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红鲤流泪,前世今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仗剑而起诛鬼魅,提笔静坐写文章。手握乾坤,斩邪留正——一曲《正气歌》,浩然起苍茫。南朝书友群:200702009,热烈欢迎新老读者加入,聊天打屁有乐子,内涵杠杠的!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莫轩意.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桐叶藕花.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凡乐帝.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修真文明小说推荐

极道天魔在线阅读
妖魔横行,世人苦难。神兵魔刃,遮耀天下。  手机上的一款游戏修改器,意外成了路胜脑海里的异能。  也成了他在这个黑暗乱世唯一的依靠。  ~~~~~~~ 新书: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家喜欢的可以移步看看~
滚开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全民进入修真时代在线阅读
地球突然被来历不明的白雾包围,充斥世界每个角落,人类惶恐不安,在吸食白雾后,症状不一,有昏迷、炸胸、爆臀、鼓大包……  卓凡醒来,发现世界全乱了,各国开启自己的修真文明。  变异尸怪、古老生物、各种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邪恶亡灵粉墨登场。  隐秘仙门、遗忘之地、上古洞府、诡杀秘境等探索之地,纷纷出现。  修仙士、灵武者、忍者、阴阳师、圣斗士、超人、异能者、血族人、白巫师、黑巫师、法老、木乃伊 、占星师、朝圣者、瑜伽师,百家争鸣。  文明,我来守护……
小僧金蝉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开局夺舍大长老在线阅读
陈星河,幼年遭遇天雷,劈出一条奇异手臂。 谁想天意弄人,这条手臂食尽天下金属类武器,法器,灵器,法宝,灵宝。 帝王僵尸龙棺?吃。 少宗二世祖飞剑?吃。 妖王开天神斧?吃。 最绝的是,手臂可以顶替法器灵器位置夺舍,万般功法皆入紫霄殿堂,小账房出身的星河成了一条修真界混江狂龙。
古剑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刺秦成功后,我禁地求生千年在线阅读
穿越成为秦舞阳,为活命帮助荆轲刺秦成功,逃命进万古禁地,千年之后终于破除封印,虽然无敌天下,却秉承苟道至上! 妖族存在的真相,被扭曲的历史和传说,以及冥冥中那巨大恐惧的源头。为了应对大劫来临,主角一边以秦舞阳的身份,活跃在人族各个国家,留下一段段传说;一边化身妖皇,组建妖国,只为抗衡预言中将要降临的九州大劫!
潇洒小浪君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拔魔在线阅读
道火不熄,魔种永传。  逆天之修,顺天成丹。  这是一个被魔种入侵过的少年、在视魔为生死大敌的道门里修行成长的故事。  他被打上“需要警惕”的标签,注定他的人生轨迹与众不同。  拔魔月票群344496575,订阅用户可加入  冰临神下读者群481462,主要面向贴吧读者  拔魔读者群459959247,面向所有对拔魔和死人经感兴趣的读者。
冰临神下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混沌雷修在线阅读
一个在门派里被欺负的小胖子,依靠亡故父母遗留的法宝,修炼出绝世混沌五行雷术,逐渐崛起江湖。   癸水神雷,丙火神雷,乙木神雷,戊土神雷,庚金神雷,小五行混元神雷,大五行灭绝神雷,紫宵神雷,太清神雷,昊天叱咤神雷,太极阴阳正气神雷~   贫道曰:“凡有不服者,一概五雷轰顶~”
写字板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家族修仙:废土灵植夫在线阅读
灵气枯竭,魔息纵横。 昔日灿烂辉煌的古老修仙文明,悉数化作废墟。 灾难来临前夕,偏僻小族灵植夫长秦诚易,偶然进入一方拥有无边灵液与肥沃灵壤的神秘空间。 丹书,剑器,寿元,修为…… 秦诚易惊喜发现,只要自己在神秘空间中种的东西够多,就能获得各种奖励! 炼器、制符、御剑、斩魔…… 驱逐魔息,净化灵气。 一个小小家族,在灵植夫长的带领下,从此走上培育灵药、炼制灵丹的修仙之路。 【凡人】【家族】【种田】【炼丹】【灵根】
凌云木木木木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从玉檀山开始的修仙家族在线阅读
大秦仙国皇权旁落,天下十二州战乱纷飞、山河破碎。 千年动荡,皇族、宗门、世家并立,各方势力暗中斗法,险象丛生。 地球青年周青宇的灵魂意外穿越而来,重生为大秦仙国境内玉檀山周氏的族人。 玉檀山上,测灵根,选功法,练法术、破境界……。 周氏家族从这里崛起。
东方西亮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道门生在线阅读
一个靠说书为生的小道士,却一心向往仙途,妄想成就修仙梦想。阴差阳错之下,竟然真的被他用“祖传”的仙法打通了灵脉,从而踏入了修行的大门。且看他如何一步步踏上青云,脚踩青天。(注:主角非正人君子,谨慎进入。道门书友群:208451560) 新书《谎言之咒》已经发布,设定和人物人设都挺不错的,欢迎围观。
莫麻公子
日更千字
修真文明
当前位置: 仙侠 修真文明 斩邪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红鲤流泪,前世今生

    二月二,龙抬头。

  莺飞草长,燕子呢喃,陈原恰及冠。

  陈原,字“道远”,在家排行第三,故被人称为“陈三郎。”

  陈三郎自幼进私塾,有天资,读书破卷,写得一手好字,然而连考了三届童子试,皆铩羽而归,连进学的资格都考不到,科举更遥不可及。

  有了解内幕的人却知道,每逢进场考试:陈三郎立刻战战兢兢,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抖得有时候连笔都拿捏不稳。如此临场表现,焉能考试过关?

  此谓“悚场”。

  因这隐疾,他不知看过多少郎中,服过多少偏方草药,可毫无收效。平时无事,进考场则两股战战,一塌糊涂。

  私塾的杨老先生黯然叹息:“此子终生无望。”

  陈三郎倒执著,进不得学,也不愿放弃,仍呆在私塾里头,跟着一大群幼龄孩童上学,极为突出醒眼。

  此事在泾县,成为一大笑谈。

  不过像陈三郎这般的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杀鸡见血就晕,这辈子除了读书,实在别无出路。好在他家境殷实,生活无忧,无需为温饱奔走劳碌。

  今日,春风吹拂泾县,阳光明媚。到了黄昏,私塾放学,陈三郎背着书筪走路回家。

  泾县是个小城,只得数条街道,从私塾到家,一街之隔,半刻钟的路程。

  “卖鱼咯,鲜美活鱼!”

  吆喝声传来。

  陈三郎脚步一顿,停在那鱼贩子的摊前。

  两只竹篓,胖肚小口,因为黏糊了沥油,不漏水。其中分别装着十余条鱼,游弋不定。

  “请问大叔,此鱼售价几何?”

  文绉绉的问道。

  那鱼贩子认识陈三郎,笑道:“卖给别的人,二十文钱一条,卖给三郎你嘛,十五文就好了。”

  这话假得很,正常市价,不过十文一尾。

  陈三郎一年到头,不曾亲身买过两回菜,哪里知晓行情,以为得了便宜,拱手作揖:“多谢大叔,请来两条。”

  “好嘞。”

  鱼贩子熟手地探入鱼篓中,捞出两尾鱼,用一根细细的青草穿了鳃。

  这两条鱼,属于鱼篓中最小的。其中一尾,体表殷红,鲜艳非常,却是红鲤,只得两指宽,不够三两重。

  陈三郎不识得无奸不商短斤缺两的道理,数出一串铜钱,然后提了鱼,往家里走。

  被穿鳃的鱼儿,并没有死,尾巴使劲甩动,挣扎不休,希望能脱得身子,逃过一劫。

  陈三郎提起鱼儿放到眼前,恰和红鲤对视,见那鱼眼颇有不同,竟闪露出一抹难得的灵动,刹那间,有清澈的水珠从眼眸里流淌出来。

  这条红鲤竟仿佛在流泪。

  泪珠儿一滴滴地落在地上,润物无声,却如溅落心坎,令人心生恻隐。

  陈三郎霎时呆滞,望着垂死挣扎的鱼儿,有恍惚的错觉,感觉到这不是一条鱼,而是一个可怜的人儿,在哀伤求生。

  “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好生之德,洽于民心……”

  脑海突然掠过圣人文章的淳淳教诲。

  他脚步一转,不回家了,来到城中一条名为“泾河”的河流边上。

  此河穿城而过,好比一条碧绿的玉带,轻扣于泾县腰间。河岸两边,多种垂柳。阳春季节,柳条发芽,萌生缕缕嫩绿,煞是喜人。

  其间一座石拱桥,横跨河面南北,大块的石头桥身长满绿苔,显现斑驳的古意。

  桥名“晚晴”。

  来到晚晴桥下,陈三郎轻轻抽掉了穿鳃的青草,将手中鱼儿放入水。

  鱼儿得水,脱了束缚,立刻飞快游走,沉匿不见。

  站在河边,三郎一声叹息,正要转身离开。

  猛地有风起,风卷而水动,河面上居然鼓掀起不小的波浪,颇为古怪。

  陈三郎正探头探脑地好奇观望,就见到波浪间一抹动人的嫣红,一尾红鲤破浪而至,直达水边,与他相距咫尺。

  红鲤突然张嘴,吐出一物,铿然落在三郎脚边,倒把书生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吐物之后,红鲤在水中竖立而起,也不知怎么做到的,小小的脑袋朝着陈三郎点头连连,两片胸鳍微微合拢拨动,如同人在拱手作礼般,仪态活泼稚趣。

  瞧得陈书生双眼发直,被惊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奇乎怪哉!

  读书无数,不曾读过这般咄咄怪事。

  很快,红鲤一晃尾巴,潜入水中。水面上,只剩下一圈圈泛动的涟漪,再无异样。

  半饷之后,陈三郎才稍稍回过神来,凝视地上,看到红鲤衔来之物。

  黑黝黝,约莫三寸长,通体纤细,看着像一枚大号绣花针。

  他俯身去捡拾,手一沉,差点没有拿起。

  此物居然十分沉重,超乎想象。

  拿在手上细看,发现这东西的形体仿佛一支袖珍的剑。可惜通体锈了,剑柄剑刃分得不大清楚,毫无锋芒可言。

  “哎哟!”

  他手指摩挲尖端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刺破,滚落一滴鲜血。

  鲜血濡染到剑尖处,瞬间被吸收了进去。

  十指连心,陈三郎痛得叫唤一声,感觉手指伤口的鲜血仍是不停地往外流淌,被小剑吞噬。他惊慌失措,却无计可施,渐渐的头昏目眩,昏沉沉一头倒在地上。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中,有另一个自己,置身于一个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新奇世界。这世界全是匪夷所思的事物:四个轮子跑得飞快的铁疙瘩、数不清的人、望不到头的巨大房子……密密麻麻,光是看着,便压抑得人喘不过气。站在里头,东南西北,乱糟糟不辨方向。

  一幅幅似曾相识的画面翻动着,似江河逆流,展现出历史的进程印象:春秋战国,秦汉唐宋明……千古文章,诗词曲歌赋……

  许许多多,闻所未闻。

  漫长一梦,如同历尽一生。

  不知过了多久,有隐痛袭至,他哼叫着,慢慢睁开眼睛。目之所及,立刻认出是躺在自家的房间内。

  “原儿,你醒了?”

  关怀的声音,有颤抖之意,随即眼帘映出一张神态紧张的脸容,眉头蹙着,眼角处满布鱼尾纹,显示她韶华已逝。

  陈王氏,陈原之母。

  自从陈父早逝,两个姐姐出嫁后,陈原便一直与母亲生活着。

  陈母年近四旬才得子,生下陈原,对于爱子,十分宠溺。不过她渐渐步入花甲之年,最为担心的,便是百年后,犹像孩童只顾着读书的儿子该怎么办?能否守住这份小康家业?

  “看来得抓紧那门亲事了,虽然刘家狮子开大口,聘金要得离谱。不过成家后,如果原儿能立起心性,稳稳当当做人。就算读书不成,也可以学习生意经营之道,那便好。”

  念头掠过,微微安心。

  陈三郎眼神儿有点飘,问:“娘亲,我怎么回来的?”

  “原儿,我在家久等不见你回来,慌张出门寻觅。天可怜见,幸亏在晚晴桥下见着了人。你晕倒在地,可把娘亲吓坏了,赶紧叫人帮忙抬你回家……我正寻思要去请大夫过来……”

  陈王氏忍住没有问陈三郎去那边的原因,其实不用问,也大抵猜得出来。应该是儿子看见黄昏夕阳,河水荡漾,美不胜收,便要去河边赏景,吟诗作对什么的。至于为何晕倒,却有些蹊跷。但人没事,就好。

  陈三郎狐疑地问:“你看见我的时候,没见到有血?”

  陈王氏吓了一跳:“血?没有啊,怎么啦?”

  “没,没什么。”

  陈三郎含糊搪塞过去,顿一顿,道:“娘亲,今天是你五十九大寿,我本在街市买了两条鱼,不曾想半路没了……”

  陈王氏听见,心头一暖:自家儿子的生活阅历如同白纸,难为他有这份孝心亲自到街市买菜。只怕那些油滑奸诈的贩子,肯定把儿子当成了冤大头,诸种欺哄,使着劲骗银子。

  至于陈三郎所说的“鱼没了”,可以想象,或滑了手丢失;或鱼儿在路上被猫狗之类的叼吃了去。

  不管如何,儿子记着自家寿辰,有这份心意,足矣,忙道:“不碍事,没了就没了……你晕了许久,想必饿了,我去把饭菜热起,端过来。”

  等她走出去,陈三郎把枕头垫高,半躺在床上,伸出右手,松开原本一直紧攥住的拳头。掌心处,一枚袖珍小剑赫然在。相比最初时的生锈黯然,此时竟幽幽透出些许寒芒,不知是否吞噬了许多精血的缘故。

  “文心养剑,肝胆润笔……”

  嘴里喃喃着本绝不该知晓的玄奥字句——那篇《浩然帛书》口诀仅千余字,简朴古拙,和那场梦一同出现,突如其来地烙印在脑海里,生根了似的。

  做了一场荒诞之梦后,身子还是原来的身子,可精气神焕然一变,仿佛换了个人,像佛家禅宗的“顿悟”,一下子明心见性,再不复以前的浑浑噩噩。

  他长吸口气,挣扎着揭开被子,起床。

  被小剑吸了精血,孱弱的身子虚得很,勉强站起来,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一会之后,他才敢迈步,走过去推开被娘亲关闭住的窗户。

  微寒的晚风扑打在脸上,使得精神一振。望夜空中一弯月,星辰熹微,他忽地一笑:“大梦二十年,拨云见月明,今日方知我是我。”

  身后,传来陈王氏焦急的叫唤声:“原儿,你刚刚醒转,怎么开窗吹风了呢?快,快躺回床上来。”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