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拾:摆了一道

    拾:摆了一道

  苍夜那日与钱万海一行人分别后,却忘记去问芷菡的住所,结果来了江州之后才回过神来,心想此生估计没有缘分,却不曾想芷菡竟然知道他的行踪,派了人来。

  只是为何要一路跟踪而不表露身份呢?他很是迷茫。

  苍夜见危机消除,松了一口气,疑惑地说道:“芷菡姑娘有心了,只是她为何不肯现身来相见,而让你一路跟踪我?”

  跟踪人柔声笑道:“弟弟有所不知,今日我与芷菡妹妹一同前往金山寺许愿,却不料在城门口遇到了你。当时我俩同坐一个轿子,见她忽然大呼出声来,就好奇地顺着她的眼光看到了你。我见她的目光久久不能忘怀,想来是对你有心,就跟着过来看看。没想到弟弟人长的如此俊俏,难怪芷菡妹妹会对你心动。不过这可让我不高兴了。”

  苍夜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与芷菡姑娘不过初次相识,你可不要诋毁她。况且我们俩的关系,与你何干?”

  跟踪人黛眉轻蹙道:“当然与我有关,难道你不知道我便是芷菡妹妹的意中人吗?”

  苍夜忽地上下打量了几眼,大笑道:“别以为你这身打扮我就不知晓你是个女儿身。况且芷菡姑娘早已有夫君,何来的意中人?”

  跟踪人见自己的打扮被拆穿,坦然道:“弟弟的眼光蛮锐利的嘛。刚才姐姐我不过试探你而已,不要记挂在心里,否则芷菡妹妹要怪罪我了。”

  苍夜露出一个型似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歉然道:“刚才在下出手过重,还望姐姐也不要怪罪于我。这次我来江州,是所人所托,去办理件事。如果顺利地话,自然会抽空登门拜谢。只是不知姐姐如何称呼,又身居何处?”

  跟踪人从容微笑道:“弟弟好一副心思,恐怕不是来见我,而是去看芷菡妹妹罢?”

  苍夜尴尬地轻咳几声,也不解释,言道:“姐姐说笑了。”

  跟踪人娇笑道:“弟弟你入得了姐姐我的法眼,只可惜芷菡妹妹发了毒誓,今后都不可再有恋情,不然姐姐我肯定要撮合你们俩。”

  苍夜心想,这人怎么跟妙晴妹妹一般,有如此爱撮合别人的想法。不过当他听到芷菡曾经发过毒誓,不再去容纳别人,心里顿时多了一份失落感。

  跟踪人用手肘顶了顶他,笑道:“弟弟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姐姐我说错了话?”

  苍夜苦笑道:“没想什么。只是芷菡姑娘现在身居何处?”

  跟踪人大叫道:“跟你聊了这么久,都忘记芷菡妹妹了,她肯定在那里等久了。”

  苍夜“哦?”了几声就没了下文。

  跟踪人足尖一挑,轻松地跃上房顶,留下一句话,就飘然离去。

  “弟弟如果有心,就来城南的司徒府上来找我们。”

  这女子如此好的身手,让苍夜大感愕然,好在是友非敌,否则定然不是她的对手。

  这么神秘的女子到底是谁呢?

  苍夜神形恍惚,回了客栈。

  客栈伙计见苍夜进了客栈,疑惑道:“公子不是已经回了房间,什么时候出去的,我怎么没瞧见?”

  苍夜正在愁眉深锁苦思,被伙计打断了思虑,没好气地说道:“你尽管忙你的吧,不要那么多事。”

  伙计见苍夜情绪不佳,就不再询问,自己的一厢情愿的关心,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冷嘲热讽,心底自然不会开心到哪去。

  苍夜一心想着明日如何混进衙门,没有察觉到伙计眼中有一丝狡黠在跳动。

  安详的一夜过去了。

  苍夜醒罢,收拾了包裹,梳洗一番,下了楼,结了账,去了马棚,正欲牵马离开,却见自己带来的骏马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惊讶地走向前去查看,见骏马气息微弱,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便回到大厅唤来了伙计。

  伙计一见骏马,假装惊呼道:“这昨日还好好的,怎么到了今日就生了病呢?”

  苍夜此刻不像昨日那般恍惚,心如止水,一见伙计的神色,就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拉起自己的袖子,蹲身抚摸马身一番,似乎在给骏马查看病因,随机起身俨然地说道:“这是何人下的手?”

  伙计听闻,心中一怔,慌慌张张地说道:“这不是我下的药。”

  苍夜闻言,嘴角一翘,没好气地说道:“我有说是谁下药了吗?”

  伙计见自己的招数被识破,脸色震怒道:“是我下的药又如何?”

  苍夜环目四周,二话不说,挥拳打了过去。

  “砰。。。”的一声,伙计飞出两米开外。

  伙计捂着嘴角,愤愤地看着苍夜,只见那嘴唇间还流出一丝血迹。

  掌柜闻言走了过来,见到伙计被打到在地,冷冷地说道:“不知我店里的伙计哪里招惹了公子,要让公子下如此重手?”

  苍夜见来了掌柜,不好再下重手,又踹了几脚,绑着臭脸说道:“你不必问我,问问你店里的伙计便可。”

  掌柜扶起伙计,低声询问道:“你又是怎么招惹这位公子的?”

  伙计颤抖着身子,看着苍夜正凶神恶煞地看着自己,不敢再去诬蔑他,只好细声交代了经过。

  原来这伙计昨夜被苍夜数落一番,心里自然不服。去了马棚正准备喂马,正好瞧见苍夜带来的骏马,心里就多了念头,不知从何处弄来了一些番泻叶,混进干草中。

  这番泻叶原本是用来治疗便秘的中草药,如果健康的话,吃了这药就会拉肚子,马儿吃了这药材,自然就会拉稀不止,全身软弱地站不起身来。

  掌柜是个明事理之人,在他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连忙赔笑道:“是徐某管教无方,让公子财物受损。今日之事,徐某就郑重地向公子道歉。如果公子不嫌弃,不如在本店多住几日,徐某一概不收取公子的银两。”

  苍夜不是一个得寸进尺之人,摆了摆手道:“也好,我就多住几日,不过这住店的银两还是少不了的。不过今日我有要事要办,急需良马,不知如何是好。”

  掌柜对苍夜的印象不觉地多了一份好感,客气地说道:“如若公子不嫌弃,就先用徐某的马。”

  苍夜不想再浪费时间,将包裹递给掌柜,牵过掌柜示意的那只黑马,骑上马背,飘然离去。

  

拾:摆了一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