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白莲花(一)

    易揽霜是京中第一才女,她的一举一动,一直被众人注意着,她停下来等着赵元喜,众人面上虽没有表现出来,可是说话间眼角总会无意的往身后扫,注意着易揽霜与赵元喜的举动。

  赵元喜不喜欢被同情,不过知道不用她开口,一定会有人报不平,那边看到这边情况的聂倩茹已经停下来,“易姐姐,快些走,咱们去前面吧。”

  眼睛不悦的挑衅的看了赵元喜一眼。

  她的话音一落,前面的众女子就都停下来回过头往后看。

  易揽霜原本是好意,没有料到会让赵元喜遇到这样尴尬的境地,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笑,才略有些不悦的看向聂倩茹,“聂妹妹,你先走吧,我在这里陪赵姑娘。”

  聂倩茹是根本没有把赵元喜放在眼里,眼下见她抢了自己的好朋友,心中更不高兴,“易姐姐,你跟她走在一起,也不怕坏了你的名声?我听都下人说了,先前她还在荷花边跟古公子和高公子吵架呢,还牵连到了易姐姐,你怎么还帮着她?”

  聂倩茹的声音很大,让前面的人都听了个清楚。

  易揽霜不悦的加重声音,“聂妹妹,不许乱说,刚刚的事情不怪赵姑娘,在说赵姑娘性子单纯,与她在一起怎么会坏了我的名声,你今天说这些话失礼了,还不快跟赵姑娘道歉。”

  向来温柔如水的人,突然一脸严肃起来,还被指说划了,聂倩茹只觉得脸乍青乍红,眼圈也红了,手紧紧拧着帕子,“易姐姐,我是帮你你却怪我,你还为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说我?”

  娇指抬起来,直接指向一旁默不作声的赵元喜。

  好在两个人离着还有两步远的距离,不然聂倩茹的手指一定会直接戳到赵元喜的鼻子上,什么也没有做,还惹出事来。

  “易姑娘,你还是先陪聂姑娘吧,谢谢你的好意。”赵元喜相信今日这一幕,众人都看在眼里,谁对谁错不用多说。

  那就更没有必要与聂倩茹吵架了,也省着掉了自己的身份。

  聂倩茹却羞怒道,“用不着你在这里假好心,还不是有你在中间挑拨我和易姐姐,不然易姐姐怎么会说我?”

  这真是倒霉喝凉水也塞牙啊。

  什么也没有做,还弄一身错。

  赵元喜好笑的看着聂倩茹,“聂姑娘,一路上我与易姑娘并没有说过话,你多虑了。”

  都被人欺负成这样,指着鼻子骂了,赵元喜再沉默那就是显得心虚了。

  “你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聂倩茹愤然的反驳。

  她不把赵元喜放在眼里,国公府的两位姑娘却不能这样,赵元喜在不好,那也是丞相府的姑娘,况且这人要是在国公府被人羞辱了,那国公府到也时也落不得好,丞相府那边也不好交待。

  陈虞林是长女,梁衡利弊之后,已折了回来,“看看,聂姐姐怎么还生气了,我记得你最喜欢荷花,前面那池子可是整个湖里开的最好的,咱们先过去把地方占了。”

  一边又歉意的对着赵元喜笑笑,似祈求赵元喜不要追究。

  易揽霜也没有料到因她会把事情弄成这样,歉意的对赵元喜点点头,“赵姑娘,今天对不住了。”

  她了解聂倩茹的脾气,要是她还在这里站下去,聂倩茹仍旧不会收场会继续闹下去,只能先走一步,心下却也对聂倩茹不喜欢起来,这在场的哪个不是被家里娇宠大的,偏她这样任性就有些过了。

  架没有吵起来,有些人松了口气,有些人觉得失望,其中最失望的要属赵元婉了,等易揽霜一行人追上前来时,她先福了身子。

  “我二姐姐向来小孩子心性,先前连累易姑娘,我在这里待二姐姐跟易姑娘先认个错了。”赵元婉侧过身子对易揽霜做了个万福。

  易揽霜忙上前扶起来,“五姑娘客气了,二姑娘并没有连累我。”

  “我知道易姑娘是个心地善良的,定不会计较二姑娘的事,那我就放心了。”不管有没有,赵元婉都要坐实这个名声。

  她这样一做完,四下里就传来众多赞同的目光,当姐姐的做错了,当妹妹的给认错,这样的品质自是值得表扬。

  易揽霜是闺中女子,做不到与人当面争辩这个,心下焦急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嘁,装模做样。”聂倩茹冷哼的扔出话,撞开赵元婉担着易揽霜往前走,“易姐姐,咱们快去吧,不然好位置可被别人抢了。”

  易揽霜不好挣脱,只能任聂倩茹拉着走。

  有不少同情赵元婉的,上前来劝她,“你是个好的,何必为你那个姐姐受这样的委屈,左右做错的又不是你,你看看现在连聂倩茹都把你也怨恨上了。”

  一个是四品大理寺少卿的女儿,一个是丞相府的孙女,自然众人愿意巴结丞相府的孙女。

  赵元婉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承受了多大的痛一样,“那是我二姐姐,纵有千般错,我这个当妹妹的也不能言她的过错。”

  又把一旁沉默的赵元晴拉进来,“四姐姐,我知道你是最和气的,咱们为二姐姐道歉,二姐姐一定不会怪咱们的。”

  将赵元晴拉下水,站在同一个位置,不怕赵元晴会前下里说自己什么,又得到了好名声,不相信她会拒绝。

  赵元晴暗恨赵元婉拉自己下来,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驳了她,只装成胆小的样子低下头,拧着手里的帕子不说话,众人看了是觉得她也是怕赵元喜,平日里在府里受欺负。

  可赵元婉却暗恨赵元晴是个藏奸的,她什么也不说,外人看着是赞同了自己的话,可若真出了什么事府里的人问起来了,说起她这副样子,到也不会扯到她身上,毕竟平日里她就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

  赵元喜只隔了两步远,岂会看不到赵元婉在这里耍小手段,用自己当筹码,往她的的脸上贴金,心下怎么能不恨,偏她要上前去时,陈虞林在这边又拦下她。

  “二姑娘,真是谢谢在你庄子上收留大哥他们,不然那么大的雨,又是秋天,万一临了雨,怕是生病了。”陈虞林也不想拦下赵元喜,可这样让人上前去,岂不就是吵架?

  母亲交代下来的事情办不好,陈虞林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只能小心翼翼的招待着众人。

  偏有几个不省事的,就像聂倩茹和赵家这两位。

  赵元喜面色微沉,“别说是我,换成陈姑娘,姑娘也会这么做,出门在外谁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刚刚夫人已经谢过我了,陈姑娘再谢我,我可就真没有那个脸了。”

  眼看着赵元婉被众人围着走了,赵元喜别有意味的扫了陈虞林一眼,陈虞林被看穿了心思,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大家都走远了,咱们也过去吧。”

  “不必了,我怕水,还是回屋子陪长辈子们说话吧。”有赵元婉在,又有荷花池。

  这一世怎么也不能让上辈子的事情再发生。

  陈虞林一听就急了,“二姑娘,要是我哪里有招待不周的地方,我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你不要生我的气,你若这样回去了,母亲那边一定会怪我照顾不周的。”

  庶女生活不容易,赵元喜了解她的难事,“陈姑娘,你误会了,我并没有生气,是确实怕水,若是你觉得我回长辈们那里不妥,你就给我在这院子里找一处歇脚的地方也行,给我弄些点心和茶水就行。”

  陈虞林松了口气,一脸的感激,“那好,出了前面的角门,有一处角亭,坐在里面正好能赏到四下里的荷花,二姑娘就去那里坐吧。”

  赵元喜点点头,随着陈虞林一起出了角门往亭子去,路上陈虞林又吩咐身边的丫头去拿点心和茶水,亭子在一处堆起来的假山上,四下里有白色的纱帐,外面看不到里面,到是里面能看清楚外面。

  坐下来不多时,就有丫头端着茶心和茶水过来,元喜口道,“府里的人多,陈姑娘还是去照顾客人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

  陈虞林也怕那边被林虞丹抢了头功,客套了两句留下一个支使的丫头就走了。

  看着人走远了,绿竹这才敢开口,“姑娘,她们根本就是欺乐姑娘一个人。”

  “好了,这是在国公府,说这样话让人听了怎么想?”元喜扫了一眼外面待立的丫头,绿竹这才醒悟过来,吐了吐舌头。

  “我一个人也无趣,你也坐下来吧。”

  “奴婢可不敢。”要是在家里,绿竹还敢。

  “又没有外人。”元喜又指了指那青花瓷盘里的绿豆糕,“你拿去给外面的小丫头吃。”

  绿竹眼珠一动,就明白了,端了盘子出去,小丫头先前不敢要,看绿竹捡了一块吃起来,这才敢接过盘子,又连连道了谢,“这里不用人服侍,你去找地方歇着,有事我再叫你。”

  小丫头犹豫了一下,应下声这才端着盘子下去,只当是人家主仆有话要说,不喜欢被外人听到,看着人下了假山,绿竹才回到亭子里,无拘无束的坐下,大口的吃了起来。

  

第四十六章:白莲花(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