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晴天霹雳

    贰:晴天霹雳

  魏征听得程咬金的心里话,不禁为苍夜的未来感到担忧。程咬金只有一个女儿,因此特别溺爱,如若被招去做了女婿,那还不被管教地服服帖帖地,哪里还会有男子气概。

  他会意地笑道:“魏大哥还要恭喜四弟讨得如此优秀的准女婿。”

  程咬金叹道:“可惜这小子真不知好歹,竟干些让我心惊受累之事,如若出点什么意外,我还怎么面对我闺女?”

  魏征向他打了个手势,走了两步,低声道:“江州之事,你不必告知他人,我心里有数。”

  程咬金兴奋道:“记得让老程我去过过瘾。”

  魏征瞪了他一眼,一时说不出话来。

  等到魏征走后,程咬金才掉头奔向练武场。

  苍夜早已在练武场等候,看了一眼远处狂奔而来的程咬金,猛地提一口气,右手一抛,一面斧子如流星般地落到程咬金的身前。

  程咬金撩起斧头,速度剧增,一个筋斗,御空而起,猛烈地朝着苍夜重锤而去。

  双方迅速接近,正待短兵相交之际,苍夜使起金背大砍刀,手一挥,一颤抖,健腕一沉,一股强大的刀气透锋而去。

  程咬金吓了一跳,肩头一扭,斧头平胸向他横劈而去,这是程咬金惯用的三斧子中的第二招,这一出手就可看出他是个无所畏惧的猛将。

  苍夜见他如此勇猛,精神大振,双手合一紧握金背大砍刀,由下至上斜劈而去。

  “铿!”两人只是一个照面,就分离开来。

  程咬金淡然道:“果然力道增了不少,难怪有胆识去闯大雁塔。”

  苍夜没有露出一丝骇色,反而平静如水地笑道:“我还没出力呢。”

  程咬金“呜呀呜呀”连叫几声,一股凌厉的劲气从斧锋处透出,整把斧头顿时亮了起来。

  苍夜想不到程咬金竟有如此能力,果然是深藏不露,心中一喜,大喝一声,画出一道半圆形的刀芒,犹如闪电一般劈去。

  程咬金大快吼道:“来的好。”言罢,脚下站稳身形,斧势展开,猛地往前冲去,犹如一道紫色电火划空而去,声势十分惊人。

  “铛!”

  刀斧交加。

  苍夜闷哼一声,被程咬金斧头上传来的古怪的劲气震得整个人抛跌开去。

  他还未起身,就感到这古怪的劲气在全身游走,似有若无,仿佛自己体内的精气都被吸走一般,心中大骇,端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程咬金可不想自己的未来女婿出了状况,慌忙走向前,伸手往他后背一抹,登时生出一股紫色的气流,直冲进他的体内。

  就在此刻,苍夜忽感后背一凉,体内的古怪劲气瞬间消逝,只是这股劲气消磨了不少精气,等待消散后,疲惫感油然而生。

  程咬金见他安然无恙,腰肢一挺,笑道:“苍小弟,是否再来比划一回?”

  苍夜像泄了气一般,萎靡地说道:“我不是你对手,再比结果也是如此。没曾料到程大哥竟有如此了得的功夫。”

  程咬金喜出望外,贼笑道:“只要你应承我一事,我就将这武技传授于你,怎样?”

  苍夜眼神深邃灵动,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后,笑道:“我可不答应,准没好事情。”

  程咬金搭着他的肩膀笑道:“莫非你对‘紫薇之术’不敢兴趣?”

  苍夜双目一亮,眉开笑道:“莫非程大哥刚才那招便是紫薇之术?”

  程咬金摆手道:“刚才那招只不过是普通的招数,不过我运用紫薇之术,将紫薇之息融入兵器中,自然收到不同凡响的效果。”

  苍夜想不到程咬金竟然会有紫薇之术的秘诀,欣喜道:“程大哥既然有紫薇之术的秘诀,当日为何不告知小弟,让小弟如此心急等待秦二哥归来,你于心何忍?”

  程咬金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紫薇之术的秘诀分为上,中,下三部分,我只有上篇,如若你有兴趣的话,只要应承我一事,我就告诉你。”

  苍夜一心想得到紫薇之术,好早日修得正果,微笑道:“程大哥有何事,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之事,我都应承你。”

  程咬金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好,苍小弟快人快语,我老程也不藏拙。实不相瞒,我那闺女初次见你,就看上你了。我瞧你们也十分般配,这郎有才,女有貌,真是天作之合。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挑个黄道吉日,让你娶了我那闺女。”

  苍夜听闻立刻色变,霍然起立道:“什么?你要我娶你女儿?我们素未谋面,怎么能谈婚论嫁?这事万万不可。”

  程咬金脸色立马耷拉下来,怒气道:“莫非你看不上我那闺女?”

  苍夜可不想得罪程咬金,但是一想到程咬金的魁梧身材,就能联想到他的女儿会是如何得“娇媚动人”,让人不禁作呕。一时进退两难,不知如何作答。

  程咬金以为苍夜默认了,松了一口气,笑道:“能娶得我老程的闺女,那是你的荣幸。这事就这么定啦,我先回去跟我闺女报个喜。”

  程咬金没等苍夜发话,就自个儿屁颠屁颠地跑开了。苍夜深叹一口气,心想这事能拖就先拖着,现今最重要的还是去大雁塔找方大哥,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程咬金。

  他叹了一句倒霉,没敢再去向程咬金讨要“紫薇之术”,就出了程府,朝着武风镖局的方向狂奔而去。

  武风镖局位于长安城的东北面,是贞观时期最大的镖局,向来有路经长安不喊彪之说。这规矩的来头便是武风镖局的大当家武鸿基。一日,一个外地镖局通过长安之时,高声喊彪,如入无人之境,有一镖师得意忘形,口出狂言道:“长安本是帝都,群英荟萃,不过尔尔嘛!”这话传到武鸿基的耳朵里,二话不说,骑马追上,大吼一声,纵身跃起,双手紧紧地把烈马脚抓起,举过头顶,马被悬空咴儿咴儿乱叫,动弹不得。那镖师一看,知晓言重了,忙上前道歉。武鸿基一笑了之,放他们离去。从此之后,彪过长安不喊彪便成了一种惯例。

  

贰:晴天霹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