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女主

    街道上很热闹,尤蕊和绿竹先前还能控制些,打到了京城之后,她们因为坏了规矩的事情没少挨训,如今天几个月过去,也板的像府中的下人一样,眼下听着外面的叫卖声,终忍不住从车帘往外望。

  马车骤然停下,车里的人没有一点准备,两丫头往前扑去,房婆子往外倒,赵元喜则向后撞去,就听彭的一声,头狠狠的撞到了马车的壁上。

  “姑娘。”尤蕊惊呼出声,一边坐起来去扶主子。

  绿竹也爬起来,两人往前扑,可不都扑到了主子的身上。

  马车里一片混乱,外面却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车里的不知是丞相府的哪位姑娘?奴婢是五姑娘身边的金锁。”

  房婆子正好掉到了马车外面,摔得不轻,此时刚从地上爬起来,一听是五姑娘,当场就发了飙,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回过身叉腰指着金锁道,“没规矩的东西,因为一个下人,惊了马,害得姑娘受了惊,平日里的规矩你是怎么学的?”

  金锁避开戳到鼻子上的手指,往后退一步,低头福身道,“奴婢知错,只是我家姑娘正好在马车里看到自家府里的马车,顾上来问问是哪个姐妹。”

  房婆子没等开口,那边已有一道男子的声音冷喝道,“好大的气派,不过是府内的一个婆子,胆敢指着姑娘身边的丫头骂,这种乱了规矩的东西,就该打出去,也省着在这里丢丞相府的脸面。”

  顺着声音寻视过去,只见旁边的马车旁停着一匹黑色大马,一个身衣华服的少年骑在上面,目光里就带着一抹的狠意,房子婆被一眼扫得就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古公子息怒,到底是我的马车惊了对面的姐姐。”马车里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不正是赵元婉,“是房妈妈吧?马车里的可是二姐姐?”

  “噢?就是那个送庄启源情诗被告拒,回家把气撒到姐妹身上的丞相府二小姐?”少年冷嘲的接过话,从语气里就能听出来对赵元喜极是不屑。

  “嘁,我到以为是什么贵家公子,也不过是个油腔滑调的小粉头罢了。”马车里,赵元喜坐稳身子就不客气的接过话,“我送人情诗光明磊落,起码见得光,不像有些人,连丞相府内院的姐妹争吵的事都知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这么清楚,真让人匪夷所思啊。”

  两辆马车就错开的停在街道中间,原本有架吵就引得四下里路上人观看,现在一听到赵元喜的话都忍俊不禁的低笑出声。

  更有人对着马上的华服公子喊道,“满嘴道理礼数,自己暗下私相授受,世家的公子哥是不是都这样金絮其外,败絮其中?”

  这话又引得路人轰笑。

  马车里的赵元喜也格格的清笑声出,在人群里有些格外的穿透力

  另一边马车里的赵元婉咬了咬下唇,才幽怨出声,“二姐姐,你有什么时候错只管冲着妹妹来,何苦还牵连到古公子身上,不过是在外面遇了到点事,古公子受人之托送妹妹回府罢了。至于姐妹争吵之事,是妹妹说走嘴,古公子才知晓的。”

  “好一个说走嘴,自己失了规矩,竟还颠倒黑白,你既回府,就不要把事上的事情一起回禀了,今日之事孰对孰错,想来这位古公子都看在眼里,定能知无不言,每句话都是不落的回禀了长辈们。”赵元喜一派训人的口气,还故意大声吩咐道,“嬷嬷,我的头撞了一个大包,让人在路上有可有医馆找个大夫给我看看吧,这事不必张扬,省着说我不让着弟妹。”

  房婆子又不傻,大声回道,“姑娘放心,老奴这就去寻医馆。”

  人还真离了马车去了。

  随后马车里的赵元喜又点点头,尤蕊得到了示意,才对外面的马夫喊道,“上路吧。”

  没有给对方开脱的机会,马车摇摇晃晃的又动了起身,赵元喜半歪着身子靠在大迎枕上,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自己重生,到让其他的事情也改变了。

  果然赵元婉是属于女主类型的,而自己就是女配炮灰型的,上一世赵元婉冬天到外面赏梅,救下了受伤的太子,太子派了古家的公子送赵元婉,成就了一段好姻缘,赵元婉也嫁进了古家。

  没想到这一世竟然提前就让她救下太子,连去庄子上罚过的机会都躲开了。

  她还真是好命。

  “五姑娘不是被告罚到庄子上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绿竹不得其解。

  尤蕊摇摇头,“没看到有人送回来吗?”

  这下到好,五姑娘回府了,到是自家的姑娘被发放出来了。

  马车停驻的街旁,正是京城第一大酒楼四季酒楼,窗口趴着两个身子,正是包易和李习安,将下面的一幕尽心入眼底。

  见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李习安不屑的收回身子,“最是看不掼这种做作的女子。”

  包易大口的吃着肉,“要我说不来这种地方,去醉花楼听听曲多好,在这里看她们装模作样,你看看古言那得意的劲,我看到不如那赵元喜更像个爷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满嘴都是什么礼教,暗下做些小人的勾当。”

  与古言一行人比起来,包易和李习安那就是恶少,自是看不掼对方。

  按理说包易是太子少保府的,也该与太子那是一派,偏偏就是不对味,因为这个没少被家里用家法。

  李习安抿着酒,眼里闪过一道亮光,稚嫩的脸上带着一抹与年年龄不符的谋算来,“要不要收拾一下他?”

  包易一听就来了兴趣,“你说怎么弄?”

  把前几天被父亲打得下不了床的痛全扔到脑后去了,这就又来了精神。

  “那古言既然想当护花使者,咱们就助他一臂之力,抱得美人归如何?”

  包易一听要算计赵府,有些犹豫,李习安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屑,包易哪里会让李习安看不起,在他的眼里,李习安就是小子,自己才是大哥,马上一拍胸口,“好,就这么办。”

  

第十四章:女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