雾之中,渐渐模糊,轻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了回去。

  “轰隆”一声大响,天际传来轰然雷鸣,白色闪电张牙舞爪地划过苍穹,彷彿漆黑的夜空裂为数块。

  片刻之后,豆大的雨滴如小石子一般砸了下来,打在岩石之上,啪啪作响。稍后,倾盆大雨,滂沱而下。

  转眼天地之间,一片迷濛,尹千觞全身片刻间已经完全湿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说不出的冰凉。他抬起头向前方看去,原本漆黑的夜色,加上大雨,根本已经看不清道观那里的情景。

  天地之间,彷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在这里,受着苦,净凉己身。

  他低下头,一动不动。

  这场大雨,却彷彿也是上天也惩罚他一般,竟是下个不停,雨势丝毫不退,电闪雷鸣,在他身上猖狂呼啸!

  雨水从他湿淋淋的发间流淌下来,顺着他的脸庞滑下,尹千觞的眼睛几乎已经睁不开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在这风雨无人的时刻,他却突然看见,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一双脚,踏在了他的面前。

  他吃力地抬起头,天空中电光闪过,巨雷轰鸣,藉着那一道微光,他看清了那一个淒美女子,站在他的身前。

  尹千觞整个呆住了。

  雨滴模糊之中,眼前的人儿浑身上下一样湿透了,闪电一闪而逝,她的身影也变做了黑暗里一道朦胧的阴影。可是尹千觞却分明感觉的到,她就在自己的面前。

  在暴雨狂风之夜,这般温柔的身影,在他的面前轻轻蹲了下来。

  雨愈急,风更狂!

  树林深处,彷彿有妖魔狂啸,哗哗作响。

  一只冰凉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似乎轻轻抚过尹千觞的发梢,彷彿梦语一般的声音,在这个风雨之夜,低低地道:“我并不怪你,我不怪你!”

  “……”

  “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

  “轰隆!”雷声彷彿震裂了夜空,震碎了心魄。

  狂电闪处,风雨呼啸之中,冰冷雨花如妖魔一般狂舞时分,那一张温柔的脸,那一双温柔的眼,如幽梦中最甜美的身影,陪在身旁。

  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尹千觞,又彷彿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了那么久,不惜自己的性命,我早已无憾,无憾了。

  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再次振作起来,快快乐乐的走下去……”

  话声越来越轻,渐渐消逝。风雨更狂,那身影这般柔弱,若风中受伤的小草,摇摆不定。尹千觞心头恍惚,如梦似幻,嘴里轻呼出声:“华裳!”

  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尹千觞八荒六和剑背负在身,曾经笑傲天下,独来独往,而那红颜......

  雨雾散去,灯火飘渺,恍惚间,那身影,却又消散不见了。

  夜色黑沉,苍穹无语!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生死本有命,万物有常,你仍是看不开,痴儿啊,痴儿啊!”

  仙妙之音奏起,转而,这夜寂静了。

  百年之后。

  阳关大道之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果然,这大世还是飘然天地间,何等逍遥畅快。”这荒漠的道上,男子轻语,一身素白的长袍,羽扇纶巾,秀发系带,一人一骑飘然前行。

  骏马之侧,一把宝剑随骑晃动,这一身装饰却是让人捉摸不透,骑上之人,究为侠客,还是先生了。

  西出阳关乃是玉门关,这一人一骑不急不慢的走着,炎阳高照,斗笠斜戴,马上之人说不出的潇洒自在。

  “权谋党争,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求道问心,何以潇洒乾坤间,何人?唯我张子房,张子房,哈哈...哈哈!”俊秀男子轻饮一口酒,仰天大笑,只是,眼角之间隐隐有丝丝泪花。

  三月前,垓下之围,项羽四面楚歌,后而自刎于乌江,大汉一统,汉高祖刘邦睥睨天下,二月前,韩信遭疑,绝命关中。

  而今天,他,号称汉之三杰的张良,张子房,抱朴守善,长啸天地间,带着两卷奸雄所觊觎的道家不世典籍,孤身行走在这荒芜的阳关大道之上。

  炎阳西斜,张良回身看了看来时的路,轻叹一口气,手下扬鞭,骏马奔驰,一人一骑向落日追赶而去。

  阳关处于玉门关之南,来往的大道之上荒无人烟,黄沙飞扬,故此曾留下了一个“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之说。

  傍晚时分,一人一骑似乎有些疲倦了,行程明显的缓慢了许多,荒漠之上,临近夜晚,只闻有阵阵乌鸦的哀鸣,与狼嚎声传来、

  张良从骏马的身侧拿出一个罗盘,嘴里轻语,不知在念叨些什么,只见随着张良嘴角的蠕动,那金黄的罗盘竟是渐渐的发起了光来。

  “《素书》修道,《兵略》伐谋,我以兵略助汉王夺取天下,成千古功名,想不到,真正于我有益的却是这《素书》,黄老仙师,果真奇人也!”张良感叹之间,轻旋罗盘,那固若金汤的玉门关竟是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眼前。

  “此去玉门关竟仍有几百里之遥,看来,今夜要留宿在这大漠之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大道潇潇,仙道寂寥,却也畅快无比,只是,乌骓,你可得饥饿一宿了!”

  身旁的骏马嘶啸,轻摆鬃毛,轻轻踢了几下后蹄,便安静的站立在了一旁。

  “乌骓,你可曾是想你的项王么?”入夜了,星河天悬,张良拿出一袋水,一边喂着乌骓马,一边看着星辰满布的天际,轻声叹息。

  嘶---乌骓轻啸,似乎代替了回答。

  项王骏马名骓,常骑日行千里。及败至乌江,谓汉王曰:“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不忍杀,以赠公。尔后,汉王大封天下,张良无所赏求,只是,单单请赏要了这匹乌骓马。

  入夜寂寥,张良升起了一堆篝火,乌骓马站立一旁,仰首抬望,清明的光眸似乎在注视着什么。

  “超然脱俗,不以物累!黄老仙师,想不到我仍是无法像你般逍遥飘然,此去黄袍山,还得绕过了那些兵家重地,以摒去帝王之疑。”

  张良复又拿出一卷竹简,与身侧的另一卷竹简比对了起来。

  “嘶...!”

  ......

  “嘶......!”

  “乌骓,也就一晚,你可撑住了,明日到了玉门关,即可饱食一餐。”张良在火光下比对得入了神,全然没有发现危险在慢慢靠近。

  “嘶!”乌骓马见张良并没有起身,竟是扬起马蹄,重重的激起了层层沙尘。

  “乌骓,你这是......”张良话还没说完,瞬而眉目皱了起来。“光顾比对这黄龙之学与道德经的异同,却是忘了这荒漠之上的杀手了!”

  此时,火堆四周十米开外,竟是围拢了上千只沙漠狼。

  “万物有灵,杀伐有道,乌骓,我们是否该放过它们呢!”张良手间结术,乌骓马身侧的宝剑出鞘,慢慢在天际旋转。

  “嗷——呜!”沙漠狼只是惧怕火光,张良虽是祭出了剑气围绕却是一点杀气都没有,因而一大群沙漠狼环绕,却是没有离去。

  “想必它们也不敢靠近,天明之时,终会自己离去吧!”张良盘腿坐立,感测天地,身间渐渐升起了一道玄光。

  “嗷呜!”

  “好重的杀气!”刚入了定,张良悠然睁开双眼,站立起身。

  “天地四合,独开八荒,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杀伐可期,道存善道。”只见天际绚丽的光圈压制而下,一个白发飘飘,手握大剑,身高近七尺,略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的男子翩然降下。

  “灭!”随着男子一声话语,四周的沙漠狼竟是骤然消失在天地间,尸骨无存。

  “兄台...”张良还未来得及叫止,这四周的生灵却是已经没了一丝气息。

  “兄台如此嗜杀,有违天道吧!”张良皱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生死本有常,何必执着!喂,小子,有酒喝吗?”男子凝气收剑,自顾自的盘坐在了火堆旁。

  张良凝目,道术暗起,向那男子身侧的大剑看去,大剑清光环绕,竟是道气与一道血红之气并存。

  “我父亲说我,不能成道,乃是执念太深,煞气太重,你看呢?”男子轻笑,拔剑出鞘,向张良袭来。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男子大剑压下,轻呼口诀出声,玄光四起,幻化作万千剑影向张良刺来。

  “同是修道之人,兄台为何如此嗜杀!”张良情急之下,拨剑应对,心间《素书》要诀与《道德经》经义相结合,竟是生生演化出一道太极道图抵住了男子的忽然一击。

  男子轻咦,看着张良所演化之图,顿了半响,转而手间青光更甚,竟是道术又加重了几分。

  嘶!一旁的乌骓马轻鸣,青光蔓延处的张良玄光渐暗,似是快要抵挡不住了。

  “你修柔道,我修霸道,你能有如今的道术也算是不错了,难怪父亲说这世乃有不世之子出世,果如父亲所料,道法自然,抱朴修玄,假以时日,我这留在人间的接引之人,似乎能散发出一点余热了!”青光淡去,男子手间收术,大剑回鞘,,踱步迎着星光慢慢远去。

  “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天地一笑悬,唯我尹千觞,小子,道缘终南山,咱们后会有期,哈哈......”笑声远去,星河寂寥,转而这大道之上,徒留下风沙的呜呜声。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短篇小说小说推荐

乱代春秋在线阅读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忽林红叶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仅存七日的阳光在线阅读
死神好像跟我开了一个玩笑,他说我只有七天可活,七天后,他手中那把漆黑如同墨染的镰刃就会割下我的头颅,终结我的一生……
爱打瞌睡的小黑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末日没来在线阅读
万物俱有形,甲骨会说话。 以‘火’字为主题的短篇。
听日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最后一周的生命在线阅读
你们相信命运这东西吗?其实先开始的我是相信命运的,觉得这一切可能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突发癌症的我生命只有最后仅仅一周,我丧失了信心,闷闷不乐。可是在一个健身教练和一个女人的鼓励下,我又重新站起来,决定逆天而行,这七天里我很开心,也终于长大了……
终极游侠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看雨在线阅读
明智与岳爱的偶遇,是机缘还是巧合,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生活总是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不管他们面前是火山爆发,还是惊涛骇浪,明智永远记得那首她内心深处的诗: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巧巧眉眉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浦东特巡警在线阅读
选择的是维护稳定的生活,需要的是与生俱来的耐心! 把稳重与职责相融合,锻造出一种叫平安的氛围,献给浦东的人民群众! (书友群:237439279)
晓泉叮咚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梦境操控者!在线阅读
印度诗人,泰戈尔。他的抒情诗中写到 死亡属于生命,正如诞生一样。 走路需要举足,正如需要落足一样。 正如这本小说,惊喜总是不经意的出现。
幻想阁楼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第四波在线阅读
浩瀚无垠的宇宙,生命究竟是从哪里开始的?  是否在几十亿或上百亿年前,最初的智慧生命体就悄悄地诞生于宇宙中的某一个角落?  时至今日,经过上百亿年的发展,他们的文明已经不是我们这些新晋文明能够与之匹敌的。  他们就是--超级文明!
魈毅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情感成长选修课在线阅读
我曾经是一个特别特别害怕不合群的人,不是因为觉得一个人孤独,而是觉得,当别人看到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路上,会格外炸眼,会觉得我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南鹿肥鱼
日更千字
短篇小说
当前位置: 短篇 短篇小说 道墓奇谭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